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上坟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3454 2019.05.08 18:49

  夜归程一步步走向钱小和,走得坚定和从容。钱小和和酒圣一动不动,因为只要一动,有可能就会被误认为想逃跑。

  从来没有人从夜归程手里逃出去过。

  所以,两个人非常识趣地站在原地,等着夜归程过来。

  “拿来!”夜归程伸出一只枯瘦的手,“不要等我搜你身。”

  被夜归程收身的人,一定是变成了死人。

  酒圣立即将怀中的金子掏了出来,一大块金子,任何人看了都会多看几眼。

  夜归程嘴角一撇,手掌一翻,金子就成了饼子,被扔在了地上。显然,这不是夜归程想要的东西。

  钱小和当然知道夜归程想要什么东西,随手便将那把锈迹斑斑的钥匙拿了出来,递给了他。夜归程点头笑笑:“识趣!”

  酒圣这时才惊呼:“龙凤钥匙!”

  夜归程本打算转身欲走,这时转身疑问:“怎么?”

  酒圣急忙笑着说道:“龙凤钥匙,实在跟您搭配,走好,不送!”

  夜归程很快消失了,这种速度,即便是上官无痕也难企及。不过,这也合理,因为是大高手中夜归程排第五,上官无痕才排第十。

  “这速度,哪里像是八十岁的人。”酒圣瘫坐在地上,一直喝酒。钱小和却捡起那块金饼说:“夜归程不爱金钱,却稀罕这锈迹斑斑的钥匙。”说完,将金饼随手一捏,竟然又恢复了原样。

  “龙凤一出,愿赌服输。谁不知道这钥匙有可能打开绝世秘籍啊。夜归程若是真的找到了,那岂不是轻轻松松就排到江湖榜十大高手第一位啦?”酒圣羡慕地说,“夜归程到我近前的时候,我喝下去的酒差点尿出来。”

  钱小和倒是没有被吓尿,但是他觉得要去找一个人了。这个人看似与事情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现在看来,有可能是这件事情的唯一线索。

  眉山寺庙后面,是一座乱坟岗。此时,虽然是四月天气,但是因为背靠眉山寺庙背阴,这里仍然是一派萧杀的景象。

  有一个驼背的老人,正在上坟。

  坟头长满了杂草,但是老人并不在意。只是不断地从地上用手挖出泥土来,往坟头覆盖。

  为何不用工具,而是用手?钱小和站在他的后面,看了许久。当驼背的老人手指流出鲜血的时候,钱小和才问:“知府大人这样上坟,想必是怕惊扰了知府夫人和自己的女儿吧!”

  驼背老人转身过来,两眼深陷,但是仍然有一些泪花蕴含在眼眶中。虽然驼背老人不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是谁,但是就他能够说出这个坟墓的主人,心中已然震惊不已。毕竟,这是一个很深的秘密,深到有时候自己都不相信。

  眉山知府丘忆寒!

  钱小和当然知道丘忆寒心中有诸多不解,但是现在还不是谈论这些的时候。有些事情需要简单明了一些。

  “是不是你雇人杀死了赵无穷和赵已然,还有采花大盗乔玉玺?”

  丘忆寒点点头,爽快地承认了,甚至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嘴巴动了动,却只发出啊啊的声音。

  丘忆寒是哑巴!

  钱小和仍然能够读懂丘忆寒的话,唇语对他来讲很简单。

  丘忆寒说:“是啊,不是我还能是谁!这三个人是我穷尽一生都要追杀的人!”

  这种心情,钱小和当然理解。谁不恨杀了妻子,奸污了女儿的恶人!

  作为眉山知府,虽然知道罪魁祸首,但是官府的人马,在这些人面前简直就是稻草人。所以,丘忆寒追杀了这么多年,连这三个人的人影都没有见到。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现在这三个人全死了。

  丘忆寒脸上露出了满足笑容:“如今他们死了,我也了却了多年的心愿。不管你是谁,说我草菅人命也好,说我不顾王法也好,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三个人都死了。”

  “但是,这三个人的死,你一定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钱小和猜测这种代价有可能是钱财,毕竟作为知府,家底一定是丰厚的。

  丘忆寒惨然一笑:“当然是巨大的代价,但是这个代价对我来讲,并不是特别重要。对我最重要的是,这三个人已经死了。哈哈,哈哈……”

  仰天长笑之后,丘忆寒已经失去了清醒的意识。或许因为复仇带来的巨大快感和复仇之后带来的无尽空虚,让丘忆寒已经热寒交替,失了心疯。

  丘忆寒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竟然可以让江湖高手为之卖命,且接连杀死了这样三个实力不弱的人。虽然这三个人是有罪的人,虽然死得明白,但是死得蹊跷。

  钱小和已经查探过丘忆寒的家,其实仓库财宝不少,也就是说丘忆寒付出的代价并不是家底,而是比家底更有吸引力的东西。

  钥匙!肯定与那把钥匙有关。

  赵无穷拿到过这把钥匙,然后被杀身亡。如果说是夜归程为了追讨这把钥匙,杀了赵无穷也理所当然,但是为何还要把罪状列出来?为何还要接连将赵已然和乔玉玺杀死?除非,丘忆寒雇的人就是夜归程!

  但是,夜归程从来不会给人卖命,更何况去杀那些在他看来不值一提的人物。

  除非,丘忆寒一开始就拥有这把钥匙。但是他为何要将钥匙交给赵无穷?还要赵无穷来找自己?丘忆寒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钥匙一定不是丘忆寒所有。

  那是谁将钥匙交给了赵无穷?如果真的是让自己头疼的那个人,又为了什么?

  丘忆寒付出的代价或许跟钥匙也有关系,这种代价一定远比金银财宝更有吸引力。

  钱小和看着丘忆寒驼背的身影消失在密林之中,心中不禁感叹,不知是轻松还是难过。不管如何,这个执着的知府,终于大仇得报。

  不过,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因为没有多久,丘忆寒的尸体就被发现了,他是从密林深处跌落悬崖而死。

  钱小和当然不这么认为,因为丘忆寒的尸体上,有一只银针!这种银针极其细小,甚至再有经验的仵作都难以发现。但是钱小和发现了,因为这种银针所留下的痕迹,是钱小和非常熟悉的。虽然这种痕迹,几乎没有痕迹。

  这就是暗器的高明之处!

  那些用暗器杀了人,立即知道是什么暗器所致的,根本就不能称之为暗器,最多是武器罢了。

  钱小和拿着这只银针回到了仙人客栈。他知道很快就会有人找到自己,因为除了酒圣的嘴巴不是一般的大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只银针的主人!

  灯光之下,细如发丝的银针闪闪发着光芒。

  油灯的火苗忽然随着风动了一下。

  钱小和的两个手指已经在火苗面前夹住了一根银针,这根银针本是冲着自己的眼睛来的。穿过眼睛就是脑袋,被银针穿进脑袋,当然活不了。

  幻空一手!

  进来的人微笑着说:“想不到这么细微的银针也能被你发现!”

  “不是你的银针被我发现,而是你的从房顶下来的动作太明显了。”钱小和看着眼前的何潇潇说,“你要杀了我?”

  何潇潇也笑着说:“我当然杀不了你。”

  “那你为什么杀死眉山知府丘忆寒?”

  “因为他必须死。”

  “为什么?”

  “钱小和都猜不到的事情,岂不是令人很失望?”

  钱小和玩弄着银针说:“我也没猜到赵无穷会用我的袜子堵你的嘴呀。”

  何潇潇呸呸两声:“这件事情不许再提,否则你睡觉的时候,我也要用袜子盖你脸上!”

  “求之不得,听说女人的袜子都是香的!”

  “是用你的袜子!”

  钱小和当然不想讨论用谁的袜子的问题,而是想知道何潇潇为何要杀掉丘忆寒。何潇潇神秘一笑:“你下船之后,我也下船。你自己独行,我却跟踪着赵无穷。”

  然后发生了什么?

  何潇潇清清嗓子:“赵无穷下船之后,有人接应。接应的人,就是赵已然。赵已然跟赵无穷说事情办妥了,说是已经将采花大盗杀了,不用再担心那些珠宝。”

  原来是赵已然将采花大盗杀了。赵已然的流星剑,杀死乔玉玺并不是难事,何况还是熟识的人。

  “我本想着这事儿跟钥匙没什么关系,就没有参和。但是,在三岔路口,赵已然却用剑从赵无穷后背穿了过去。你猜赵已然说什么?”

  钱小和当然猜不到。

  “赵已然说大哥,你装死了这么多年,暗中劫下来的财宝不算少,但是如今我需要钱,欠下的赌债实在还不上了,你又一毛不拔,所以,我看你也别装死了,就这么死了吧。”

  “赵已然把赵无穷的罪状列出来,又做成路标?”

  何潇潇摇摇头:“当然不是,至于是谁,这个我就不清楚啦。我看赵已然离开,也跟着离开,想看看他们的财富到底有多少!结果,我跟着赵已然到眉山府之后,发现酒圣开始跟着他。在一个地下的钱庄,好像是赵已然的钱庄,酒圣将赵已然杀死。你没有猜错,赵已然连抽剑的机会都没有。”

  “酒圣拿走了什么?”

  “酒,酒圣自言自语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酒!但是,最后酒圣也没有找到那个百年难得一见的酒。”

  钱小和点头说:“我知道谁拿走了这些酒。”

  “谁?”

  “那个疯婆娘!”

  “我认识?”

  “你不认识!”

  接下去的事情,钱小和自然猜的出来。只是,是谁将赵无穷和赵已然摆成了指路的样子?又是谁将乔玉玺挂到了山顶?这三个人相互残杀,想必一定是有人从中挑拨离间。

  “但是,你为何要杀丘忆寒?”

  “不是我要杀他,而是夜归程要杀他,一直在问他将东西交给了谁!”

  钱小和忽然明白了,夜归程一定是逼问丘忆寒的代价去向。何潇潇知道钱小和与丘忆寒对话过,所以为了不引起麻烦,才将丘忆寒杀死。也就是说,丘忆寒的代价并不是交给了夜归程,夜归程也一定不是丘忆寒雇的人。

  那么,是谁从中挑拨离间,为丘忆寒报了大仇?

  酒圣!

  钱小和忽然意识到酒圣还活着,发生这么多事儿,还这么活着真没有什么道理!

  如果活着,那一定有人让他活着,不然为了酒就杀人,还不是罪人?

  所以,钱小和要找到酒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