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门前的人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3746 2019.05.16 20:57

  钱小和抬头看看光线照射下来的地方,似乎是山顶,但是又不像。忽然间,钱小和意识到,这是一个有坡度的山洞,是逐渐越深,越来越向下倾斜的山洞。光线照射进来的地方,依然是悬崖峭壁。

  走过草地,是一汪清水,细细流淌着。所以,这些草才长得这么滋润。

  然后,周围是四条通道。四条通道上各写了一个字,组起来就是:愿赌服输。

  钱小和知道每一个通道必然又是机关重重,但是既然丘忆寒已经走进去了,那么自己当然也能走进去。只是,选择哪一条通道而已。

  这是一个决定,有可能是关乎生死的决定。其实,人生一直在做着各种决定,这些决定小到吃什么饭,大到拜什么师傅学什么武功。正是这些决定,影响着人的一生。但是,现在是生死的决定,要么继续人生,要么为人生画上句号。

  何潇潇当然听钱小和的,不管钱小和的决定是对是错,跟着他走进去,从来不后悔。

  钱小和看了看四条通道,指着写着“输”的通道说:“不如我们就认输吧!”

  说完,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为什么这么肯定?”何潇潇跟在钱小和身后,本来不想问,但是还是问了。

  “我感觉应该是。”

  何潇潇道:“应该是?”

  钱小和微微一笑,对着何潇潇脸庞吹了一口气。

  风,四条通道只有这条通道有风过来。虽然很细微,但是已经足够判定通道没有被堵死。没有堵死的通道,那就可以走到另一端。

  在通道中,虽然有一些零散的白骨,但是并没有什么机关。这些白骨的姿势看起来是想往石门那边爬,却死在了通道里面。

  想必是要出去,但是永远停留在这里了。

  通道的另一端,让两个人形容的话,只能用震撼两个字!

  任何的语言描述目前所看到的,都有一些苍白。

  巨大的空间里面,挂着一具具的白骨,不计其数。这些白骨少了胳膊和腿,统一被蚕丝吊着,不时上面的冷风吹来,晃晃悠悠,如同人间地狱。

  在白骨森林尽头,是一扇小门,是的,是一扇非常小的门,锈迹斑斑。在门前,站着一个人,正看向钱小和两人。

  这个人当然是一个活着的人。

  只不过,这个人并不是钱小和所想见到的人。

  何潇潇非常惊讶:“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应该在这里。”

  “为什么?”

  “因为他胸前也画着藏宝图。”

  何潇潇皱眉:“你确定他应该出现在这里。”

  “没有无缘无故地出现,如果他出现了,那么一定有原因。”

  何潇潇问道:“什么原因?”

  “大概他想找到丘忆寒报仇。”

  “他能报仇吗?”

  “或许可以,也或许不可以。”

  两个人看着眼前的人,心中都是一冷。

  血蛇王!

  是独臂血蛇王!

  在丧事祭拜的时候,出现的那个武功尽废的老人,那个说着恶有恶报的老人!

  血蛇王笑着说:“是不是很意外?”

  钱小和摇摇头:“一点也不意外。”

  这次轮到血蛇王惊讶了,不禁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早就料到,如果是丘忆寒的话,他不可能走到这里。这里机关重重,如果不是江湖的高手,不可能走到这里。丘忆寒一介书生,怎么可能做到。”钱小和也微微笑着说,“即便是他走到了这里,也是你让他走到了这里。”

  血蛇王哈哈一笑:“不愧是钱小和,可惜你错了,丘忆寒不仅武功高强,有可能江湖上少有敌手!”

  “你没有教他功夫。”

  “是的,我没有,但是他自投奔我时,我就发现他会功夫,而且,不是一般的功夫。”

  钱小和要思考一下,不过这点并不影响大局。即便是丘忆寒会功夫,来到这里,也只是意料之中而已。

  因为本来在这里站着的,应该是丘忆寒。

  “看来我是被你利用了。”钱小和说。

  血蛇王脸色变得奇怪:“我不是利用你,而是希望你能帮我。”

  “为何选择我?”

  “因为你是钱小和,能够从五云洞主的穿胸一剑下活着走出来的人。”

  钱小和坦然一笑:“当你出现之后,我就非常疑惑。既然丘忆寒得到了藏宝图,为何不将你杀死?这没有一点道理。所以,我那时就在推测,酒圣所说的故事,是不是真的。”

  血蛇王神秘一笑:“酒圣的故事当然是真的。我的孙女死去,也是真的。”说着,血蛇王的脸色变得扭曲,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多年前,丘忆寒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孤僻的孩子,被我捡到了。我正好需要一个徒弟,顺便就收了他。

  他很乖巧和听话,也很讨人喜欢。

  当年,我还是江湖中的大恶人,名声当然不好。不过,我可不想让这小子跟我一样做恶人,所以我让他去了读书,去考状元。这小子非常争气,竟然真的考中了状元。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女儿对他也是照顾有加,两人暗生情愫。我想女儿总要有一个归宿,于是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他们去了。

  再后来,丘忆寒被调任眉山知府,并与我的女儿成亲,我想总算了了一件大事。

  但是,我忽略了一件事实,那就是丘忆寒对金银有着近乎痴迷的执著。不管是小时候偷我的家财,还是当官之后,大量敛财。

  就在我想着怎么规劝他时,发生了酒圣所说的故事。

  是的,他全力接近我,接近我的女儿,不外乎是要积累胁迫我的资本。我的孙女儿最后也被赵无穷杀掉啦。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当然丘忆寒也要杀了我。

  我当然不想死,因为这个仇我怎么也要报!

  于是,我说我知道龙凤钥匙的线索,但是要费很大的周折才能找到。

  “所以,你的女儿并没有被杀死,而是被丘忆寒囚禁起来了,对不对?这样,他们才能完全控制你的行动。”钱小和说道。

  血蛇王点点头说:虽然丘忆寒放了我一马,但是挑断了我的筋脉。你知道,筋脉没有了,功夫也就没有了。但是,丘忆寒忽略了我可是江湖榜上五大恶人前三,即便是被挑断了筋脉,我也能找到能够恢复我功夫的人。

  钱小和想起来一个人:慕容紫烟,能够移经换脉的慕容紫烟!

  不错,就是慕容紫烟。

  我找到了慕容紫烟,说了眉山宝藏的事情,她很感兴趣,希望我能够寻找到宝藏。但是,只恢复了我三成的功夫。

  这三成的功夫当然不是丘忆寒的对手,你知道,我在他小时候就知道他会一些奇怪的功夫。所以,这是我自找的。只是,更加令我胆战心惊的是,丘忆寒原来是万里行的后人!

  钱小和忽然笑着说:“你不也是万里行的后人?”

  血蛇王显然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

  钱小和道:“江湖上虽然有龙凤一出,愿赌服输的传言,都谁都不知道到底这个龙凤钥匙有什么用处。但是,你知道,所以,你也是万里行的后人!”

  血蛇王点了点头:“是的,我跟他说过,而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也就是说,这个人阴冷至极,或许他是我的侄子,还有可能是我的外甥!”

  钱小和说道:“这其实是你们的家事。”

  “所以,需要请人来评评理。”

  “可惜我不擅长评理,只擅长喝点儿酒,吹吹牛。”

  血蛇王苦笑道:“风婆婆和五云洞主都要请的人,怎么可能只擅长喝点儿酒或者吹吹牛?”

  “可惜你不了解我,不然我们还能成为朋友。”

  “可惜你也不了解我,否则我也不会费尽心力找你。为了找你,我花了十个月时间寻找画荷坊,皇城找了,长安城找了,金陵城找了,但是就是没有找到这么一个院子。”

  “那后来是怎么找到的?”

  “非常偶然,我乘船回皇城的路上,看到一艘巨大的船。这个船很奇怪。”

  钱小和问:“有什么奇怪?”

  “船上没有任何标志。”

  “算是有点。”

  “更奇怪的是船的甲板上,长着很多的荷花。”

  “养荷花奇怪么?”

  “不算奇怪,但是在船上养荷花就很奇怪。”

  “所以……”

  “所以,我想到了画荷坊,可能是一条船。”

  钱小和笑道:“果然是一条船!我非常好奇的是,你怎么拿到的龙凤钥匙,难道真的是那个让我头疼的人给你的?”

  血蛇王摇摇头:“我不清楚,但是龙凤钥匙就这么到了我手里。龙凤钥匙其实是我根据上一辈留下来的传闻,传出了龙凤一出,愿赌服输的江湖传言,为的就是引起注意。

  “看来你成功了。”

  “人都有好奇心,更何况关乎一个神秘的江湖传言。所以,引起注意的话,就会有人帮我。直到有一天,我拿到了龙凤钥匙。送钥匙的人当然非常神秘,我甚至看不到他的面容,他只是说交给钱小和,就说是让他头疼的人交给他的。”

  钱小和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还不是那个让我头疼的人。”

  “你这么害怕那个人?”

  “害怕得想上吊。”钱小和话题一转,“所以,你把钥匙交给了赵无穷,让他来请我,你料到龙凤钥匙一出,他们必然会相互残杀,不管如何,钥匙最终都会出现在这里,因为这个钥匙的价值就是开这扇小门。”

  血蛇王点点头:“我从来不关心钥匙到底会落在谁的手里,但我知道在这里等着,一定会等到钥匙出现。”

  钱小和道:“所以,你说服赵无穷将钥匙交给我的理由就是宝藏。”

  血蛇王道:“不错,如果他将钥匙给你,我会带着他找到宝藏。之所以选择他,因为他之前已经死了。让死了的人送钥匙,你一定会好奇。”

  “说得很有道理,可惜我的好奇也是有限度的。从赵无穷给我钥匙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麻烦事儿来了。你知道,麻烦比好奇更让人烦恼。”

  “所以,你怕麻烦。”

  “是的,我很怕麻烦。”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

  “因为我有一个充足的理由。”

  血蛇王问:“你的理由是财富?”

  “如果是财富,我还不如在画荷坊睡觉。”

  “那是好奇。”

  “有那么一点,但是也不值得我冒险拼命。”

  “那为什么而来?”

  “为一个朋友,一个爱吹牛的朋友。”

  “想必你这个朋友很重要。”

  “非常重要,如果不是他经常喝醉跳河,我都不知道去哪里寻开心。”

  “所以,你怕没有了这个朋友,就找不到开心了。”

  “不,我怕没了这个朋友,再也没有朋友喝酒。”

  血蛇王问:“酒对你很重要。”

  “朋友更重要。”钱小和知道有一个问题一定要问,“丘忆寒哪里去了?

  血蛇王摇摇头说道:“不清楚,不过,他一定会出现。从他驱赶数千官兵试探机关就知道,他不会轻易打开这扇门,直到有人打开之后,确保安全了,他可能才会出现。”

  钱小和立即明白了,血蛇王也是丘忆寒试探前路的棋子,如果他不听从的话,可能女儿真的不保了。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