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一剑穿胸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2602 2019.05.03 21:45

  说实话,钱小和现在头大了,不知道这几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于老大为死而复生的风婆婆效命,风婆婆与五云洞主为敌,这也是众所周知的;玉添香身份不定,但是一定是玉冠城的女儿,也是没有错的;何潇潇若是真如上官无痕所说,她又是受谁指派?是五云洞主还是另有其人?上官无痕究竟知道了些什么,为何也对天香玉感兴趣?

  其实,上官无痕感兴趣的是钱小和。因为天香玉与钱小和有关,所以,她才感兴趣。

  老山棋客死了。

  寒梅生死了。

  如此下去,还会有更多的人死去。但是,为何而死?

  三个人的身影如闪电一般,在泉水边上来回快速移动。

  上官无痕指着远处,动了动嘴唇,忽地就不见了踪影。

  钱小和心中高兴,脚下微微发力,便已朝着上官无痕的方向追去。

  上官无痕的唇语说:你若能追得上我,我就告诉你真相。

  真相,每个人都想知道。

  三个正在争斗的人,可都顾不上上官无痕的唇语。当两个人不见了后,三个人同时收住招式,一同说道:“坏了!”便也不管他人,也追了过去。

  上官无痕的轻功天下无敌,这是江湖上公认的。但是,钱小和的轻功,谁都没见过。

  上官无痕身子骤然停在一处山洞旁,回头看看,嘴角不禁露出了微笑:“钱小和也不过如此。”

  “是啊,钱小和哪里能跟上官无痕的轻功相比。”钱小和身子贴在洞口顶部,正笑呵呵地往下看着上官无痕。

  原来钱小和始终都跟在自己身后!原来以前的钱小和从来都没有露出过真正的轻功!

  上官无痕略有失落,毕竟天下都认为她是轻功无敌,结果现在发现她不是。

  钱小和跳下来,问:“你究竟要告诉我什么真相?”

  上官无痕指着洞口说:“真相就在这山洞里面。”

  钱小和追问:“天香玉的真相?”

  上官无痕摇摇头说:“那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五年前的真相。”

  钱小和哈哈一笑说:“早知道不去什么边疆昼贺,看来五年前的五云山与边疆昼贺有着莫大的关系。若猜测不错的话,这关系的衔接处应该就是天香玉!”

  其实,何潇潇已经在悬崖之上说到了一些有关边疆昼贺的事情,与这些事情衔接起来,也并不困难。

  上官无痕点头说:“你能想到这些已经实属不易,但是你可知天香玉中藏着什么样的秘密?有与这五云山有着什么关系?”

  钱小和摇头道:“这个想破脑袋我也难猜得出了。”

  “天香玉本是一块,后被一分为二。一块放在皇宫,一块落在边疆昼贺。天香玉本来没什么稀奇,但是稀奇的是,上面刻着盛世之盒的秘密。五云洞主千方百计想得到这个天香玉,以寻找到盛世之盒。这个盛世之盒可是不一般,里面藏着天大的秘密。”

  钱小和疑问道:“到底是什么秘密?”

  上官无痕说:“与江湖安危有关,你绝对想象不出的。”

  钱小和忽然指着上官无痕,面带微笑问:“虽然你装得很像,但是上官无痕可从来不问江湖上的这些破事儿。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一定就是易容成玉冠城的那个人,因为你身上的味道,我可是有些熟悉。”

  钱小和的鼻子,天生就是另一只眼睛。

  上官无痕脸色抽动,忽然脚下头上周身的垫执物四下飞出,竟然变成了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真的很老了,真不知她是如何将妙龄的上官无痕学得那么像。但是,老太太的身板很直,身材很好,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代佳人。

  钱小和道:“果然是风婆婆!看来这样的易容术,也只有巧手画天下才能做到。”

  风婆婆声音忽然变得苍老,指着山洞说:“今日如果不死,那以后还能多活几年。”

  风婆婆早就知道天香玉与盛世之盒的关系,而且很清楚钱小和五年前去过昼贺,还救下过玉添香。因此推测,天香玉就在钱小和手中。不过,既然风婆婆知道这么多,为何不直接找到钱小和?毕竟钱小和能不能胜过风婆婆,还不好说。

  钱小和想这些时候,另外的三个人已经追来。三个人见到风婆婆,竟然同时下跪,喊道:“见过风婆婆!”

  原来这三个人都是风婆婆的人!

  钱小和略微一想,似乎什么都明白了。玉添香和自己被绑,假玉冠城客栈内醉酒以及何潇潇忽然与于老大一起出现,都是一场戏。

  能绑了钱小和的人,当然只有画荷坊的何潇潇。原来钱小和刚开始的时候,就对何潇潇有一些疑问,只是被何潇潇当做开玩笑。

  这一切只说明了一个问题:风婆婆和五云洞主的仇恨还没消!

  风婆婆看着钱小和,哈哈一笑,说:“你是不是很吃惊?当然不用吃惊,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布局。五年前在五云山失利之后,我就到边疆昼贺拿住了玉冠城,开始培养玉添香;而我对何潇潇有救命之恩,她当然要给我卖命;于老大在乎名利,而我可以给他名利,也可以让他一败涂地。”

  钱小和面无表情,问道:“但是,我还是猜不出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风婆婆眉头一皱,皱纹波动,怒道:“还需要什么目的?不需要目的!快将天香玉交出来!”

  玉添香三人跪着,都迷惑着看着风婆婆,想来这三人也难知道其中的秘密。所知道的,不过是秘密中的零星碎片,而且拼凑不到一起。

  不过,天香玉确实没有在钱小和的身上。

  但是,天香玉确实已经不在皇宫里了,另一块也早就不在玉添香那里了。

  钱小和摇摇头,指着何潇潇说:“她跟了我十年,若是有天香玉,我送人也会送给她。但是,我钱小和对盛世之盒确实没什么兴趣。”

  不过,他对秘密却有好奇心。秘密说出来,都是激动人心的。

  “天香玉不在他身上!”一个老头的声音传来,竟是从山洞内!

  一个老头,拄着拐杖,拖拉着腿走了出来。这个老头竟是寒梅生!他不是已经死在了风婆婆的天下归一之下了么?

  钱小和又笑道:“今天来的人真多呐,寒梅老儿,你不是已经死了么?”

  死去的人,有可能活着;而活着的人,说不定已经死了。

  寒梅生苍然一叹,道:“钱公子,你杀不了他。”

  话还没说完,洞内又走出来一个人,竟然是铁书生。铁书生的书已经成了一团铁球,他的书竟然被人击打成了这样。铁书生脸色苍白,指着风婆婆说:“钱小和,你杀不了他。”

  两个人说完话,就相继倒下,再也没了呼吸。

  两个人走出洞来,只为说这么一句话?两个人的胸口被一剑穿透,而且干净利落!能一剑将寒梅生和铁书生置于死地的人,会是谁?

  风婆婆脸色不好看,但是仍是勉强笑着。

  话还没说完,又有两个人捂着胸口走出来,又说了同样的话,然后便倒地而亡。两个人竟是江湖上称霸一时的韩氏双雄。韩氏双雄的两把刀,曾将于老大逼得节节后退,没想也被一剑结果了。

  接着,陆陆续续出来许多人,都是胸口中了一剑,而且都是说了那句话,才断气而亡。

  钱小和看着走出来的人,越来越吃惊。中间有以前的老朋友,也有江湖上的名家大侠,但是这时竟都不能避开胸口的一剑。

  事情越来越奇怪了。

  洞内出来的人越来越多,钱小和脸上越来越难看,再也难笑出来。

  同样吃惊的还有何潇潇、于老大及玉添香。

  风婆婆只是冷冷看着,并不说话。

  过了不大一会,洞口已经躺下了几十具尸体。最后出来的是大盗天地红,也说了同样一句话:“你杀不了他。”

  难道这些人在洞内是为了杀一个人?

  这个人剑法绝对厉害,而且分寸恰到好处,不会深一分,也不会浅一分。刺得深了,血就流得快,可能就走不出这个山洞;浅了一分,就有可能不死。出来的每一个人都说完一句话就死,可真是绝妙的剑法。

  很显然,洞内的人,不希望自己杀的人死在洞内,也不希望他们活着离开这个山洞。

  钱小和看看风婆婆,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等看到天地红之后,忽然叹了一声:“钱小和,你真的杀不了他。”

  “我杀不了谁?”

  “五云洞主!”

  钱小和早猜想洞内的人应该就是从来没有露面的五云洞主,只是这种剑法,只看尸体上的伤口,就让人心惊胆战。

  风婆婆慢慢说道:“为了杀死五云洞主,寒梅生、铁书生还有许多人,都各自定下了周密的计划,千方百计接近他,但是也难杀了他。因为,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钱小和皱眉问道:“那为什么还要牵扯上我?”

  “因为五云洞主在极力寻找天香玉,故此物决不寻常。我们中很多人都假装为五云洞主卖命,当然能够知道这个消息。因为你去过边疆昼贺,杀了八铁骑,天香玉理所当然会在你手中,没想这步却算错了!”

  “如此说来,你们都没有互通消息,所以,于老大才和老山棋客打斗了一场。老山棋客倒是死得冤枉。但是,他们都知道你,所以于老大、玉添香和何潇潇才会见到你时相认。”钱小和看看何潇潇,忽然说道,“潇潇,原来你是五云洞主的人!”

  何潇潇这时才站起身来,道:“不错,我确是五云洞主的人!十年前,我能逃出九幽子的老巢,多亏了五云洞主派来的人。后来,才投身到你的门下,为的就是让你去取天香玉!”

  原来何潇潇之前吃惊不已,那是因为不知道五云洞主竟然有如此的功夫!

  风婆婆无言,毕竟人人都想杀了五云洞主,人人都知道风婆婆厉害,一个何潇潇拜倒在自己脚下,没什么稀奇。稀奇的是,钱小和怎么会知道何潇潇是五云洞主的人呢?

  钱小和慢慢说:“潇潇于十年前就已经投身在我的门下,五年前央求我去偷天香玉。这样算来,你风婆婆顶多是在五年前知道天香玉的消息。如此想来,潇潇,不,何潇潇是五云洞主的人,那也是毋庸置疑的了!难怪江湖上的事情,没有何潇潇不知道的!背后竟然有五云洞主撑腰。”

  何潇潇忽然眼神迷离,看着钱小和道:“我跟了你十年,只是因为这件事,就只是叫我何潇潇,而不是潇潇了么?”

  钱小和摇头道:“我不喜欢利用我的人。”

  何潇潇忽然流下两行热泪,说:“你果然就没有喜欢过我!”转身就往洞内跑去。

  但是风婆婆已经挡在了洞门口,怒视何潇潇说:“天香玉在哪里?”

  何潇潇冷冷一笑说:“即便是你们得到天香玉,也难打败主人!因为世间没有人能够打败他!”

  风婆婆怒道:“那你就纳命来!”

  何潇潇忽然又一笑:“凭你能拿住我?”

  是的,风婆婆确实难以挡住何潇潇。在风婆婆还没有出招的时候,何潇潇已经闪身进入了山洞。

  山洞内,漆黑一片,谁也不知道洞内有什么。知道的,也已经死了。

  风婆婆摇头叹道:“看来,命中注定难以胜得过他!”

  于老大和玉添香两人愕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钱小和走到寒梅生的尸体前,蹲下看了看,自言自语说:“说到底还是你风婆婆想将五云洞主杀了,却利用了这么多江湖上的人。我想那些边疆流人,也是你请来的吧。为了杀了他,接近他,你竟不让同谋互知消息!你为何非要杀了五云洞主?我可没听说他有什么罪孽!”

  风婆婆哼了一声,转身离去,消失在泉水尽头。

  玉添香忽然哭了:“我爹爹还在她手中!五年前就把我爹爹关起来了!”

  钱小和问玉添香:“到底你身上的天香玉,去了哪里?”

  玉添香摇头说:“我都不知什么时候不见的。不过,听风婆婆说上官无痕那段时间在边疆昼贺,说不准就是她拿去的。”

  上官无痕不会去拿钱小和不再想要东西。

  五云洞主那么高的功夫,难道他就拿不到?

  玉添香接着说:“天香玉真的藏着巨大的秘密吗?”

  钱小和摇头道:“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于老大受不了,因为见着这么多高手死去,他的心早就慌得一塌糊涂。争名夺利的人,都怕死。因为死了以后,什么也没了。便也嘟嘟囔囔叫骂了几句,疾驰而去。

  玉添香看看钱小和,不知道该走还是不该走,或者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去做什么了。

  钱小和指着远处说:“你帮我办一件事情,我一定会将你的爹爹要回来!”

  “什么事情?”

  “帮我找到上官无痕,告诉她,我钱小和在五云山。”

  他必须要找到上官无痕,不然谜团还是谜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