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 武侠

    类型
  • 2019.05.03上架
  • 61.06

    连载(字)

754位书友共同开启《刀剑一笑》的武侠之旅

执事杀怪祖师爷 学徒书友20180607213159467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陷阱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2290 2019.05.03 18:01

  天下,江湖,画荷坊。

  没有人能够找到这个地方,除非画荷坊的主人钱小和想请你过去。

  但是,现在就有一个人自己找了过来,不但找到了画荷坊,而且此时正笑眯眯地看着钱小和。

  钱小和没有一点准备,因为这个时候不是见客的时间。

  这个人不是见客的时间而来,显然是有很大事情。在钱小和看来,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自己被松散的衣服胡乱裹着,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懒人。

  他并不希望被认为是个懒人,虽然他确实是一个懒人。

  因为美丽的女人大多不喜欢懒人。何况,来的这个美丽女人不仅仅是漂亮两个字能够形容得了的。

  那些形容漂亮的词语,在她的容貌之下,都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钱小和喜欢漂亮的女人,但是眼前这个比漂亮更漂亮的女人,让他喜欢不起来。

  看着自己被绑在自己家里,想必任何一个人都高兴不起来。

  不过,在深夜能绑得了钱小和的人,一定不是普通人。

  钱小和不得不问:“你绑的我?”

  女子摇摇头:“不是我绑的你,我连为什么来这里都不清楚。”

  钱小和有一些奇怪:“那你为什么这么笑着看着我?”

  女子道:“因为你的样子,让我想起来一个人。”

  钱小和上下看看自己,想不出还有谁像自己。况且,自己额头上还有一条细微的刀疤。

  女子笑道:“正是因为你额头上的刀疤,让我想起来一个人。”

  钱小和道:“你身体的香味,让我也想起来一个人。”

  两个人横躺在一张巨大的床上,钱小和被绑着,女子也被绑着。

  女子的衣服已经被扯去了大半,雪白的香肩裸露着,想必天下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盯着不放,即便是女人也会瞧上几眼,心里一定是充满了妒忌。

  女子慢慢说道:“我想起来的这个人曾经在边疆流人堆里,身轻如燕,杀人如麻,即便是浑身是血,在我看来,甚是洒脱,天下无人可比。”

  钱小和道:“我想来的这个人也是在边疆流人堆里,浑身充满了香气,那是一种美妙的香气,比天下任何一种花香都要好闻上百倍。”

  女子道:“他叫做钱小和,据说是住在一个天下人很难找到的画荷坊。”

  钱小和道:“她叫做玉添香,据说是边疆昼贺将军玉冠城的女儿。”

  两个人相视一笑,玉添香却忽然叹了一口气:“难道这是缘分么?刚来皇城没多久,就以这种方式见到了你。”

  钱小和清楚,这不是什么缘分,这是麻烦,一个大麻烦。

  谁会无缘无故绑了将军玉冠城的女儿?谁会轻而易举地来到画荷坊?谁又能不知不觉将自己也绑了?

  所以,这是一件很大的麻烦事儿。但是,正是因为是麻烦事儿,钱小和才笑了。

  天生好奇的钱小和,如果听不到麻烦事儿,就很不开心。但是,也绝对不会为了麻烦事儿而参与其中。可惜的是,因为好奇,很多麻烦事儿里面都有钱小和的身影。

  虽然在画荷坊,他怎么开心就怎么过。可以几天不起床,也可以几天里面到处奔波,没有人可以管他。但是如果没有了令他好奇的事儿,比好几天不喝酒还难受。

  虽然没有什么比得上美女和美酒更能为生活添加色彩的了。但是,好奇心可以为人生添加更多色彩,紧张、刺激与未知,这才是活着的意义。

  钱小和深知这个道理,所以享受够了就会找一些事情做一做。比如:杀个人,但这个人一定是该死的。钱小和想让他死,他绝对没有什么理由再活在世上。

  再比如寻觅一种美色,如果能找到的话,一定是惊艳无比。

  他总能找到。

  眼前的这个玉添香何止是惊艳无比,简直美妙绝伦。不过,钱小和还是挣扎了一下身子,好离得玉添香远一点。

  玉添香笑道:“你怕我?”

  钱小和道:“我从来没有怕过任何人,我只是觉得有点热而已。”说完,又后悔了,现在四月的天气,怎么也不会热,如果说热,只能说是心里面热。

  这时,门外忽然一个身影闪过,眨眼消失了。

  玉添香没有发现,但是钱小和发现了。

  这个人的轻功,绝世无双,因为连一点细微的响动都没有。接着便是何潇潇的怒喝:“站住,什么人!”

  啪啪!

  几声如同钉子钉在木头上的声音过去之后,门开了,何潇潇闪身进来,看到床上的钱小和与玉添香,神色沉重:“他跑了。”

  钱小和道:“你追不上他。”

  何潇潇伸手将两个人的绳子解开:“谁能悄然无息地来到画荷坊,还能将你绑了,还将一个美女扔在了这里?”何潇潇看着玉添香,显然有一些妒忌的成分在里面。

  女人看女人的时候,是带着批判性的眼光去看的。而男人看女人则是以去其糟泊取其精华的思维看的。所以,女人和女人之间容易妒忌,男人和男人之间,容易有共同语言。

  钱小和微微一笑:“除了你,还能有谁?”

  何潇潇哼了一声:“这还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是啊,何潇潇十年前就跟着钱小和,一跟就是十年,这个时候怎么可以开这种玩笑。

  钱小和指着玉添香道:“她如果不是玉冠城的女儿,我一定要娶到她。”

  玉添香笑了:“是玉冠城的女儿就不能娶了?”

  钱小和道:“玉冠城是的我朋友,很好的朋友,能够一起的喝酒的朋友。如果我娶了你,就会少一个朋友。”

  玉添香道:“不过你会多几个亲人。”

  钱小和道:“亲人?我从来没有亲人,只有朋友。”

  钱小和说这些的时候,嘴角不住地往上翘。他的笑往往都是这么骄傲,但是再骄傲的笑,与他的笑比起来,都要逊色很多。

  他笑的时候,你看不出是骄傲的笑,但是你不由自主地会觉得他笑好似真的骄傲。

  何潇潇看着玉添香道:“你怎么被绑在了这里?”

  玉添香摇摇头:“我跟父亲前来皇城,本是要去皇宫。但是因为我初来皇城,自然觉得到处稀奇,东逛西逛,结果在一个小巷子里面,就晕过去了。醒来,就发现已经在这里了。”

  何潇潇道:“什么人要绑一个将军的女儿?而且还扔到了画荷坊?”

  钱小和道:“这个原因可能很简单,那就是这个人希望我去拜访一下我的老朋友玉冠城。你知道,老朋友来了,是该去看看。”

  何潇潇道:“看来你这个老朋友一定是带来了一件麻烦的事儿。”

  钱小和微微一笑:“正是因为老朋友的麻烦事儿,才更要去看看。”

  钱小和有两样东西不能少,一个是酒,一个朋友。朋友分两种,一种是能够喝酒的朋友,一种是能谈心的朋友。喝酒的朋友可以是男是女无所谓,但是谈心的朋友只能女人,而且是漂亮的女人。

  玉冠城是钱小和能够喝酒的朋友,所以很重要,即便是这个麻烦事再麻烦,都要去看看。

  在皇城最大的客栈,一间天字号的客房里,笙箫齐鸣。有钱的人都会用一些高雅的东西证明自己很有钱,会武的人都会用奇妙的招数证明自己很厉害。

  既然玉冠城是将军,那么应该是威风凛凛,以证明自己的军威。

  不过,这时的玉冠城却卧躺在客厅之上,一副懒散的样子,闭着眼睛,如同睡着了一样。

  身旁围着翩翩起舞的艺妓,周旁都是端茶倒水的丫鬟,穿着皆是上等的丝绸,显得奢侈无比。

  玉冠城看到钱小和,豪爽一笑:“老子终于又见到你啦,边疆传说中的白飞龙!”钱小和客气地笑着说:“将军怎么忘记了我的名字,是钱小和!”

  “在边疆,相比白飞龙的名字,你那个什么钱小和的名字真是差得太远啦!”玉冠城依然斜躺着,看都不看他一眼。看得出,玉冠城很不耐烦。

  但是,见到老朋友还这么不耐烦,真是不应该。

  可以不耐烦,但是不能过分!

  钱小和脸色变得难看,怒气冲冲!

  玉添香想不到身边这人说变脸就变脸。

  但是,钱小和真的生气了!拍着一旁的桌子怒道:“人越老就越糊涂,几年前还一起喝酒的老朋友,现在都不会正眼看我一眼。走啦,走啦。”

  何潇潇懵了,这个钱小和根本就不是自己认识的钱小和!

  玉冠城也是忽然火大了:“你他娘地,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能接待你,是看得起你,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嚷嚷!”

  两人越吵越凶,艺妓们都停下来,不知该不该往下唱,旁边的小丫鬟们也都面露惊恐之色。

  钱小和是真的发火了,能让钱小和发火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一般的人,钱小和都懒得跟他发火。

  钱小和道:“君子动手不动口,不跟你废话!”身子忽然朝玉冠城骤然撞去,速度极快,快到都要撞到玉冠城的时候,周围众人才惊呼起来。

  那种速度,那种力道,看似非要把玉冠城撞死才罢休!

  玉添香惊叫了一声,何潇潇也惊叫了一声,接着更多的人惊叫了一声。

  周围艺妓们忽然间倒在屋内地板上,甚至没来得及发出半点声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点了这么多人的穴道,什么人能够做到?

  钱小和做到了,并笑呵呵地站在了玉冠城身旁。

  钱小和笑着说:“如果我猜得不错,她们乐器里的暗器已经上弦,而且都沾着剧毒!而你身上已经没有半分的力气,哪怕是站立的力气。所以,你连看我一眼都不看,就是想让我觉得奇怪。”

  玉冠城挣扎了一下,没能起来,笑说:“不愧是钱小和,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和鼻子。若不是让你好奇,我怎么可能活得过今晚。”

  状况再清楚不过,这帮艺妓绑架了昼贺将军!

  显然这些艺妓不过是被人雇佣的罢了。

  何潇潇脸色不好看,确实是不好看:“玉将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玉冠城摇摇头说道:“如果我清楚的话,早就调动护卫军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这里了。”

  钱小和笑了,笑得很开心。遇见这样的事情,他能不高兴么?总算有事情找上门了。

  “看来这个人很会绑人,不但绑了我和玉添香,还绑了老将军。如果这中间有什么事儿,那么一定关于咱们中间的事儿。”

  钱小和伸出手,去拉玉冠城。

  玉冠城身体真重,打仗的人,当然吃得多。

  钱小和俯身使劲一拉,玉冠城终于一跃而起。

  但是从他的口中忽然吐出一团白雾,正喷在钱小和的脸上。

  这种情况下,即便是神仙也难躲避。

  钱小和身子立即就软了,瘫倒在地上。

  一旁的玉添香忽然抓住了何潇潇的手腕,笑着说:“这下要委屈你了。”何潇潇想反手挣脱,却发现玉添香的手如同滑蛇一般,根本挣脱不了。

  江湖榜十大高手,何潇潇排名第十,竟然被玉添香轻松制服!师从毒王九幽子的何潇潇,这时皱起了眉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边疆中,竟然有如此高手。

  玉冠城笑着说:“钱小和,也不过如此嘛。什么边疆白飞龙,我看就是白费劲。”

  经常骗人的钱小和,竟然被老朋友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