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路标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4751 2019.05.07 20:16

  没有人能够轻易杀死赵无穷,但是赵无穷这次真的死了。鲜血不会骗人,冰凉的身体也不会骗人。

  赵无穷就躺在一个三岔路口,双手被绑在一起,与脑袋指向同一个方向。杨小风当然知道这是有人在指路,只是对于这种指路的方法,并不认同。

  同时,赵无穷身上留下了一张丝绸,上面写的事情,让钱小和很感兴趣。因为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听说过。如果说江湖上有什么事儿,钱小和没有听说过,何潇潇就要笑掉大牙。但是,现在这些事情,钱小和确实没有听说过。

  一张残破的丝绸,上面写着与赵无穷相关的事情。其中,大大小小足有二十条,有一些跟江湖的传闻自相矛盾,比如上面写着赵无穷强奸了眉山知府的女儿;江湖上倒是流传着赵无穷勇禽采花大盗的事迹。比如,赵无穷潜入眉山寺庙,盗走了金佛。江湖上却流传着其大义散财,济困救危的事迹。

  这么看来,赵无穷理应该死。死后,还做了路标,也算是贡献了一点价值。

  但是,能够让赵无穷死的人,天下没有几个,能够写出这些隐秘事件的人,更不简单。

  钱小和将丝绸小心收了起来,放进怀里,自言自语说:“没想到这次你是真死了。”

  看看躺着的赵无穷,其身体所指向的岔路很明显,一直走下去,就是不太远的眉山脚下。眉山脚下,是眉山府,虽然谈不上热闹,但是也不冷清。

  当钱小和走到眉山府大门的时候,发现大门口围绕了很多人,指指点点。只见城门之上,挂着一具尸体,尸体的姿势是仙人指路的姿势,鲜血还在滴,看样子刚刚死去不久。

  这具尸体恰恰将大门的“眉山府”三个字挡住了。

  钱小和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这具尸体是谁。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变成尸体。当然,人老了自然会变成尸体,只是这个人这么年轻就变成了尸体,显得有些可惜。

  能够让钱小和可惜的人,一定在江湖上有着某种潜质。

  赵已然!

  赵无穷的弟弟,眉山流星剑赵已然!

  赵已然的流星剑,曾经被江湖十大高手评为最有潜力的剑!虽然是最有潜力,也就是说现在还不怎么样。但是,江湖人才更替,钱小和当然看好这个赵已然,只是现在看来,赵已然已经因为遍体鳞伤,一点都不好看了。

  赵无穷和赵已然相差十几岁,显然哥哥做了路标,弟弟也未能幸免。在尸体的旁边,血字写着赵已然的罪状,当然有些是和赵无穷重叠的,比如强奸眉山知府女儿的事儿,比如盗窃眉山寺庙金佛的事。

  赵已然死去的姿势被摆成了仙人指路,这个指的不是路,而是仙人客栈。

  当钱小和走进仙人客栈的时候,掌柜的二话不说,就将他请到了一处上好的房间。

  钱小和心情不好,很不好。因为他喜欢独行,但是不喜欢被牵着走。

  房间里面,灯光昏暗,窗帘都被拉上了。中间桌上边上坐着一个女子。这女子白衣裹身,脸庞清纯,却裸露着香肩,举着酒杯,朝着钱小和微笑。

  如果说世间有一种妖媚的清纯,那现在就在这个房间里面。

  清纯的香肩,钱小和也只能这么评价。

  女子娇滴滴说:“是不是看多了鲜血,忽然再看到我,会不会感觉好了些许?”

  钱小和走到桌旁,微笑着坐下来,端起那杯已经倒好的酒,一饮而尽:“都是一样的皮囊,何必区分太细?”

  “嘻嘻,莫非钱公子已经出家当了和尚不成?”女子抿嘴一笑,香肩耸动,恰到好处。

  “倒是想过,但是当了和尚不能喝酒,这是最致命的,我当然不会当和尚。”钱小和又独自倒下一杯酒,一饮而尽。

  女子又是一笑:“我还以为不能近女色,才不当和尚。原来是为了喝酒,但是你就不怕这酒里面有毒?”

  钱小和摇摇头说:“如果这房间里面有人想害我,也不会傻到往酒杯里面放毒。”

  女子恍然大悟:“也是,想来钱公子家的潇潇,可是师从毒王九幽子,只这点就没有人敢在你面前使毒。但是,你忘了一点。”

  女子招呼着让钱小和靠近点,忽然冷冷说:“你忘记了女人香!”

  钱小和点点头,心里面早明白这女子说的是什么,但是这时头已经有些晕了。是的,女人香,女人的香味,最能够迷惑人,也最容易令男人放下戒备。

  酒杯没有毒,酒壶没有毒,燃烧的灯芯没有毒,偏偏忘记了一样,女人身上可能会有毒!

  钱小和在趴在桌子上之前,笑着说:“女人香,这次我可长记性了。不过,即便是这样,我无非是少走一点路而已。”

  女子忽然豪放地哈哈大笑,顺手将满脸的纯真的人脸揭去,露出妖艳的脸庞。

  这种妖艳,配着一身白衣,显得格格不入,显然是尘世间最俗的妖艳。

  她走过去,将钱小和抓起来,一把扔到了床上。接着,将钱小和的上衣尽数褪去,压在他身上说:“钱小和,你别以为就你聪明,老娘不知比你聪明多少倍。”

  是的,能将钱小和迷晕的人,大概也只有这个女子。

  女子将钱小和的匕首抽出来,看了看,自言自语:“这匕首本来应该是我的,结果你倒好,借走了再也不还给我。现在,我倒是要用这把匕首,取你的心脏出来,看看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匕首冰冷的锋刃即将挨着钱小和的胸脯,那女子犹豫了,不禁用手抚摸了一下,看得出是对钱小和胸前的无数细小的刀疤有了一些兴趣。

  “没想到他对你也是这样。”女子哈哈一笑,又摇摇头,“今生来世,何必相见!”

  匕首一闪而过,鲜血顺着锋刃延伸。

  女子身子骤然而起,翻窗而去。

  钱小和当然没有死,因为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再睁开眼。

  踏踏的马蹄声音传来,说明自己身在马车里面。马车显然走得很快,因为路过坑洼的地方,车子几乎要飞起来。钱小和看了看自己胸前,不禁苦笑:“这疯女人,不如杀了我算了。”

  世间比死还要难熬的,除了见那个令自己头疼的人,还有就是碰见这个女子。

  这个女子是钱小和的噩梦。

  但是,现在这个女子走了,钱小和心情变得好了一些。只是,胸前被匕首刻得歪歪扭扭的一个“死”字,让钱小和非常不满意。多少刻得好看一些,结果看了半天才猜出是一个死字。

  死就死吧,多少年前不知死了多少次,对后面的死亡,已经无所谓了。

  杨小风拨开马车的门帘,脸色沉重。

  因为马车没有人驾驭,六匹马完全是任性地往前飞奔。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马车是在眉山半山腰飞奔。

  这其实也并没有什么,关键是,六匹马正往悬崖飞奔。

  自杀,绝对的自杀!

  就在马车轮子离开悬崖上最后一块石头的时候,钱小和已经稳稳地站在了悬崖边缘。

  如果说是女子将自己放在了马车上,钱小和是绝对不相信的。因为她要么杀了你,要么放了你,不会再把你扔到一个马车上,拐弯抹角地让你去死。

  那么,是谁将自己搬到了马车上,还要马车往悬崖上飞奔。

  钱小和当然明白这是被牵着赶路的一种方式,悬崖一定就是前路的一个衔接点。既然是衔接点,那么就应该有路标。这个路标要么是个死人,要么是某种方式存在。因为钱小和心里面很清楚,如果是那个人请自己过去,绝对不会让自己轻轻松松过去。

  果然,在悬崖的一个角落,躺着一个黑白头发相间的中年人。这个人并没有死,而是醉了,醉得不省人事。一旁倾倒的酒葫芦,尚有一些残酒流出来。

  钱小和不打算叫醒他,相信他一定会醒来。

  因为还没有什么酒能够让酒圣醉倒。如果醉倒了,那说明他只是想睡一会儿而已。

  酒圣微微张开眼,看到悬崖边的钱小和,抖抖身子:“哎呀,你来得正好,我正想着喂了六匹马那么多酒,按说应该提前到才是。”

  六匹喝醉了的马!

  钱小和无奈笑笑:“看来你会跟我说一下仙人客栈发生了什么事。”

  酒圣点点头说:“我本想告诉你,但是听你这么一说,我还就不想告诉你了。”

  当然,酒圣还是说了,因为他抵不过钱小和手中十年陈酿的青竹酒诱惑。有些人对美女没有抵抗力,有些人对金钱没有抵抗力,酒圣对好酒是一点没有抵抗力。

  “本来你进屋之后,我会跟你喝酒,一边打赌一边喝那种,我必定赢,你必定是输。等你喝得差不多时候,咱们坐着马车来到这里,岂不是快哉!”酒圣揉揉眼睛说,“可是,当我还在屋里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子,这个女子纯真之极。当然,我不感兴趣。她说她有很好的酒,拿出来之后,果然是及其罕见的好酒。然后,我就跟她打赌,谁赢谁喝。结果,当然是我一直赢,她一直输。”

  钱小和好奇:“你们赌什么?”

  酒圣哈哈一笑:“这个不能告诉你,不然有一天要跟你打赌,岂不是容易输?反正我喝上瘾之后,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后来觉得应该是被下了毒,不然哪里有酒能将我醉倒。等我醒来,发现女子正骑在你的身上,往你的胸口刻字。”

  钱小和这才恍然大悟:“她将你扔在床围后面,其实若是平时我必定能发现你。只是,她身上的女人香让我大意了。你说,一个女人带着香包,散发一点香味,用来吸引男人,再合理不过了。”

  是的,钱小和一直认为合理的东西才会有漏洞,因此灯芯、酒壶、酒杯,包括周围的一切,都留心看了一遍,但还是栽在这个女人香上。

  酒圣哈哈笑着:“美丽的女人,总能够转移男人的注意力。”

  “美丽的女人,只是曾经而已。”

  “你认识她?”

  钱小和不但认识她,而且很熟悉。但是,这不可能透露给酒圣:“不认识,再美丽的女人,总会有老的一天,有衰败的一天,如同花儿一样,不管多么缤纷绚烂,最终仍落入泥土化作尘埃。”

  酒圣晃了晃酒葫芦,淡淡笑着说:“所以,及时行乐,享受当下,岂不是更好。”

  钱小和当然知道酒圣虽然这么说,但是一定没办法这么做。因为,酒圣面对自己,就是面对一项任务。这项任务根本没办法享受什么当下。

  “后来我怎么在无人驾驭的马车里?”

  “这个说来话长啦,其实也没多长。”酒圣嘿嘿一笑,走到悬崖边缘,看看马车掉下的地方说,“我起身还有些迷糊,但是那女子忽然就翻窗跑啦。我一看,这岂不是得来不费功夫,还喝到这么好的酒。于是,就准备把你从房间弄出来。你知道,这窗户后面,就是我准备好的马车。当我把你扔下去的时候,那些喝了酒的马受惊,扯断缰绳就跑啦。按说,我也能追得上,但是房间桌子上的好酒还有一些,我当然不能浪费。所以,就这样。”

  “谁能让大名鼎鼎的酒圣来请我呢?”钱小和笑着问,“我猜大概你也不知道吧?”

  酒圣点点头:“我只是帮个小忙而已。”

  “但是,帮忙的都死了。赵无穷和赵已然,都死了。”

  “我死不了。”

  “为什么?”

  “因为我只管喝酒,所以死不了。”

  “你当然死不了。”钱小和忽然笑了,深信酒圣确实死不了。因为赵无穷有二十条的罪状,赵已然有十八条的罪过,自然是要死的。酒圣没有什么罪过,所以死不了。

  可是,很快从山顶落下来一个人,死了。这个人钱小和与酒圣都认识,只是没有见过。因为这个人身上绑着一块牌子,是上面的名字让两个人认识了死去人的是谁。

  一枝梅花开两处的乔玉玺。

  是传说被赵无穷杀死的采花大盗乔玉玺!

  钱小和摇摇头说道:“老山棋客杀了赵无穷,但是赵无穷并没有死;赵无穷杀了采花大盗,采花大盗也并没有死。结果,现在都死了。”

  酒圣喝下几口酒,接着喷在那块牌子上:“哎呀,采花大盗,现在不行了吧。”

  乔玉玺显然已经死了一些时间了,凝固的血已经变成了黑色。

  能够轻易杀死善于逃跑的采花大盗的人,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或者一定是及其熟悉的人。钱小和心中已然有了一些眉目,但是还不能确定,他还需要更多的线索。

  这个事情已经让钱小和充满了兴趣,至少这一段时间里面,有事情可做。有事情可做,是钱小和最近的追求。自从秋田山庄回来之后,何潇潇不在,上官无痕也不知跑哪里去了,所以画荷坊就变得非常无聊。

  现在不无聊了,而且变得有趣了。

  酒圣看着沉迷在自我思考中的钱小和,拿酒葫芦在他眼前晃了晃。钱小和忽然伸手一弹,将酒葫芦弹飞。

  能将酒圣手中酒葫芦轻易打飞的,能有几个人做到?钱小和做到了!

  酒圣惊讶之余,不禁笑笑:“不愧是钱小和!”

  钱小和也笑笑说:“我打苍蝇习惯啦,下山之后我请你喝酒。”

  只是,这顿酒估计是要改天喝了。因为,就在不远处,走出来一人。这个人步履蹒跚,走得不紧不慢。就是这不紧不慢的脚步,让两个人立时惊呆了!

  十大高手中的夜归程竟然出现了!

  当今江湖中,论功夫以十大高手为首。能够令十大高手中排名第五的夜归程出现,这件事情更加不简单了。

  如果是夜归程杀了采花大盗,一点都不用吃惊。但是,他为何要杀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夜归程本身名声就不好,还统领了一个无名邪教,犯不着去杀一个采花大盗。

  钱小和却非常肯定,采花大盗乔玉玺并不是夜归程所杀。但是,夜归程的出现,令钱小和没有想到。

  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钱小和就是喜欢意料之外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