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失踪的人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3491 2019.05.21 20:18

  杏花楼,一栋孤零零的小楼,坐落在满是杏树的大院子里。

  院子很大,大到贫穷人家无法想象,但是这对风凌雪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钱小和坐在杏花楼顶,看着满院子的杏树,也并不着急。

  他坐的是风凌雪经常做的摇椅,这把摇椅被放在杏花楼顶,在这里可以看到杏树,可以看到院子后面的小河,还可以看到远处的山峦以及黄昏的落日。

  风凌雪每日便是这样度过,除非天气不好,才会回到屋里。

  钱小和闭着眼睛,心中默默追问:风凌雪啊,你到哪里去了?

  上官无痕早已经将三层小楼翻了一个遍,没发现任何的线索。其实,三层小楼看起来好像会有好多东西,但是里面其实也只是有几把桌椅和一张床而已。

  每天会有仆人从远处的风府送来吃的,穿的,用的。也就是说,风凌雪不必出门,在这里终老一生都没问题。

  风凌雪习惯了不出门,也不想出门,也不愿意出门,因为他对出门没有兴趣,甚至对任何的事情都兴趣不大。

  但是,现在他出门了,岂不是很奇怪。

  上官无痕道:“我过来的时候,这里的茶水还是温的。”

  钱小和摸着茶杯,端起来,闻了闻:“可惜,现在已经凉了。”

  “肯定是凉了,有什么关系吗?”

  “有关系,因为凉了,我就不能喝了。”

  上官无痕沉默:你这家伙,躺在摇椅上装模作样地考虑这么长时间,就是想喝茶么!

  钱小和问:“你因为什么来这里?”

  上官无痕道:“风凌雪飞鸽传书给我,说让我来这里看看。”

  “只是看看,没有其他事?”

  上官无痕摇摇头,递上纸条:“信上只这么说。”

  钱小和反复看了这一张纸条,道:“看来,风凌雪是遇上麻烦事儿了。”

  上官无痕问:“多大的麻烦事儿?”

  钱小和道:“很大,可能比天还大。”

  “比天还大,那岂不是很危险?”

  “当然很危险,风凌雪都无法解决的事儿,我钱小和可能无能为力。”

  上官无痕有些着急:“连你也无能为力?”

  钱小和晃着纸条道:“无能为力。”

  上官无痕哼了一声:“我以为只有你能找到他。”

  “我很可能找不到他。”钱小和说道,“闻香苑不是什么人都能去的。”

  “你说是闻香苑?”

  “是。”

  “是那个令江湖人都想找到的闻香苑。”

  “是。”

  上官无痕脸色凝重:“这么说风凌雪真的遇上天大的麻烦事儿了。”

  “是。”

  “你真不去找他?”

  钱小和摇摇头:“不去。”

  “打死也不去?”

  “打不死也不去。”

  上官无痕问:“为什么?”

  “因为这件事跟你有关。”

  “跟我有关?”

  钱小和道:“当然跟你有关。不然,为何偏偏叫你过来看看?”

  上官无痕恍然大悟:“有人想让我知道风凌雪失踪了?”

  钱小和摸摸下巴:“不仅想让你知道,似乎还想让你亲自找到他。”

  “你怎么这么肯定?”

  钱小和抖着纸条道:“显然这个女子不怎么聪明,虽然字迹非常像风凌雪的字迹,但是她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风凌雪写字的时候可不会擦胭脂。”

  上官无痕跟着说道:“更不会擦闻香苑的胭脂。”

  钱小和躺在摇椅上摇了两下:“从我来到这里,就发现有蝴蝶一直停留在茶杯附近。蝴蝶为什么不采花,却跑来喝茶?显然不是茶,是香味。能够吸引蝴蝶的香味,除了闻香苑的密香可以做到,再也想不出第二家。”

  所以,风凌雪遇到了天大的麻烦!

  上官无痕道:“我这就去闻香苑。”

  钱小和说道:“你进不去,即便是进去,也出不来。”

  “你怎么知道?”

  钱小和笑道:“难道你没有尝试过进去?”

  上官无痕确实很久之前尝试去探一探闻香苑,因为天下女子,没有一个不想去闻香苑见识一下天下绝一无二的密香。上官无痕也想见识一下,因为除了她是江湖上的神偷之外,她还是一个女人。

  但是,那次尝试失败了,即便是自己有着悄然无息的轻功,也很难进去。因为,想进去就要先找到这个地方。

  上官无痕根本找不到这个地方。

  “所以,你不打算找风凌雪?”

  “当然不打算找,因为这是要命的事儿。”钱小和懒懒地躺在摇椅上,微微一笑。

  上官无痕哼了一声,飘身而下,落在楼下的马背上。一扭头,发现钱小和也落在了另一匹马的背上。

  “你不是不打算找他么?”

  “找一找闻香苑也不算什么麻烦事儿。”

  两匹马绝尘而去,摇椅旁边的蝴蝶这才展翅而飞。

  一个偏僻的酒馆里,生意不好,小二都在打瞌睡。

  角落里坐着一个衣着华丽中年男子在喝酒,显然是在喝闷酒,连菜都没有。旁边的一把剑,被破布包裹着,只露出了剑柄,显得很神秘。

  一只苍蝇飞来飞去,让男子很不耐烦,用筷子一夹,竟然将苍蝇夹死了。

  “哎呀,这个苍蝇真是冤枉,不过是出来散步而已,不料祸从天降。”

  紧接着,钱小和坐到了他对面。

  男子似乎并没有特别的反应,还是不紧不慢地在喝酒。钱小和伸手拦住他端起来的酒杯:“也不请我喝一杯?”

  “不认识你,为何要请你喝一杯?”男子手指一弹,酒杯飞出,另一只手立即去接。但是没有接到,因为钱小和已经握在了手里。

  男子羞怒,双手一抓,却抓了一个空。钱小和微微笑着:“既然不肯请我喝酒,我只好自己请自己喝啦。”

  一柄剑骤然而出,剑尖直挑酒杯。

  “我不请你喝酒,死了也不能喝。”

  钱小和将酒杯往剑尖轻轻一放:“我想喝酒,但也还想多活几天。”

  男子长剑一挑,酒杯往屋顶而去。但是,酒杯又回到了剑尖,还是原来的位置。

  长剑又是一挥,酒杯飞了出去。

  但是,酒杯又回来了,还是稳当当落在剑尖之上。

  男子忽然笑道:“这酒杯甩不掉了。”

  钱小和说道:“是啊,我就像这个酒杯,你也甩不掉啦。”

  男子看着剑尖的酒杯说道:“能将酒杯这么放在我剑尖上的人,看来不是一般人。”

  钱小和端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若是一般人,也不会来找你。天下从来不缺美男子,但功夫高超的美男子不多,江湖里面找不到几个,你司马南算是一个。”

  司马南冷笑一声:“你这是在恭维我?”

  钱小和说道:“我从来不恭维什么人,只是喜欢实话实说。”

  司马南道:“我喜欢实话实说的人。”

  钱小和伸手将剑尖上的酒杯拿下来,递到男子眼前说道:“彼此,彼此。”

  司马南问:“你是谁?”

  钱小和微微一笑“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想问一件事,这件事可能你比谁都更清楚。”

  “我什么事儿都不清楚。”

  “但是除了女人。”

  司马南皱眉:“为什么要问我?”

  “因为你最了解女人,不然皇上的公主不会跟你私奔。能令天下堂堂的公主跟你私奔的人,当然最了解女人。”

  司马南忽然站起来,却又坐下,小声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钱小和说道:“当然是求你办事的人。我从来不求人,但是今天例外。”

  司马南慢慢坐下:“如果我不说呢?”

  “如果你不说,那么很快,皇上就会找到你,并将公主追回去,甚至会让你先上宫刑,然后五马分尸。”

  司马南叹了一口气:“到底什么事?”

  “闻香苑。”

  司马南脸色一变:“我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说了我就会死。”

  “不说还是死,而且死得更痛苦。不过,那些跟着你的女人,可能就倒霉透顶了。这些女人知道你拐骗了公主,说不定回到你的老家,挖你的祖坟。”钱小和摸摸下巴说道,“我只需要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

  司马南脸色很难看,这种抉择不是轻易能够决定的。但是,权衡一下,显然说出来闻香苑的位置比被五马分尸更好一些。

  “我可以告诉你。”司马南说道,“但是你也要告诉我一件事情。”

  钱小和点点头。

  “你为什么能够找到我?天下多少人在找我,都找不到我。”

  钱小和微微一笑:“你只需说出位置,我便告诉你一个天下人再也找不到你的方法。”

  司马南喝下一大口酒,似乎下定了决心,才说道:“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你可以去醉花楼看看。我只能说到这里,因为我也只能说到这里。”

  钱小和点点头:“我喜欢实话实说的人。虽然我觉得你人还不错,但是就是太招惹女人。其实,我也招惹女人,但是更多的是欣赏,而不是像你一样,让每个女人都给你生下来一个娃。”

  司马南冷冷说道:“你该告诉我怎么让天下人再也找不到我的方法了吧?”

  钱小和眉毛一挑:“当然要告诉你,不然失信于人,如同失去一个喜欢的女人,会令人心痛。”

  “怎么做?”

  钱小和神秘一笑:“你去找巧手画天下。”

  司马南又是惊讶不已:“他不是死了么?”

  钱小和说道:“他当然可以死掉,也可以活着。他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也可以不是任何一个人。死掉的是巧手画天下,活着的也是巧手画天下。”

  司马南惊喜道:“他在哪里?”

  钱小和指着天上说道:“你若是要找到他,只能去皇城南门,找到一个算命的瞎子问问吧。我只能说到这里,因为我也只能说到这里。”

  司马南慢慢站起来,将长剑入鞘,拱手说道:“不管你是谁,我司马南都感激不尽。”

  钱小和微微一笑:“不管我是谁,我都对你感激不尽。”

  司马南忽然又说道:“我只问最后一句,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钱小和指着心口说道:“用心。”

  酒馆外,上官无痕等了多时,看钱小和出来,问道:“怎么样?”

  钱小和道:“看来,咱们要去醉花楼一趟。”

  上官无痕道:“是那个令富豪子弟一掷千金的醉花楼?”

  “是。”

  “是那个令皇城官员也趋之若鹜的醉花楼?”

  “是。”

  “是那个令江湖豪侠也为之心动的醉花楼?”

  “是。”

  上官无痕转身上马道:“看来我们确实要去一趟醉花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