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吃人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3714 2019.05.18 22:51

  丘忆寒退步到门前,后背贴着门,似笑非笑地看着面前的四个人。他不想说话,因为现在他的计划被打乱了。

  本来,带着官兵来到这里之后,等铁门打开,找到安全转移宝藏的途径之后,杀掉血蛇王,改名换姓,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但是,没有想到出现了钱小和。

  这个钱小和总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即便是看到门被关之后,仍然很从容。这个人让丘忆寒害怕,因为血蛇王在紧张,何潇潇在迷惑,慕容紫烟虽然假装镇定,但是额头的汗珠出卖了她。

  唯独这个钱小和,似乎一点不担心。

  这样人,让人不由自主地害怕。害怕他已经找到答案,立时就能取所有人的性命。

  何潇潇不由得抓紧了钱小和,心中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的情况。即便是大家都拿到宝藏,又要如何出去?

  钱小和摸摸下巴:“既然大家都被困在这里,不如齐心协力将这个危险找到。万里行不让人带走宝藏,无非是带走宝藏的人没法活着走出这个门。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找到这个愿赌服输的陷阱。”

  丘忆寒点点头,表示同意:“这前面就是悬崖,如果想找到陷阱,只能从悬崖下到下面。你们先下去,我断后。”

  慕容紫烟摇摇头:“你断后当然不行,至少要让他跟着你!”说完,指了指钱小和。只有钱小和与丘忆寒一同断后,才不会太被动。

  何潇潇说:“我和慕容在中间,应该血蛇王先下去。”

  这样看来是最合理不过的。血蛇王点点头,便走向悬崖边缘。钱小和喊了一声:“小心!”

  血蛇王惨然一笑:“最大不过是死。”

  悬崖虽然不是非常深,但是无法直接跳下下去。跳下去,就会被宝藏埋没或者摔死,谁也不能肯定宝藏下面是不是陷阱。而且,悬崖是凸出来的,根本看到不下面的石壁。

  钱小和看着血蛇王消失在悬崖边缘,这才看着丘忆寒说道:“那么,我们也走吧,最大不过是死。”

  丘忆寒哼了一声,问:“你的招式,师出何门?”

  “你的招式,出自何门?”钱小和反问。

  丘忆寒不说话,钱小和自然也不会说,但是两个人心中都有着这样的疑问。

  “下来吧。”是血蛇王的声音,似乎已经有一些远了。

  慕容紫烟和何潇潇抓着微小的石棱飘身而下,然后是丘忆寒和钱小和。

  当四个人看着血蛇王在石壁上如同蛇一般游走的时候,才发现上当了。是的,石壁上抹上了厚厚的一层油,任是再厉害的双手,也难攀附。

  钱小和看着突然往下掉落的何潇潇和慕容紫烟,毫不犹豫地俯冲下去。在悬崖半腰,星月刃深深插入了石壁,同时,拉住了慕容紫烟。而何潇潇抱住了慕容紫烟的腿。

  不管如何,不能掉下去。因为现在可以看到,下面是密密麻麻的利刃。这些利刃等待着掉落的人,等待着寻找宝藏的人自寻死路。

  丘忆寒则急速落在了血蛇王附近,纵身一抓,竟然翻身趴在了他的背上。血蛇王差点掉下去,但是拼尽全力才稳住。

  血蛇王没有料到丘忆寒会趴自己身上,而且自己毫无还手之机。想着苦练多年的血蛇神功终于能够派上用场,却还是被丘忆寒抓到了。

  丘忆寒阴森森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血蛇神功干什么用,不就是能够攀附岩壁,如同壁虎么。还什么血蛇!”

  原来血蛇王早知道这悬崖下方是油,是厚厚的油。

  血蛇王伏在岩壁之上,双手插入了石壁之中,慢慢说道:“我下来才发现这里全是油,想必另外的地方也是油。我想,既然大家出不去,不如全都死在这里,这样再也不会有人打扰这里的宝藏。”

  钱小和在下方喊道:“不,血蛇王,酒圣知道这个宝藏,夜归程知道这个宝藏,还有更多人知道了这个宝藏。相信很快,夜归程就会炸开石门,来到这里。你想做个了结,现在还不是时候。”

  血蛇王哈哈大笑两声:“丘忆寒,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松手?”

  丘忆寒也笑道:“我当然相信你会松手,但是你没有机会了!”

  一只手穿透了血蛇王的前胸后背,在他还没有来得及松手的时候。这样,血蛇王变成了丘忆寒附着在岩壁的工具。

  没有了血蛇王,还怎么取宝藏?

  但是,丘忆寒已经不在乎什么陷阱了,现在脚下就是宝藏,如此之近,其他的已经不再重要了。

  现在,四个人全都被困在石壁之上。钱小和不能松手,松手的话,全都会掉下去。慕容紫烟当然可以甩掉何潇潇,但是她知道,一旦她甩掉何潇潇,钱小和立即就会甩掉自己,而且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怎么办?”何潇潇抱着慕容紫烟的腿,看着下方阴气森森的刀刃,没有胆量再看第二眼。

  钱小和说道:“等!”

  是的,现在也只能等,但是等什么?钱小和也不知道。

  丘忆寒伏在血蛇王身上,突然放声大笑:“万里行,你有种,你有种出来,此生荣华富贵,我是享受定了,不管你耍什么花招,我一定要将属于我的宝藏带走,一分都不留!”

  这样喊了半天,终于累了,这才停下。

  钱小和努力支撑着。两个女人的重量,靠一只手这样承受着,已是极限。钱小和心知必须要找到办法,否则最终还是要掉下去。

  虽然有一丝生还的希望,但是这种希望跟死亡的几率想比,几乎微乎其微。

  “喂,丘忆寒,既然我们都困在这里,不如给我们讲讲赵无穷拿着龙凤钥匙的事情。”

  丘忆寒显然很惊讶,因为他并不知道赵无穷拿到了龙凤钥匙。

  “是血蛇王请我到这里。但是,现在看来,请我也是多余的,他这岂不是多此一举?”

  丘忆寒怒道:“不,就是因为他请了你,我才面对宝藏不能得到,否则现在已经在拉运宝藏!”

  慕容紫烟说道:“我想,他一定是在找一个能够帮他一起了结这百年恩怨的人。这个人不仅要功夫高强,还要足够聪明,还要对财富没有留恋。这样的人,世间不多,他能找到你,看来是无比信任你,才将龙凤钥匙交给你。”

  “赵无穷原来是血蛇王的人!”丘忆寒狠狠说道,“现在我明白啦,为什么这几个看到地图的人都要死。因为血蛇王不想再有人找到宝藏。”

  “不,赵无穷是这笔宝藏的人,任何的理由都没有这笔宝藏更有吸引力!”

  钱小和忽然明白了,所谓的路标,是血蛇王做出来的。乔玉玺是血蛇王从山顶扔下来的。这么说,酒圣也是血蛇王的人?

  “不,酒圣不是谁的人。那夜,酒圣本来是到我府上偷酒的,恰好看到这一幕。所以,他希望能够见者有份。哼哼,什么酒圣,还不是见钱眼开!”

  现在钱小和终于少了几个问题,好奇心少了一些,但是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必须要问:“你功夫强大,为什么一定要装作一介书生?”

  丘忆寒已经不想回答问题了,因为现在要保持体力,不然掉落下去,想说话也难说出来。他觉得钱小和在故意跟他说话,所以,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

  洞内一道道的火焰燃烧着,四个人悬挂在石壁之上,毫无办法。

  半天过去了,忽然丘忆寒那边传来吃东西的声音。这个时候,丘忆寒怎么会有东西吃?

  三个人同时往上看去,不禁惊呆了。

  吃人,丘忆寒在吃人!

  丘忆寒阴森森一笑:“你们下来的时候,我叫下来一个瘦子,瘦子油炸了不好吃,所以叫胖子下来。结果,你们两个下来了。你们也知道,这里面除了人,还是人,多得吃不完!最起码,比起耗子的滋味,要好那么一点点。”

  三个人越听越心冷,脊背不禁一股寒意涌起。这样的人,怎么不狠心!

  钱小和向下问:“你也是饿了吃人?”

  慕容紫烟摇摇头:“我和秦将军一直跟在你们后面。”

  果然是江湖榜排名前三的慕容紫烟,即便是被绑着,仍然安然无恙地走到这里。不过,也有可能丘忆寒早已经探明了路,只是等着龙凤钥匙出现。

  丘忆寒大概有了力气,说道:“你们一路能够走进来,都是我和几千官兵的功劳,不然那么多的陷阱,总会栽到一个上面。不过,有一个人做到了,但是他没有龙凤钥匙,所以,他变成了白骨,被吊在大石门之前。”

  绝世神偷孟河心!

  如果孟河心没死的话,一定能够以轻功独步江湖。疾风追云便是其流传下来的轻功招式,算下来,孟河心还是钱小和的半个师傅。

  这时,悬崖忽然震动了一下,接着是整个空间震动了一下。

  明显是有人在用炸药!

  钱小和无奈说道:“夜归程!”

  慕容紫烟说道:“如今,若是我和下面这位姑娘,有一个落下去,可能你还有活着的希望。”

  “但是我并不想你们都掉下去,至少不希望何潇潇掉下去。能够保住你们两个,当然是最好的。”

  “如果只能选择一个呢?”

  钱小和说:“如此的话,我只能选择我自己!若是何潇潇掉下去,我放弃了朋友。若是你落下去,便是我没有讲义气。所以,我自己掉下去是最好的选择。”

  “即便知道是死?”

  “即便知道是死!”

  慕容紫烟看看下面的何潇潇,说道:“我送你到悬崖上面。钱小和,你若是松手,我们两个便会一起掉落下去。”

  钱小和明白慕容紫烟的意思。自己的手要变成秋千,慕容紫烟再将何潇潇送出去。虽然现在离着悬崖边缘不算太远,但是如果力道够的话,再加上何潇潇的轻功,还是有一些胜算。

  随着何潇潇飞身出去,同时几枚银针尽数插在了上方,为了以防万一。

  显然银针没有用上,何潇潇也到了悬崖上方。

  钱小和拉着慕容紫烟说:“如果我自己当做秋千,你能不能上去?”慕容紫烟摇摇头:“不可能!”

  丘忆寒非常愤怒,因为何潇潇上去,那么就意味着自己永远不会被救,大声喝道:“你们若是救我,我便分一半宝藏给你们。”

  到死之前,宝藏似乎没有那么重要了。但是一旦生还,宝藏还将是他毕生的追求!

  钱小和微微一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丘忆寒哼了一声不说话。

  一具尸体被扔了下来,是秦将军。

  随着哐当一声闷响,火花四溅。那些刀刃没能将秦将军的尸体穿透,因为秦将军穿着铠甲。一个将军穿的铠甲,当然坚韧无比。

  何潇潇的意图很明显,下面如果有这么一块小地方,那么钱小和就可以跳下去。以他的轻功,轻松落在这个铠甲上面,还是有十分的把握。

  但是,丘忆寒已经俯冲了下去。

  钱小和和慕容紫烟也已经往下飘落。

  三个人都意识到了,这具尸体将是三个人生还的希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