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对局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1929 2019.05.03 21:43

  于老大当然笑不出来了。他是来杀钱小和的,利用何潇潇杀钱小和的。虽然,他很有把握杀了他。但是能利用他心爱之人杀了他,岂不是更好玩?

  何潇潇全身上下都是暗器,精妙的暗器,在毫发之间就能取人性命。

  钱小和当然知道冒然去救何潇潇会有危险。何潇潇的回答就是暗语,冷风就是有诈,暖风就是相安无事。但是,诈,诈在何处?

  在钱小和身子瞬移之时,忽然就明白了。

  何潇潇当然也明白了。

  一个挟持了人质的人,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人质被人救走?如果不是他脑子有问题,就是人质有问题。

  两人落下,各站在悬崖一角。这时,两个人都与于老大距离几丈远,即便是于老大再快,也难忽然间取了两个人的性命。况且,站在一旁的还是最有潜力成为天下第一的白飞龙。

  钱小和哈哈一笑:“素闻于老大精于暗器,你挟持的人,我可不敢随便碰。”

  “哼!”于老大对于自己的手段失败很是不满。越是不满,越是要用另外的手段弥补。他心中早下定了决心,杀死这两个人。

  原来风婆婆一直都是要钱小和的命!

  卖命跟要命可是天大的区别。前者明知可能会死,还是无所畏惧,而后者则是别人要你死,甚至稀里糊涂就死了。

  于老大心中在盘算怎么一招就杀了着两个人,但是这是不可能的;钱小和与何潇潇也在盘算怎么摆脱这个矮老头,但也不是那么容易。

  钱小和的瞬移功夫以及还有一些不为认知的绝技都让于老大多了几分谨慎;当然,于老大的“游沙卷浪”也不是谁都能躲得过去的。

  僵持,对峙!

  如果没有谁先发制人的话,就很沉闷,沉闷了就要说话。

  何潇潇忽然惊叫:“我知了,我知风婆婆为何要你的命!”

  于老大与钱小和都很有兴趣听,因为于老大都不知为何风婆婆非要杀了钱小和。他只知道钱小和与边疆流人有关。

  “你在五年前经过边疆昼贺,那个时候正是风婆婆大闹五云山的时候。据我所知,风婆婆是为了一样东西,才闯进了五云山。那样东西据说叫做盛世之盒!”何潇潇脸色兴奋起来。

  钱小和不懂:“我当时可是离着五云山八千里呐!不过,于老大要挑我从边疆带来的东西,看来真是有些关系。”

  何潇潇慢慢说:“风婆婆以死而闯五云山,只是为了这个东西;若她没死,这时出现,当然还是为了这个东西。女人的占有欲,其实比男的更强烈,哪怕忍隐多年,不得手决不罢休。”

  “难道风婆婆认为这东西在我的手中?”钱小和摸摸下巴,这是他心中不确定而表现的特有姿势。但是,别人不知。

  何潇潇点头道:“是的,绝对和你有关系,因为你那时在昼贺,所以和你有关系!”

  “真是奇怪了,不过这关系可有点远!”钱小和糊涂了。

  于老大都听得入迷了,竟然不说一句话。虽然是替人卖命,但是好奇心,谁都有。

  “因为你在边疆昼贺,从边疆流人手中救下过玉添香。若我猜的不错的话,那些边疆流人只是顺便劫持了玉添香而已。”

  钱小和点点头:“这么说,他们还另有目的?”

  “当然!他们怀中还藏着那件宝贝,盛世之盒!”何潇潇对于自己的推断很自信,因为她知道的太多了。

  钱小和苦笑了一下,说:“我可没功夫搜死人的东西!”

  何潇潇说:“若你没有拿的话,收拾尸体的人一定得到了。因为后来江湖中曾传出盛世之盒遗失边疆昼贺的事情,不过大多数人并不知道。”

  宝贝遗失,知道的人越少就越好。这样,得到的机会就越大。

  “那些边疆流人并非泛泛之辈!”何潇潇这样说。

  钱小和笑了,是啊,也只有潇潇知道自己真实的实力。那些劫持玉添香的边疆流人不亚于中原绝顶的高手。古怪的兵器,诡异的招数,都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这都难不倒钱小和。

  何潇潇的推断也没错,收拾这些边疆流人,确实费了钱小和不少的功夫。他用到了从来没人见识过的鬼影乱,甚至在杀最后一个人的时候,用到了连何潇潇都不知道的一招:追光一刃。

  何潇潇推断,能够杀死那些边疆流人高手的,自然非当时身在昼贺的钱小和莫属。

  不过,钱小和确实没有拿到什么盛世之盒。

  可是,于老大当然不这么认为,风婆婆也不这么认为。谁会费那么大力气,只是为了救一个人,而且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

  于老大脸上笑开了花,麻子还是一动一动地。是啊,这不是煮熟的鸭子自己飞过来了吗?风婆婆可能没告诉于老大为何要杀钱小和,这时知道了,怎么还忍心下手呢?下手也要等拿到盛世之盒再说。

  只是,钱小和心中仍是有一个迷惑:风婆婆既然认为盛世之盒在自己身上,为何还要取自己的性命?

  同时,另一个迷也揭开了:五云洞主这么客气请自己来五云山,当然也是为了盛世之盒。

  于老大可不管这些,身子一晃,身后碎石漫天飞舞而起,正是游沙卷浪!想一招取两个人的性命,只有用这个招数才行。

  不过,事情可不这么顺利。钱小和只听了听动静,嘴角又笑了起来:“总算来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疾驰而来,身前遍布枯枝残叶,直迎着漫天碎石而去。

  枯叶撞碎石,你说是哪个硬?

  但是,叶子竟将碎石撞得灰飞湮灭。

  于老大眉头一皱:老山棋客!

  老山棋客来了,正如钱小和推断的那样,他就是领着钱小和进入悬崖边缘的人。

  山棋客不老,甚至很威猛。

  老山棋客没有棋盘,大地就是他的棋盘,大地上的人就是他的棋子。他想怎么下棋,就怎么下棋。

  江湖传闻,当年风婆婆就是死在他的棋盘之下。

  于老大哼了一声,身形骤然退了一丈。面对老山棋客这样的人,还是要多几分谨慎才好。老山棋客脸色至刚,呈现铜色,道:“钱公子可是我们请来的客人,怎么能容你在这里撒野。”

  老山棋客这样的话,说明他从来就没有看起过这个大漠中的于老大。于老大当然也看不起这个自以为是老山棋客。水平相当的人,总会有争斗。

  没有第一和第二,就好像没有边界一样。

  但是,只要风婆婆在,五云洞主在,他们也只是给人卖命的份儿。

  老山棋客的星罗棋布也不是吃闲饭的。于老大的游沙卷浪当然也能跟他的这招拼上一拼。不过,高手过招,基本上都不用出手,或者打个百十回合。那都是市井小民、江湖小子才会去做的事情。

  高手过招,一招足矣。

  钱小和这时倒是轻松起来,至少有人不想让他死。何潇潇已经凑近了他,将身上那些看似平常却极其危险的衣角撕去,落下银晃晃的毒针。

  星罗棋布可以运用周身可以活动的东西,游沙卷浪也一样。

  不过,于老大知道已经输了,是在枯叶撞在碎石之上的时候,就知道已经输了。

  他没有老山棋客的力道。

  这一点在场的四个人都知道。

  不过,力道大又能如何?于老大也不只是凭借这一招扬名江湖的。他的暗器独门独道,没有人见过他是怎么发出暗器的。因为在看到暗器之前,就已经死了。

  老山棋客当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也很谨慎。于老大的一举一动都仔细看在眼里,不放过任何一个肢体动作。甚至,于老大说话时,他都会注意舌头下面有没有什么暗器。

  但是,谁也难以发现于老大的暗器在哪里,因为老山棋客忽然觉得身子无力,软绵绵倒了下去。倒下去之间,仍是吹响了一声长哨。

  剩下的三个人都知道,长哨一落,不知会涌上来多少高手,包括铁书生。

  钱小和这才知道,于老大竟然能够不动声色间,将毒气散发,并以内力送往老山棋客周围。无色无味,谁能察觉?当然除了钱小和。钱小和自小可是闻着毒气长大的!

  于老大在将毒气散发之时,也想一同将钱小和毒死。但是,钱小和怎么会被毒死?

  他能察觉出毒气,所以,他没死。

  何潇潇师从江湖榜五大恶人第三的毒王九幽子,所以,她也没死。

  老山棋客应该先发制人,但是这时已经晚了。

  五云山云气滚动,山翠而风声劲。

  但是,事情并不如他们预料的那样,会涌上来很多人,甚至没有人上来。那么,老山棋客这声长哨岂不是多余?

  于老大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斗,结果没等来一个人。而且,对于这个毒不死的钱小和,却更加多了几分戒备。

  钱小和也奇怪,为何不见动静。

  但是,过了一会,他们同时看见一个人,这个人慢慢走上悬崖,脸上带着绝世的微笑。虽然,她的年纪还小。但是,一样能够迷死人。

  香气,混和了汗水的香气。

  是的,玉添香走了上来,这让钱小和意想不到。于老大更不会想到,为什么躺在棺材里的玉添香活了过来,他的毒怎么说也都是闻之毙命的。

  于老大与何潇潇走过来的方向,跌跌撞撞也跑出来一个人,满脸鲜血,衣衫凌乱,但是他手中的剑没有丢。剑在人在,所以他还没有死。

  钱小和认得这个人,这个人在江湖上被称作一剑笑,名字叫公孙尚。一剑笑,也就是一剑就将人置于死地,自己就当然要笑了。

  但是,这时一剑笑的身上已经不知多了多少伤口,想来他怎么也笑不出来了。走到于老大脚跟前就栽倒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钱小和不用上前,就知道是谁杀了一剑笑公孙尚。于老大、何潇潇也都知道。一剑笑身上的伤口不是刀伤,也不是剑伤,而是分马刺所伤。

  使用分马刺的人,当然就是边疆流人。

  边疆流人竟然来了五云山。

  于老大喃喃自言:“这是怎么一回事?”

  倒在地上的老山棋客没死,只是已经没有力气站立了。他内功强劲,不是那么轻易死地。仍是蓄足力气,断断续续地问:“为何……为何不见人上来?”脸上很是惊讶。

  玉添香微微一笑,说:“他们上不来了,没力气上来了。再说,不是我上来了么?”

  死人当然上不来了。钱小和觉得玉添香的笑,很冷!

  “铁书生也死了?”钱小和觉得可惜,毕竟像铁书生这样的人,死了的话,总是觉得可惜。虽然,自己如果不来的话,还要跟他打斗一场。

  玉添香不说话,指着悬崖说:“我们都跳下去吧,看看谁命大,死不了。”

  钱小和哈哈一笑:“只有一个人会死,这个人就是于老大!大漠里出来的人,可不怎么会游水。”

  于老大也是哈哈一笑:“我不会游水,当然不能跳下去。”

  冷静!这人很冷静!能够不经过五云洞主直接进入五云山的人,没有一定的胆量那是不行地。

  增加胆量的方法很多,其中一种就是人多势众。

  于老大可不是一个人来的,一个人他也不敢来。不过,现在可不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钱小和对眼前这个玉添香稍稍有些吃惊,但是也不激烈。毕竟五年没有见过她,谁能知道她真正的脾性?

  但是,一个女孩子,竟然将那么多高手置于死地,难以置信!

  更难以置信的是,钱小和觉得背部一凉,心中便是一惊,还没来得及发现怎么回事,便昏了过去。

  悬崖后面飘上来一个人,钱小和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不仅仅是钱小和,何潇潇、于老大、玉添香也都是在钱小和晕倒之时,才露出惊讶的表情。只有老山棋客哈哈一笑,喷血而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