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刀剑一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棺材

刀剑一笑 风雪斗山河 1489 2019.05.03 18:02

  无尽的黑暗,还有被囚禁在无尽黑暗中的人。

  针眼大小的窗户,确切地说不能算是窗户。很可能只是一只顽皮的小虫子,无意间打通了这个针眼大小的窗户。但是,这一点的光亮,对于倍受黑暗折磨的人来说,已经是极大的希望。

  钱小和眼睁睁看着这一丝光线,一点都不愿意想起几天前的事情,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明明一起喝酒的老朋友,竟然口中喷出毒雾抓了自己。如果真是老朋友的话,就不会这么做。如果这么做了,那么一定有什么苦衷。

  或者,那个人并不是玉冠城。

  边疆流人稀少,为了增加人口,不惜抢劫边疆的居民之子,以壮大实力。玉添香曾被边疆流人劫持而去,他们不知道那个女子就是边疆昼贺将军的女儿,但是钱小和知道,所以救下了她一命。

  虽然,那次只是偶然路过边疆昼贺,但是却交下了玉冠城这个朋友。

  豪爽的朋友怎么会害自己呢?但是,谁说朋友就不能害朋友呢?

  钱小和深信,玉冠城绝对不会害自己的!

  他交的朋友,绝对可靠!

  黑暗中,钱小和一声不吭,甚至屏住了呼吸。

  终于,黑屋外响起一阵锁链声,想是有人过来开门。也该有人来了。

  门吱吱呀呀打开,进来两个人。

  先说话的是一个老者,语气苍老而无力:“边疆的白飞龙原来就是什么钱小和!”另一个是年轻人,眼神很骄傲:“这个钱小和也没什么了不起,江湖榜上连个名字都没有,还不是被我的五毒散给弄死了!”

  老者进来,查看了屋内的那具尸体,点头说:“总算把婆婆的任务完成了,真是费了不少周折。”

  “婆婆一定会很高兴,说不定就会把解药赐给我们!”年轻人一阵兴奋。

  老者哼哼苦笑两声,摇头说:“解药给我们的时候,那也就是我们没什么用啦,离死期也不远了。”

  年轻人一脸黯然。

  老者推推他,说:“快,把他的皮扒下来!”

  两个人竟然要扒钱小和的皮!

  牛皮、貂皮都能卖钱,人皮能做什么?

  钱小和内心在暗笑,有些迷惑,但是还是在装死。

  天下能够毒得住钱小和的人,大概还没出生呢!

  年轻人拿着一把七寸的弯刀,朝钱小和走来。屋内昏暗而阴沉,仅有的光线从半开的房门穿进来,仍然不能驱散这种让人压抑的黑暗。

  阴沉而且诡异地寂静。

  打死这个老者,他也难相信,地上那具尸体忽地僵直地站了起来。

  这种不借助旁物,直接站立起来的站法,活人哪里能做到?能做到不是鬼就是诈尸了!

  年轻人大叫了一声:“妈呀!”两腿立即就软了。

  钱小和很像僵尸,几天没有吃饭,没有喝水,脸色当然会很苍白;被人拖拉之时,把他名贵的丝绸缎子衣服弄得破烂不堪,又给这个活尸体加了一层恐怖感。

  老者大叫了一声诈尸,就想往外跑。他肯定就是诈尸,不是钱小和死而复活。因为被五毒散毒到的人,绝对不可能活过来!

  房门一瞬间就被关上了,老者甚至都没看到门是怎么被关上的!

  黑暗,又是完全的黑暗。

  身在黑暗中,与一具诈尸的尸体同在黑暗中,任是谁也难平静。年轻人已经软倒在地,他不怕人,但是怕鬼。人经常见,但是鬼可不常见,所以让人害怕。

  钱小和心中发笑,但是还是要忍着,装鬼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你们为何要毒害我,成了冤鬼,可怎么见我那老娘啊?”声音凄厉。

  这种凄厉的声音对于一个功夫极高的人来说,发出来,轻而易举。

  老者和年轻人还没说话,就觉得颈部一凉。两人同时寒毛倒竖!这么凉的手,这么悄无声息的走动,还有这样凄厉的声音,任是换作谁也难冷静。

  不是鬼,是什么?

  “不是……我们要……你的命!”老者犹豫了一下,不知要不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有时候,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所以还要犹豫一下。

  但是,老者忽然扑通倒地,甚至连个挣扎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即便是想说出来,也只能带到阴曹地府去说了。

  年轻人的心不知跳多快,喉咙发涩,胸口像是被大石头堵住了。那种背后发凉,身体出汗的感觉,想必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是婆婆!是风婆婆让我们来的!”

  钱小和问:“是那个可以使出天下归一的风婆婆?”

  “是。”

  钱小和继续问:“是那个五年前,大闹五云山的风婆婆?”

  “是。”

  钱小和心中一惊,但还是继续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年轻人颤抖着说道:“我们被风婆婆派到边疆昼贺,挟持了玉添香,并化作了玉冠城,来引你上当!玉添香以为我们也劫持了她的父亲,所以听话……还有……还有……”年轻人还没说完,就已经没有了呼吸。

  但是,钱小和并没有下手。因为他并不相信年轻人的话,毕竟玉添香能够轻松制服何潇潇,就凭借这一点,即便是几百个这样的年轻人,也难挟持玉添香。

  杀死年轻人的是一枚暗器。这枚暗器竟然穿透了厚厚的墙,精准地插入年轻人的喉咙。

  这一切钱小和当然知道。而且也知道发暗器的人,早已经离开了这里。

  追,可能追得上。

  不过,钱小和可不想被人牵着鼻子走。

  翻开年轻人的尸体,挤出那枚梅花形状的暗器,只见花瓣殷红,极其精致。

  “寒梅庵。”钱小和苦笑了两声,“看来要走一趟啦!”

  艳阳、古道还有一座山。

  在山顶巨大的岩石上,坐落着一个江湖中无人不晓的寒梅庵。

  寒梅庵中没有尼姑,却住着一个老头!这个老头不是和尚。和尚不杀生,不吃肉,不娶老婆的,但是这他都一一做了。他叫寒梅生,名字很年轻,但已经九十多岁了。

  杀了不知多少人,吃了不知多少肉,娶了不知多少老婆。但可惜的是,现在一个老婆都没啦。但是,他在江湖中的地位,没有人敢质疑。

  质疑的人,也绝对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与于老大、老山棋客并称江湖三雄,实力绝对雄厚。

  对于九十多岁的人来说,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其实,即便是在乎又能有什么用?

  钱小和砰砰敲着门:“寒梅老儿,我来看看您啦!”

  大门吱呀被钱小和慢慢打开,飞尘四下散落,看似好久不曾被开过。

  院内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口棺材,一口黑漆漆的棺材,看起来很诡异,也很奇怪。

  如果你跟别人说寒梅生被人害死了,旁人一定觉得你在说笑,要不就骂你是神经病!寒梅生动一动手指,就没有人能够接住。

  但是,这个时候,寒梅生居住的院落中,竟然有一口棺材。难道寒梅生仙去了?不能用“仙去”这个词,还是用“死”比较恰当。

  武功高,人品并不一定好。但是,人品不好的人,也可以做朋友。

  钱小和慢慢走至棺材旁边,四下看看,各个房门紧闭。棺材盖子上写着:活着要去,死了也要去!看似用手指刻出来的,苍劲有力!

  很显然,寒梅生没有死着过去,不然棺材也不会在这里。

  空棺材?

  钱小和微微一笑,不用打开棺材他就知道里面放的是谁,而且非常肯定棺材里的人还没死。

  棺材里面躺的是玉添香,散发着独一无二香气的玉添香。死人是不会散发出香气的,散发出这样香气的人,当然是活着的玉添香。

  但是,棺材里面的玉添香相貌虽然俊秀,但已经不是画荷坊见到的玉添香了。

  钱小和当然明白了这一切。玉添香当然是被劫持了,但是绝对不是那个和自己一起躺在床上的玉添香。

  玉添香被钱小和晃醒后,迷茫了一会,才忽然大哭起来。哭声里面都是委屈和不满,以及对亲人的思念。

  钱小和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玉添香摇摇头:“不知道,在将军府晕倒之后,就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事儿。”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玉添香摇摇头。

  钱小和笑道:“我曾在流人那里将你抢了回来。”

  玉添香这才惊喜道:“原来是你,天下第一的边疆白飞龙?”

  谁都难成为天下第一。

  钱小和从来不认为自己的是天下第一,虽然边疆的白飞龙曾被公认为最有潜力的天下第一。

  最有潜力,也就是说还不是。

  钟离子不死,叶无尘不死,甚至寒梅生不死,老山棋客不死,于老大不死,钱小和就很难称得上天下第一。虽然,没有和他们比试过,但是太高估自己的话,结果往往会让人失望。

  钱小和拉着玉添香,走下这座山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时分。

  玉添香问:“你能救救我的父亲吗?我在棺材里面听到他们要杀我的父亲。”

  钱小和摇摇头:“你的父亲并非你的父亲,我也被骗了。能够将易容做到如此精妙的,只有巧手画天下。”

  “你是说有人冒充了我的父亲?”

  钱小和道:“不仅冒充了你的父亲,还有人冒充了你。而且,国色天香,美妙绝伦。我当时就有点不相信,天下哪里有这么美丽的人。”

  玉添香道:“也就是说我不美丽,对吗?”

  钱小和哑然失笑。不过,很快,就不再笑了。因为在山路中间,放着一口棺材。棺材旁边站着一个全身白衣,手拿着一本书的书生。

  书,是铁书,一页页都锋利无比,绝对可以轻而易举地取人性命。

  钱小和笑了:“兄弟,棺材上是不是写着活着要去,死了也要去?”

  书生摇摇头,说:“文人当然要写得出彩一点,如果你跟着我去的话,当然能看到棺材上写着什么,如果不去的话,恐怕你再也看不到了。”

  铁书一展,锋刃在夕阳下闪出点点微光。

  “铁书生!”钱小和微微一笑,“想不到久久不现江湖的铁书生竟然扛一口棺材出现在这里!”

  “白飞龙还能认得在下,真是荣幸!”铁书生收起铁书,“虽然我久不出现,但我知道你不仅仅叫白飞龙,当然最常用的还是钱小和,画荷坊的钱小和!”

  钱小和一点不吃惊,因为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算少。

  “既然你知道这么多,我只好跟着你去看看啦。不然,岂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你当然可以选择不去,毕竟你的功夫在我之上。事实上,这口棺材也是为我自己留的。请不到白飞龙,我只好躺进这里面去。”

  “原来你还有这样的任务,那看来不得不去。不然铁书生死了,那江湖上可就少了一个文人骚客!”

  玉添香跟在钱小和身后,拉着他的手。钱小和跟在铁书生后,仍然微笑,甚至还有兴致看起来周围的风景。

  铁书生在前面晃着脑袋翻着铁书,口中念念有词:“天生我之富贵,用之兼济天下;天生我之奇功,用之打抱不平;天生我之身躯,用之劳而不辍……”

  玉添香很多疑惑,但是她解不开,所以问道:“我们要去哪里?能找到我的父亲?”

  钱小和微微一笑:“我们找不到你的父亲,你父亲还在边疆!但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你也许一辈子只有这一次机会去。多少人,几辈子也难进得去。”

  “那是什么地方?”

  “五云山!”

  铁书生骤然一惊,回头问道:“你怎么知道?”

  钱小和当然知道,在黑屋中听到风婆婆的名字的时候,就知道可能要去五云山。五云山上的五云洞,是多少江湖人梦寐以求的地方!能让铁书生卖命的地方,当然只有五云山。

  不过,想要给五云山卖命,你首先要有资格!

  铁书生当然有这个资格,而且资格很深。钱小和五年前就已经知道铁书生去了五云山,而且再也没有出现过。

  告诉他的是何潇潇。江湖上发生的事情,没有何潇潇不知道的。自从她从毒王九幽子那里逃出之后,虽然没有怎么离开过画荷坊,但是江湖上的事儿还是了解得一清二楚。

  铁书生哈哈一笑,看着远处的夕阳说:“不愧是钱小和!”又很古怪地说,“但,你怎么也猜不出请你到那里去做什么。”

  钱小和也微微一笑:“这也是我要去的原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