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我有一个亡灵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诚实守信安白臣

我有一个亡灵世界 亚当德里亚 3028 2019.03.20 10:00

  只要死神不限制亡灵的行动,亡灵可以自由进出亡灵世界。

  闫雨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亡灵世界里出来,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就站在安白臣的身上,低头看着埋在泥土里的头颅。

  它是那么的肮脏狼狈,可它就是自己。

  安白臣的身体一颤,他站起来,伸手拍了拍闫雨沫的肩膀:“凶手会被抓到的,我发誓。”

  在这一瞬间,安白臣突然有些明悟了什么是死神。

  死神也好,亡灵也罢,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存在的人类。

  可有的人类心中,却活着一头恶魔。

  “喂,你好。”安白臣拿起手机,拨通电话,语气平静:“我要报警。”

  ......

  “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保安室里的大爷从睡梦中惊醒,手忙脚乱的拿起电话:“喂?”

  “老李,快!把学校大门打开!”校长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让睡眼惺忪的保安大爷一愣:“校长,都这么晚了,开大门作甚。”

  “出事了,出大事了。”

  校长深吸一口气,语气有些颤抖。

  他的声音才落下,保安大爷就听到了一阵铃声,从街道的远处传来,越来越接近。

  “嘀呜嘀呜......”

  深夜中的京华市医科大学,被一阵尖锐刺耳的警铃声打破了夜色下的祥和宁静。

  一辆辆警车驶入医科大学内,停留在医科大学的老教学楼旁。

  “请说明一下你发现尸体的具体过程。”

  警官李兴站在女厕门口,看着安白臣,目光凌厉,上下扫视着安白臣。

  “警官,我已经说过三次了,我在最后一个隔间待着的时候,发现脚底下不对劲,好像有凸起的地方,所以我就移开杂物查看。”

  “我发现地板很松动,掀开一看,就发现了一个尸体,都已经腐蚀成为骷髅了。”

  “虽然这里是医科大学,骷髅头随处可见,但我可以确定绝对不会有人把骷髅头藏在泥土里,尤其是一具完整的骷髅身体。”

  “我是医学生,我看到那颗头颅的天灵盖上面凹陷,判断出应该是生前被重击过,所以我觉得多半是杀人藏尸,我就报警了。”

  安白臣的语速沉稳,十分平静,一点都看不出慌乱和紧张:“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你为什么深夜在女厕所?据我所知,你今天晚上没有在老教学楼的课程。”

  李兴的眼光越来越凌厉,安白臣身上的疑点太多了。

  没有一个正常男人在大半夜出现女厕所,而且还发现了女厕里埋藏多年的尸体。

  他要么是变态,要么是凶手!

  “嗯......”

  安白臣犹豫了一下,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前些天我跟朋友因为一件事情打赌输了,输的惩罚就是去女厕所呆一晚上。”

  现在年轻人都这么玩的吗?

  李兴微微沉默,问道:“你不害怕吗?”

  李兴仍然没有放过眼前这个年轻人,作为现场的第一发现人,安白臣冷静的有些可怕。

  要知道一个普通人见到一个凶杀藏尸的地方,再被警察多番的问话,多半会有紧张、畏惧、害怕之类的表现。

  但这个年轻人太冷静了,冷静到李兴觉得他不正常,可又是看不出破绽。

  凶手杀人后再伪装成旁观者报警的事情,李兴见过很多次,他有足够的理由来怀疑安白臣。

  “我为什么要害怕?”

  安白臣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一眼李兴:“我是学医的,尸体见多了,我经常作为解剖小组的主刀解剖尸体,我解剖过的动物、人类尸体都超过两位数了。”

  李兴一时间愕然,他沉默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就在李兴还打算询问安白臣一些问题的时候,一旁的警员和法医走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尸体挖出来了,有两具女性尸体,一具年龄大概在20多岁,一具只有七八岁左右。”

  “可以初步判断是他杀,两具尸体的骨头上都有明显伤痕和骨折痕迹。”

  李兴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如果法医说的不错,那么这将是一起十分恶劣的杀人藏尸案。并且根据尸体的情况来看,案发距今起码有好几年的时间。

  “将证据整理一下,保护现场,通知学校那边做好配合工作。”李兴在回到工作岗位之前,脚步停顿了一下,转身对着安白臣问道:“你今天晚上不要回去了,辛苦你一下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跟我们回警局做一下笔录,另外交代一下你的个人信息。”

  “可我明天还有课。”

  李兴没有搭理安白臣的话,直接转身离开,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很注重工作效率的人,不会因为人情客套而耽误时间。

  一旁的法医对法医助理吩咐了几句后,对着安白臣笑着说道:“我们会和校方沟通,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

  “你们能帮我请假吗?”

  “是的。”

  “那真的太棒了。”

  安白臣微笑着,医学生的学习压力很大,休假什么的简直想都不敢想。

  法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起来十分干练和清爽,他的笑容很和煦,让安白臣很有好感:“同学,我叫汪义,你叫什么?什么专业的?”

  “我叫安白臣,临床医学专业。”

  “你的胆子很大,观察力很仔细,怎么不考虑法医专业?”

  汪义很欣赏安白臣,笑着说道:“你什么时候参加实习?”

  “快参加实习了,导师和校方在安排了。”

  安白臣礼貌的回答:“我觉得法医专业的学长们都很优秀,专业难度很大,并且肩负重任。为死者言,维生者权。我认为自己无法承担起这样重大的责任,所以当初就选择了临床专业。”

  “说的不错。”

  汪义赞叹了一声,发出邀请:“局里还缺一个法医助理,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儿实习?条件和待遇都很不错,校方那边我们也会去沟通。”

  “临床专业也可以去做法医助理吗?”

  “当然可以,我觉得你十分适合,你很胆大心细。”

  汪义笑眯眯的看着安白臣,他很欣赏安白臣,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有其它的目的。

  如果安白臣与此案有着更深的联系,将安白臣放在身边,可以更仔细的观察。

  “抱歉,我没兴趣。”安白臣直接了当的拒绝。

  “好吧。”

  汪义十分遗憾,指了指身边的警察:“那走吧,你跟着他去警局做笔录吧。”

  你们都这么直接的吗?

  安白臣苦笑摇头,跟着警员的身后离开了老教学楼。

  汪义目送安白臣离开,回到李兴的身边,低声说道:“看不出破绽,或许他不是凶手。”

  “我会派人查一查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

  李兴低头看着初步的尸检报告,眉头皱成一个川字:“死亡时间太久了,我们现在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人物和线索。”

  “凶手真是没有人性,连七八岁的女孩都不放过!必须要抓到他!”

  京华市已经很久没有发现这样重大恶劣的案件,李兴的压力很大。

  “我知道。”

  汪义点了点头,回到了工作岗位。

  ......

  安白臣还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了可疑人物,闫雨沫就站在他的身边,普通人无法看到她的存在。

  闫雨沫抬头看了看女厕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外人在一旁,安白臣不好直接开口,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这个苦命女孩。

  “你在做什么?”一旁的警官转头,疑惑的看着安白臣。

  安白臣连忙将手放在肚子上,皱眉道:“我肚子有些痛。”

  警察劝道:“现在不能去厕所,你忍一忍去警局上厕所吧。”

  李兴有过交代,要自己看住这个医学生。

  “好,我忍着。”

  安白臣叹气。

  来到警车旁,导师陈燕和几名舍友都在。

  “没出什么事情吗?”

  陈燕看到安白臣的时候,连忙冲过来,关心的询问。

  导师的关心让安白臣很暖心,连忙解释整个事情。

  警员站在一旁,注视着安白臣的一举一动。

  “可是,你为什么会这么晚在女厕所里?”

  陈燕听完安白臣的叙述后,疑惑的看着安白臣,目光有些古怪。

  不仅是陈燕误会了,一旁的舍友陈梵、徐大力、皮光熙也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安白臣,他们身边的校长、老师、保安、学生会成员都齐刷刷的看着安白臣。

  “你是一个变态吗?”

  这是大家没有说出口的内心想法。

  安白臣连忙解释,他要誓死保护自己的尊严和名声:“是徐大力他们让我去的!”

  “嗯?怎么回事!”陈燕用严厉的眼光看向徐大力,徐大力一脸懵,摆手道:“导师,天地良心,我可没让他做这种事情啊。”

  “你忘记了吗?你一个星期前和我打游戏,并且打赌谁输了,谁就去女厕所呆一晚上。”

  安白臣摸了摸鼻子,耸了耸肩膀说道:“我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我输得起,所以今天晚上我就在女厕所了。”

  大家恍然大悟,徐大力一愣,对着安白臣竖起了大拇指:“兄弟,你是个狠人!以后我再也不跟你打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