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我有一个亡灵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幻觉

我有一个亡灵世界 亚当德里亚 2788 2019.04.02 20:32

  安白臣可以确定自己刚才在解剖室里没有看到任何人,那这个白大褂又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

  “难道他就是试炼任务的任务亡灵?”

  安白臣微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家伙。

  白大褂侧过身体,他开始更换手术器械,一下又一下的对着尸体陈列台上的东西上下其手。

  安白臣发誓,他刚才检查过了所有的尸体陈列台,每一个尸体陈列台上都没有东西。

  “他到底在解剖什么?”

  安白臣十分好奇,就在这个时候,白大褂突然离开了尸体陈列台,手里捧着一个什么东西,走到标本陈列室的旁边,将东西装到了小瓶子里。

  就在这个时候,安白臣看清楚了尸体陈列台上的东西。

  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孩儿,大约十八九岁的模样,她满身血污,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和解剖的痕迹,胸腹部位血肉模糊,深红色的鲜血顺着尸体陈列台上不断低落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她歪斜着头,一双眼睛空洞无声的愣愣看着门口,和安白臣对视。

  安白臣能清晰的看到她眼神里透着一丝微弱的光芒,瞳孔反射着医疗灯的光彩,她的胸口微微起伏。

  “她还活着!”

  安白臣一愣,这个白大褂,居然在解剖活人!

  安白臣将手电筒关掉,然后悄无声息的推开解剖室的大门,慢慢的走进去。

  这场景出现的诡异,不管是尸体陈列台上的女孩还是正在解剖的白大褂都有问题。

  “难道是死亡场景重现?这个尸体陈列台上的女孩儿是任务亡灵,然后她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事情?”

  安白臣在心中琢磨着:“不对啊,如果有人曾经在解剖室杀人,肯定会闹得满城风雨,怎么可能一点线索和消息都查不到呢?”

  “不管怎么说,这两个家伙都有问题。”

  “幽冥镰刀。”

  安白臣在心中喊了一声,他伸手虚空一握,幽冥镰刀凭空出现,被安白臣握在手里。

  拎着镰刀,安白臣看了一眼躺在尸体陈列台上的女孩儿,然后悄无声息的向着白大褂的位置走去。

  安白臣背对着尸体陈列台,他没有看到尸体陈列台上的女孩儿表情正在出现微妙的变化。

  她原本满脸的痛苦和绝望表情逐渐改变,她看着举着镰刀的安白臣,目光逐渐呆滞,显得有些不敢置信。

  她努力的抬起手,伸向白大褂的方向,想要去提醒他。

  “唰!”

  幽冥镰刀悄无声息的从上至下劈砍,狠狠的斩在了白大褂的身体上。

  “噗嗤。”

  一缕青烟从白大褂内飘出来,然后白大褂软趴趴的飘到在了地上。

  安白臣的幽冥镰刀直接穿过了白大褂,它没有砍中任何东西。

  “这个白大褂不是亡灵?”

  安白臣一愣,连忙转过身看向尸体陈列台。

  如果白大褂是假的亡灵,那么尸体陈列台上的女孩儿就是真的亡灵!

  然而,与此同时。

  “啪嗒。”

  解剖室里的医疗灯熄灭了,整个解剖室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安白臣打开手电筒,照向刚才的尸体陈列台,上面空无一物,女孩儿不见了。

  安白臣快走到尸体陈列台旁白,伸手去触摸,上面冰冷,没有刺激的血腥味,更没有血液和任何残留物,干净得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安白臣检查了一圈周围,包括刚才白大褂使用的器具和小瓶子,都和先前自己检查的时候一模一样,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

  就连刚才被安白臣劈砍后,飘落在地上的白大褂衣服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刚才的一切是幻觉吗?”

  安白臣抬头张望四周,手电筒在整个解剖室里转悠。

  “闫雨沫。”

  安白臣将闫雨沫召唤出来,询问道:“你能嗅到它的气味吗?”

  “它刚才就出现过在这里。”闫雨沫看了一眼解剖室,语气十分笃定。

  “那你能找到它吗?”

  “不能,我也不知道它现在躲在哪里了。”闫雨沫的表情有些迷茫,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明明能感受到亡灵的气息,但就是不知道它在哪里。

  “你在哪儿呢?”

  安白臣拎着幽冥镰刀,轻声喊着:“快出来吧,我不会伤害你的。”

  四周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又躲起来了?”安白臣有些苦恼,早知道自己刚才就不打草惊蛇了。

  “这个家伙刚才给我看的场景,究竟代表着什么,它想表达什么?”

  安白臣一边思考着,一边离开了解剖室。

  就在安白臣刚刚离开解剖室的时候,“啪嗒”一声,解剖室的医疗灯光又一次亮起来了。

  安白臣连忙转身,这一次他没有看到白大褂的身影,偌大的解剖室正中央的尸体陈列台上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具尸体看上去就像是被刚刚用无数手术刀解剖过,遍体鳞伤,四肢分离,最严重的是脖子上的伤痕,整个被切断,横切面非常光滑,能清晰的看到脖子里面的血管。

  短短的几秒钟就有大量的鲜血从尸体陈列台上留下来,在地上汇聚成一条小河。

  “又来了?”

  安白臣眯着眼睛看了过去,他觉得这具尸体有些眼熟。

  “噗通。”

  尸体的头颅滚落在了地上,像是皮球一样一路翻滚着,撞到了解剖室的大门然后停下来。

  它睁大了眼睛,一道道血泪从眼眶里流出来,它和安白臣直勾勾的对视。

  安白臣彻底看清楚了尸体头颅的模样,握着幽冥镰刀的手陡然变紧。

  “这是我。”

  安白臣阴沉着一张脸,滚落在地上的头颅,赫然是安白臣的模样。这颗头颅上满是血污和绝望的表情,就像是临死之前遭受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创伤。

  这个亡灵,在戏耍安白臣。

  “你怎么了?”

  闫雨沫有些关心的询问安白臣,安白臣一言不发的推开解剖室的大门,大步走进去。

  他看清楚了,尸体陈列台上的尸体,就是自己!

  这具尸体还穿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只是这件衣服已经被切割的破破烂烂,沾满了鲜血,飘散着刺鼻的血腥味和内脏的恶臭。

  “唰!”

  安白臣果断的提起镰刀,将地上的头颅和尸体陈列台上的尸体劈砍成一缕缕青烟。

  “啪嗒。”

  医疗灯光又一次熄灭了,四周再次陷入了黑暗,一切都回复了原来的模样,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安白臣,你到底怎么了?你发现它了吗?”闫雨沫从外面走进来,她表情有些迷惑的看着安白臣。

  “没有发现,你刚才有看到什么东西吗?”

  安白臣站在尸体陈列台的正前方,他指着台子,向闫雨沫问道:“你有没有看到我的尸体,就躺在这上面。”

  “你的尸体?刚才躺在这上面?”

  闫雨沫一愣,她凑到尸体陈列台上嗅了嗅,皱眉说道:“这个台子上有那个家伙的气息,但我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刚才看到你推门走进来,然后拿着镰刀到处乱劈,我没有发现你身边有什么东西。”

  安白臣皱眉:“你什么都没有看到吗?”

  闫雨沫点头:“我确定,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安白臣猜测,试炼任务的亡灵应该可以影响到自己的视线和感知,从而制造出针对自己的幻想,包括自己刚才看到的白大褂和解剖台上自己的尸体。

  这一切都是这个亡灵制造出来的逼真假象,而由于闫雨沫本身就是亡灵,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免疫掉这种感知上的欺骗,所以她什么画面都看不到。

  “那这么说的话,制造幻觉应该就是它的亡灵能力了。但是它制造出来的幻觉很逼真,根本就没办法分清幻觉中出现的东西,到底是真的亡灵还是假的亡灵。”

  安白臣陷入了沉思:“我该如何去找到它呢?”

  目前来看,这次试炼任务亡灵的本体实力应该不是很强大,否则的话它完全可以正面和自己对抗,没有必要耍这些手段。

  “看来这次试炼任务的难点,就是要找到这个试炼亡灵本身啊。可它一直跟我捉迷藏,这还怎么去找。”

  安白臣有些头疼,他在犹豫自己到底要不要离开解剖室。

  万一他离开解剖室又出现幻觉,那就太恶心人。

  就在安白臣思考的时候,异变突然发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