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全球大升级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第一次凶兽遭遇战(两章合并)

全球大升级 木头人吹泡泡 3103 2019.03.16 19:55

  “老爸说的对,老妈一个人在家,我们也不放心,而且外面也不适合人太多,不然目标大,爷爷你和老妈就待着家里吧。正所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和老爸,要是齐心协力还杀不了一头凶兽,那这世道上,又有多少普通人,能杀得了那些凶兽?只要我们敢出去,敢提刀,肯定能吃肉。”

  连一向倔强的老头子,都不禁点了点头。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我关老二的儿子,说的有道理。

  去过大城市年轻人,就是有见识。

  狼行千里吃肉,狗到哪里都吃屎。

  我爷俩干了。”

  老头子最终拍板,想到即将踏入的危险世界,恐惧的压力下,让他肾上腺素不断激发,亢奋不已。

  “你个老东西!看你在儿子面前说的都什么瞎话!那我和爸就待在家里,等你两回来,你可一定要看好狗儿。咱狗儿说的有理,懂得也多,一定不会出事的。”

  老妈勉强的笑了一笑,给老头子说道。

  爷爷终于也点了点头,同意和老妈在家里,不在要求一起出去。

  其实反而最容易接受关羲的观点,是关福生,他这一辈子打拼过来,就是靠不服输,年轻的时候最讲究拼命,才能养活5个小子。

  接下来,关羲拉着一家人,不断的出谋划策,歪点子套路那是一个接一个,看着一家人那目瞪口呆的眼神,关羲心里不由的得意一笑。

  他却不知道,关爸关妈心里的想法,不然就笑不出来了。

  “这到底是谁的种,一肚子坏水。”

  看着儿子那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老头子不禁冲着关妈使了个带着深深含义的眼色。

  关妈秒懂,瞬间怒气值MAX,马上就要刀刀999了。“谁的种你不知道啊!你个老不羞的东西。”

  老头子立刻反应过来,确认错了眼神,马上明智的一缩头,赶紧拉着还想继续显摆的儿子,匆匆下了楼。

  拿上从魔都淘回来的大关刀,关羲和老头子,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家门。

  然后,翻了墙。

  ……

  没办法,这院子里的门被堵得太死。

  出了屋子后,刚刚在楼上还是一腔热血的父子二人,迅速冷了下去。

  空无一人的村落,静谧无声。

  想到那些恐怖的怪物,父子两不禁缩了缩脖子,收敛起了动作,小心翼翼的贴近了墙根,一溜小跑的躲到了隐蔽处。

  还是一样的村子,父子二人都是在这里从小长大,熟悉无比,但此时却变得危机四伏。

  关羲虽然和老头子瞧好了没有怪物,但还是总觉得凉气从脚底直吸,让人浑身不舒坦。

  好在一路也没遇到什么突发状况,怪物确实大部分奔入了森林,父子二人顺顺利利的,溜到了关公祠中。

  是的,就是关公祠。

  来关公祠,是关羲深思熟虑后的选择。

  昨天一下午的观察,让他分析出,此时最有可能有凶兽的地方,就是这里。

  第一,关公祠旁边有河,不管任何生物存活,都离不开水,想来凶兽也是如此。

  第二,关公祠是村里唯一大门大开的建筑,遮风挡雨的好地方。

  所以此时关公祠这里,目前就是村里最有可能有凶兽的地方,打斗起来,还不容戏吸引其它凶兽的注意。如果赶得巧能碰上凶兽休息,关羲就可以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偷袭一刀,这可比强行搏命斩杀一头凶兽,来的安全的多。

  村子不大,不到一小会,谨慎的父子二人,就已经到了。

  非常幸运的,关公祠内,此时竟然有一头懒兽,正在呼呼大睡。

  眼看这头凶兽的旁边,还遗留着一堆烂七八糟的鸟兽尸骨,想来日子过的比他们舒坦的多。

  父子二人默默的确认了下眼神,没有错,都是恐惧中又有些惊喜。

  老头子使了个眼色,招了招手,眼神示意着。

  “把刀给我。”

  关羲点了点头,示意懂了。

  回复完,老头子刚准备伸手接刀,却见关羲已经小碎步轻移,顺着墙根溜进了祠内。

  哎!这咋了,这不是懂了吗!这小兔崽子,怎么不把刀给我,直接就进去了呢。

  关爸恨的牙直咬,却又不好发作,心里又担心着儿子的安危,只好拎着手上的钢棍,赶忙跟着进了祠内,去追关羲的脚步。

  祠内这头怪兽,此时正在拐角处那堆干草上侧睡着,发出一阵不算大的呼噜声。

  这怪兽怪兽身长大概2米左右,高估计也有1米5,浑身无毛,有着厚实的皮革,上面布满了神秘的黑色线条纹,一看就是一头危险的庞然大物。

  除了神秘的线条纹皮肤外,其它到是长得还算正常,四条腿一个头,就是身后那条尾巴,有点怪异,长达近一米,尖端更是寒光直闪,呈四菱锥子型,好似一把武器,一看就不好相于。

  关羲暗暗告诫着自己,等会一定要注意点这怪物的尾巴。

  眼前这凶兽,虽然大如东北虎,但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好在可能是受到星球意志的影响,平时连看条大型宠物犬都有点怕的他,此时竟然没有太大的恐惧感,只是不断的紧了又紧手中的大刀。

  冥冥之中,他总是感觉,刀,好像是他最重要的伙伴。

  这也是为什么,他最终没有把刀,给到力量更强的老头子。

  当然,更重要的,是先手的危机,到时候就要面临这头怪物的第一时间的反扑,他担心老头子的安危。

  关公祠并不大,即使小心翼翼慢吞吞的移动,也就耗费了一小会功夫,关羲和老头子就靠近了这头沉睡的怪物。

  靠近了后,这怪物巨大的身躯,给到两人的压力更大了。

  而且他还可以清晰的望见,这怪物唇瓣上不断流出的白色浓沫中,隐约可见的泛黄利齿。

  关羲感觉老头子,靠着自己的身体有点打摆,心里估计他可能是太紧张的缘故,不由得还伸手拍了拍老爸的背,以示安慰。

  已经到了这里,不仅碰到了落单的凶兽,还正在休息,没有防备。

  这么好的条件下,关羲不可能放弃此次机会。

  其实他却不知道,此时关爸已经脸色发白,握棒的手直抖,贴身的内衣更是早就被汗水湿透。

  如果不是因为心里提着一口气,要保护好儿子的安危,估计早就瘫倒在了地上。

  这就是,新世界后,实力强大的生物,气血磅礴下,对普通生物的压制。

  对于普通人,凶兽拥有着先天的威压。

  “不能等了,虽然不知道老头子为什么这么紧张,但万一惊醒了怪物就麻烦了。

  好在我竟然一点都不害怕,反而还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绝对能发挥全部的实力,现在这怪物睡的正香,没有防备下,运气好能一刀毙命。”

  想到这里,关羲不在犹豫,手中的大关刀微微一动,已经被磨得锋利的刀锋,对准了怪物的脖子。

  沉睡的怪物丝毫不知道危机已经到来。

  双眼微眯间,他那本来就细长的双眼,此时更是成了一条细缝,透出狰亮的精光。

  关羲手肘轻轻磕了磕老头子,示意自己要动手了。

  接着,不等老头子反应,便直接一扭腰,将全身的力气都聚集在了下沉的右手上,然后瞬间拉动摆到身后的刀锋,在力量和惯性的作用下,带着呼啸的声音,猛的砍向了地上的怪物。

  关爸虽然紧张,但那是气血压制的原因。

  不过凭老头子一生贼横的性子,和儿子这么多年养成的默契,瞬间也是爆发全身力气,甩动了手上的铁棍,砸向了怪物的头颅。

  这生死的瞬间,可能是怪物天生的危机感,也可能是关羲、关国盛挥动武器带动的风声,在大关刀和铁棍即将近身的时候,怪物竟然被惊醒,紧接着就爆发出恐怖的速度,冲了出去。

  ‘噗呲’。

  ‘铛’!。

  接连的两声同时响起,怪物虽然在最后的关头醒来,并避开了被劈向的脖子要害,但还是没有完全闪避掉关羲的攻击。

  只见此时冲到了老祠门口的怪物,腰上带着一条60多公分的口子,墨绿色的兽血流了一地,深可见骨,连脏器都隐约可见。

  这头狼一样的凶兽,不禁疼的连连嘶吼,仇恨而怨厉的眼眸,死死的盯向了袭击它的父子二人。

  原来刚刚关羲劈向怪物脖颈的大刀,因为怪物最后时刻的闪避,最终劈到了怪物的腰上。

  不过怪物的皮毛不是一般的厚,关羲当时只感觉手上的大刀被一股深深的晦涩所阻拦,本来应该是砍不出来多大的伤害了,甚至可能连皮都破不了。

  好在阴差阳错下,关父的铁棒用尽了全力后,竟然砸到了大关刀的刀背上。

  我要!这铁棒真有用!

  在关国盛121公斤的肉体之力砸击下,犹如一头疯牛,撞上了关羲的大刀。

  一时间,他手上的大关刀,发挥百分之两百的伤害,再加上怪物闪避时的冲跑,力量与速度的双重作用下,让这把被磨得锋利的大关刀,一路往下,直接在怪物的腰上,拉出了一条致命的伤口。

  这绝对是致命伤。

  然而,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

  这受到如此重的伤害的凶猛巨兽,直接用接下来的行动,告诉了关羲父子二人,受伤的野兽,是有都么的可怕。

  只见这两米多长的庞然大物,连丝毫犹豫都没有,便带着飞溅的鲜血,爆发出了迅捷如疾风般的速度,犹如一阵狂风般袭向了父子二人。

  关羲和老头子一见,就知道闪避不开。

  危机关头,关国盛唯恐儿子受伤,竟然反冲了上去,强行挥动手上的铁棒,没有丝毫闪躲,硬碰硬的对着怪物的头颅就砸去。

  既然没办法躲避,就拼一下吧。

  这是老头子的想法。

  “爸!”

  关羲一声惊呼,可惜已经晚了。

  这次怪物有备而来,关国盛的攻击,早被这头狡猾的凶兽捕捉到,粗大的兽掌便是一拍,关国盛就连人带棍便飞了出去。

  然后砰的一声,砸到旁边的杂物上,眼看就是一口殷红的鲜血扑出,人微微颤颤的,一时间疼的根本站不起来了。

  关羲眼眸瞬间发红。

  同样受到怪物袭击的他,此时心里怒火冲天,头脑却是无比清晰,冷静无比。

  没有一丝恐惧,冥冥之中,就好像身陷沙场,这怪物犹如浑身带着煞气的猛将,身体素质上,完全碾压着他。

  但是弱者就不代表无力反抗,在厉害的猛将,受到致命伤后,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即使你在凶,可惜还是受了致命伤,我只要拖下去就可以了。

  关羲的身体不自觉的就动了起来,就地一个驴打滚,虽然模样狼狈之极,还弄了一身灰,但却成功躲开了急袭而起的凶猛利爪。

  随着成功的躲闪后,他突然发现,眼下竟然是个极好的机会。

  此时躺在地上的他,面对的正是人立而起的凶兽,那柔软之极的腹部,尤其显眼的,是那绿油油冒血的伤口。

  毫不犹豫,胳膊再次发力,双手直接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对着凶兽那巨大狰狞的伤口,又是一刀捅了进去。

  伤我可以,但你特么不能碰我家里人,小爷今天要弄死你。

  关羲心里发狠,又是加了把劲。

  “嗷!!!”

  又长又大又坚硬的异物,就这样没有一丝防备的插进了身体。

  这头狼一样的凶兽,疼的眼水都快出来了,一声凄厉长嚎,浑身战粟了起来。

  凶兽那巨大的口腔,也像摇晃后的汽水般,瞬间喷吐出大量墨绿色的兽血,直飞出几米远。

  滚到怪物侧下方的关羲,此时也被插进大刀的伤口,喷出的大量兽血,给溅了一身。

  一股腥臊味传来,但他却没有一丝厌恶,反而让他感觉浑身暖洋洋的。

  这畜生的血,也是热的呢。

  此时他的脑海中,竟然还胡思乱想到。

  不过脑海中的想法,可没打断他手上的动作。

  趁他病要他命,关羲没有一丝手软。

  此时大关刀的刀口,几乎插进去了一半,趁着这头凶兽疼的无法反击,关羲稍微抽插出来了一部分大刀,然后又是用尽全力,推动刀柄,再次插入进去。

  插抽插……

  紧接着,关羲将整个身子,也斜压上刀柄,力图对这头生命力顽强的凶兽,造成更大的伤害。

  剧烈的疼痛之下,这头凶兽的整个身子,都疯狂的向关羲这边侧扭过来,粗大的兽爪,也犹如一团蒲扇,带着一股腥风,如雷霆之击般,向他的脑袋袭来。

  可惜这一击终究是落了空。

  因为整个人都挂在怪物身子上的关羲,在怪物扭腰的时候,抱着关刀,也被拖着移动了位置。

  虽然快速拖动下,导致他的腰和腿上的皮肤,被坚硬的水泥地磨破了一层皮,但和这头凶兽垂死反扑的重击来说,这显然不算什么。

  关羲此时不禁想到,这傻兽肯定没见过抓尾巴的猫。

  那可是个有趣的游戏,可以玩一辈子的,你到死都抓不到。

  已经疼得失了智的凶兽,自然不会知道关羲的想法。

  越是疼痛,它越是想抓住关羲,拔出体内的异物。

  可惜一番疯狂的转圈,没有丝毫作用。

  随着它狠狠的折腾了一番后,接连受到致命伤,又是剧烈的挣扎,这头凶兽扛不住了。

  哪怕是神兽,也经不住这样喷泉般的流血,它的力气在逐渐丧失。

  而且,关羲最后的攻击,已经伤到了它的肺腑,在加上惊吓之中,剧烈的扭腰动作后,更是将体内的脏器,破坏了一大半。

  死,只能是它的结局。

  这头凶兽不甘吭哧吭哧了几声,满嘴的血沫子下,终于是抽搐了几下后,摔倒在了地上。

  致死,它都想拔出,那个抽插在它身体中的异物。

  关羲松了一口气,身子也差点软倒在地。

  这短短的攻击,虽然只持续了几十秒钟,但肾上腺素的极速分泌,还是耗尽了他这条咸鱼的全身气力。

  此时他就犹如刚刚进行了臀腹挺退练习的运动爱好者般,被掏空了身体,没有一丝力气。

  世界索然无味……

  好在,紧接着,关羲只感觉一股源源不断的神秘能量被牵引,血红如水,从死去的凶兽体内慢慢浮出,然后瞬间被吸收到了自己体内。

  这股能量进入身体后,迅速运转周身。

  那些被拉伤的肌肉细胞,饥渴的犹如沙漠里的旅人,又犹如溺水之人呼吸到空气,贪婪的吸收起来。

  一直到全身吸饱发胀,这团缩小了近一半的血红色能量,这才缩到了他的腹部脐下的位置,暖洋洋的汇成一团。

  短短一瞬间的功夫,他就感觉全身舒爽,劲头十足,力量更是全部回归。

  犹如疲软的男人,嗑了一颗伟哥。

  与此同时,关羲的右手也开始出来刷新存在感。

  一股灼热般的感觉,从小臂处升腾而起,关羲一惊,好在这次并没有疼痛感。

  紧接着,他惊愕的发现,倒地的凶兽脑袋处,竟然浮现出一条栩栩如生的小狼凶兽,脸上还人性化的浮现出极大的恐惧,不断发着凄厉无声的嘶吼,犹如一个受气的小媳妇,然后强行被霸道发热的右手,直接吸收了进去。

  我的右手,竟然会主动吃东西了?(ΩДΩ)

  关羲慌忙的推起袖口,仔细查看。

  只见此时右臂上,一条细如发丝般的白线,一直延伸到袖口深处,不知通到哪里。

  好在透过肩膀的肌肤,并没有没有看到白线,应该是只存在于手臂上。

  而后,他的脑海中,又浮出一段信息。

  1阶凶兽恐狼。

  原来这头死掉的凶兽,叫恐狼。

  不过此时他也无心关注这块,老头子倒地后还情况不知。

  “啊呸!”

  身后一声声响响起,回过头来的他,正好看到倒地的关国盛,站立起来,接连吐着口水,满脸的不高兴。

  关羲赶忙上前仔细查看了番,老头子却脸色红润,直摇手说没事。

  原来他刚刚受到凶兽扑击之时,直接被撞飞,并没有受到凶兽利爪的伤害。还好运的飞到了一堆杂物上,只是摔疼的时候,一不小心咬破了嘴唇,吐了一口带口水的唇血而已,压根就没有受什么大伤。

  关羲看到的殷红鲜血,就是这样来的。

  此时老头子一并吸收到恐狼兽死亡后溢散的能量,周身运转一番后,早就不酸不疼,就嘴里还有点唇血的咸味。

  关羲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就是一阵后怕。

  刚刚的一番厮杀,其实这也就几十秒而已,但危险无处不在。

  如果老头子当时是被恐狼的利爪拍到,不是直接被撞飞,那估计就不是眼下这般还能站起来,嘴里嚷着晦气了。

  同样,如果不是一开始,就合二人之力,给这头凶兽造成了恐怖的腹部伤口,后面哪还有机会,将大关刀捅进这凶兽的肚子里,击杀这头凶兽。

  到时候只怕两人,是送到凶兽眼前的腹中餐。

  看来之前他的想法,还是太简单了。

  现在看来,没有150公斤以上的力量,即使有利器,也根本就穿不透这凶兽的皮革。

  星球意志灌输的资料,毕竟还是太过简单,很多深入一点的信息,还是要靠自己以后慢慢摸索才能知道。

  好在最终的结果,还是好的。

  没有时间过多细想感叹,眼下父子二人还很危险,关羲生怕刚刚的打斗,吸引到附近的凶兽,他也不敢耽搁,快速关上关公祠的大门,然后上前查看死掉的恐狼兽。

  “狗儿,这凶兽估计比牛肉啥的,要好吃的多。可惜这么大一头,咱爷俩,看来没办法全部搬回去,你拿那刀给卸下四条腿来,我们把背回去,剩下的能拿多少是多少,回头让你妈弄一锅炖了尝尝看,不是说大补嘛。”

  老头子也兴冲冲的走过来,一副精神奕奕的样子,好似一点没有察觉到刚才的危险般。

  但想到危机关头,老头子没有一丝犹豫,面对这头东北虎般庞大的凶兽,第一时间挡在自己身前,关羲心底却是清楚,他也没点破。

  父爱如山,做父亲的,在儿女面前,从不会说出难处。

  随手把刀递给了老头子,让他去切狼腿子,关羲却是在关公祠内转了起来,这里摸摸那里翻翻。

  也不知道这些凶兽的到来,会不会带些什么宝贝。

  按游戏副本当中的套路来说,现在应该是摸尸开箱的环节了。

  本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关羲仔细的寻找了起来。

  可惜这些弱小的杂鱼凶兽,都是炮灰般的存在,自然不会拥带什么东西过来了。

  花费了半天时间,关羲什么也没有找到。

  不过当他触碰到关公祠内的武圣爷雕像时,脑海中一突,竟然浮现出一股微弱的感知,让他瞬间眼前一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