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黑白

田园福妃 滋洋 2168 2019.01.31 08:00

  隔日天刚亮,县衙门口有人击鼓鸣冤,一时间吵得鸡飞狗跳,很多人在梦里被惊醒。

  刘王氏鸡没叫就起来,让刘长林雇了辆牛车将她拉到县衙门口。曾经这里住着她的小儿子,如今也不知道被关押在什么地方,刘王氏悲从心中起,干脆扯着嗓门开始大哭,哭诉他们一家遭受不公平待遇。

  门口弄出那么大动静,府里的仆人们哪还敢再睡觉,刘延平气急败坏的赶过来,发现江决头靠着廊下的柱子,闭目养神。

  “王爷啥时候回来的?你小子咋能就任由王爷出去?万一出事咋办?”

  江决动了动眼皮,不耐的说道,“去把外面击鼓的轰走,王爷刚睡。”

  “啥?”

  刘延平气的一跺脚,转身往外跑,“该死的臭混蛋,是谁一大早的就哭丧?要是把鼓给弄碎了,我叫你赔个新的。”

  屋里,听到刘延平的脚步声走远,林许岙猛地睁开眼睛,盯着床架上面的承尘,脑子里一遍遍过着圆通法师的话。

  他遇到轻云的时候,豆宝已经五个多月大了,宋轻云跟谁生的他?是刘长春吗?

  不可能!林许岙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宋轻云不是轻浮女子,她也不可能随便就怀上孩子,现在仔细想想,十有八九是自己让她怀上孩子的,这么说……

  想到这里,林许岙猛地坐起,手捂着怦怦乱跳的胸口,这么说来豆宝是他的孩子?真正救了自己的人,是宋轻云!

  衙门口刘延平正低声呵斥刘王氏别鬼哭狼嚎的有损官家形象,这边江决快步过来,对刘延平说了几句。

  “行了,进去吧,大人要审理你的案子。”刘延平愤恨的说道。

  刘王氏跪在堂中央,左右一看宋轻云根本就没来,那她闹了这半天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吗?

  “威武!”大堂两边站着的衙役突然发出沉闷的吆喝声,吓的刘王氏浑身一激灵,忙匍匐在地,偷偷用余光打量走到太师椅上坐好的县令。

  就是这个人夺走了属于她儿子的位置,刘王氏恨不得把人戳成上千个窟窿,看着看着,她就觉着不对劲儿,似乎在哪里见过新上任的大人。

  之前林许岙在刘家村都是易容,只有无人时才洗掉脸上的油彩,所以刘王氏只觉得那双眼睛在哪里见过,压根就不知道眼前人是那个被她们耻笑过的丑八怪。

  “刘王氏,你状告刘家村宋轻云打伤你的腿,可有此事?”

  问她话的是刘延平,靖王爷位高权重,怎么可能真的降低身份审理一件屁大的官司,他只要坐在一旁听听就好,所有的活都是刘延平一人干的。

  宋轻云他知道啊,这个女人救了王爷的命,后来吃了宋记的酱肉,刘延平就想起来了,那个站在福满楼对面卖货的夫人。

  瞎眼的老太太竟然污蔑王爷的救命恩人,而且刘王氏一大早在衙门口哭诉刘长春冤枉,当着看热闹的污蔑王爷就是夺了他儿子官位的人,就冲这一点,她够死上一百回了,这可是灭门的大事。

  刘王氏眼窝子浅,合计自己也算官宦家属,就撒泼打滚胡乱编排昨日之事,反正宋轻云也不在场,是黑是白全凭她一张嘴。

  刘延平烦不胜烦,叫衙役快马加鞭找来昨日在现场的几位村民,当场揭穿刘王氏属于恶人先告状,加上她咆哮公堂并对刘延平污言秽语辱骂朝廷命官,赏了三十大板并收押入监。

  刘长林见状,吓的赶紧跪地求饶,他老娘已是黄土埋半截之人,十个板子就能要了命,他只好替母受过,挨完三十大板,被人血淋淋的抬回刘家村,周氏当场昏死过去。

  时夜,县衙大牢,阴风阵阵,躺在烂草堆里的刘王氏忽听空中有人说话。

  她连日来遭受一连串打击,精神头早就涣散,只听对方问一句她就答一句,至于问了什么脑子里一点印象没有,第二日就发起高烧说胡话,刘延平过来看了眼,找了个郎中给她配了药,留在大牢里养伤。

  宋轻云在孙家住了三天,心里头惦记着家里,吃完早饭后就向孙茂远辞行。

  豆宝搂着一堆礼物,听说要走了就跟孙老爷子和老夫人摆手再见,头也不回的坐上马车,惹的老夫人泪水涟涟,心疼这个没有爹的孩子。

  通往刘家村的官道,车夫突然拉住缰绳,对轿厢里的轻云说道,“夫人,外面有人拦车。”

  宋轻云一听,紧张的手心直冒汗,她偷偷掀开门帘一角,只见路边有两匹高头大马,并没有看到骑马的人。

  “劳烦问一下他们是谁?为何拦车?”

  不一会儿车夫回来,站在外面低声说道,“他说自己叫林许岙。”

  紫翎立马直了眼,大喜过望要跳下去看看,被轻云狠狠的瞪了一眼。

  “烦请大叔通报一声,就说我不认识他,不方便见面。”

  车夫只好过去复命。

  林许岙亲自过来,天气热,棉布帘子布料很薄,外面的人虽看不见里面的人,可里面的却模糊的能看清一二。

  豆宝突然安静下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外面行礼的男人。

  “轻云妹子,请恕我之前不告而别,我也是有难言之隐,不得不匆忙离开。”

  “大人折煞小妇了,从前有不周到之处还望大人体谅,如果没有别的事小妇就此别过。”

  她一点也不想与官家攀上交情,只想安安稳稳的种自己的地,做自己的生意,把豆宝养大成人。

  最重要一点,她隐约觉的林许岙还有事瞒着她,人家不想说,她更不愿意问。

  从来没有的挫败感让慕青岙沮丧至极,轻云不想见他,是不是已经知道是自己强要了她?想到这一点他就气短没了立场,只好往后退一步,让马车过去。

  心情一下子跌落谷底。

  “抱、抱……”豆宝突然不安分起来,小手小脚胡乱拍打着轿厢,等紫翎反应过来,他已经把大半个身子探了出去。

  车辕外的林许岙手疾眼快,一把抱住圆滚滚的豆宝,四目相对,两人都愣住。

  分开大半年的时间,豆宝明显长开了不少,虎头虎脑,大眼睛薄嘴唇,机灵可爱,分明就是自己小时候的模样。

  突然豆宝伸手抓了他一下,藏在衣襟里的一把匕首被他翻了出来。

  “不可以……”

  两人异口同声的惊叫,轻云急忙跳下车来去抢豆宝就要拔出来的匕首,不料脚底虚软,身子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托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