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打架

田园福妃 滋洋 2063 2019.02.19 08:00

  胖嫂也不傻,岂能是刘王氏能指使动的?

  “那门上写的是啥字?”她指着门楣上“林府”两个字问道。

  “废话,我认字吗?”王氏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使劲推了她一把,“快去,再耽误一会儿,饭都吃不上。”

  这句话真起作用,早上就喝了点棒米面糊糊的胖嫂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也顾不上这户人家姓啥,“咚咚”上前敲门。

  慕青岙离开并没有把刘延平带走,这些日子他被柳晓玥折磨的,生生掉了五斤肉,如今走路都像飘。

  一连数日没有收到江决的情报,刘延平心里发慌,今日好不容易得了个机会跟她告假,他想去福满楼打探一下,顺便尝尝宋记的酱肉打打牙祭。

  在二门口,有几个婆子坐在阴凉地方说话,看到他过来连忙慌张站起来。

  “你过来一下。”刘延平对离自己最近的周氏喊到。

  “大人有啥吩咐?”周氏战战兢兢过来,她来这里时间短,除了做绣活,大部分时间都是做粗使打杂的脏活累活,辛苦不说,还提心吊胆的害怕刘翠花找上门闹,所以一直夹着尾巴做人,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外书房有几件衣服破了,麻烦你帮忙缝补一下。”刘延平略有些尴尬的说道。

  周氏忙不迭答应,“是,大人。”

  刘延平已经成家,老婆孩子都在蜀地,他又不喜欢带小厮,所以很多事都自己做,唯独缝补衣服这活儿干不来,早上试着自己补两针,倒是把手指头戳出来好几个血窟窿。

  守门的替他打开角门,忽听大门口有人非常用力的锤门。

  “你去看看谁在叫门?”刘延平皱着眉头,前些天他听说柳晓玥四处打听哪有古籍药典,想找出方子解靖王爷身上的毒,总有些善于钻营的人过来献书,弄的宅子里总有陌生人出入。

  不一会儿看门的跑回来,“大人,是两个乡下女人来寻亲,找做绣活的周氏。”

  “哦!”刘延平听了转身就走,半路上摸摸自己腰间,发现换衣裳时忘记带银子,只好原路返回。

  一进角门就听院门口有撕扯打骂声。

  “干什么的?谁在府里大呼小叫?”

  守门的赶紧跑过来,哭丧着脸说道,“大人你快去看看吧,那两个乡下女人是来打架的。”

  刘延平一提打架就脑袋疼,可是又不能放任不管,只好气冲冲跑过去一看,地上坐着撒泼打滚的胖老太太看着眼熟啊?这不是刘长春的老娘,状告宋轻云的刘王氏吗?

  “哎呦她怎么会来这里?”刘延平瞠目结舌的说道。

  “谁啊?大人你认识她们?”看门的好奇问道。

  “别废话了,赶紧找人把她们拉开,都带到外书房,我有话问她们。”

  很快就过来五六个婆子丫鬟和家丁,好不容易把刘王氏和胖嫂,还有周氏一起押到刘延平的书房门口候着。

  “我正要去福满楼找你呢,你是咋进来的?”刘延平推门发现江决阴气沉沉的坐在太师椅上,忙不迭的关上房门小声问道。

  “外面出了啥事?”江决本来想找个清净地方睡一觉,哪曾想刚迷糊着就被刘延平吵醒。

  “哦,是刘长春的娘来这里闹事。”

  “刘长春?”江决皱了下眉头,这个草包县令现在关押在刑部大牢,他岳丈为了保全自己家族,把所有罪证都陷害给他,估计这辈子是回不来了。

  “叫进来问问。”江决坐直身子,一脸严肃。

  “我说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吧,怎么能劳烦江大人?”

  江决唆了他一眼,冷声说道,“去叫就是了。”

  “哼!断案我有经验,你除了会打打杀杀,就剩下吓唬人了。”刘延平在心中腹诽,还是出去把三人叫进来。

  跪在地上的刘王氏惊恐万状,江决和刘延平她都认识,难道这是县太爷的私宅?怪就怪自己斗大的字不识一个,这不是又撞回来了吗?上次判她咆哮公堂,所以她聪明的选择闭嘴,低头假装不认识,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藏进裤裆里。

  胖嫂和周氏的震惊程度不亚于刘王氏。江决可是一剑将蒋超的手筋脚筋挑断之人,当日的血腥场面两人这辈子都忘不掉,怎么兜兜转转,自己竟然被押到“凶神”的面前?

  一时间三人吓的面如土色,身子抖成了筛糠,周氏更是恨不得把婆婆和胖嫂掐死,自己好不容易谋了份差,如今好日子算是到头了。

  “你们为何事争吵?”瞪了半晌发现江决跟瘟神一样坐在那里不说话,刘延平不得不开口,声音威严的问道。

  三人都装死,心里憋着一股劲儿,谁先说话谁就是王八蛋,一时间书房里静的可怕,气得刘延平一拍桌子,刘王氏登时吓昏了过去。

  “你说,她俩为啥找你打架?你是什么来历?”刘延平虎着脸问道。

  周氏战战兢兢,强打起精神应对,“我叫周翠玲,这两人一个是我婆婆,一个是我邻居,她们想念我来看看我。”

  “你们村用撕扯打骂来打招呼的吗?”

  “大人,这是误会,我一个乡下女人没见识,没想到她们能进来,当时吓了一跳,反应就激烈了些。”

  “是这样的吗?”刘延平踢了一脚匍匐在地上的胖嫂,厉声问道。

  “大、大老爷,她骗人,是她先骂我俩的,她不守妇道抛夫弃子,我是看不过眼才找到这里,这事她婆婆可以作证请大老爷治她的罪。”

  江决坐在那里就跟一座冰山似的,冷眼瞧着三人,原来这个周氏是宋夫人原先的妯娌,她怎么会到柳小姐的跟前做活?

  “你抬起头来。”江决指了指周氏,周氏期期艾艾的半抬起头,目光躲闪,不敢正视江决。

  “你是刘家村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周氏咬着唇不知该怎么说,正为难之际,门口跑进来一个小厮,“回禀江大人,柳姑娘来了。”

  江决看了眼刘延平,后者一脸的无辜状,谁知道哪个长舌妇把话传到内宅,不过她来的正好,正要问问她怎么招的人,连身家底细都不过问一下吗?

  “请柳姑娘进来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