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使诈

田园福妃 滋洋 2140 2019.03.31 08:00

  “郭妈妈,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屋里?紫翎做什么去了?”

  见她进来,郭妈妈忙放下手里的东西替她挑开棉门帘,探出脑袋向外看看,往东厢房方向抬抬下巴,小声说道,“给汪小姐送药去了。”

  她的眉心轻蹙了一下,心情更加烦燥起来。

  善于观察的郭妈妈看出她心情不好,不忍心把心里话说出来给她添堵,可是走到门口又不甘心的返回来。

  “夫人,最近紫翎姑娘有些反常。”

  靠在墨绿色梭织棉迎枕上的轻云嗤笑道,“岂止反常啊,她恐怕都忘记了谁才是她的主子。”

  这话说到郭妈妈的心坎里,聆听了一下院子里的动静后,她上前又说道,“夫人别怪我多嘴,您平日里对紫翎姑娘太娇纵,那丫头已经分不清尊卑,也忘了自己的本分,这几日家里事情多,她可是能躲就躲的远远的,对您和小少爷的照顾也不尽心尽力。”

  “我说这些话不是背后编排她,而是她做的真挺过分的,丫鬟就应该有丫鬟的样子,不能因为主子宽容就为所欲为。”

  轻云揉着酸胀的太阳穴边柔声说到,“郭妈妈,我心里明白着,叫她回来准备热水,服侍豆宝睡觉吧。”

  郭妈妈见她疲惫至极,只好张了张嘴,把剩下的话咽进肚里,转身出去。

  不一会儿紫翎满面春风的回来,“小姐,才酉时就睡觉吗?往常这个时候豆宝要背书的。”说着她情不自禁的逗弄精神恹恹的豆宝,根本不顾豆宝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

  轻云抬起头来凉凉的看着她,反应迟钝的紫翎半天没得到回应,诧异的去看轻云时,才后知后觉的闭上嘴。

  “去给小少爷打热水。”

  紫翎却是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轻云的眉间划过一丝不悦,声音又冷了几分,“还愣着干什么?”

  “是!小姐!”到底是惧怕轻云,紫翎磨蹭了两下后端着水盆去了后面的厨房,郭妈妈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娘!”

  乖巧的豆宝窝在她的怀里动了动,闭目养神的轻云“嗯?”了一声,就不见豆宝有下文。

  她睁开眼睛看着怀里带着奶香的小肉团子,从给他断了奶之后,轻云想让他强身健体,就一直喝羊奶。

  轻云知道,豆宝不喜欢喝,每次都是捏着鼻子硬灌下去,他是怕自己不高兴硬撑着去做这件事,所以每次轻云想起来,都会心疼半天。

  “娘!”豆宝从她怀里挣扎起来,伸出小胖手去摸娘亲的脸。

  “娘,叔叔!”

  轻云暗叹口气,算日子林许岙走了二十二天,最开始几天豆宝都不曾念叨过一句,每天睡醒来就跑到后院野鸡野兔笼子跟前,叽叽喳喳的跟野鸡野兔说上半天话。

  后来有几只脾气倔强的野鸡把脑袋撞断要逃出去,豆宝看后很心疼,纠结了很久让程管事帮忙,把野鸡都放回山里,只留下两只性格温顺的兔子。

  因为生病他好几天没去后院喂兔子,不知怎么的就开始念叨起林许岙,他会说的话不多,有时候咿咿呀呀的说不清楚,急的郭妈妈团团转,可是轻云知道,他是想林许岙了。

  “豆宝听娘说啊,现在外面大雪封路,你林叔叔要来,也得雪化了才行。你要学会慢慢等待,等你把病养好了,雪化了,那时候林叔叔就能回来看你。”

  她心里苦笑着安慰不喑世事的豆宝,不敢想象承诺兑现不了会多伤豆宝的心。

  紫翎去了半天才提着一桶热水进来,可能是害怕被轻云骂,急忙为自己辩解道,“华婶子把热水都用完了,是我重新烧的。”

  轻云点点头,哄着昏昏欲睡的豆宝换掉外衣,用热帕子擦了脸和手脚。

  “再打些水进来,我也洗漱了吧。”忙了一整天,轻云浑身也跟散了架似的,紫翎又去厨房提了一桶水。

  “给素衣姑娘也送些过去。”轻云换了宽松舒适的亵衣,挽起袖子洗脸的时候对紫翎吩咐道。

  “哦,刚才郭妈妈给拿过去了。”紫翎略有些慌乱的回道。

  轻云只是随意的瞟了她一眼,紫翎惊慌的把头埋得更低,手指头不停地在一起交错着。

  收拾停当,轻云要她下去休息,自己则是靠着迎枕看书,不一会儿倦意就涌了上来。

  最开始卖酱肉的时候,她哪天不是三更睡五更起,从未觉得困乏,可今天就好像被瞌睡虫找上门来一样,渐渐地眼睛都要睁不开,轻云只好吹灭蜡烛,钻进被窝。

  郭妈妈和程俊前后院检查了一遍之后,回到她住的偏房时,发现紫翎等在那里。

  “你怎么还不去睡?今晚轮到我值夜了。”郭妈妈诧异的看着她问道。

  “我知道,我是怕妈妈冷,给妈妈端来一些洗脚水。”

  “呦,没想到紫翎姑娘还惦记我呢。”郭妈妈看了眼地上已经摆好的木桶,笑眯眯的说道。

  “郭妈妈你洗完就早点休息吧。”紫翎出去后随手关上房门。

  郭妈妈盯着盆里冒着热气的洗脚水看了半天,紫翎今晚太古怪,不能不让她多心,可是想了半天又挑不出任何差错,就索性不去想,洗了脚泼了水栓好门躺下。

  夜里起了风,很大,院子里那些没有遮盖好,压住的物什被肆虐的北风卷的叮当作响,伴随着大风而来的,是漫无天际的暴雪,气温急速下降,老天爷似乎想要冰封大地万物,整个村庄都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东厢房内,汪书棋主仆三人围在一起,小声说着话。

  “金枝,你确定宋轻云睡死过去了?”说话的汪书棋声音有些沙哑,她的风寒还没有完全治愈。

  “千真万确,我跟银枝用力拍打她的窗户都没有把人惊醒。”金枝得意的说道。

  “小姐,你放心吧,现在老天爷都在帮我们,你听外面地动山摇的,连素衣都没有半点声响,等一会儿那些人过来,我们就离开这该死的地方。”紧接着金枝又说道。

  汪书棋想了想后定下心来,那晚素衣跟宋轻云谈话被金枝偷听到,原来靖王爷准备带兵去西北打仗,她当即就做决定离开这里,不巧当晚患了风寒。

  这几日轻云不但没有对她问寒问暖,竟然还出言挤兑她,更加萌生她离开此地的想法,所以就让金枝收买紫翎,在轻云她们用的热水里,加了一种能使人昏睡的蒙汗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