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失踪

田园福妃 滋洋 2157 2019.03.03 11:00

  众人赶到那块塌陷的玉米地时,发现在西南角有个硕大的土坑,深达丈余。

  本以为地陷的风波已经过去,哪曾想刘家村也受到波及,面积要比太平岭红崖那个洞大上数倍。

  以林许岙的武功,跳进去救一个八岁孩子没有任何压力,可是众人探过脑袋一看,坑里哪有小栓子的半点影子?

  “会不会是被人救走了?”有人说到。

  “不是被救走,而是被二次坍塌的土埋在地下,刘村长,你赶紧叫人准备些结实的绳子,我下去看看。”

  林许岙趴在地上听了一会儿,轻云见状心里“咯噔”了一下,低声问道,“林大哥,你听见什么了?”

  “水声。”

  这里离碧水河有段距离,但不代表没有地下河经过。

  轻云受过现代文化教育,明白地质构造,可村子里的人几乎都是文盲,他们听说底下有水流声音,顿时惊慌失措。

  “村长,肯定是村里最近闹的事惊动了底下龙王爷,它翻身才会造成地洞,要是蒋半仙在就好了,说不定就能找到小栓子。”

  “胡说啥呢?”刘喜贵生气的瞪了眼说话的人。

  那人不服气,眼珠子一个劲儿的瞟着宋轻云,心怀怒意。

  “宋轻云,要不是你把你家房子建的那么高,我们刘家村怎么会接二连三的倒霉?说到底你就是那个夺了我们气运的罪人,别以为你收买了族长就以为我们忘了此事,你要为今天的事负责!”

  轻云冷眼盯着质问她的人,“少拿气运来威胁我,我一没偷二没抢,靠着自己双手赚钱,再说我也没说不救栓子,倒是你浑身一把力气,干嘛不去地洞边搭把手?跑到我跟前乱放屁?”

  “你、你这个没教养的偷汉贼,有没有廉耻心?全村谁不知道你不守妇道往家找男人?你……”

  他话未说完忽然眼前飞过一道黑影,“啪”的一声打在他的嘴巴上,疼的他大叫一声,吐出一口血水,跟着掉出几棵半截牙齿。

  村民惊悚的往远处看去,打那人的是一团软塌塌的泥巴,林许岙甩过来的,这么远的距离竟然把人的牙齿都打断,顿时他们就不由自主的拉开与轻云的距离,唯恐避之不及。

  宋轻云也惊讶林许岙的反应,此时他腰间已经系上麻绳准备下到坑里救人,这么嘈杂的环境他还能腾出手教训污蔑自己的人,下手稳准狠,与平日的憨厚判若两人,一时间轻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闻讯过来的郭妈妈抱着豆宝,发现异常后赶紧把轻云拉到身后,对几个观望的村民斥到,“你们闲着无事不去帮忙就各回各家,少在这里对我家夫人指手画脚,小心我告到族长那里,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轻云接过豆宝,带他到阴凉处站着,回身询问郭妈妈家里情况。

  “瘸腿张被他媳妇孟氏给接回家里,我嘱咐她别着急,有我们在不会不管小栓子的。”

  轻云点点头,目前情况看并不客观,瘸腿张过来也无济于事,反而会增添不必要麻烦。

  “林大人下去查看了?”郭妈妈也不知道轻云为何会叫林许岙“大人”,心里合计他身份不一般,所以也跟着这样称呼。

  莫名的轻云觉的烦燥的很,刚才林许岙出手教训那人后就下到坑底,她连一句话都没说上,心里空落落的,就催促郭妈妈过去打听一下。

  突然围观的人群中爆发出一片惊呼,宋轻云再也坐不住,不等郭妈妈回来,抱着豆宝就往坑洞那边跑。

  “轻云,轻云,快点带孩子回去,这里太危险了。”半路上张氏拦住她,跟身旁一位在工坊做工的大嫂使个眼色,两人不容分说,搀着轻云就往家走。

  “大嫂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啥不让我看?”回到家里,宋轻云惊魂未定的问道。

  “没事,就是旁边的地也陷了,怕你和豆宝有危险……”

  宋轻云猛地站起来,惊慌问道,“人呢?下去找栓子的人呢?救上来了吗?”

  “当时太乱我也没看清,不会有事的,豆宝年纪小你别吓到孩子,你安心在家等消息,我们去看看。”

  张氏与邻人落荒而逃,出了轻云家门,张氏拍着胸口白着脸说道,“哎呦可吓死我了,多亏没叫轻云看到,那么一大方土落下去,还不把人砸晕过去?”

  “大妹子,你说那个姓林的小伙子恐怕活不成了吧?”

  “阿弥陀佛,希望不要有事啊,咱们村子最近太不安定,我听说清远那边也出现了地洞,到底是咋回事啊?”

  两人边说边往东边玉米地走去,没注意到一旁的菜地里刘翠花黑着脸蹲在那里。

  “妈的,该死的宋轻云,小贱人,害了我全家现在还想害整个清远府的人,这回定叫你生不如死,好替我爹报仇!”

  刘翠花挎着一个布包,在村口拦住去县城的牛车,马不停蹄赶往位于宁城一个大山沟里的古塔寺,寺里面有个混蛋和尚名叫行空,自称行空大师,与蒋家交情匪浅,蒋半仙的本事几乎都是从他这里学到的。

  刘翠花嫁到蒋家的第二年就被行空和尚睡了,一个奸夫一个姘头,两人最后行苟且之事都不避讳蒋超,甚至怂恿他三人一起玩,弄得街坊四邻都瞧不起蒋家,却又半个字不敢说。

  与此同时,刘家村地陷惊动了县城里办案的江决,他快马加鞭赶到这里,趁着没人注意溜到轻云家中。

  “夫人,江决冒昧拜访,请问夫人能否出来说话?”

  正魂不守舍的轻云放下手中的书,对紫翎吩咐道,“如果真是江大人,带他到花厅等我。”

  不一会儿紫翎进来,冲轻云点点头,见状轻云安抚吵闹不休的豆宝说道,“娘要去见一位大人,豆宝跟紫翎乖乖的捡豆子,等娘回来就带豆宝去找你林叔叔好不好?”

  进入花厅之前,轻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稳了情绪后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进去。

  “不知江大人来这里有何事?”这个节骨眼不会是想谈提亲的是吧?

  “见过夫人!”江决站起身拱拳道。

  “我听说刘家村出现地洞,想请林大人跟我一起去查看一二。”

  宋轻云惊愕的张大嘴巴,原来是自己想偏了,他们两人之前就认识,此时林许岙有危险,不正好叫江决下去看看吗?

  “江大人,你还不知道林大人进入地洞寻人的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