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卖肉

田园福妃 滋洋 2083 2019.01.09 08:00

  至于为啥跟着她和紫翎去了南街集市,林许岙解释说没地方去,就迷迷糊糊跟她们走,下意识里觉的有安全感。

  他说这话时,轻云打了个机灵,那眼神就跟豆宝讨奶喝一样,可怜巴巴,很无助。

  想到自己日后要做买卖,杨家村那边过两天还要收稻子,得有个人给她做帮手,就问林许岙愿不愿意给她跑腿,喜的林许岙眉开眼笑,一张俊脸垮的跟二傻子似的。

  就这样林许岙留了下来,当天午后,轻云送了五斤酱牛肉给刘喜贵,让他帮忙分些给张瘸子和刘喜大,感谢他们昨天晚上不顾自己安危来保护她。

  同时请他帮忙找几个人在西厢房盘铺炕,好让林许岙住下。

  刘喜贵高兴的合不拢嘴,昨晚上去她家就闻到肉香味,原来是她在做酱牛肉。

  她能第一个想到自己,让刘喜贵倍感荣幸,自然一口应承下来,叫她安心做生意,有啥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很快炕就盘好,有林许岙在旁边,轻云也不需要抛头露面招待他们。

  人走了之后,她跟紫翎去了后院。

  林许岙跟过来,发现她正在锄地,就抢过来说道,“轻云妹子,你吩咐我做就好了。”

  宋轻云也不客气,告诉他注意事项就返回屋里照顾豆宝。

  还没到半刻钟紫翎就笑着跑回来,“小姐你快去看看吧,林大哥根本就不会锄地。”

  林许岙抱着锄头蹲在地上,表情痛苦。

  “你咋的了?”轻云见状,不解的问道。

  “小姐,林大哥锄脚上了。”

  轻云扶额,他可是怀揣两个金锭子的矜贵少爷,怎么可能会干这种粗活,指望他帮忙是空欢喜一场。

  “我刚才是不小心,轻云妹子,我没事的,你赶紧回去,外面冷别冻坏孩子。”

  轻云不想可怜他,一个大男人连点活儿都干不好,从自己这里出去的话,照样饿死。

  于是狠下心回屋,留下一脸尴尬的林许岙埋头苦干。

  一个时辰后,天黑透了,林许岙终于把地里的白芨收拾干净,挑着担子从河边回来。

  他脸色煞白,轻云担心他刚才是发病了,就多嘴问了一句,结果林许岙说,他对那条河有恐惧感,好像发生过什么大事,就是想不起来。

  “都是你胡思乱想,你从未来过这里,怎么会感到害怕?”

  “可能以前我淹过水吧?”林许岙低着头喃喃着。

  怕小姐再骂他,紫翎赶紧拖着他去了灶房。

  “林大哥,你先烤烤火,饭菜马上就做好了。”

  吃过饭,林许岙插好大门,又四处检查一遍,方到窗户底下跟轻云报备一声,得到肯定答复后回到西厢房,不一会儿就吹灭了蜡烛,躺下休息。

  主屋内,轻云正和紫翎逗弄着豆宝。

  “小姐,林大哥是不是很可怜?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呵呵!轻云在心里冷笑,有比她更可怜的人吗?穿过来就稀里糊涂怀孕生子,要不是她机灵,说不定现在抱着孩子四处乞讨。

  “明天你留在家里,我跟林许岙去城里卖酱牛肉。”

  “小姐,我也想去。”紫翎撅着嘴巴说道。

  “又不是去玩,你留在家里照顾豆宝。”

  “咱把豆宝带到西胡同的家里不行吗?”紫翎小声央求道。

  轻云瞪了她一眼,黑着脸吓唬道,“你要是嫌累,我就把你送回牙子那里,再买个听话的丫头。”

  “好小姐,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把我卖了,我明天乖乖的跟豆宝少爷留在家里,哪也不去。”

  轻云忍住笑,绷着脸点头,洗涑之后熄灯睡觉。

  第二天一早,跟林许岙说了当日的安排,他乐颠颠的把白芨和酱牛肉都放在竹筐里挑着,跟在轻云后面去村口等车。

  两人一出现立即引起骚动,村子里都听说了轻云收留了一个外乡人,今天见到后都抱着看好戏的态度,结果一看是个皮肤黝黑,长相丑陋的大老粗。

  看热闹的心思淡了几分,这么丑,别说配不上轻云,就连村东头的傻二都比他好看。

  “轻云啊,这是干啥去啊?”村子里不遗余力跟她作对的人,除了刘王氏,再有一个就是胖嫂。

  “去城里。”轻云站到一边,不咸不淡的回到。

  胖嫂不怀好意的打量低着头的林许岙,“村长不是说他身体不好吗?你咋能让人干活呢?”

  轻云不愿意跟她废话,见马车来了,忙推着林许岙上了另一辆车,气的胖嫂咬牙切齿的咒骂她。

  有人听不下去,就好奇的问她,“胖嫂,你最近可没少去城里啊?每次都空手去,大包小裹的往回拎,人家都说你们兄弟捡到金子了,这得多大一块,到现在都没花玩呢?”

  她男人有大半年没出去干活,听说最近才把生了锈的杀猪刀捡起,有一搭没一搭的干点零活,不像以前拎下水回来给老婆孩子改善伙食。

  “你管的着吗?”胖嫂嗤之以鼻,发现马车要走,忙招呼再等一会儿,有人没来。

  过了好一会儿,周氏挎着个篮子出现,胖嫂忙摆手叫她快点。

  “急什么?去早了针线铺子也不开门。”周氏是刘王氏的大儿媳,跟胖嫂最要好,为人一样的刻薄,跟她婆婆王氏闹的水火不容,早就分家另过。

  同车人碍于两人都不好惹,只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没坐上一辆马车先走。

  “唉,你再早点来就能看到小贱蹄子跟她的姘头。”

  周氏瞪了她一眼,摇着手里帕子说道,“你这是说谁呢?”

  “就是被你婆婆休了的宋轻云,她今天也进城,还带了个夜叉一样的男人,嘿嘿嘿,那个丑啊……”

  “是吗?我咋就没看到呢?听说她往家招了个男人,你说她咋就这么不要脸呢?多亏我婆婆给她撵出去,要不然丢尽我们家的脸了。”

  周氏在外面一向扮演孝顺儿媳,一路上都说宋轻云的不是,把同车人烦的,恨不得拿东西堵住耳朵。

  巳时初刻到了城里,轻云赶紧往自己寻摸好的地方去。

  在福满楼的拐角有个馄饨摊子,做生意的也是位大嫂,轻云之前就跟她打过招呼,让她试卖一天,如果生意好就付她一点租金,以后长期在那里卖酱牛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