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算计

田园福妃 滋洋 2074 2019.01.20 08:00

  暴雨一直下到后半夜,轻云没有让紫翎做晚饭,主仆俩吃了几块糕点,给豆宝喂了奶就接着躺下。

  白日里觉睡多了,轻云睁着眼睛看着外面不时划过的雷电,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击声,声音就在窗户底下。

  “夫人,河水上涨,我看用不多时就会漫过来,夫人在外面的工房可有什么怕湿之物?”

  窗外传来素衣姑娘急切的声音,轻云猛地坐起,愣了下后忙说到,“请进来说话。”

  紫翎哈欠连天的起来掌灯给素衣开门,见她浑身湿透,着实吓了一跳。

  轻云忙迎了上去,“素衣姑娘,你瞧见外面的河水涨到什么位置?”

  “离门口不足三尺,那间工房已经遭了水淹。”

  轻云脸色苍白,好一会儿才稳定情绪,对素衣福了福身子,“多谢素衣姑娘,工坊里堆了些柴火,只等天晴晾晒即可,你和彩衣姑娘还是搬到主屋来,这边地势高,一时半会儿灌不进水。”

  当初她盖房子时嫌村里的房子低矮,不但挖了地基,还将地基抬高了两尺,在整个刘家村独树一帜,远远看过去跟建了座寺庙一样,没少遭村民们耻笑,没想到遇到洪水,误打误撞的竟然救了自己一命。

  很快素衣姐妹就搬到主屋,轻云吩咐紫翎将里面一个套间收拾出来,两人暂时在那边歇息。

  没了睡意,主仆两人忧心忡忡的坐着到天亮,风雨声渐渐小了点,到辰时二刻,终于雨过天晴。

  院子里进了些水,紫翎搬来梯子想爬上墙头看看外面,素衣拦住她,只见她身子轻盈的跳上去,脚尖一点稳稳踩在墙外的一株大树上。

  轻云暗舒口气,那院墙是用泥巴糊的,泡在水里这么久,根基早就不稳,紫翎要贸然上去,说不定会被墙砸中埋在底下。

  不一会儿素衣跳下来,跑过来对轻云说到,“村子全淹了。”

  啊?轻云愣住。

  贯穿整个村子的这条河叫碧水,流向哪里她也不清楚,村子里的房子大都依水而居,这么大的雨排泄不畅,很容易发生倒灌。

  她能做什么?救全村人只怕有心无力,只能等河水退了再做商议。

  昨日晚饭没吃,家里有现成的肉,轻云让紫翎生火,简单的弄了一锅肉粥。

  过了晌午河水渐渐退去,铁门外冲积过来的泥沙被素衣清理干净,轻云十分过意不去,招呼她到屋里歇息,怎好让客人干活呢?

  素衣笑着说道,“我姐妹二人多亏夫人收留,看样子一时半会儿的走不了,夫人不要客气,不然我二人留在这里也不安。”

  轻云也就不在矫情,拿着干活的家把什清理门口的泥沙,远远的看到刘喜贵淌着泥水过来。

  “这两位是……?”看见有陌生人出现,刘喜贵吓了一跳,惊讶的看着面色清冷的素衣。

  “两位姑娘是暂时寄住在我家的,大爷你过来找我有事?”

  “哦!”刘喜贵收回眼神,叹口气说道,“轻云啊,你也看到咱村子里遭了灾,大家伙聚在一起商量,想从你这里借点粮食救济一下,像张瘸子家,大水把房子都给冲垮了,家里啥都没有,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大伙不救吧?”

  轻云愣住,刘喜贵这是逼自己开仓放粮,可是这不是官府做的事吗?跟她有何干系?

  再说了凭什么他们坐在一起商量怎么算计自己?她取得今天的财富也是靠自己的本事,凭什么要她拿粮食救济别人?

  “大爷,你也看见了,我家离碧水湾最近,最先受淹的是我家,那些粮食都泡了水,我怎么能借这种粮食出去?”

  当初宋轻云落难,被刘王氏赶出家门,刘家村没有一个人出头帮自己说句公道话,现在遭了灾就想起自己,世上哪有这般好事?。

  张瘸子家受灾她可以帮,那年被野狼围攻,张瘸子带着他八岁儿子给自己壮胆,这份恩情她记在心里。

  其他人就算了,刘喜贵没少收自己的贿赂,办的事却是能敷衍就敷衍,难得他儿子儿媳值得深交,要帮也是帮他们一把,至于其他人,她没这个闲心去管。

  刘喜贵听出她话里意思,顿时拉长了脸。

  “轻云,去年你家里拉过来三十石粮食,大家都看在眼里,现在叫你拿出一点点造福乡邻,这可是积德行善的大好事,你可不能拒绝。”

  话说的真好听,村里有几家大户,他们为啥不“积德行善”?让她一个妇道人家去填这些白眼狼的嘴?

  心里有气,可是话也不能说绝,轻云指着还泡在水里的西厢房说道,“不信你去看看,那些稻子都得拿出来晾晒,我看这天气怎么也得三五日,大爷你去找些人来帮我把前边这片空地清出来,要不然哪有地方晾晒稻子?”

  啥?刘喜贵瞠目结舌,他被派来叫轻云交出粮食的,咋到最后还得找人帮她家干活?

  刘喜贵吹胡子瞪眼的回去,素衣抿着嘴笑着,赞许的对轻云说到,“没想到你还很机智。”

  真是个妙人,看来自己在王府待的太久了,竟然忘记高手在民间,这个宋轻云着实伶俐,难怪手里会有这么大的买卖。

  “让素衣姑娘见笑了。”轻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眼底却是愁云密布。

  素衣看在眼里,微微有些吃惊。

  村里并没有人过来帮她晾晒稻子,素衣见状,就和彩衣两人,将没来得及放到炕上的粮食都抬到房顶上晾晒。

  到天黑时,轻云打发紫翎给张瘸子家送了一口袋大米和一些肉食,回来时紫翎得意的说道,孟氏激动的话都不会说,朝着南面给轻云磕了个响头,说再过来上工,就不要轻云的工钱。

  素衣把这一切的看在眼里,心里怀疑一年半前发生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个宋轻云是靖王要找的人吗?

  忙了一天腰酸背痛,好在懂事的豆宝体谅她不易,一整天都没闹,把他哄睡之后,大铁门被人拍的咣咣响,豆宝吓的“哇”的一声大哭,气的紫翎推门就骂。

  来人是刘长林,后面还跟着一脚踹不出屁来的刘喜庆。

  “你们要干啥?”紫翎没好气的堵在门口,冷脸问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