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花牌

田园福妃 滋洋 2091 2019.03.11 11:00

  她的话惹的孙老太太哈哈大笑,跟在后面的仆妇们也抿着嘴,一时间热热闹闹,大家簇拥着都往老太太住的屋子走去。

  宋轻云常年与人打交道,早练就出察言观色的能力,别看老太太笑容满面的出来迎接,可是那笑容不达眼底,显得阴郁,甚至还有些疲惫。

  再往旁边细看,大儿媳赵氏低着头落后一步,心不在焉的,有几次若不是身边小丫鬟提醒,差点摔个跟头。

  在另一边搀扶老太太的是二儿媳钱氏,她为人极其低调,脸上永远挂着寡淡的笑,从见面到现在一个字都没说,安静的几乎没有存在感。

  找了一圈没看到许氏,或许是因为怀了身孕不方便,又或许因为上次被罚对自己有了芥蒂,轻云根本不在乎,她来这里又不是看她,管她有没有出现。

  只不过孙府的气氛令她诧异,总感觉怪怪的。

  守在门口的婆子刚要挑帘,突然从里面出来位穿着玫红缎泥金牡丹纹通袖袄,月白镶银镧边挑线裙的女孩,十五六岁的光景,亭亭玉立,面容娇美,与赵氏有几分相似。

  “这位就是轻云姐姐?没想到是位一等一的美人,怪不得大娘总念叨着,我看了也喜欢。”

  宋轻云诧异,身边的孙老太太却不领情,“外头怪冷的,堵在这里做什么?”

  那女孩子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轻云的余光瞥见赵氏似乎狠狠的瞪了眼她。

  轻云亦步亦趋跟在孙老夫人身后,等到了屋里,老太太拉着她上炕坐着,吩咐底下的仆妇们赶紧把点心,果子,茶水拿上来。

  “豆宝我的小乖孙,想外祖母没有啊?”老人家上了岁数就是喜欢小孩子,豆宝又是乖巧可爱,听了老夫人的问话,忙不迭的点头应道,“想了。”

  “哎呦这小嘴甜的,看看外祖母给你准备什么了?”一旁的妈妈赶紧把一盒精美的糕点递过来,“这是你二舅母亲手做的,你喜欢吃哪个?”

  豆宝看了眼轻云,捡了个最小的萝卜糕慢慢咬着,“谢谢!”

  “真乖啊,我的豆宝被教养的礼貌得体,这都是你娘的功劳。”直到这时候,轻云才从孙老夫人的眼里看到真正的开心。

  “这院子里有棵桂花树,往年一到八月十五就会开满一树的花,只有今年开的少,你二嫂把花都收集起来做了些桂花糕,留到现在也不知道口感怎么样,你尝尝看。”

  孙老夫人把一盘金黄的糕点推到她面前,还没等她伸手,身后传来一声娇嗔,“大娘,你偏心眼,我也想吃桂花糕。”

  宋轻云忙侧过身子,女孩子正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笑。

  “这是你大嫂的妹妹,闺名明珠。”孙老夫人笑容淡了些,推盘子的动作收回去,转身去逗弄豆宝。

  轻云忙不迭的站起身,从郭妈妈给准备的荷包里摸出一块小金锭子塞到赵明珠手里,“初次见面,还请妹妹不要见笑。”

  赵明珠不客气的在手里的掂了掂,“姐姐倒是大方,我还第一次见有人直接送金子。”

  轻云讪笑着,须臾她就发现这个赵明珠似乎是个冷场王,屋子里谁也没有说话,老太太也转过脸对身边的管事妈妈小声说着话。

  这令轻云很尴尬,她不愿意来孙家的原因就是这个,完全融入不进去,特别是眼前的姑娘似乎不太招人喜欢。

  “大姐,我都饿了,什么时候开饭啊?”赵明珠也不介意别人的反应,转过来对赵氏撒娇道。

  赵氏飞快的唆了一眼婆婆,对赵明珠小声说道,“你先吃块糕点,等孩子们下学这边就安排饭。”

  赵明珠还想说什么,被赵氏狠狠的瞪了回去,她不满的嘟着嘴坐到椅子上,轻云看了心里很惊奇。

  很快院子里就响起清脆的脚步声,孙谆,孙诫,孙语三个大孩子先进屋,看到炕上盘腿而坐,笑眯眯的豆宝,就高兴地扔掉手里的书包,“豆宝弟弟,你可算来了。”

  “这几个毛孩子,看见你们姑姑怎么不先问好?还不快给姑姑行礼?”

  孙谆带头,五个小子一字排开,恭敬的对她行了个礼,轻云忙叫紫翎把自己带来的牛肉干分给他们。

  “你可把他们的嘴巴给养刁了。”

  孙老夫人的脸色在看到几个孙儿后总算有些笑意,“轻云你不知道,每次你托人送来吃食,这几个猴崽子就眼巴巴的瞅着,家里的饭一口也不吃,说是没滋没味,这些年吃的全是草。”

  宋轻云忍俊不禁,破天荒的钱氏也说了句附和的话,这才把屋内的气氛活跃起来。

  用过午膳,老太太招呼轻云上炕歇着,谆哥儿就央求老太太让他们领着豆宝去园子里玩,眼见着午后的天气转阴,老太太怕冻着豆宝,就虎着脸不让去,叫丫鬟们带着哥儿几个去暖阁玩。

  “大娘,咱们也别光坐着啊,我知道你最喜欢打花牌,正好轻云姐姐也在,人多还热闹,你说怎么样?”

  不知是什么原因,老太太终于对赵明珠有了笑脸,“也好,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老大媳妇,去把花牌拿出来我们娘几个逗逗乐子,就当打发时间吧。”

  来到这里满打满算整整两年光景,轻云还从未有过任何娱乐活动。等赵氏拿出花牌,她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一时间呆若木鸡,惹的赵明珠吃吃笑个不停。

  “大娘,看样子轻云姐姐不会玩呢。”

  不会玩又不是丢人的事,轻云笑着说道,“我的确不会玩,干娘你们先玩,我在一旁看着。”

  孙老夫人怜悯的抓了抓她的手,懊悔自己怎么能张罗玩什么花牌,轻云之前为了生活给人做牛做马,哪里会有闲情逸致玩这种东西,自己真是老糊涂了,被赵明珠忽悠几句就上了套,到落了轻云面子。

  “干娘,我虽然不会玩,但可以帮你发牌,你告诉我怎么玩,让我也学学。”

  “娘,妹妹冰雪聪明,做事情一看就会,等下我告诉她玩法,相信妹妹很快就会玩的。”

  钱氏让她第二次感到惊讶,两人交往不深,轻云甚至看不透她的想法,如今看来倒也是个好相与的人,于是轻云感激的笑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