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反击

田园福妃 滋洋 2053 2019.03.28 08:00

  “这是什么?”轻云看着手上一摞信,不明所以的看向素衣。

  “汪书棋写给巡抚大人汪学渊的。”素衣面无表情的说道。

  “家书?怎么都在你手里?”

  轻云忽然意识到什么,突然瞪大眼睛,小声问道,“是不是……不利于靖王爷的信?”

  素衣的嘴角抽动几下,半晌才挤出话来,“……夫人,是不利于你。”

  听到她的话,轻云好不犹豫的拆开信,看完之后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走了一下,瘫坐在炕上。

  是的,素衣说的没错,信中所有内容都是关于她和豆宝。

  金枝找胖嫂和刘王氏打探她,可想而知能有啥好话?几乎把所有能泼的脏水都泼到她身上,汪书棋在心里说怀疑她和豆宝的身份,叫汪学渊派人来调查。

  “夫人,王爷去西北打仗,朝廷里有很多人是不希望他活着回来的,如果这些信都到了汪学渊手里,那么小少爷就会陷于危险之中,因为……那些人更不希望王爷有后。”

  素衣的话如同凭空炸响的一道巨雷,炸的她六神无主,魂飞魄散。

  “……素衣,靖王爷会安全的回来吗?”

  跟了宋轻云这么长时间,素衣第一次听到她关心靖王爷的话,虽然这话里多半是出于考虑小少爷的安危才问的。

  “会,王爷说过,他要娶夫人进府,就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宋轻云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更加笃定素未谋面的靖王爷八成是疯了,不然那也不会执着的要娶自己。

  信全被轻云塞进炭火盆里烧成灰烬,等厨房把药煎好之后,她亲自端到汪书棋跟前。

  靠在迎枕上的汪书棋见她进来,有气无力的笑笑,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汪小姐,当初我就劝你去城里住你偏不听,这下可怎么办?听说瘟病现在越来越重,清远每天都用牛车往城外的荒郊埋死人。”

  正在喝药的汪书棋猛地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金枝银枝又是捶背又是捋胸,忙乎半天终于让她顺过气。

  宋轻云气定神闲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见她面色由转白再转灰,才悻悻然开口,“汪小姐太不爱惜自己身体了,郭妈妈可不止一次告诉你不要叫金枝频繁去村子里,你还不知道吧?我的前婆婆王氏,昨儿也被染上时疫,今早还吐了血,也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

  “当啷”一声,汪书棋身边的茶几被推倒,茶碟碎了一地,整个人软绵绵的倒在被褥上。

  趁乱轻云闲庭信步的出了屋子,身后传来金枝暴跳如雷的骂声,素衣黑着脸闪身进去,顿时骂声戛然而止,而轻云冷笑着回屋。

  赵明珠一直到掌灯时分才清醒过来,体内的药性并没有完全散去,人显得痴痴傻傻的,眼珠子半天也不转一下。

  让小翠服侍她吃了药,轻云叫她们都退下,自己坐在赵明珠身边守着。

  “我知道你心里明白着呢,也不用你说话,你只管听着我说就好。”

  赵明珠转头看向她,遇上轻云凛冽的眼神后下意识的闭上眼,藏在被子里的手心都是汗。

  “赵明珠,你的孩子没有了。”她的话音一落,赵明珠的身子明显僵硬起来,脸颊紧绷着,呼吸变得急促。

  “没有了孩子,你还能嫁给三哥吗?”

  宋轻云根本就不理会她突然睁开眼怒视着自己,自顾说道,“答案当然是不能,因为你没有了要挟孙家的资本,而你父母更不愿意你去给人做妾。”

  “我可怜你同情你才让你住在这里,你要清楚,不是我把你的孩子弄没的,是你自己太蠢,看不清形势。”

  说着这里,轻云不由的握紧拳头,心中恨意滔天。

  “汪书棋给你的那盒清心丸,对她来说是治病良药,对你可是要命的毒药。要怪就怪你命不好,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没有了孩子,没有娘家的支持,你……”

  唉!从小就没了爹娘的宋轻云眨了眨眼睛,把要涌出来的眼泪生生挤了回去。

  她没有把话说透,还是想给孙家留点脸面,这边赵明珠突然用力把被子蒙在脸上,呜呜大哭起来。

  看来她还不是真傻!

  轻云没再说下去,任由赵明珠放声大哭,哭够了还有更残酷的现实摆在她面前。

  “明儿我会给孙家送信把你接回去,你好自为之吧。”

  出来后轻云觉得自己似乎要虚脱了一般,身子晃悠着被素衣一把扶住。

  “夫人……”

  “素衣……”轻云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刚要拜托她明儿去孙家送信,却发现她一脸的怒气,目光狠厉的盯着赵明珠的房间。

  “素衣,你都知道了吧?”她看向对面的郭妈妈,郭妈妈轻轻的点了点头,轻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你不要意气用事,现在我不是好好的吗?也许是我们想多了呢。”

  “夫人,如果发生一些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我会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办事。”

  轻云一愣,她的想法?她的想法简单粗暴,村子里上至八十老妪,下到三岁孩子都知道,一言不合就开杀。

  “你敢!”轻云怒气冲冲瞪着她,不到十个数素衣就败下阵来,沮丧的低头离开。

  第二日汪书棋早饭和晌饭都没吃,金枝银枝两个丫头更是吹毛求疵,去给她们送饭的紫翎被骂着出来,气得她咬牙切齿的,跑到轻云面前告状。

  不吃饭?想绝食也得问问自己同意不同意。

  她去厨房手把手教华婶子做了山西刀削面和羊杂汤,手法全是她凭记忆做的,整个小院都飘着浓浓的香气,豆宝吵着也要吃,轻云只好给他也盛了一小碗刀削面。

  “郭妈妈,你亲自给端过去,看着她们吃干净再出来。”

  结果不到半柱香时间,郭妈妈端着空碗出来,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都吃了吧?”轻云在屋子里给吃撑了的豆宝揉肚子。

  “夫人,她们连汤都喝的一干二净。”郭妈妈觉得好笑的说道。

  “嗯,晚上把中午她们没吃的饭菜再给送过去,不吃的话就告诉她们,想吃自己去做,厨房借给她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