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过年

田园福妃 滋洋 2111 2019.01.01 08:00

  轻云和紫翎有生以来,第一次过了个舒心的年。

  “去把外面的灯笼点上,过年要喜庆点。”

  见外面天色已晚,紫翎掌上灯后,就依她的话,点亮门口她们自己糊的红灯笼。

  “小姐,外面好热闹啊。”紫翎搓着耳朵跑进来,高兴的说道。

  “嗯,包完饺子准你出去玩一会儿,不过别跑远了,大过年的注意安全。”

  “哎,我知道。”紫翎心情好的要起飞。

  多亏小姐把她买回来,不但给她新衣穿还教她读书认字,她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所以轻云说啥她都听。

  包够两人吃的饺子后,轻云有些累,紫翎弄好地龙里的火后,又给她掖好被脚,自己喜滋滋的出去找邻居的小孩子一起看烟火。

  算日子她现在的身子有五个多月,已经能感到明显的胎动。

  轻云侧了个身子调整下姿势,正昏昏欲睡时,忽然听到房顶有瓦片碎裂的声音,紧接着屋檐下飞过一个黑影落进院子里。

  “谁?”

  她惊慌的坐直身子,那日得罪唐秀芝后,她惶惶不可终日,这就是背后无依靠的苦楚,难道是刘长春已经知道自己躲在这里?

  听了半天没动静,轻云壮着胆子下地,外头雪地在烟火映衬下散着不甚明朗的光,但是要看清院落已经足够了。

  她往前刚跨出半步,窝在角落里的黑影一个飞身靠近,她被人捂住嘴巴给拖进屋内。

  轻云惊慌的搂着肚子,那人一席黑衣,连头上都包着黑布,只露出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瞪着她。

  “别出声,否则我就杀了你。”

  男人嘶哑沧桑的声音刺激着轻云紧绷的神经,她大气不敢喘惊恐的猛点头,那人拉她躲到角落里,院子里忽然冲进来一队举着火把的官兵。

  “官爷,大吉大利,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外面看热闹的紫翎慌忙跑进来,结结巴巴的问道。

  “家里都有什么人?”领头的厉声呵道。

  “就,就我家小姐一人,她身子不舒服早躺下了。”

  领头的要冲进来查看,忽然外面街上响起尖锐的哨声,那几人见状,举着火把又冲了出去。

  “小姐?小姐?”紫翎惊慌失措的跑进来,黑衣人立刻将刀抵在她的腰间,轻云会意,急忙喊到,“紫翎,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等紫翎离开,外面街上恢复正常,黑衣人才松懈了手劲儿,轻云趁机捂着肚子挪到一边。

  她忍着痛不敢大动作,可是那个男人就跟石雕一样,跪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外面烟火的光芒照进屋子里,在那人身上打出闪烁不明的黑影,轻云咽了口吐沫壮着胆子问道,“你是不是受伤了?”

  等了数息不见他回应,恐惧涌上轻云心头。

  不会是死了吧?

  呸呸呸,大过年的真不吉利,千万不能让他留在这里。

  轻云爬过去拽那男人,却听到他一声闷哼,轻云捻了捻手指,淡淡的血腥味飘进她的鼻孔,数月不曾有的恶心感又钻了出来。

  人没死!轻云赶紧起身找出药箱。顾不上危险,扒开男人浸血的上衣,只见胸口的位置有一个小孩拳头大的伤口。

  借着外面微弱的光,轻云忍着胃里翻滚的恶心感,一股脑把一瓶金疮药全撒在伤口上。

  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轻云胡乱的给他包扎上,用劲全身力气将他藏在里间的小屋里。

  “小姐,外面官爷正在抓坏人……”

  紫翎匆匆跑回来,发现油灯灭了,又去找火石,轻云忙喊住她,“去厨房煮饺子吧,咱们早点吃完早歇着。”

  紫翎应声而去,轻云快速的放好药箱,又将地上的血擦干净,才摸索着找到火石把油灯点着。

  喘口粗气掀开里间的布帘子,油灯照遍整个房间,被她拖进来的黑衣人竟然神秘消失了。

  轻云越想越后怕,吃了几个饺子后推说不舒服,就让紫翎给她铺好被褥,早早钻进去歇着。

  她一宿没睡,警醒着挨到天亮,眼皮沉的直打架才打着哈欠翻身睡去。

  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屋子里熏着她自己制成的香,清冽中带着一声甜味,喊了声紫翎,小丫头立刻掀开棉布帘子,露出一张红扑扑的小脸。

  “小姐,你睡醒了。”

  家里没有长辈,她有怀着身孕,所以都是睡到自然醒。

  懒懒的伸了个腰,在紫翎的服侍下穿好衣服,她轻声问道,“外面可有啥稀奇事儿?”

  紫翎撅着嘴巴嘟囔,“你不让我出去,我还不知道呢。”

  轻云被她急不可耐的样子气笑,“我也是为你好,昨晚闹出那么大动静,你不怕我还怕着哩。”

  “小姐,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紫翎笑嘻嘻问道。

  “嗯。”

  话音一落那丫头风一般冲了出去,轻云无奈摇摇头,自己倒水洗涑完毕,想了想后挑开里间帘子进去。

  北墙上有一扇两尺宽的气窗,轻云仔细看了一下,窗棂上有一枚不太清晰指印。

  她拍拍胸口念着“阿弥陀佛”,算他命大活着离开自己家,不然大过年触这霉头,她一整年都会呕死。

  刚迈了一步忽然脚下一滑,身子顺势倒在一旁的柜子上,吓的她一身的冷汗,还好肚子没有撞到。

  地上有颗圆滚滚的珠子。

  似曾相识的一幕出现,不用问了,这是昨天那人的,或许是酬金,或许是不小心掉的,不管啥原因,现在都成她的了。

  阳光下珠子散着柔和的白光,看着像珍珠或者砗磲之类的,轻云不打算拿去换钱,她想留给肚子里的孩子当玩具。

  紫翎回来说据说天香楼丢了宝贝,昨夜的官兵就是搜查窃贼的。

  “天香楼?”不就是她当初卖玉石的珠宝店吗?

  “知道丢了什么?”

  “好像是什么稀奇宝贝。”

  紫翎也不清楚,大年夜里能让全城戒备,应该是了不起的奇珍异宝。

  县衙内,两眼猩红的刘长春从内室出来,很快有个小丫头过来给他更衣。

  “老爷,天香楼的掌柜求见。”一个小厮模样的下人跑过来,低声说道。

  刘长春不耐烦的摸摸下巴,“叫他等着,老爷我为了他那点破事,忙的一宿没睡,哼!”

  “老爷,他着人先送来个箱子……”小厮比划个动作,刘长春的鲶鱼嘴顿时咧开条缝,“走,大年初一,接财神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