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做作

田园福妃 滋洋 2252 2019.02.15 08:00

  “素衣姑娘,我希望你能冷静下来,不如有时间帮我查查她为何要针对我?如果因你而起,我看你还是躲着她点儿,没必要跟她硬碰硬。”

  郭妈妈在窗户底下说豆宝已经饿了,询问轻云可否开饭,轻云这才打消继续敲打她的念头。

  夜里躺在炕上回想素衣的话,心里总觉得怪怪的。

  她是靖王爷的人,而自己只不过请她进来避雨,初见面时她目光微冷,拒人于千里之外,再回来后对自己热情似火,简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翻来覆去睡不着,轻云想到一个理由,不过这个想法把她吓得一宿都没睡,睁着眼睛到天亮。

  她在河里捡到了靖王爷的玉佩,玉佩上的络子是柳晓玥打的,素衣说她欺骗了靖王爷就做不成王妃,那么可不可以假设柳晓玥说的谎是关系到女子名声的事?被强暴?

  一想到这里宋轻云就激灵一下浑身打颤,素衣拼命地维护自己,怕是受了靖王爷的委托,那么让自己怀孕的人就是他无疑了。

  翌日清晨,紫翎几人都纳闷轻云为何黑眼圈那么重,素衣更是紧张的哪也没去,因为她发现宋轻云看自己的眼神令她难以琢磨。

  过了两天月儿胡同传话过来,孙老夫人想念豆宝,叫人过来接她们娘俩,素衣提出要跟着一起去。

  轻云就让紫翎留下来看家,小丫头无故被素衣抢了风头,气的直翻白眼,又不敢违背轻云的话,只好忍气吞声,也不跟素衣说话。

  “夫人,我有话跟你说。”离开刘家村,走到无人的地方后,看着目光沉静如水的轻云,素衣面露羞赧。

  “我是受人所托留在刘家村照顾你,这个人是谁我现在还不能说,所以夫人不必担心柳晓玥的骚扰。”

  宋轻云的双手搂紧豆宝,有些话就在嗓子眼呼之欲出,可是当着豆宝的面她问不出来,憋在心里又难受,她只好冷笑着说道,“难得素衣姑娘肯吐露真言,等回来之后,我与素衣姑娘秉烛夜谈如何?”

  月儿胡同,算时间去接轻云的马车也该回来了,孙老夫人催问了好几遍,赵氏只好带着许氏到二门口迎接。

  “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来了皇亲国戚了呢!”花园里许氏不耐烦的嘀咕到。

  走在前面的赵氏吓了一跳,回头低声斥道,“别给自己惹不自在,她一月能来家几回?我也看出来了,宋轻云是个明事理的人,就怕麻烦咱们家啥事也不说,你还有啥不高兴的?”

  “我就是不乐意,天怪热的,有这功夫我还想躲在阴凉地喘口气呢。”

  “好了,我们也是做做样子让娘高兴。”

  “等一会儿看宋轻云怎么收场,让两位嫂嫂到二门来迎接她,好大的架子。”

  赵氏暗自叹口气,说到二门口迎接是她一句玩笑话,娘的身边又怎能离开人?两人站在廊下避开老太太的唠叨就好,可是她这个表妹上来拗劲儿,非要走到二门口不可。

  “大太太,三太太,轻云小姐和豆宝少爷来了。”

  两人还没走出花园子,守在外面的小丫鬟就跑过来报信,赵氏回头看了眼许氏,发现她忽然挤出一个得体的笑容,心中不由得苦笑,这个表妹脑子还算灵光,知道进退就好。

  不一会儿只见轻云穿了一件牙黄色掐云仙纹绫衫裙,梳着简单的垂云髻,插着一只海棠花银簪,姿色天然,般般入画。

  赵氏拉着许氏快步迎了上去,“哎呦妹子,说曹操曹操就到,娘不知念叨你几回了,豆宝热不热?快让舅妈抱抱。”

  豆宝躲开赵氏伸过来的手,笑眯眯的说了句,“哥哥……”

  “是找谆哥儿玩吗?可不巧了,你谆哥儿和诩哥儿还有诫哥儿,语哥儿都在学堂,到晌午才能见到,快随我去见见你外祖母,你外祖母可是留着好些东西给你呢。”

  豆宝有些失望,他来这个家里就是想找几个哥哥玩的。

  孙茂远生了三个儿子,三兄弟又给他生了四个孙子,现在老两口盼星星盼月亮,就是希望三个儿媳再给添个孙女,人生也圆满了。

  轻云与两位嫂子见过礼之后,把素衣介绍给她们,听她的意思不是自己的丫环却跟着一起过来,赵氏心里就画魂,猜不出两人是什么关系。

  老二孙浩两口子住在清远府,将他们的独子,刚满八岁的孙继语留在爹娘身边,跟他们住在一起。豆宝上次来过,惦记语哥儿屋子里一套琉璃瓶子,恭敬给孙老夫人行了礼之后,就想去另一屋。

  “去吧去吧,小孩子可坐不住听咱们说话,再有半个时辰那几个猴子也该下学回来,前儿诫哥儿还问起豆宝,说他啥时候来,你也勤点走动,好叫他们兄弟别生分了。”

  “都是娘惦记着,豆宝也闹过要跟哥哥们玩儿。我寻思侄儿们学业紧,豆宝又小不懂事,就没带他来。”轻云笑着说道。

  “我干爹头上的伤养好了吗?怎么不见他在家里?”

  “我都说了不要紧,他皮糙肉厚,养两天就好了,你这孩子非送那么多药材过来,家里都能开药铺了。”

  宋轻云花了三百两银子买了一棵老山参送过来,又让杨郎中配了些活血化瘀的药。程管事回去说,他还被孙茂远数落一顿,埋怨他没阻止轻云乱花钱。

  宋轻云哪敢托大?要不是有孙家给她撑腰,村子里那些老古董指不定又要闹出啥幺蛾子,这些感情投资十分必要。

  听着她们说话,许氏感到百无聊赖,偷偷打了个哈欠,被眼尖的孙老夫人看到,顿时不悦的瞪着她说道,“老三家的昨儿是没睡吗?”

  许氏红着脸抬了抬屁股,“娘,儿媳休息的好,只是最近身子总感觉乏,刚刚去二门口迎接轻云妹子,日头晒的精神头也恹恹的。”

  赵氏慌的差点咬了舌头,先前还觉得表妹终于学会夹着尾巴做人,这会儿当着娘的面抱屈,这不是给轻云下眼药呢吗?

  宋轻云品出话里意思,忙起身福了下身子,感激说道,“两位嫂子疼爱我,怎敢让嫂子们劳累,轻云谢过两位嫂子抬爱。”

  “哼,就你矫情,你大嫂一句插科打诨的玩笑话,你却不动脑子拿鸡毛当令箭,这会儿抱怨给谁听啊?”孙老夫人横了她一眼,面色不虞。

  “娘,我可没抱怨,最近身子骨的确懒,又贪食贪睡,可能是天热的缘故,你可别挑儿媳妇的礼。”

  轻云见她脸色微霁,并不惧怕与婆婆顶嘴,心下诧异,不免多了心。

  “三嫂叫大夫看过吗?说来也好笑,我怀豆宝时可不就是这样,整天困的眼睛都睁不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