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捉贼

田园福妃 滋洋 2073 2019.01.16 08:00

  一连几日胖嫂都找不到机会跟宋轻云说话,城里商铺的货卖的太好,再加上有福满楼这样的大客户,每天工坊里产出的酱肉供不应求,轻云重新写了张招工启事贴在村中央的古树上。

  这下连邻村的人都得了信过来打听,胖嫂见状,干脆一把撕了告示急匆匆赶往轻云家里,不顾紫翎的左推右挡,径直奔向指挥女工做活的轻云,顺手往她怀里塞了一个瘪瘪的香包。

  “我自己做的,轻云妹子笑纳。”

  宋轻云真笑了,她还没见过送礼送自己用过的物件,这个胖嫂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她也烦不胜烦,既然她这么想到自己这里做工,就干脆遂了她的心愿,她能不能坚持下来,全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胖嫂,我这里缺人手,你要是愿意就留下来做活,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进了我的院子就要听我的指令,做事不能三心二意,而且还要签一份做工文书,要同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让你干活,工钱算整天的。”

  “做工文书?”胖嫂也不是啥也不懂的乡野村妇,没听说哪家找长工还要签什么文书,可是签了……会不会被宋轻云卖了?

  见她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好几个来回,盯着她的轻云冷笑着,原想着不理会她,晾她几日自然会知难而退,没想到她执着的想到自己这里做工,除了贪财,恐怕还有别的目的吧。

  “不愿意就算了。”轻云把香囊还给她,招呼管事的长柱媳妇替她送客。

  哎呦这个打脸,胖嫂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咬牙说道,“我不识字,你把文书念念,总得让我知道个大概。”

  说到这里,她狐疑的看着宋轻云,心说她咋认字呢?以前可是个睁眼瞎,要不然也不会被刘王氏欺负的死死地。

  轻云自动忽视胖嫂揣度的眼神,一字一句念给她听,无外乎注意个人卫生,饭前便后洗手老掉牙的规矩。

  听到工钱和待遇时,她顿时乐开了花,也不管轻云念没念完,迫不及待的拿起桌上毛笔,兴奋问道,“我就会画圈,就当我签过字。”

  都像她这样糊弄过去,签文书还有啥意义可言?拿出红泥让她摁了手印,胖嫂屁颠屁颠跑去干活去了。

  三天后,长柱媳妇找到轻云,把货单拿给她看,说这两天出货数不对,丢了十个猪蹄和十个蹄髈。

  “这是招了个贼啊!”轻云放下手中的毛笔,疼爱的掐了掐满脸都是墨汁儿的豆宝。

  长柱媳妇惊讶的看着她,半晌才低声说道,“胖嫂来之前,咱这里可从来没出过这种事。”

  “所以呢?”轻云含笑看着她。

  长柱媳妇黑了脸,“轻云,不能便宜了她,我这就去找公爹说说。”

  用工文书是轻云拜托刘喜贵写的,她一个女人家在刘家村没有任何根基,全都仰仗在族里能说的上话的刘喜贵。

  在文书最后一条,写着发现偷盗者,视为村中公敌,人人可以唾之,重者交由里正处罚。

  十个猪蹄,十个蹄髈,做成酱肉能卖到二十两银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长柱媳妇前脚出去,胖嫂后脚就跟了进来。

  给豆宝洗脸的紫翎刚要发作,被轻云眼神制止。

  “胖嫂有什么事?”轻云发现她的目光紧盯着玩水的豆宝,那样子就像饿了几天的鹰隼,恨不得抓起垂涎已久的猎物就跑。

  她心中一紧,看胖嫂的眼神就凛冽了些。

  偷了肉又想偷孩子不成?

  “轻云啊,我瞅着这孩子跟你长的一模一样,你瞅瞅这眉眼,真俊啊!”说着话她伸出油乎乎的手去摸豆宝的脸蛋,被紫翎一把拍开。

  轻云赞许的点点头,冷声说道,“现在不是休息时间,胖嫂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

  “我去解手,顺便看看豆宝,我带他出去玩会儿吧,今儿天气可好了,小孩子多晒晒显得结实。”

  竟然自以为是的要带走豆宝,轻云忍无可忍,抱住豆宝后对她斥到,“胖嫂,文书上可写着明明白白,上工时间不得三心二意,你还不出去?”

  “哎呦你可真会说笑,邻里邻居的,我累了歇会儿还不成?”

  “那好,既然这样就让大家都停下来休息,正好我有话要说。”

  说着轻云抱着豆宝出去,工房里长柱媳妇正对她公爹说着什么,见轻云进来,忙对她递了个眼神。

  “大家把手头上的活停下来,轻云有话要说。”长柱媳妇扯高嗓门喊道。

  众人目光投向轻云。

  “今天长柱嫂子跟我说,工坊里丢了十个猪蹄十个蹄髈,这些东西拿出去也不容易,想必有人见到行窃之人的苟且行为,现在只要有人站出来举报,我用三十两银子做酬谢。”

  众人一片哗然,胖嫂傻了眼,直愣愣的看着绷着脸的宋轻云。

  三十两,三十两?

  她古怪的抠抠耳朵,身边传来低低的交谈声。

  “三十两?够我家两年开销,轻云是不是疯了?咋能给这么重的赏金?”

  “就是啊,不过轻云妹子说一不二,她从不说大话,三十两就是三十两,咱来这里做工时说的明明白白,绝不能有偷盗行为,这才几天功夫就有了贼手,不抓到这个贼,咱们心里也不舒坦……”

  “你有啥线索没有?这可是有三十两的赏金呢……”

  “……”

  议论声越来越大,轻云也不喝止,任由她们交头接耳的谈论,各人的细微表情都落入她的眼中,心里明镜似的,只等那贼自己跳出来。

  时间分秒过去,差不多有半柱香时间,没有人站出来提供线索,轻云拍拍手说道,“大家回去上工,我这悬赏有两天时效,做了贼的别存侥幸心理,有刘村长在,自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到那时候可别怪我不讲人情。”

  成功震慑了众人,轻云邀请刘喜贵去屋里坐坐。

  老头仍沉浸在她三十两赏金的震撼当中。

  “轻云啊,你没必要这样做啊,交给我半天就能查出偷盗之人,何必花这冤枉钱呢?”

  “大叔,我这叫杀一儆百,好戏在后面呢,到时候可要麻烦您给主持公道,不然我这工房常被贼惦记着,哪还有开下去的道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