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受惊

田园福妃 滋洋 2171 2019.01.29 08:00

  “大嫂,三嫂。”

  紫翎赶紧扶着她起来,在她身后放了个迎枕,轻云微笑的看着两人。

  “瞧瞧,瞧瞧,这小脸白得跟雪一样,大夫怎么说?他医术高明吗?都开了些什么药?”赵氏快人快语,只要有她的地方就十分的热闹。

  轻云虚弱的笑笑,“可能是昨日在湖边吹了硬风,再加上这几日也没得闲,杨郎中术精岐黄,忠厚可靠,吃上两副汤药就好了。”

  “天可怜见的,我昨儿就瞅着你脸色不好,谁能想到那周围还有邪风,你好好躺下,我跟你三嫂坐会儿就走。”

  她们坐在这里轻云又怎么能安生的休息,身边的豆宝知道她病了,也跟着闹起情绪,谁抱都不行,跟只软趴趴的小狗一样依偎在轻云身边,轻云生怕自己把病气传给他,让紫翎抱走,不料这小子放开喉咙大哭,赵氏和许氏手忙脚乱的去哄,屋子里就跟炸了锅一样热闹。

  赵氏和许氏匆忙告辞,轻云才真正躺下来,豆宝委屈的趴在另一边,睫毛上挂着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豆宝乖,不是娘不抱豆宝,是因为娘生病了,不能传染给豆宝。”

  “娘……”豆宝发音不是很清楚,不过这就足够了,轻云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豆宝,一会儿紫翎给你喂饭,不可以不吃,你有力气才能照顾娘,知道吗?”

  豆宝翻身坐起,含着眼泪点点头,慢腾腾磨蹭过来,把他最喜欢的铜球放在轻云身边,然后又挪到里边,“……玩!”

  轻云笑着,眼泪止不住的流,“我的豆宝知道心疼娘了。”

  紫翎端着药进来,看到眼前一幕,鼻子一酸也跟着抹泪,郭妈妈见状,赶紧去哄默默哭着的豆宝,“夫人千万别哭坏身子,小少爷人小心里都明白着,你这一哭他也跟着伤心,眼下要紧的是把病养好才对。”

  “郭妈妈说的是。”轻云擦了擦眼泪,人一生病就变得矫情,可是她心里清楚,若不是一股火,她也不会半夜发起高烧。

  喝了药躺下,一直睡到翌日清晨,轻云感觉身子轻松不少,太阳穴没那么疼。

  “小姐,你醒了!”紫翎轻手轻脚的进来,轻云这才发现儿子还没有醒。

  “昨晚豆宝闹了吗?”

  “没有,小少爷还吃了一碗鸡汤面条,我只拍了他几下就睡着了。”

  轻云看他面色红润,小嘴巴嘟着冒着泡,白白净净煞是可爱,于是忍不住笑到,“我看他早就醒了,在装睡呢。”

  话音刚落,豆宝一骨碌坐起来拍着小手,大笑道,“娘!”

  这个小活宝,没想到心眼这么多,怕自己吵到他娘就故意装睡。

  等她彻底养好身体,孙家带信儿叫她和豆宝去月牙胡同住几天,隔日就派了辆马车过来。

  马车驶过村中央的古树下,忽听外面有嘈杂声,轻云撩开帘子一条缝,正对上长柱媳妇的目光,张氏慌忙躲闪,轻云也是浑身不自在。

  吵架的人除了刘王氏再无他人,老太太坐在地上鬼哭狼嚎,看到有车经过,竟然不顾马儿会受惊猛地扑过来,若不是赶车的死命拉住缰绳,轻云几人就会被甩出去。

  “青天大老爷,我家长春冤枉,你得替他做主,他是被唐秀芝那婆娘给害的,他不是坏人,求你放了他吧。”王氏扑在车辕上要爬进去,吓的车夫挥着马鞭驱赶她,不料王氏力气太大,一把拽掉挡在轿厢前的靛蓝粗布帘子。

  “大老爷……”王氏定睛一看轻云坐在里面,惊愕的张了张嘴,突然发疯似的跳上车,挥舞着手臂要打轻云。

  “你要干什么?”轻云搂着豆宝惊恐的往车厢里躲,坐在门边的紫翎头发被王氏抓住,她疼的呲牙咧嘴,不知从哪里弄出一把青豆,悉数倒在王氏脚下,只见王氏脚下一滑,摔了出去。

  “快点离开这里。”

  车夫鞭子一扬,催促马儿快走,这一惊一乍就乱了套了,轿厢突然颠簸蹦起,紧接着外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马车轱辘从刘王氏的腿上压了过去。

  惊魂未定的轻云在见到孙老夫人时,手脚还是抖的。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孙老夫人一把搂住脸色苍白的轻云,问赵氏道,“恐怕是病还没有好利索,快去请大夫过来。”

  “干娘,我没事,只是受了惊吓,喝点热水就好了。”

  孙老夫人拉长着脸,对紫翎唬道,“发生了什么事,为啥没照顾好你家小姐?”

  紫翎忙把刘王氏闹事告诉了众人,轻云想到王氏那声惨叫就后悔不已,她不应该离开,如果王氏因此讹她,那就百口莫辩,任人拿捏了。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赶紧叫你爹回来,还有老大、老二、老三,都去刘家村评评理,我就不信这老婆子没人治的了她。”

  “干娘!”宋轻云吓的面如土色,哪敢惊动孙老爷子和三位义兄,若是这样大动干戈,不知会多讨人嫌招人嫉恨,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我和豆宝都没受伤,这事就罢了,以后我出门躲着她点就是了。”

  好不容易安抚住孙老太太,可是消息还是传到孙茂远耳朵里。

  吃完饭,孙老爷子把她叫到屋里。

  豆宝爬上炕,手里摆弄着孙浩的二儿子送给他的一个蝈蝈笼子,轻云就侧着身子坐在炕沿边上。

  “我听你干娘说刘喜庆家的又找你麻烦了?”

  “干爹,当时也是个意外,我看着她精神异常,好在有惊无险,我和豆宝这不是好好的吗?”

  “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谁知道那老婆子按的是啥心?明日我叫你大哥过去一趟,她若是敢讹你,有我给你撑腰,不用怕。”

  轻云感激的点点头,到底是走南闯北的生意人,见多识广,一下子想到点子上,王氏完全有可能趁机讹自己一笔。

  果不其然,孙泉从刘家村回来后,直奔南街的肉铺,见到孙老爷子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刘王氏的确被马车压到脚,孙泉看到时脚踝上夹着两块木板,躺在家里哼哼,听说孙家来人看她,老太婆指着孙泉鼻子破口大骂,叫他告诉轻云衙门里见。

  “她要多少银子给她就是了。”

  “爹,现在不是银子的问题,那刘王氏已经把状纸递到县衙,我赶去衙门里,听说县太爷已经受理了,这是文书,要轻云妹子明日去衙门跟她对峙。”说着孙泉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孙茂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