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惊诧

田园福妃 滋洋 2141 2019.01.27 08:00

  与孙家认了亲之后,轻云明显的感觉到村里人对她态度上的改变。

  世人更多的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不过她也不是倨傲自大之人,能认清一些人的嘴脸,大面上过得去,也不与人斤斤计较。

  刘王氏这几天都围着河沿转,不像以前那样飞扬跋扈跳脚骂她,几次被紫翎撞见,也只是夹着尾巴赶紧溜走,惹得紫翎不知翻了多少个白眼,轻云知道后,只是淡淡笑着,以李掌柜的话来看,刘家大势已去,只要王氏不找茬,她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近日她的酱肉生意越来越好,琢磨着又增加了几种口味和品种,每天来提货的人络绎不绝,俨然成了刘家村数一数二的大户。

  自从把事情都交给程管事,轻云也乐的清闲,每天数数银子,做些绣活,看看书,教豆宝识文断字。

  这天去城里结账的程管事,一回来就递话要见轻云。

  “程管事有何事?”轻云见他神色凝重不由的起了疑心。

  “夫人交代我注意城里的动向,今日县衙来了位新县令,城里一些商号的掌柜议论纷纷……”

  话音一顿,程管事小心翼翼看着轻云脸色。

  轻云笑到,“程管事只管说,我听着就是了。”

  “大家谈论最多的,怕这位也跟刘长春一样吃拿卡要,想在福满楼宴请新县令,各家有头有脸的掌柜都会去。”

  “是该恭贺新官上任,这事就由程管事您去办吧。”

  从主屋出来,程管事长吁口气,他回来的路上担心宋轻云目光短浅,不认同这种与虎谋皮的事,到时候免不了他费些口舌认真引导。现在看来他真真的小瞧了她,连一句多余的话都未问,直接把大权交给了自己。

  第三日天要擦黑程管事才回来,在院子当中看到轻云,忙作了个揖低头说道,“夫人,明日恐怕要您亲自去衙门走一趟。”

  轻云听到不由皱着眉头,“这是为何?”

  “县令给各家商铺发了帖子,要在绿水阁摆宴,请大家畅所欲言,恐怕要问些账面上的事情。”

  “还是由您出面的,我一个女人家不方便啊!”

  “话是这样说,可县令大人指名道姓让您去,您还是去一趟吧。”

  宋轻云郁闷不已,她的名声已经引起新县令的注意,在她看来并不是一件好事。

  “好,明日我随程管事一起进城。”

  见了面总该知道县太爷的想法,她不偷不抢不偷税漏税,做人坦荡没啥可怕的。

  隔日,把豆宝托付给郭妈妈,她准备带着紫翎一起去。

  临走时轻云亲了亲豆宝,这小子自从得了素衣给的铜球,就整日琢磨着如何分解开来。

  他才满周岁,能沉稳到坐上小半天盯着铜球看,谁都不能去打扰,这份心性令轻云也很惊讶。

  “豆宝乖,娘去城里见县令大人,你替娘好好守着家,知道吗?”

  不管他听懂听不懂,轻云一直坚持和他说话,小子抬起胖嘟嘟的小手挥了挥,目光又回到那个铜球上。

  “夫人就放一百个心吧,小少爷乖巧懂事,我会按照您给的食谱让厨房给小少爷做吃食的。”

  孙茂远给她送来一辆带着车厢的马车,为此又在西墙外边建了一个马厩,请瘸腿张过来照顾,顺便在夜里看护工坊。

  知道轻云要出门,瘸腿张早早就把马喂饱,收着缰绳等在门口。

  “小姐,以后咱们出门再也不用围着面纱了。”紫翎高兴的扶着轻云上车,车厢宽敞,铺着厚厚的垫子,一点儿也感觉不出来颠簸。

  到城里已是巳正初刻,绿水阁建在县衙的边上,是个天然形成的湖泊,里面长满了荷花,据说景色宜人。

  唐秀芝做县令夫人的两年,经常在这里举办一些内宅夫人的聚会,有时候刘长春也会附庸风雅,请一些同僚来吃饭喝酒,布局上就格外用心,用一道水榭隔开,分成两块不同的地方,移步换景,别有一番韵味。

  在大门口轻云与程管事分开,在一个小丫鬟的指引下,来到一间临水的小亭子里。

  “夫人请在此歇歇脚,有需要奴婢的地方尽管吩咐。”

  轻云含笑点头,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会,她也很紧张。

  不到一盏茶时间,忽听外面传来急促脚步声以及玉佩撞击发出的清脆声。

  “我家妹子几时到的?可有人服侍?”

  轻云探出头来一看,来人是她的大义兄孙泉的媳妇赵氏。

  “嫂嫂,你怎么也来了?”轻云快步迎了出去。

  “哎呦这可真是怪事,我也接到了县太爷的请柬,要不是你大哥提醒我,我还想不到你也会来呢。”

  两人携手进了屋,赵氏回头瞟了眼立在门口,规规矩矩的小丫头,小声嘀咕道,“我听说新来的县令没有家眷,难道他要亲自接待我们不成?”

  轻云愣住,思忖了一下说道,“总有管事妈妈吧?”

  “要不说开了眼吗?许是觉着我们身上都是铜臭味,派个下人应付我们,以为是给足了体面呢。”

  轻云不敢妄加议论,这里可是县太爷的地牌,谁知道门口立着的小丫头会不会把话传出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赶紧拉着赵氏坐下,欣赏窗外亭亭玉立的荷花。

  喝过一遍茶后,陆续有小丫鬟拎着食盒进来,询问两人将饭桌子摆在哪里。

  赵氏忍不住问道,“今天就请了我们两位女客?”

  小丫头福了福身子,脆生生答道,“大人说家里没有女眷怠慢了两位夫人,叫您二位不必拘束,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叫奴婢们尽心服侍。”

  赵氏看看轻云,忍不住捂嘴笑到,“既然这样,咱们不能拂了大人的好意,就把桌子摆在窗户下,闻着荷香咱也做回风雅之事。”

  紫翎和赵氏带来的侍女被带下,赵氏也潜了布菜的丫环,对她说道,“问问大人何时见我们,也给我们个准备时间。”

  小丫鬟退下之后,轻云才暗舒口气,两人安静用着餐。

  等小丫鬟进来收拾餐具时,其中一个走到北边窗户前,用力推开后,轻云和赵氏皆吓了一跳,她们与男宾用膳的地方只隔了不过三丈距离,因为中间有宽大荷叶挡着,男宾看不到这边,她们却能清楚的看到坐在上首,穿着锦袍的年轻男子。

  轻云难以置信的揉揉眼睛,旋即回头对小丫鬟问道,“县令大人姓甚名谁?哪里人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