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周岁礼

田园福妃 滋洋 2209 2019.01.26 08:00

  周岁礼这天,南风徐徐,晴空万里,喜鹊登枝,宋轻云的小院里热闹非凡。

  郭妈妈陪着轻云在厨房检查有无遗漏之处,厨子是从清远府请来的,经常给一些大户人家做席面,厨艺精湛不说,还能揣度出来客的身份和口味,每道菜肴都能让人吃的满意。

  “五六月间瓜果蔬菜丰盛,不过天气逐渐转热,饮食不能太贪油腻。”

  昨日轻云已经看过大厨列出来的菜单,今天不过是走个过场,当看到做好的凉菜整齐的码放在条桌上,她满意的点点头。

  “听说用槐花蒸鱼还是夫人您提议的,夫人在饮食上造诣颇深,令人敬佩。”郭妈妈在一旁笑着说道。

  河边种了好多槐树,夜晚南风一吹,整个院子里都是槐香,沁人心脾。

  “我也是胡乱琢磨,还不是大厨手艺好,一般人也做不出来这么好的菜肴。”

  她的话如淙淙山泉,听着让人舒坦,郭妈妈眉眼上全是笑意,扶着她出了厨房。

  陆续的有客人过来,最先到的自然是孙茂远一家,全家大大小小一十二口,加上丫鬟,婆子差不多三十多人,把轻云家的院子围得满满当当。

  主屋里,豆宝穿着件大红五蝠捧寿团花小袄,脖子上挂着李老夫人送的一套赤金如意项圈,看到她进来后举着小手使劲儿挥着。

  “你也歇歇吧,把事情交给下人去做便是了。”孙老夫人心疼的拉着她的手,可怜见的,无父无母又一个人拉扯着孩子,那些外宅的事都要她自己亲力亲为,老人家心里头念句“阿弥托佛”,以后可别叫干女儿这么累了。

  豆宝扑过来,依然举着小拳头,眼睛亮闪闪的,兴奋的看着他娘。

  “豆宝手心里握的什么啊?”轻云掏出手绢给他擦擦嘴角,只见肉嘟嘟的小手摊开,一屋子人笑的前仰后合。

  方才孙哲的小儿子给了他一块窝丝糖,豆宝不舍得吃,要留给他最爱的娘亲,握得太紧,糖丝已经化了,手心里到处都是黏糊糊的糖。。

  “乖孙子,到外祖母这里来,以后这东西管够了吃,可怜对你娘孝心一片,老大家的,回去你给豆宝做了点心送过来,咱家缺啥也不能缺了孩子的吃食。”

  孙泉的媳妇儿姓赵,娘家做水粉生意,与开绸缎庄的孙泉门当户对,为人泼辣豪爽。

  “娘,您这不是为难人吗?我哪有二弟妹的手艺,她做的糕点最合您的心意,我可不敢在她面前耍大刀。”

  孙浩媳妇姓钱,性格温柔,与粗犷豪放的孙浩性格互补。

  她不似大嫂那边样会插科打诨,更多时候像个锯嘴的闷葫芦,不过完全不影响妯娌间的融洽与亲密。

  被大嫂调侃只会抿着嘴乐,接下来一直到离开,钱氏都是细心观察豆宝喜欢哪样点心,默默记在心里,回去做了好几匣子糕点送过来。

  孙哲媳妇许氏,是赵氏舅舅家的女儿,两人表姐妹关系,如今同样嫁进孙家,正好亲上加亲,锦上添花。

  时辰到了,摆在屋子中央的紫檀木长条桌上摆着文房四宝和一些常见的抓周物品,还没等孙老爷子发话,小肉球子眼睛发亮,直奔桌边的一把刀鞘而去。

  “孺子可教也!”那刀鞘是孙浩临时起意放在上面,没想到豆宝一把抓过去搂在怀里,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小子不解的看着大家,不知自己哪里好笑。

  “等你再过一次生日,二舅舅就给你请个拳脚师傅,这小子必是将帅之才。”

  “哎呦这可不行,老二你是诚心捣乱啊,怎么能让我的乖孙子去打打杀杀?家里有你一个就够让我头疼。”

  李老夫人捏起桌上一只毛笔,哄着豆宝道,“乖孙,外祖母用这个换可好?”

  不料豆宝接过去竟然把毛笔直接塞到刀鞘之中,学着拔刀的架势又抽了出来,来来回回几次,越玩越兴奋,李老夫人扶额,只埋怨二儿子太胡闹。

  送走最后一批宾客,轻云的双腿肿胀的好像不是自己的。

  郭妈妈带着紫翎把宾客送来的礼物登记造册,忙完了已是月上柳梢头。

  “郭妈妈辛苦了,早些下去歇着吧。”轻云收起礼单后,对郭妈妈笑着说道。

  紫翎打水进来给她洗涑,轻云只穿了中衣上炕,给睡的小脸放红的豆宝打着扇子。

  “小姐!”出去泼水的紫翎慌张进来,目露惊恐,“我咋觉着工坊那边有动静?”

  已经是六月天,屋子里开着窗,轻云撩开窗纱一角听了片刻,并没有听到什么。

  “这两日工坊没开工,里面也没什么,不必大惊小怪,你也去歇着吧。”

  紫翎忙不迭的福了福身子,合上房门去了西间。

  夜里轻云睡的有些热,许是撩窗纱时进来蚊子,耳边不时有令人厌烦的嗡嗡声。

  她起来点了颗豆大的熏香,凛冽的香气在鼻间流淌,轻云睡意全无,侧卧着给睡的四仰八叉的豆宝扇扇子。

  院墙外面的柳树上,一位身着青袍的男子盯着主屋的窗户看了许久。

  “宋轻云?”

  明月高悬,男子修长的身子显得十分孤寂,肌肤有种病态的青色,剑眉星目,丰神俊逸。

  “阿嚏……”房间内轻云打了个喷嚏,摸摸豆宝身上没汗,才侧身躺下。

  翌日清晨,轻云起来时豆宝早就坐在炕边玩,小小身子背对着她,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紫翎挑帘进来,服侍轻云洗涑穿衣,轻云见她欲言又止,忍不住说道,“你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可不像你的性格。”

  “小姐!”紫翎突然跪下来,惶恐说道,“小姐,紫翎以后会听你的话,不再多嘴多舌,求你不要把我赶出去。”

  轻云愣住,她以前是拿话吓唬过她,那是因为她性子太野,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架势。

  如今跟着自己快两年时间,毛病改掉不少,自己又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把她送回家?

  “你起来说话?是不是昨日有人跟你说过什么?”

  昨天人多,轻云穿越来又是第一次主持这么大的家宴,无暇顾及紫翎的情绪。

  “小姐!”

  紫翎红着眼睛站起来,炕上的豆宝发现气氛微妙,也放下手里的东西,静静的看着她们。

  “没人跟我说过什么,是我自己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做你得力助手,带好豆宝少爷。”

  轻云暗自叹口气,紫翎年纪小,家中成员关系简单,思想单纯,完全是不喑世事的小孩子。

  突然间说出这番话来,怎么可能没有人点拨,她不说自是害怕自己,不如就此打住,她在暗地里多观察几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