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壮大

田园福妃 滋洋 2095 2019.01.14 08:00

  林许岙和那个男人一起消失了。

  一连数日轻云都去东山的山洞检查,吃食被冻成硬邦邦的一坨,被褥也好端端的放在那里,压根就没有被动过,没有一丝生活过的迹象。

  第七天,许久不见她去拿货的孙老爷子赶着马车过来看她。

  “家里出了点事,也没有个跑腿的人去跟您打招呼,让您多费心了。”

  孙老爷子好奇的问道,“小林子呢?他干啥去了?”

  轻云苦涩的笑笑,“他回家乡了。”

  “什么时候走的?不是说不记得自己是哪儿人吗?”

  “也许是想起来了吧?”轻云一直这样安慰自己,想必他记起来什么就离开了。

  可是跟自己连声招呼都不打,这让轻云很受伤。

  知道她家里情况之后,孙老爷子就帮她找了个知根知底的年轻人帮她送货取货,商铺那边雇了个大嫂帮忙卖货,这样一个月下来,收入比之前少了点,可也算没断了经济来源。

  一直到过完年,豆宝十个月,在紫翎的逗弄下竟然能蹒跚走起路来,轻云的心情才缓和不少,渐渐忘了林许岙带给她的阴影。

  转过年春暖花开,轻云靠着卖酱肉赚了三百两银子。她一股脑全拿出来,让杨大帮她又买了六十亩地,全部出租出去,让杨大两口子帮着收租子就行。

  城里的戒备随着农耕开始渐渐松懈下来。

  三月末,蛰伏了大半年的刘王氏,又开始在轻云家门口晃悠。

  刘王氏闹病的四五个月里,刘家村还发生一件事,成了村民茶后饭余的谈资。

  王氏的大儿媳周氏和胖嫂合伙做生意,周氏女红做的好,胖嫂有张巧嘴,专门给城里有钱人家的夫人小姐绣一些费心思的绣活,做一些样式独特的绢花,首饰,听说很多都是抢手货。

  年前周氏接到的订单多,一个人忙不过来,就从娘家那边找了个心灵手巧的妹子过来帮忙。

  事情就出在这个妹子身上。

  她是周氏三叔家的次女,芳龄一十五岁,眉眼弯弯,含羞带臊,风姿绰约,我见犹怜。

  因是家中幺女,爹娘心疼,就一直留在家中还未许婆家。

  小周氏住在堂姐家,虽然周氏早已与公婆分开住,可也只是在一个院子里,正房偏房之分,低头不见抬头见,气氛微妙,极为尴尬。

  过年了刘长春终于想起他还有个三天两头闹病的老娘,就耀武扬威的回村给老子娘送过节礼品,进门第一眼就撞见出来泼水的小周氏,顿时就酥了半边身子,挪不到脚步。

  刘长春看上大嫂的妹子,当天夜里就厚颜无耻的上门说亲,小周氏哭的稀里哗啦,扬言自己只做大不做小,让县官老爷死了这条心。

  刘长林惧内,就把话递给他老娘,叫她劝劝弟弟不要打小周氏主意。

  刘王氏病了好几个月,大儿媳整天连个照面都不打,更别说床边端茶倒水侍候她,现在竟然还拨了二儿子的面子,能看得上她,是她们周家的福气。

  老太婆窝了一肚子气,自然不肯松口,还撺掇老大摆局,用迷药迷昏小周氏,让二儿子霸王硬上弓,生米做成熟饭,小周氏就不会闹了。

  结果被周氏知道,气的她掐腰站在公婆窗户底下骂了大半天,又跑到城里去找唐秀芝,县令夫人大闹公堂,把刘长春一顿暴打,传的整个裕县没有不知道刘长春是个色胆包天还惧内的草包县令。

  不过到让轻云过了个好年。

  刘王氏刚恢复点元气又来找轻云的麻烦,惹得紫翎整天跟随时都能爆炸的爆竹一样,看到刘王氏靠近就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轻云无暇顾及她的举动,酱肉铺的生意越来越好,福满楼的大掌柜来找过她,希望能从她那里低价购买酱肉,这样就解散福满楼的厨房,专肆酒水。

  轻云就等着这天的到来,零售虽然利润高,可是耗时长,不能保证每天都有顾客上门。

  福满楼有好几家分店,个个都是宾客盈门,如今天气好,很多人愿意在酒楼边吃边聊,酱肉的保质期也长,有固定客源也节省不少时间,何乐而不为。

  于是轻云就着手准备在院子外边加盖三间屋子做工房,再招几个干净利索的女工帮着制作酱肉。

  有刘喜贵出面张罗,只用三天时间就盖起一座宽敞的工房,里面砌了六口大锅,又增加了卤鸡爪,酱肘子两道肉菜,材料备全之后,在村中央的古树下贴了张招工告示,轻云就回家干活去了。

  刘王氏一天天跟孤魂野鬼似的围着她家转悠,得空就骂,被刘喜贵批了几句还不忿,扬言去城里告诉她儿子,狐假虎威惹恼了刘喜贵。

  刘喜贵就把刘姓族里那些年纪大的人搬出来,联名写了一份状纸,要告刘长春母子目无尊长,纵容刘王氏在村子里横行霸道,欺压弱小。

  刘王氏吓的当场就给族里的老人跪下磕头,她儿子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听说上峰很不满意他的政绩,这个节骨眼去给他添乱,不是缺心眼是啥?

  于是王氏被刘喜庆给关在家里不准出去惹事生非,当她得到信儿宋轻云扩大买卖招人做事,已经是第五天了。

  王氏坐在炕上纳鞋底,嘴上也不闲着,骂完轻云骂周氏,连自己的两个孙子都不放过,气的周氏站在窗户下跟她骂了一架才消停。

  胖嫂看着气红了脸的周氏进来,笑着说道,“这老乞婆子也没几天活头,你要实在烦的慌,就给送城里县衙,县太爷还能不管他老娘?”

  “哼!她也得有这个胆量去。”

  胖嫂一听她话里有话,赶紧凑过身子讥笑到,“听说你那个弟妹往外面放印子钱,拿八厘息,整个裕县可没有她这么高的,就不怕被人抓住把柄,断了你小叔子的官路?”

  周氏想起唐秀芝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脸就生气,求她让自己以大嫂身份参加城里富家夫人们的茶话会以便她推销自己的绣品,她可到好,说官宦之家还要抛头露面挣那三瓜两枣,她丢不起那人。

  “现在看来,还不如宋轻云做我弟妹自在。”

  胖嫂眼前一亮,小声说道,“你还没查出她到底得了啥机缘?那孩子确定不是你小叔子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