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生病

田园福妃 滋洋 2034 2019.03.25 08:20

  隔了两日,汪书棋病倒了。

  寅时三刻左右,轻云起来给豆宝接尿,就听门外传来刺耳的拍门声。

  一屋子人都被吵醒,紫翎掌灯出来,敲门的人是银枝。

  “宋夫人,宋夫人,你快去看看,我家小姐生病了,现在烧的很厉害,求您去看看吧。”

  轻云听到后赶紧披衣服下地,郭妈妈进来帮她穿衣服,“夫人,用不用叫人备车?”

  “先看看再说。”轻云皱着眉头,“昨儿汪小姐喝预防瘟病的汤药了吗?”

  “我亲自端过去的,金枝姑娘说汪小姐正在作画,汤药先在炉子上煨着,等画完了再喝。”

  “也就是说你没有亲眼看到她喝进肚子里?”

  郭妈妈惭愧的低下头,轻云又说道,“你不用自责,她想不喝能找出一百个理由,怕是那个金枝说了些为难你的话,妈妈别往心里去。”

  银枝在外屋等了半天才见轻云姗姗出来,她眼圈一红,眼泪夺眶而出,“夫人,求你给我家小姐找个郎中,她烧的很厉害,如果得了瘟病可怎么办?”

  “银枝,你稍安勿躁,我现在就过去看看汪小姐。”

  推开东厢房的门,只觉得热浪扑面而来,地上的火盆里炭火旺盛,再一看门窗紧闭,轻云不由的皱了下眉头。

  “汪小姐?”

  炕上汪书棋紧闭着双眼,脸颊绯红,额前的碎发都被汗水打湿,紧贴在脸上,而金枝拼命的往她身上盖被。

  “你在做什么?”轻云脸色一变,她刚从外面进来,冷不丁带进股冷气,忽然察觉到空气里有丝异味。

  “紫翎,把窗户推开一条缝,还有把这火盆拿远一些,地上掸些水。”

  她看了眼金枝,“不要给你家小姐盖这么多被,发汗太多容易引起热惊风。”

  “什么?”

  金枝见她往下扒拉棉被,气不打一处来,竟然忘记自己的身份,上来要推开宋轻云。

  “坏心眼的女人,宋轻云你太狠毒了,我家小姐可是千金之躯,她是巡抚大人的掌上明珠,在你这里受尽折磨不说,现在竟然还想害死她,我跟你拼命了,呜呜,你还我家小姐的命来。”

  她猛地低头撞向宋轻云,毫无防备的她身子一歪,照着地上的火盆就倒去,要不是进来的素衣反应灵敏,后背烫伤是难免的。

  “胡闹什么?宋夫人说的对,炭火烧的这么旺,门窗关的严,你想让汪小姐窒息而死?”

  素衣是靖王府的人,所以金枝乖乖的闭上嘴巴不敢反驳她,轻云头疼的看了眼屋内的人。

  “郭妈妈,先去打盆冷水过来。”

  “银枝,给汪小姐换身干爽的衣服。”

  她回头看向素衣,“素衣姑娘,还得麻烦你去趟城里,把杨郎中请过来给汪小姐看看。”

  素衣点头,出去套上马车很快就离开。

  屋内,轻云本想亲手给汪书棋擦拭身体,被银枝抢先拿过棉布帕子。

  “宋夫人,我明白你说的意思,还是由我来照顾我家小姐吧。”

  宋轻云也不坚持,叫厨房熬了一锅姜汤,每人喝了一碗驱寒。

  “金枝,你家小姐什么时候发病的?”轻云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盯着金枝问道。

  “哼,你现在问这话什么意思?是得意自己终于折腾病了我家小姐?”

  “你说话客气点,我家小姐什么时候折腾过你们小姐?”紫翎的嘴巴可不饶人,平日里就讨厌汪书棋主仆三人,这时候金枝赶往轻云身上泼脏水,她自然是反唇相讥,对骂起来。

  等两人骂的差不多了,轻云一拍桌子,怒目圆睁,“你们俩眼里没有主人吧?再吵就出去吵。”

  银枝见状,悄悄推了一把金枝,叫她去照顾汪书棋,自己过来说道,“我家小姐这几日劳累过度,夜里又睡得不踏实,这才得了风寒。”

  轻云抬眼看看银枝,这是拿话给她听呢,言外之意还是宋轻云折腾她,叫她教赵明珠学劳什子国画,练什么书法,娇滴滴的小姐哪里受过这种委屈?不病才怪呢!

  轻云也不辩解自己没有折腾汪书棋,她就是故意的,怎么了?受不了你可以卷铺盖回你的汪府做大小姐,何必在这里摆出一副励志的样子,这不是死要命子活受罪吗?

  “昨儿你家小姐喝预防风寒的汤药了吗?我特意吩咐郭妈妈在里面加了温补的药材,就是担心汪小姐想念父母上火生病,可惜还是被感染了风寒。”

  银枝惊愕的看着她,心里想着宋轻云黑白颠倒的本事真是令人咋舌,明明就是她故意叫赵明珠来气自家小姐,如今却说成体谅照顾,幸亏小姐病的迷迷糊糊,要是听到这样的话,还不被气吐血才怪呢。

  “宋夫人,我家小姐病成这样,恐怕不能再教赵小姐,请夫人另请高明吧。”

  “银枝姑娘真是忠心耿耿,我会考虑你的建议,你先去照顾你家小姐吧。”

  约莫半个多时辰,杨郎中匆匆赶来,顾不上擦汗就隔着帘子给汪书棋诊脉。

  “邪气入体,卫气不固,气瘀血虚,与时下的瘟病症状一致。”

  杨郎中诧异的看看轻云,“我不是开了预防的药吗?怎么还会被传染?”

  轻云耸耸肩,无奈的说道,“谁知道呢?也许是汪小姐体质娇弱,不堪一击。”

  郭妈妈悄声上前对她低语道,“我在东厢房的后墙根发现被倒掉的汤药,看样子最近三天她都没有喝。”

  “嗯?前两日你可是看着她喝进去的。”

  “是啊!”郭妈妈也觉得纳闷,她的确是亲眼看着她喝下去,然后才拿着空碗出来。

  “呵呵,这么说来,汪小姐是把吃进肚子里的汤药又给吐了出去,她这是何苦呢?那里面我可是加了珍贵的黄芪和当归,不应该辜负我的一片好心啊!”

  “哎呦,这位小姐对自己下手真够狠的,阿弥陀佛,她怎么能想不开呢?”郭妈妈双手合十,诚心为她祈祷。

  等杨郎中诊疗完毕,天已经大亮,轻云就留他在家中用饭,环顾一圈后,轻云蹙眉,“明珠小姐呢?怎么还没有起来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