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担子

田园福妃 滋洋 2074 2019.01.11 08:00

  轻云急匆匆赶回家,老远的就听房子里有哭声传来。

  她心急如焚,不由的加快脚步,到了跟前才听出来是紫翎在哭。

  大门在里面反锁着,林许岙见状,一个箭步飞身过去,跳到墙内打开门,轻云慌张往屋里跑,只见紫翎趴在炕沿边,旁边放着一碗凉透了的糊糊,豆宝禁闭双眼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轻云脑子轰的一下,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拖走酸软发抖的双腿挪过来,慌张问道,“豆宝他怎么了?”

  “小姐,你可回来了,豆宝少爷不吃我熬的粥,他有三个时辰没吃东西,就喝了一点点糖水。”

  轻云赶紧抱起孩子,刚想撩起衣襟,转头对紫翎说到,“快去给我洗块热毛巾,我还没擦手。”

  轻云悔恨死自己的决定,要是豆宝有个三长两短,她绝不会原谅自己的。

  正处在哺乳期,轻云的胸口胀的生疼,细心用毛巾擦拭过身体之后,赶紧给豆宝喂奶。

  她不敢给孩子喂的太饱,怕再伤到柔弱的脾胃,豆宝似乎能理解他娘的心思,吃饱了之后吐出**,吮吸着小嘴沉沉睡去。

  孩子太省心了,可是轻云不敢大意,他生下来就不会哭,饿了病了只会用可怜巴巴的眼神来表达,仿佛知道娘亲不容易,从生下来就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吃晚饭的时候,林许岙看看炕上逗弄孩子的轻云说道,“明日我去找孙掌柜拿肉,后天就由我一个人去集市卖吧?”

  宋轻云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林许岙发觉自己可能僭越了,忙红着脸低下头,快速扒拉碗里的饭。

  紫翎见状忙接话到,“小姐,我跟林大哥一起去,你看咋样?”

  轻云缓和了表情,点头说道,“行,就交给你们来做吧。”

  两人顿时暗舒口气,特别是林许岙,眉眼弯弯,唇边带着笑意。

  收拾完厨房,轻云嘱咐紫翎给林许岙煎药,紫翎乐颠颠的答应下来,守在炉子前细心熬着药,一边和卖力劈柴的林许岙说着话。

  翌日林许岙给自己脸上涂抹一番,过来跟轻云报备一声,挑着担子走了。

  他发现刘家村离县城并不远,昨日乘坐马车时,就他一个大老爷们,一路上甭提有多别扭。

  他脚力快,用不了两个时辰就能走个来回。

  找到孙老汉买了四十斤牛腱子肉,按照轻云的吩咐,又买了些猪蹄,林许岙马不停蹄的往回返。

  进入十月,天气逐渐转凉,走累的林许岙正坐在一棵大杨树底下歇息,从南面的官道上突然卷起滚滚的黄土,他警觉的站起身来,挑起担子就赶紧躲到林子深处。

  在山里转悠大半年,林许岙一直坚信自己是被仇家追杀的,所以轻云提出给他易容他一点都没有反对。

  在没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谁,他时刻保持警惕。

  马蹄声越来越近,只见跑在最前面的人一袭黑衣,连头上的罩着面纱,后面追上来的三匹马上,都是蒙面黑衣人,手里扬着明晃晃的大刀,刀刃上似乎沾着血迹。

  林许岙又往里缩了缩,等周围又恢复安静,他才挑起担子,一路狂奔回刘家村。

  ……

  福满楼二层一共有九间客房,被人整整包了一年,而入住的人却很奇怪,隔上一两个月就来住几天,每次都是三两个人,而今天却呼啦啦一下子来了七八个人,个个面上罩着纱,远远望去,黑压压的令人不寒而栗。

  县衙,刘长春的师爷正向他报告福满楼的异常。

  刘长春闻言,眉头紧锁,兀自放下手中茶碗,思量半天没有个主意。

  师爷见状连忙献计,“老爷,以小人之见,应该借着维护治安的由头却福满楼查看一番,若真是靖王殿下,您这不是得了天大的福分,尽心竭力为靖王殿下办事即可。”

  “说的有道理。”刘长春顿时眉头舒展,拉直成一条直线,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我问你,宋轻云那娘们真的带着个孩子回去的?”

  师爷没想到他费劲口舌说了半天,刘长春想的依旧是风花雪月。身边有个母老虎一般的夫人,居然还想着外头的小媳妇,城里百姓都叫他“草包县令”一点没错。

  他忍住心中厌恶,谄媚笑到,“是有这么一回事,您忘了,令堂被她气病,夫人不是派李婆子回去侍候了吗?”

  “呦,我给忘了这茬,一会儿你差人去刘家村走一趟,给我娘送几块她爱吃的油炸糕。”

  “是。”师爷气的嘴角直抽抽,他堂堂一正经秀才,竟然给一介武夫指使的团团转,呸!

  第二次进城贩卖酱牛肉,林许岙还有些小激动,他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做啥的,总之对这种事情感觉很新鲜。

  这次他说啥也不坐牛车,挑着担子箭步如飞,比牛车提早来到城门口,等紫翎下了车,他们来到馄饨摊前。

  “呦,轻云妹子今儿咋没来?”馄饨大嫂惊讶的看着气喘吁吁的紫翎问道。

  “我家小姐要照顾豆宝少爷,以后就由我和林大哥来,请大嫂多多关照。”

  紫翎把轻云交给她的租金放到馄饨大嫂面前,“我家小姐说感谢大嫂的帮助,这是一个月的摊位费。”

  馄饨大嫂姓秦,丈夫前年得病去世,留下孤儿寡母三人,娘家婆家都不接济她,没办法才抛头露面,在街边摆了个馄饨摊子,因为手艺好,渐渐就有了主顾,日子过的很勉强。

  得了轻云给的二钱银子,她也不推脱,这个世界用同情是活不下去的,况且轻云明显比她过的要好,能买的起仆人,可惜年纪轻轻就守了寡。

  林许岙也不言语,把酱牛肉和猪蹄摆出来后,就靠着墙根坐下,眼睛看着来往的行人。

  很快就有人过来询问,特别是对面福满楼的酒客,先从摊上买二两牛肉,一看猪蹄炖的晶莹剔透,软烂入味,再来半个猪蹄,然后大摇大摆的进去买酒,如此一来,众人纷纷效仿,不过两个时辰,牛肉和猪蹄所剩无几。

  林许岙跟紫翎交待几句后,自己到南街集市去找孙老头拿货。

  刘延平又是赶着收摊尾巴过来的,浑身上下都是土,脸上划破好几道口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