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赶走

田园福妃 滋洋 2150 2019.02.17 08:00

  小红谄媚的笑着,“恭喜老爷,老夫人,三爷,三太太有喜了。”

  孙哲愣住,赵氏忙过来道喜,“恭喜三叔。”

  孙老夫人也猜到是这个结果,就对孙哲说道,“你去陪你媳妇吃饭,既然她怀了身子,就让诫哥儿过来跟语哥儿做个伴,留在我身边,等他们兄弟满十周岁,就跟谆哥儿和诩哥儿一样搬到外宅住。”

  孙哲惊讶的看看他娘,一旁赵氏忙给他打眼色,心里虽不情愿,可又不敢反驳,只好跟轻云打声招呼退了出去。

  这顿饭吃的,轻云觉的自己完全消化不良。

  谢绝孙家的再三挽留,申时未到,轻云三人就返回刘家村。

  哄睡豆宝之后,轻云去了西厢房,在门口交待郭妈妈谁也别靠近,进来后随手掩上房门。

  素衣有些魂不守舍,她是上过战场的,被她杀死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可是唯独面对宋轻云,她打心眼里有些惧怕。

  “素衣,今天你在车里跟我说有人叫你来保护我,你告诉我,这个人是不是靖王爷?”

  素衣佯装镇定,她早就想过以宋轻云的聪明才智,肯定会猜出她来此的用意,可是没人告诉她应该怎么回答,一时语塞就愣愣的看着宋轻云。

  “靖王爷现在在哪里?”

  “在燕京。”素衣据实回答。

  “据我所知,靖王爷的封地在蜀,他为何会出现在刘家村?并且把玉佩丢在河里?”

  素衣尴尬的看着她,半晌才支吾说道,“夫人,你是不是猜到什么了?”

  别看宋轻云面上古井无波,实际上内心慌乱不已,素衣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岂不是证实自己的推测?

  她叹口气说道,“素衣姑娘,明日请你离开这里,并且带话给靖王爷,就说宋轻云已经忘记当初发生的事,请他高抬贵手放我一马,从此以后我跟豆宝隐姓埋名,绝不会找靖王府任何麻烦。”

  “夫人,想必你是误会王爷的用意,他并不是派我来监视你,他……”

  “素衣姑娘,什么也不要说了,我只是乡下没有见识的女人,与你家王爷根本不搭边。请你务必转告靖王爷,我只想安静的生活,不会招惹别人,也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我的生活,所以你说的保护我承受不起,之前你说过的话,我就当你是为了完成任务,现在我表达清楚我的意思,烦请你离开这里。”

  素衣惊愕的说不出话来,她是第二次被宋轻云驱赶,放眼整个大周朝,不知道多少闺中女子向往与靖王爷结识,柳晓玥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可是宋轻云偏偏想远离,甚至恨不得逃到无人之地,看来她是不了解靖王爷的脾气秉性。

  如果被皇家知道靖王爷的骨肉流落在外,宋轻云想置身事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还不如早些攀上靖王爷,免得以后生是非。

  “夫人,靖王爷为人刚正不阿,八岁惊天下,在朝堂之上与翰林院的士大夫辩论,十七岁带兵拿下西南叛乱。他不是不负责任的人,至于当时情节,王爷有不得已苦衷才会惹下大祸,事后他也没有逃避,而是积极寻找夫人下落,如今他回宫参加太后的寿宴,不然早于夫人和小公子相认,你还是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吧。”

  素衣说的情深意切,恨不得多张嘴把慕青岙的优点全告诉轻云,让她改变主意,不料轻云冷笑道,“素衣姑娘,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想与任何人有瓜葛,豆宝是我的孩子,谁也别想从我身边把他带走。宁可玉碎,不为瓦全是我的行事准则,这下你听明白了吧?”

  轻云摔门出去后,守在外面的郭妈妈见她眼圈里含着泪,顿时慌了手脚,想过来问问又怕僭越,惶恐不安的跟着她去了上屋。

  “郭妈妈,把这个给素衣姑娘送去,就说我今夜不便留她,请她另寻出路。”

  “……哎,好,好,我这就送过去。”

  郭妈妈拿着一包银子出去,不一会儿就听到窗户下素衣的声音,“夫人多保重!”

  她乏累的靠在迎枕上,隐忍着泪水,不料还是夺眶而出。

  一个个都看她好欺负吗?那个被刘家打刘家骂不敢反抗的宋轻云已经死了,现在的她如涅槃重生,如果还想着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吃,那么就别怪自己泼辣蛮横。

  可是一想到聪慧懂事的豆宝,轻云的心就跟刀割一样的疼。

  他还小呢,将来的路很长,如果靖王府打定主意要带走他该怎么办?

  玉石俱焚那是气话,她怎么舍得自己的心肝宝贝丢了性命?可是一入侯门深似海,她可怜的儿子那么小,能健康快乐的长大吗?

  晚饭轻云没吃,也没叫紫翎进来侍候草草睡下。

  程管事下工后过来报账,发现家里气氛阴沉沉,就问郭妈妈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清楚,夫人回来后就把素衣姑娘给赶走了,也不知是不是吵架,夫人哭的很伤心。”

  “难道在孙家受了闲气?”

  郭妈妈连忙打住他的话,“程大哥,话可不敢这么说,毕竟孙家是咱们的老东家。”

  程管事叹口气,“妹子,咱们凭心而论,夫人对咱可一点不薄,从前在孙家拿多少银子如今还是多少,一年四季四套衣服,还有年节礼,放眼整个裕县,哪有这待遇?”

  “程大哥你说的对,夫人跟我家女儿一般大,我是真心把她当自己的孩子看待,可是再亲也不是亲生父母,有些话都不知道该怎么问,想帮忙都不知道该怎么伸手。”

  “所以咱们做好自己的本分,你这几天就多费些心,在饮食起居上照顾好,外头作坊有我看着,不会出大问题。”

  两人商量半天,程管事把当日赚的钱交给郭妈妈就离开。

  翌日清晨,轻云是在豆宝银铃一般的笑声中醒的,她起来趴在窗口一看,院子里的花架下,他和紫翎正蹲在地上看一群蚂蚁搬家。

  来到这里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她只好轻轻咳了咳嗓子,紫翎马上笑嘻嘻的跑过来,“小姐,你醒了。”

  “现在是什么时辰?”

  “辰正二刻,小姐,我这就进去服侍你起床。”

  “打洗脸水就好了,告诉豆宝别什么东西都吃。”

  豆宝正想把花架上一片绿油油的叶子塞进嘴巴,听他娘这么一说,红着小脸赶紧把叶子藏在身后,轻云忍俊不禁,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