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田园福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林府

田园福妃 滋洋 2270 2019.02.25 08:00

  等人都走后,她站在门口往四周看看,寂静的河边只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丈高的芦苇挡住一大片视线,要想在里面藏个人,应该很容易吧!

  她怀疑救了豆宝的人是被她赶走了的素衣,身上没有点功夫怎么可能推开那块巨石?她是怕自己生气才一直隐藏在暗处,说到底还是为了保护自己,所以此时她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豆宝果然如杨郎中所说,睡醒觉后就活蹦乱跳,一点事也没有,轻云怕触及他的伤口就没敢问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两人足不出户在家里养了好几日,豆宝嚷嚷着要去城里见他的外祖父孙茂远。

  前一阵子麻烦孙茂远帮着打听地陷的事儿,本应该去当面道谢才是,轻云就让工坊送来一些生肉,她亲自做了几样下酒菜带着,去了南集的孙记肉铺。

  可惜孙茂远并不在店里,轻云跟孙哲见过面之后,询问了许氏的身体,又请他给干娘带个好,就转身离开,绕了点路去了西胡同。

  她想看看素衣会不会就住在郭妈妈说的那位江决大人的府上,救豆宝的事十有八九是她所为,她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总该表示一下谢意才好。

  看到门楣上的两个大字,轻云心里惊讶了半天,怎么偏偏是“林府”?而不是“江府”或者其他名字?

  “你过去敲门,就说来找柳小姐。”

  紫翎不知道她的用意,还是领命过去,敲了半天总于有人过来开门。

  厚重的大门刚露出一条缝,眼尖的紫翎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子,“是你啊?你不是刘长春的朋友吗?他出事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哎呦你这个没教养的丫头,松开手说话。”刘延平被她拽的一趔趄跌出门槛,一抬头发现敲门的是宋轻云,差点惊掉下巴。“你、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宋轻云根本就不记得他是谁,紫翎见状就气哼哼的说道,“小姐,他是刘长春一伙的,吃咱们的酱肉猪蹄还没给银子呢。”

  “小丫头你别胡说八道,我哪里是刘长春的朋友?”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眼神惊恐的盯着宋轻云。

  哎呦王爷刚刚回府她就过来,要不要跟王爷禀报一声?

  “这位先生,我是来找柳晓玥柳小姐的,前几日在书局有些误会,今日冒昧拜访是想把药书送给她看看,烦请先生帮忙通传一下。”

  “柳晓玥?她是不是欺负夫人您了?”刘延平见宋轻云惊讶的看着自己,慌忙意识到自己失言,忙不迭的打圆场道,“呵呵,我的意思是夫人不必挂在心上,柳小姐只是这里的客人,她现在已经返乡,夫人还是回去吧。”

  果然如郭妈妈打听到的一样,可是不能就这样无功而返,她要确定一下素衣是不是住在这里。

  “既然这样,那么这位先生,请你付了那日吃猪蹄酱肉的钱吧。”轻云淡定的说道。

  “什么?”刘延平惊愕不已,这话怎么能从她口中说出呢?

  “夫人,我想你是弄错了,那天刘长春替我付过银子了。”

  “这位先生你说的轻巧,那个刘长春雁过拔毛,出名的铁公鸡,你是他朋友,还不知道他为人?”紫翎不屑的讥讽道,气的刘延平胡子一翘一翘的,摸遍全身没一个大子儿,只好叫两人进来,自己跑回书房取银子。

  “怎么去了这么久?”刚刚沐浴完的慕青岙在素衣彩衣的服侍下,换好衣服出来,见刘延平神色难看,好奇的问道。

  “王爷,是,是宋夫人来了。”刘延平摸摸莫名冒出的冷汗说道。

  “轻云?”慕青岙心下欢喜,他还想着夜里去刘家村看看,没想到她到找上门来。

  刘延平赶紧把宋轻云找柳晓玥的事说了出来。

  素衣见王爷拿眼睛瞪着自己,忙跪下说道,“王爷,的确有此事。”于是她又将后来去书局调查的事情说了一遍,其中包括宋轻云质问她的事:柳晓玥是不是靖王妃,一并告诉慕青岙。

  屋内气氛压抑,前几天刘家村发生的事她还没来得及向王爷禀告,如今宋轻云找过来,八成是怀疑自己暗中出手,想到这里她暗自叹口气道,“王爷,不如请宋夫人进来说话吧?”

  慕青岙沉思良久点头应允,叫彩衣把一副百鸟朝凤的琉璃屏风搬了出来。

  出来请宋轻云的是素衣。

  “见过夫人!”素衣姑娘清冷的脸上带着一丝尴尬。

  “素衣姑娘,多谢你出手相救,你的恩德我没齿难忘。”

  素衣惊慌扶住福身子的宋轻云,额头冷汗涔涔,她保护轻云母子理所应当,哪敢受此大礼?

  “夫人,王爷想要见你!”素衣趁机在她耳边低语道。

  宋轻云惊慌失措的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透着恐惧,素衣忙不迭又说到,“王爷只是单纯的想见见你,你不要紧张。”

  跟着她往里走,轻云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路上她好奇问道,“这里不是江大人的府上吗?为何写着林府?”

  “这个……是因为王爷与林大人是旧识,来裕县都会住在林府的,恰巧林大人回燕京,府里就没什么人。”

  “……林许岙?”

  素衣尴尬无比的点点头,她也搞不懂王爷为何会拒绝与宋轻云直接见面,只好找个理由撒谎。

  越是往里走她的心越慌乱,靖王爷见她做什么?道歉?还是要夺走豆宝?

  无论哪一个理由,都不能让轻云释怀,可是得罪了王爷岂不是断送自己和豆宝的未来?她想找些借口来询问素衣靖王爷的目的,不料很快就被带到一间屋子门口,廊下站着的彩衣看到她,不冷不热的瞟了一眼,带着昏头转向的紫翎离开。

  “夫人,请进!”素衣恭敬的推开房门,顿时宋轻云感到一股凉意扑面而来。

  她紧张的盯着眼前的书房,好半天才挪动一条腿,硬着头皮进去。

  “见过靖王爷!”她跪下的一瞬间,紧张不安的心却突然安静下来,既来之则安之,早晚她都要经历这一天,何必把自己搞得大气不敢喘。

  “不必行礼,坐下来说话。”

  轻云悄悄抬眼,不料目光被一扇流光溢彩的屏风挡住,忽又感到头顶有道炽热的目光打量,迫于压力,她只好坐在屏风前的一张太师椅上。

  “请喝茶!”

  轻云看了眼一旁桌上冒着氤氲热气的茶碗,淡定的端了起来喝了一口。

  慕青岙静静的略显僵硬的宋轻云,想着母子两人前几日受到的惊吓,心中冷意喷涌而出,一屏之隔的轻云马上感受到不寻常。

  她的担忧愈加强烈,甚至坐立不安,拿捏不准靖王爷的意图。

  她壮着胆子问道,“不知王爷叫民妇来所为何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