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孤单而生孤独终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与午小拾的十年•1

孤单而生孤独终老 笑忘书Z 4139 2020.03.27 02:13

  19岁这一年,向暖成了午小拾的女朋友。时间确实可以不知不觉中改变人的习惯,向暖从习惯每周等待车也的信和电话,到习惯每天和午小拾一起上自习、去食堂、散步运动、欢笑争吵,跟午小拾在一起的时间远比跟车也在一起的时间多得多,午小拾跟车也不同,他愿意把自己的大部分时间分给向暖。

  向暖大三那年得了水痘,午小拾每天给她送三餐打热水照顾她,连续一个月,被舍友们评为“最佳男朋友”。午小拾对向暖最大的影响应该是性格上的,他开朗,乐观,热情,从不藏着掖着,总是哈哈大笑,向暖也开始时不时会哈哈大笑了,也开始有话就直说了,生气时不再生闷气,而是会跟午小拾唇枪舌战了。

  当然,向暖还是会想起车也,也只是想起,也只能是想起。不断推着她往前走的生活让她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后,即刻打消。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毕业转眼就在眼前,每一次毕业季都是情侣们的分手季,那些没有办法分到一个地方的男女最终八成以分手结局。而午小拾因为这四年成绩表现都很优异,获得了“优秀毕业生”的名额,这是他四年来一直在践行对向暖妈妈的承诺,尽力去争取优毕名额,因为优秀毕业生可以参加跨地区分配。

  向暖的父母几年里也慢慢不得不接纳了这个男孩,为了女儿着手在当地帮午小拾打点关系,给他联系了一所大专院校校办。这样优秀的人是不愁没有好去处的,师大一直动员午小拾留校,师大可是省级重点院校,这里的平台和机遇当然是市里的大专院校不能相比的。而午小拾的妈妈本就是省城人,也希望他留在省城,便联系了省城的消防总队让午小拾做文职,这样今后他们全家就可以回到省城。

  午小拾从个人意愿上当然是更倾向于去消防,但是这样势必要跟向暖两地分居。虽然师大和消防的领导都已经许诺三年后如果他和向暖结婚,可以把向暖作为家属调到省城,但是向暖妈妈坚决不同意女儿嫁到外地,她自己就吃了远嫁的亏,受了委屈身边没有一个家人,吵了架想回娘家都是奢望。

  午小拾征求向暖的意见,向暖很诚恳地对他说:“这个事你应该自己做决定,我不能替你选择。”

  这么多年,在这个人身边,已经成为向暖的生活习惯,朝夕相处,吵吵笑笑,向暖对他是有感情的,这种感情不是一见钟情,怦然心动,但有感动感激,相知相依。分别肯定是难过,但向暖希望午小拾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其他的,只能顺其自然。

  午小拾的妈妈也特地来省城给儿子和向暖做工作,她对儿子说:“小拾,对于男人来说,事业才是最重要的,你如果放弃了这些机会,你以后千万别后悔!”

  午小拾在犹豫再三之后还是顶着来自母亲的压力选择了跟向暖去她的城市,这让领导们和辅导员都惋惜不已。

  这个决定让向暖很感动,她知道午小拾是真心想和自己在一起,愿意为自己付出和牺牲。这样的选择在车也是不可能的,车也更自我一些。

  同学们都在伤心告别,情侣们因为分离悲悲戚戚,只有向暖不必经历这些。车子驶出大学校门时,她回忆起四年前她哭着来到这里,而现在笑着离开。这样的离别,不伤心,不伤人,未来充满期待。

  大学四年是她的第一个社会熔炉,四年熔炉的历练,让她成长能干不少,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内向沉默、连放声大笑都不曾有过的羞涩女孩了。

  向暖回到家乡,分配到当地一所普通中学当高中老师,午小拾去到当地的那所大专院校在校办。日子就这样普通而平静地过着。午小拾每天中午晚上都会给向暖去一个电话,每个周末他会到向暖家一起过周末,一家人相处也算得上是表面融洽。

  向暖知道自己父母其实有点瞧不上午小拾,母亲这个直脾气有时候口无遮拦说得人家不高兴了也不知觉,而午小拾也是个有脾气个性的男人,大学和母亲之间发生的不愉快他怎么会不记得?

  但是午小拾为了向暖都背井离乡、离开家人来到向暖的城市了,对于两人的关系大家都自然而然地认为是要奔着结婚去的,两人也理所当然是这么想的。

  向暖家不远的地块开始动工建新房,向暖父母想给女儿买房在自己附近,以后便于照顾女儿女婿的生活。但是因为两个孩子才刚出来工作不久,午小拾家人也没有提出过要给孩子备婚房的想法。

  向暖父母对向暖说:“因为买房子是我们女方提出的想法,那我们就来付首付,不要好像我们要开口找人要房子一样,这样对你以后也不好。房子总价42万,我们老两口出22万,这是我们能拿出来的全部积蓄了,算是给你的嫁妆。剩下的20万你们小两口贷款还。午小拾家出装修的钱就行了,这年头有10万就能装修得很好了,我们也不要什么彩礼钱了,他家还有一个龙凤胎姐姐,也要结婚了,都是工薪家庭,我们不要太为难人家了。”

  向暖很感动于爸爸妈妈的通情达理,他们是这样为自己着想,为自己付出。她把这事告诉午小拾,也写信告诉未来的婆婆,说首付的22万算是爸妈给她的嫁妆了。

  买房大事就这样敲定了。

  在付款登记房产证之前,向暖爸妈对她和午小拾说:“小暖,小拾,跟你们商量个事儿,房产证上能不能加上小暖爸爸的名字?她爸爸还有两万元在公积金账户里,写上名字才能充到你们房子的贷款账户里。而且这样对我们家小暖也是一个保障。”

  年轻人自然不会去想那么多,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利益牵扯,所以他俩都爽快地答应了,午小拾也没当一回事儿,没有告诉自己父母。

  向暖生日那天午小拾用自己的工资给向暖买了一台手机,让向暖自己去选个手机号码。在柜台向暖无意看到一个尾号是44的号,4月4日是车也的生日,分手后这些年向暖虽然从没跟车也道过一声生日快乐,但她也从没忘记这一天。她按捺不住心底对这个号码的渴望,好像这样就可以在生活中跟车也有那么点关联,可是她又觉得这样对不起午小拾。就这样在柜台前站了好久。店员不停地给她推销各种带6带8的好号码,最后她在店员不解的眼光中买了这个尾号是44的手机号。

  “怎么选了个这个号码啊?”午小拾嘀咕了一句,向暖做贼心虚,没有吭声。

  第二年交房后开始装修,装修设计公司给出的预计是15万,午小拾爸妈只拿得出八万元,向暖父母只好又把养老钱抠出7万贴补这两个年轻人。

  有天向暖没班在家,正靠在沙发百无聊赖地看肥皂剧,家里电话响起,她看了一下来电显示,是上海来的电话,她愣了一下,接起来,可是对方没有说话,她“喂”了几声,对方电话就挂了。这个奇怪的电话让向暖心跳加速,会是他吗?向暖回拨过去,电话里传来总机的声音:你好,菱电,请拨分机号。

  向暖挂掉电话,心中一种奇怪的预感让她确信这是车也打过来的电话,她曾听同学提起过车也研究生没有考上,留在了上海工作。他到底还是留在上海了,留在他向往的那片天地。可是今天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呢?他也还没有忘记我吗?

  这个意外的来电打乱了向暖的节奏,她一天都神思恍惚,她一直以为车也已经是自己的过去了,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不会再起涟漪,不曾料自己只是把他雪藏在内心最深处。人最怕的是一朝清醒,糊里糊涂是最好的人生状态。

  她在办公室,打开锁着的抽屉,拿出收藏的秘密,这里有车也大学时写给她的信,有他俩那个寒假一起出去玩拍的照片,有车也刻给她的核桃笑脸,熟悉的字迹,熟悉的容颜。她一直舍不得丢,珍藏着,珍藏着她一去不返的青春。她打开电脑,在百度上打上:上海菱电……这是一家在淮海路上的工程公司,向暖浏览着公司的图片,仿佛看到车也在里面上班的样子。

  可是,又能怎样呢?婚房都快装修好了……

  眼看着两个年轻人自己的小家就初见规模了,向暖父母觉得自己人生的头等大事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是给女儿筹备婚礼,让年轻人去过自己的小日子了。两个人已经工作第三年,该考虑结婚了。

  房子装修好后,向暖也并没有着急结婚,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躲不过的事。可是向暖父母着急啊,女儿25岁了,跟午小拾谈了6年了,亲戚朋友都见过了,领导同事都知道了,再不结婚女儿太吃亏了!

  那天午小拾照例来向暖家过周末,向暖妈妈做了一桌好菜,对午小拾说:“小拾啊,你和小暖在一起也6年多了,该结婚了,你看呢?”

  “当然好啊!”午小拾高兴地说:“我叫我爸妈找个日子下来一趟吧!”

  “妈妈,你着什么急啊?”向暖生气地瞪了妈妈一眼:“我还不着急结婚!”

  妈妈以为向暖是害羞,嗔怪道:“你都老大不小了,怎么不着急了?我25岁都生你啦!光谈恋爱不结婚人家怎么看你?”

  “人家怎么看关我什么事?!”向暖居然突然哭了起来。

  爸妈和午小拾面面相觑,本来应该是个高兴的话题,女儿居然哭了?

  午小拾有点不高兴了:“跟我结婚委屈你啦?”

  但他们谁都没有多想,以为向暖只是恐婚罢了。

  结婚的事暂时没人再提。虽然没人再提,但向暖感觉日子越来越近了,躲是躲不过了。

  这一年的春节因为新房好了午小拾没有回老家过年,他自己搬进新房里,除夕去向暖家围的炉。

  大年初二,向暖约了陆璐几个闺蜜逛街,结束之后,向暖想自己随便走走。这些年一直认为自己是要跟午小拾结婚的,可是怎么越到临近越发觉这不是自己的心意?向暖对自己的感情有些摸不透了。她现在就想去车也家楼下,哪怕就偷偷站在马路对面看看他家窗户也好。

  向暖来到车也家楼下,抬起头,看着他家的窗户:车也,你应该回来了,你知道我在楼下看着你吗?你告诉我,我该结婚,还是不该结婚?向暖想着,眼泪掉了下来。

  站了一会儿,向暖转身离开,她缓缓地走在路上,抬头间,居然看到了车也!四目相对,空气仿佛都凝滞了,这一眼犹如隔着时空万年。车也搂着一个女孩子,正亲亲热热有说有笑地迎面过来,那个女孩子齐耳短发,幸福地把头倚在车也肩上。向暖没有想到过,时隔6年的邂逅是这个情景。

  车也也同时看到向暖,他搂着女朋友,表情自然地跟向暖打招呼:“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在这儿?”

  “哦,哦,约了陆璐她们逛街呢,路过。”向暖逼着自己很快镇定下来。“你呢?”

  车也微笑着说:“带女朋友出来走走,现在回家吃饭。”依然是那样让向暖迷恋的笑容,可是一想到这样的笑容不再属于自己,便心痛得不能自已。

  向暖像找到一个台阶一样,想赶紧结束这个自己觉得无比尴尬的场面,她忙不迭地说:“那赶紧回去吧,别让家里人等久了。”

  彼此有礼貌地告别后,向暖告诉自己,千万不要回头,往前走!

  曾经设想过期盼过无数重逢的场景,没有想过这样仓促慌乱,没有想到让自己如此伤心尴尬,心头无数言语都没有说出口,向暖怕自己控制不住眼泪,成为一个笑话。

  走了很远,向暖才回过头看着两个依偎在一起远去的背影:“再见了,车也。”风吹下落叶纷飞,向暖的心一如这个冬天般萧瑟。

  向暖回到自己的婚房,午小拾正在准备两人的晚餐,暖黄的灯光,热气腾腾的火锅,笑吟吟的面容,向暖也笑了,她对午小拾说:“小拾,我们结婚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