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勒胡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离间

勒胡马 赤军 3402 2017.10.06 17:13

  裴氏并非全然没有骑过马,但此前不过偶尔跨乘,由奴仆牵着缰绳,缓缓而行罢了,从来也没有自己亲自驾驭过。这回裴该先扶她上马,牵着走了半圈,看似还算稳当,可是等把缰绳一交到裴氏手中,她当即手足无措,连整个身体都变得僵硬起来。裴该低声抚慰,说支屈六说了,这匹小牝马没什么脾气,姑母可放胆骑乘,随即瞥一眼支屈六,就见对方正侧着头跟一名小兵低语,貌似并没有关注自己,于是把声音继续压低,说:

  “若不能熟悉骑乘之术,如何得脱虎口?姑母勉之哉!”

  支屈六跟那名小兵说了没几句话,就一脸不耐烦地站起身,步出辕门之外。大概在裴该卫护下,裴氏七扭八歪地又绕场半圈以后,支屈六才始返回。裴该远远瞧着,就见那糙汉紧锁着眉头,一脸郁卒,抬起头来望向自己,似乎想要近前,又似乎还有点儿犹豫。

  裴该心说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貌似和自己有关啊。于是朝裴氏使个眼色,将之搀扶下马来歇息,自己转身走到支屈六面前,问他:“将军有话要对我说么?”

  支屈六撇撇嘴,嗫嚅少顷,突然间一抱拳:“确实有事,还请裴先生相助一臂。”

  “将军尽管直言。”

  “颍阴又遣人来了……”

  颍阴县就在许昌正西方五六十里外(其实颍阴才是后世的河南省许昌市市区所在地),不久前孔苌才刚率军入驻。此前石勒在宁平城击破晋师,随即凯旋许昌,留下孔苌收集和运送物资,等孔苌归来的时候,石勒早已经发兵北上,去攻打洛阳了。孔苌与支屈六相同,也是过往的十八骑之一,但论起受石勒的信用程度来说,又远远超过了支屈六,而可与蘷安、桃豹、支雄等并驾齐驱。所以他耻在支屈六之下,既然支屈六受命留后,镇守许昌,孔苌就只是把物资运送过来,自己不肯入城,转道去屯扎在了颍阴。

  问题石勒凯旋的时候,把粮草大多先期运走了,孔苌奉命搬运的都是些旗帜、绸缎、甲杖之类,饥不能食,所以他入驻颍阴之后,便遣人来许昌向支屈六索要粮饷。本来石勒军中粮食也不富裕,好不容易击败晋师,略有盈余,但随即北向洛阳,这一仗又不知道要打多久,所以程遐量入为出,只核算出了足够一千人马吃用一个月的粮秣,打算交给来人带回。但颍阴来使却一腆胸,一撇嘴,说你这啥意思,打发乞丐哪?这连个零头都不够啊!

  来人说了,孔将军本部确实只有一千人马,但为了运送物资,到各乡各村去搜罗民夫,临时又拉上来两三千人,等到了颍阴一琢磨,若放他们回去还需要给路费,军中正好缺人,干脆,全留下来得啦。再加上颍阴本来就驻扎有数百兵丁,这里外里加起来将近五千人哪,你光给这么点儿怎么够?!

  本来支付颍阴粮秣,在支屈六和程遐看来,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因此二人都没有露面,只派了一名小吏前去支应。小吏听了来人的话,当即分辩,说对啊,我们确实知道颍阴本有守兵,可颍阴也本有粮草啊,我们只是给你们补上缺额罢了。好吧,既然将军您说又多招了两三千兵,那你给个确数吧,需要多少,我们再准备。

  来人当即伸出手掌来:“需粮五万斛,草一万石!”

  小吏当场就惊了:“此非一万军两月之需么?如何吃得了那么多?”

  来人把眼珠子一瞪,说俺们孔将军可不跟你们支将军似的,只知道躲在城里空耗粮食,颍川郡以及西面的襄城郡内,还有很多地方没能掌控住,那都得派兵去打,就算不攻城拔寨,宣喻农村,征召新兵,总得需要粮食啊。孔将军打算起码再多召五千人,以防郡公攻打洛阳不顺利,咱们还能给增派援军前往——所以十万斛粮、五万担草那都是少的,防着你们算不过来账,所以先要这个数而已。

  当然啦,这些都只是借口罢了。颍川、襄国两郡常被兵燹,田野荒芜,十室九空,哪儿那么容易拉出五千新兵来啊?百姓无食,泰半跑散,但凡没走的,必然身边多少还有点儿存粮——多为世家屯堡——先不说石勒就没让孔苌去征兵,而孔苌就这点点兵马是不是能够顺利打下屯堡来,他只要打下来,必有进项,哪里还用着得再向许昌讨要粮秣呢?

  孔苌纯粹想趁着石勒和张宾不在,而支屈六又压不住自己的机会,多吃多占,也趁机扩充自己的势力而已。

  就这样,一个强要,一个不肯给,两下当即产生了冲突,那名小吏竟然差点儿被孔苌的部下给活活打死,好说歹说,才在自己权限范围内多添了三成粮秣,说我看您带来的人也不多,先运这些走,以后再说吧……

  所以还不到半个月,颍阴就又派人来了。

  关于孔苌讨要粮秣之事,裴该早就听大嘴巴的简道提起过,但并不了解详细内情,当下听支屈六说颍阴又来人了,当即笑道:“孔将军要多少粮秣,按数支付即可,有何难处?”支屈六说难处就是咱们许昌也没多少余粮啊,还得防着前线战局拖延,要陆续往洛中运送,孔苌狮子大开口,怎么可能按数支付?他那个数就是虚的,稀得跟薄粥一样,全是水分,我受命留后,可不敢开这个口子。

  裴该闻言,略略皱眉,就问:“前日孔将军遣使来索要,听说险些殴伤人命,为何将军不肯出面回绝?”

  支屈六叹了口气,说当时我正忙着整备军器,这粮秣核算一直就不关我的事,所以事后才听说……

  “为何程子远也不肯露面?”

  支屈六说他当然也有理由,不过我估计——“彼畏惧孔将军也。”

  裴该说好吧,上回的事儿暂且不论,那么这次呢?既然有人向你禀报了,那你总可以出面拒绝对方了吧?支屈六原本黑黝黝的脸膛竟然难得地微微一红,随即低下头去,嗫嚅道:“据说此番来使,乃是孔蒉……”

  裴该听了这话,差点儿笑出声来,但他赶紧克制住了咧嘴的冲动,再次问道:“程子远呢?”

  “正巧出城去修葺道路了……”

  “那么是谁劝将军来请我相助的?”

  “是曲彬。他打恭作揖,说自己是不敢去回绝的,上回便有人被打了,故而手下吏目也都不敢从行。他说裴先生是大才,或许能够相助于我……”

  裴该微微一笑:“是欲害我也——将军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草船借箭的故事吗?”

  ——————————

  诸葛孔明草船借箭,这本是小说家语,汉末三国历史上压根儿就没这事儿,但此前裴该为了向支屈六吹嘘诸葛亮如何了得,就也把这子虚乌有的事情给讲述了一番——他连弹琴退兵都讲了,更何况草船借箭呢?

  裴该问支屈六,说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故事吗?周瑜假意缺乏箭支,请诸葛亮去督造,实际是想谋害诸葛亮——这回也是一样,分明程遐趁着颍阴来使的机会,设圈套想要我往里钻,难道你就瞧不出来么?

  支屈六愕然道:“程遐欲害裴先生?这是为何?”

  裴该笑道:“无非妒嫉耳。当日主公许我‘君子营’副督之职,据说便为程子远、徐季武所阻……”支屈六说那倒不能只怪他们两人,终究裴先生您初来乍到,又寸功未立,谁都不清楚你可智比诸葛……就连张孟孙先生也是持反对意见的。

  裴该闻言,不禁暗笑,心说我就知道——张宾啊张宾,这笔账先给你记下,咱们日后再算。虽说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在胡营久居,更不会觊觎那什么副督的职务,终究张宾当面扯谎,暗中给同僚扎针,这让裴该相当的不爽——你当我是傻的么?

  但是他轻轻摇头,暂将此事拋诸脑后,继续对支屈六解释说:“程子远前使曲彬来召我,态度倨傲,为我所逐,必然怀恨在心。此前他请将军交付我匠器营账目,期以三日核算完毕,其中多有漏洞,便是想看我的笑话。天幸裴某学过算账之术,未能使其得逞,因此颍阴遣孔蒉来,他便故意避去,却使曲彬恳求将军来向我问计……

  “我又能有何计?不过允之、拒之两道而已。其实以我的本意,是想要应允孔将军的——以我的估算,主公此番攻洛,最多三个月,必能成功,军中所携,不可能连三个月的粮草都没有,还需要从许昌再千里资运吧?”

  支屈六闻言,不禁双睛一亮:“果然吗?!”

  裴该说果然——我应该没有记错,而历史也不至于在这个节点上产生太大的变动——但这不重要啊,重要的是——“粮秣皆由程子远调度,他特意避开,必然只留下极少量以资供颍阴,其余的闭锁于府库之中,谁敢擅动?我若允了孔蒉,过后又拿不出来,当如何处?将军固然可以留守之权限,开府库取用粮秣,但等程子远归来,必然当面责备将军——曲在将军,如何应对?”

  支屈六一拧眉毛,说若真如此,确实其曲在我——我还能怎么办啊,他骂也只好忍着呗。

  裴该说对啊——“则是我的谋划,使将军受辱,即便将军再如何海量宽宏,其于裴某,难道便能毫无芥蒂么?是程子远见将军与我亲善,故欲离间之也。”

  支屈六说那倒也不至于,既然裴先生您判断主公三个月便可攻克洛阳,许昌不必再存留接济前线的粮草,那为了同僚间的和睦,就给足孔苌好了。

  裴该双眉微微一挑,笑着问道:“我说三月,将军便信?倘若我判断不确,半岁都攻不下洛阳,到时候主公遣使来要粮,将军是自刭赎罪啊,还是献出裴某的首级去哪?”

  支屈六“啧”了一声:“裴先生何出此语……”你要不补充这几句,我还真就信了你说的三月可破洛阳,你这一找补……那我还真没胆子照办哪——“非支某不信裴先生,但若坏了主公大事,即百死也恐难赎罪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