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勒胡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野火烧不尽

勒胡马 赤军 4027 2017.10.17 10:20

  裴该跑去向张宾告密,几无所隐地把王赞来见裴氏,以及自己往见王赞,双方对谈的经过大致讲述了一番——相信也早就有人报给张宾啦,要么是石勒——最后说:“则观其意,必欲叛逃。本待举发,又无实据,若为之隐瞒,诚恐异日受其连累。是以来告张君,是否禀报主公,张君自决可也。”

  张宾点点头:“我知之矣。”随即一挑眉毛:“裴郎,何不与彼等虚与委蛇……”

  裴该一梗脖子,一挺胸脯,双手一摊:“我辈士人,读圣贤书,自当诚实立身——实不会做伪,不会诓人!”

  张宾笑道:“昔在营中,假意按索地图,却以玉如意袭击明公,难道便不是做伪么?”

  裴该面不改色地回复道:“此一时耳,岂能长久欺瞒于人?”

  张宾赶紧收敛笑容:“此戏言耳。”想了一想:“既然如此,裴郎不必再与彼等往来,将来若彼等做出什么事来,都在我的身上,必不使裴郎姑侄受到牵累。”

  裴该深深一揖,便即告别了张宾,折返家中。他没有先去见裴氏,却回屋写了一封书信,派裴仁递送给王赞。信很简单,大意是:你对我说过的话,我就全当没听见,今后咱们还是减少来往次数为好。

  信是写在木牍上的,两片木牍合并,用绳子一扎,就是这年月常见的信件。若是重要公文,还可能在绳结上涂抹封泥,盖上印章。本来裴家和王家同在蒙城之内,相距不过数十步远,信里又没有什么不便见人的内容,根本不用盖章,但裴该就偏偏现找石头刻了一方小印盖上——没有封泥,没有朱砂,直接是用的墨汁。

  王赞接着信,先就皱眉发愣:这以墨为封,又是哪里的讲究了?随即打开信来一瞧,裴文约这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啊……等等,既然如此……墨封?!

  ——————————

  石勒假意攻打蓬关的陈午,以此来麻痹王弥,待其先动,这时间绝对不可能长喽。想那王弥曾经派遣刘暾前往青州去联络曹嶷,那么曹嶷总该给回信啊,短则十天,长则半月,若然刘暾不返,回信不得,王弥自会起疑。到时候他会做何应对呢?是不管石勒,直取青州,还是干脆转过头来与石勒相攻啊?

  张宾给石勒分析——后来他也将大致内容告知了裴该——根据探报所得,王弥如今的境况与苟晞当日有些类似,也是瞧着架子挺大,其实内囊逐渐空乏下来,部将徐邈等纷纷弃他而去。所以王弥是绝对不敢主动来攻打蒙城的——石勒并吞了苟晞所部,实力增长得很快,早就不是王弥可比的了——只可能急速东进,去会合曹嶷,那到时候咱们就蹑踪于后,尝试在他们两军会合前先击破王弥,如此则可不畏曹嶷也。当然也说不定王弥预感到了这一点,所以屯扎在项关,迟迟不动,倘若如此,事情便比较难办了——项关险塞,轻易难克,若是曹嶷从青州来援,胜负殊难预料……

  那就只好先耗着,看谁先沉不住气。

  不过很快便有消息传来,王弥既不守,也不走,也不知道怎么一来,竟然和流蹿到苦县、谯国一带的“乞活贼”刘瑞部接上了仗,并且还致信蒙城,说刘瑞是打算北上增援陈午的,我帮你拦了一下,没想到战局不利——你还不赶紧过来帮我,要更待何时啊?

  石勒请刁膺、张宾宴请使者,席间反复套话,得出的结论是:王弥确实正在和刘瑞鏖战——不跟咱们对敌陈午似的,乃是装样子——而至于是不是帮咱们拦人……鬼才信他呢!并且王弥连吃了好几个败仗,甚至一度被“乞活贼”逼到项关之下,导致局势相当的不乐观,因此才会送信来求援。

  听到张宾的禀报,石勒不禁撇嘴笑道:“彼连一‘乞活贼’亦不能胜,还欲图谋我么?气力不大,胃口倒是不小啊!”

  刁膺奉劝道:“明公休要小觑了乞活,其中颇多并州旧军,非普通流民可比。且我军初攻蓬关,不也遭逢了败绩么?想是王弥轻敌大意,所部又多步卒,难以与乞活在平原拮抗,致有此败。”

  石勒揉揉下巴,开口问道:“王弥将死于乞活之手么?”

  张宾摇头说“难”——“项关险峻,以乞活的装具,定是攻不下来的。且刘瑞若能杀王弥而并其众,反成我军心腹之患——王弥可麻痹之,乞活与我仇深似海,恐难计取。为今之计,不如应允王弥,挥师南下助剿……”

  石勒一拍几案,说他想吞并我,我反倒要去救他,天下哪有这般道理?我不去!

  张宾急忙劝解道:“所谓‘将欲败之,必姑辅之;将欲取之,必姑与之’……”石勒瞪俩大眼迷茫地问道:“张先生且慢些说——你这又是啥意思了?”

  张宾倒是也习惯了,当即就给出了解释:“一如经商,将求利润,必先投资,是谓‘欲取先与’也。如昔晋献公以屈产之乘、垂棘之璧,假道于虞以伐虢,灭虢后复攻虞,马、璧又重归晋室——亦此谓也。”

  石勒说我大致明白了,“假途伐虢”的故事你是跟我讲过的。

  “明公常以王弥为忧,而弥在项关,轻易难下,不如暂允其请,合攻刘瑞,刘瑞败则王弥必然信我不疑,到时候便可将其诓出项关,方便行事了。”

  石勒考虑了好一阵子,最终拍板——行,我就听张先生您的了。当即亲统蘷安、支雄、逯明等将,率领五千精锐骑兵,兼程南下,直取苦县。留守事宜就交给了刁膺和张宾,特意没给苟晞、王赞他们派什么任务……

  刘瑞正在宁平城以南与王弥军相攻,突然间腹背受敌,当场就傻了。再加之从苦县经宁平城直抵项关,这一百多里间除了一条沙水外,几乎一马平川,正利胡骑驰骋,因此甫一接战,“乞活军”便全线崩溃,刘瑞单枪匹马冲出重围,逃回谯国去了。

  石勒抢掠了物资无数,掳获包括妇孺在内的三万多人,全都押回蒙城,而他自己也没在苦县附近多呆,根本不跟王弥照面,便即挥师凯旋。王弥赶紧派人送信过来,一方面竭诚感恩,同时问道:世龙你干嘛走那么快啊,都不让我当面向你道个谢?顺便咱们也好谈一谈一起到青州去的事情嘛。

  石勒让张宾复信说:“蒙城初下,所收苟道将士卒五万余,未及整训,本不当轻骑远出。因虑王公身陷险境,勒乃奋攘而起,仓促往援也,然不敢久淹……公若有意,可请北上己吾一行,勒当与道将洒扫以待。”

  王弥不疑有他,便待率军前往。长史张嵩劝告他:“石世龙之心叵测,明公不当前往,遣一介使致谢并与之会商可也。须防专诸、孙峻之祸!”王弥“哈哈”大笑道:“卿以我为吴王僚或诸葛恪么?”他说你安心吧,石勒不会有啥坏心眼儿的,你想啊,他若真有意并吞我部,前几天就不会来救我啊,说不定还会跟刘瑞联起手来打我……

  “石勒新并苟晞军,号称五万,或是诈言,二三万胜兵总是有的。如其所言,尚待整训,以致蒙城不稳,不敢久留疆场,则他又哪有胃口再来吞并我部?况我位在石勒之上,为朝廷重将,他不得诏旨,又岂敢害我?”

  于是王弥就带着三千精锐,浩浩荡荡直奔己吾而去。

  ——————————

  对于如何收拾王弥的问题,石勒与其将吏展开了大讨论。刁膺等人都认为,应当劫持王弥,并吞其部,然后再宣告王弥之罪,把他押赴平阳,交给汉主刘聪处置。苟晞甚至请令说:“待明公拿下王弥后,臣愿赍其冠服、印信,去接收项关。”

  石勒注目张宾,张宾缓缓地说道:“与其擒之,不如杀之。”

  苟晞说怎么能杀呢,一旦杀了王弥,其部下必然奔散,咱们可就拿不到手了呀。张宾摇头道:“我军才与苟司马部相合,其心难一,又哪有实力再去并吞王弥所部?能使其不为祸患,便足够啦——岂敢得陇望蜀?”

  刁膺则说:“王弥为国家重将,名位尚在明公之上,岂可擅杀,就不怕天子责罚么?”张宾继续摇头:“既知王弥为国家重将,不可擅杀,又岂能擅捕?左右是罪,不如杀之以绝后患,若捕之以送平阳,天子赦其无罪,又当如何处?”要怕结梁子,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对方给宰了,自然一了百了。

  石勒又望向裴该,裴该还是老话:“张君所言是也,愿主公听从。”石勒一个劲儿地要求,你再多说几句呗,别那么吝啬,裴该想了一想,便道:“我有一诗,主公请听……”

  石勒刚想说你炫耀典故还不够,竟然开始作诗了?我哪儿懂什么诗啊?可是裴该随即吟咏了四句诗,倒是很通俗易懂,就连石勒也不用解释就明白了——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裴该接着补充道:“要看主公以王弥为何等人也。若以之为草芥,自可捕拿;若以之为人杰,又岂敢轻纵?昔汉高祖对项羽,百战百败,垓下一役却能底定胜局,可见一时的挫折,并不能决定长远——这人除非是死了,否则日后如何,谁都料不准啊。”

  王弥那也是当时有名的刽子手,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无辜百姓之血。《晋书》上有一条记载,说宁平城之战,“王公士庶死者十余万,王弥弟璋焚其余众,并食之”。后世多将这种吃人的恶行归罪于石勒,但其实两句话之间应该是句号,不该是逗号——王璋不是石勒的部下啊,王弥当时也还在和刘曜合攻襄城郡,没有记载说他跟石勒一起发兵前往的宁平城。所以应该是宁平城之战逃散的司马越余部,被王璋所猎杀,并且落得个被焚而食的悲惨下场……

  王璋是吃人恶魔,那他哥哥王弥能是啥好东西了——我若有这般亲眷,就直接一脚踹死了!所以裴该是巴不得这些胡汉将领起内讧,自相攻杀,杀得越凶越好——反正有一个算一个,只有刑不胜的,没有无辜!

  张宾说得对啊,你直接宰了王弥多干脆!

  裴该话音才落,旁座的支雄就叫起来了:“裴先生所言是,不如杀之!”他这一叫唤,跟着是蘷安,然后好些个胡将也都攘臂表示支持——他们倒并没有琢磨太多,纯粹是想杀人而已。

  石勒盯着裴该瞧了好一会儿,然后又把目光移回到张宾脸上,斟酌良久,最终却还是摇一摇头:“国家大臣,岂可擅杀?且待先将之拿下,再作区处吧。”随即望向苟晞:“道将,若能为我擒获王弥,便将其部交卿统领。”苟晞闻言大喜,急忙躬身领命。

  ——————————

  石勒事先就已经从蓬关前线秘密调回了狡诈的孔苌,命其率领所部精锐悄悄进驻己吾,然后与王弥约定日期,各带三千兵马前去相会——同时还带着苟晞和王赞。王弥你不是说什么“使晞为公左,弥为公右,天下不足定”吗,那好,我就让你们俩见见面,顺便也拉拉手……

  这一日石勒、苟晞等人率部出城之后,裴该返回住处,百无聊赖,同时又预感着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不是指擒王弥啦,那本是谋划中事——多少有些坐立难安。想要练练字,平复一下心境,可惜翻捡了半天,纸张确实已经彻底用完了,这在简牍上写字,手感总是不对……正打算裁些空白的边角料下来以备不时之需,忽听室外响起裴熊的声音:“张先生来访。”

  裴该迎将出去,只见张宾还跟头回上门拜访一般,只带着一名老兵,背着手,站在门外,仰头望天。裴该请他进来,张宾瞟了他一眼:“裴郎,这风——将起矣。”

  裴该听他话里有话,就接口问了一句:“未知是何处来风?”

  “自然该是西南风,好送明公直上东北——邯郸、襄国之约,裴郎可还记得否?哈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