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勒胡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衣冠华族

勒胡马 赤军 3461 2017.10.08 10:00

  裴该拨转马头,用后心朝着孔蒉,就觉得后背皮肤一阵细微的刺痛,心说原来这就叫“芒刺在背”啊,我还是头回感应到……对方若突然间暴起,一刀劈将过来,我真是躲都没法躲,必然喋血当场。直到他在自家马蹄声的间隔里,隐约听到背后杂沓的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这才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我靠好危险,可是为什么……也感觉挺刺激的?

  马行不远,突然间从路旁跳出一个人来,一把便按住了裴该的马头,连声道:“裴先生好威风,好煞气!”

  裴该定睛一瞧,原来并非旁人,而正是支屈六——原来你丫一直跟附近猫着偷窥偷听来着吧?想不到浓眉大眼一条糙汉,也能做出这种事儿来,你得多怕你媳妇儿,多不敢直面你大舅哥啊?当下故作镇定,微微一笑:“不过借主公之势,以恐吓之耳。”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有点儿哑——刚才喊太大声了啦。

  支屈六不等裴该下马,就朝跟在马后的裴熊和小兵都使个眼色,然后手带裴该的马缰,缓缓扯开一段距离,避至道旁。裴该不明白他想要说什么,等马一停,就匆忙翻身而下——这不能跟面对孔蒉似的,始终高人一头讲话,我又不想羞辱支屈六,便不可行此等无礼之事也。

  就见支屈六双目炯炯,似乎有光芒要射出来,他凑近一些,低声问裴该道:“主公曾经因为裴先生之故,鞭笞蘷安,此事可实有么?”

  裴该说确实啊,我没编瞎话——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

  支屈六确实没有听说过,因为这事儿石勒没有对他们说,蘷安也不会主动跟人提,至于当时在旁边儿解劝的其他将领,身份全都不如蘷安,也不敢故意宣扬,以暴蘷安之丑。当然啦,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迟早会传得尽人皆知,问题无论石勒还是蘷安,以及当日在场的兵将,全都在许昌呆了没几天就又启程上路,奔洛阳去了,小道消息还没来得及传布开来。

  支屈六连声询问裴该,说细节是怎样的,蘷安究竟挨了多少鞭子,他脸上是什么表情,你跟我说说呗。裴该嘴唇略略一咧:“当时我在营外……”他没说自己是偷逃的,光说不在营中,但随即想到……蘷安因为找不见自己的踪迹,导致挨了石勒一顿鞭子,那支屈六有此前车之鉴,会不会从此不敢错眼地要紧盯着自己啊,那多难受哪,于是急忙补充道:“主公问起我的行踪,蘷将军难以回答,因此被鞭——我又未曾亲眼得见,如何知道细节?”

  放心吧,你不用一直盯着我,只要大致关注我的行踪,知道我具体呆在哪儿就成了,不会挨打的。

  他看支屈六的表情,眉毛吊着,嘴唇扁着,似乎显得有些遗憾,不由得问道:“支将军与蘷将军有怨乎?”我看你挺想知道蘷安挨打吃瘪的细节啊,为啥呢,你跟他有仇?

  支屈六“啧”了一声:“为彼是匈奴,向来轻贱我辈……”

  裴该心说原来如此,你是杂胡嘛,当然会被人瞧不起。

  所谓“五胡乱华”的“五胡”,那是要到半个多世纪后才有这种说法,前秦天王苻坚曾经怒斥姚苌,说:“五胡次序,无尔羌名!”后人据此考证,当时可能存在着某种胡人代兴的图谶——因为苻坚向来信这个——从匈奴的胡汉开始,然后是羯赵、氐族的前秦、羌族的后秦,最后是鲜卑族的北魏。所以“五胡”就是指的匈奴、羯、氐、羌和鲜卑五族,至于苻坚说“无尔羌名”,大概意思是虽然羌人会代氐人而兴啦,但图谶上压根儿没有你姚苌的名字,你丫不配!

  所以说这年月还没有“五胡”一说,而可以称之为“诸胡”,并不仅仅五个。其实“胡”既可以作为北方各少数民族的统称,也可以仅仅指代匈奴族,匈奴之外的胡人则习惯上被称为“杂胡”,除了后来的“五胡”外,还包括了月氏、乌桓、羌渠等很多种群、族类,语言和生活习惯并不完全相同。匈奴人曾经雄踞大漠,后来内附被汉朝封为单于,刘渊又以匈奴族为本体建号称尊,所以匈奴人天生就觉得比其他胡种要高上一头——不卖他们面子的,大概也就只有新近称雄北地的鲜卑人了吧。

  其他什么羯、氐、羌之类就没有鲜卑人的傲气,也会觉得自家身份低于纯种的胡也即匈奴人。虁安就是这种纯种的胡,支屈六则是月支人,属于杂胡,虁安瞧不起他很正常。至于孔苌、孔蒉,乃是石勒本族的羯人,既在石勒军中,蘷安起码不敢对羯人颐使气指——虽说其实羯人即便在杂胡当中,也属于地位较低的小部族。

  怪不得呢,支屈六会对蘷安暗存怨怼,一心想瞧对方的笑话……

  裴该正这么想着,就听支屈六又问:“裴先生此番吓退孔蒉,但若孔苌再遣人来问罪,如何处?”裴该笑一笑:“山人自有妙计,将军无需担忧。”

  其实他不觉得孔苌还会有什么问罪之举,因为那家伙他是亲眼见过的,此外其人身为胡营大将,相关传言他从简道和支屈六口中也听过不少,深知孔苌奸狡贪婪,远非孔蒉之流可比。一方面孔苌知道石勒招揽自己的心意有多诚恳,不大可能愿意正面跟自己起冲突;另方面自己既已当面喝破其“悖逆之举”,那他再索要粮草,就是坐实了存有谋叛之心了吧。

  你索要、囤积那么多粮草,是打算造反吗?我说这话之前,你可以撇清说自己压根儿就没想到这一层,我都已然把话撂这儿了,你还敢继续干,那不是明目张胆地扩充自家势力,想对石勒不利么?孔苌既然奸猾,必然不会上这种圈套,否则就连石勒都难免会对他起疑心。

  再者说了,孔苌再遣人来,遣谁来?派孔蒉过来,我赢过一回就不怕第二回;派别人过来——支屈六你这回不能再缩了吧,你还能有几个舅子?而倘若孔苌亲自前来,支屈六和程遐也都不好意思再不露面,不可能你们继续把我一无职之人顶在前头吧?况且孔苌若想来许昌,他早就来了,不就是怕被支屈六以留守之职压他一头,让他面子上下不来么?他真能气恨到理智全失,亲自跑来兴师问罪不成吗?

  所以裴该很坦然地表示:不用怕,再有什么事儿还是我帮忙扛着。支屈六连声致谢,裴该随口就问:“曲彬何在?”

  支屈六笑笑:“我已鞭之矣……”想要离间我和裴先生之间的关系,这事儿可忍不了啊。教唆犯程遐作为我的副手,负留后民政总责,不便下手,那实际的执行者,跑我耳朵边儿上来递小话的曲彬,就没那么容易让他过关啦——“可要拖来裴先生验看?”

  裴该摆摆手,说不必了——“无得污我眼目。”

  ——————————

  支屈六其实没抽曲彬几鞭子,终究份属同僚,又不是自己直属部下,就不便施以重罚。他并不怎么在乎程遐,,但正经“君子营”督是张宾啊,若自己没跟张孟孙通声气便将其属吏打个半死,张宾就真能毫无芥蒂吗?况且支屈六又一向敬重张宾先生。

  所以也就在裴该拍胸脯顶上之后,支屈六跟后面远远缀着,结果瞧见曲彬也背着手蹩过来了,当场是气不打一处来,抽出鞭子就给对方身上来了三道狠的:“滚,无耻小人,休让我再见到汝!”

  曲彬忍着痛是抱头鼠蹿啊,赶紧去找简道帮忙处理伤口。其实伤口不深,因为有衣服挡着呢,但他原本一件好好的绸衫却给抽破了好几道大口子,连补都不好补,这幅狼狈模样想必落在了不少人眼中。曲彬是又羞又气,但还是不敢疏忽了程遐的吩咐,赶紧派人去瞧瞧裴该的下场。

  谁料想裴该三言两语,竟然就把孔蒉给吓跑了,没能比他曲墨封更丢人,两相对比,曲彬更感觉脸上火烧一般,干脆就躲在家中,暂且不敢出门去见人了。等到当日晚间,程遐返回城内,亲自登门来瞧他的伤势,曲彬这才流着眼泪,得以一吐心中的怨愤——

  “想我堂堂衣冠华族,竟为一杂胡所辱!此仇不报,枉为人也!”

  这时代读书人往往会自称为“衣冠华族”,“华”代表中国人,“衣冠”则是缙绅之意,后来到了唐朝,孔颖达在《春秋正义》中解释得更加清楚:“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本来中国人就瞧不大起胡人,读书人又瞧不起大老粗,石勒军中文武之争也相当激烈,若不是还需要武夫帮忙打仗,估计那些“衣冠华族”早就把他们踩泥坑里去了。如今猪狗不如的杂胡武夫竟然敢殴打、羞辱衣冠华族,真乃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不过曲彬说这话的时候就没想过,其实石勒也是“杂胡”,也是武夫,衣冠华族屈身而事之,又算不算蒙羞受辱呢?而石勒既然是杂胡武夫出身,他平常又会向着哪一方更多点儿呢?曲彬之流其实日常每受胡人之欺,只是若事情不大,他们就会本能地“宽宏大量”,原谅了那些自己暂时还动不了的没文化的下等人……

  从来汉奸心态就是:太君你可以辱我,但请别太过分。

  程遐拉着曲彬的手,连声致歉,说都是我谋划有失,致使墨封受辱……“杂胡云云,休再出口,待异日我等辅佐明公平定天下,衣冠自然荣升天宇,不文武夫践于泥涂。于今还当隐忍为是。”

  曲彬说这不用问啊,肯定是裴该说了我什么坏话,所以支屈六才会拿鞭子抽我——“今又使那小人侥幸逃脱,未知司马尚有何计?”

  程遐松开手,手捋胡须,眉头微微一皱:“其事我已知之——墨封以为,那小人是侥幸得脱的么?”不等曲彬回答,他又问了:“彼云曾谋刺明公,明公不之罪,后又连累虁将军为明公所鞭笞,果有其事否?”

  曲彬一摊双手,说我不清楚——“得无诓言,用以吓退孔蒉的么?”

  程遐微微摇头,随即就说了,那墨封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准你几天的假——至于对付那谄媚小人,且容我再深思熟虑,筹谋良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