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江州轶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九十一章 浩阳上路

江州轶事 小香槟 3008 2021.04.08 12:33

  开学后,一丹和冬瓜轮番接受学校领导的审问,初中时的班主任也来协助做他们的工作,主题只有一个:钟山去哪儿了?

  钟山没有按时到校入学,急坏了一众校领导,四处寻找未果的情况下,学校只好向厂部做了汇报,厂部指示,千方百计找到钟山的下落,然后派出工作组专门去做工作,切实解决钟山同学的就学就业及生活问题,免除他的一切后顾之忧。厂部甚至动用特权通知话务总机和邮局,一旦发现与钟山有关的电话或往来信件立刻拦截!

  校领导没辙,只得从一丹和冬瓜身上打开突破口,特别是冬瓜,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初中三年冬瓜基本上是和钟山一起过的,两人的关系亲密无间,所以关于钟山的下落,冬瓜最有可能是知情者,所以针对冬瓜是什么招数都用上了,威逼利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糖衣裹炮弹一通猛砸,冬瓜实在招架不住的时候,只能想想自己没爹没娘的几年辛酸史,逼出几颗眼泪来诓骗领导。

  冬瓜变成了苦瓜,一天到晚愁眉苦脸,心想还好小爷真不知道钟山的下落,真要是知道了,自己都不能保证一定不会出卖他,所以当班主任通知下午到俱乐部参加公审大会的时候,他还在怀疑这是不是针对他和一丹的苦肉计。

  “什么意思,课都不上了,让咱们去看宣判,这是要杀鸡儆猴吧?”

  “儆什么猴,你才是猴,全班都要去,又不只是咱们两个。”

  “噢,对哈,是让咱们参加公审,又不是公审咱们两个,咱们怕什么,奶奶的,这段时间搞得小爷有点神经质了!”

  “钟山真的一直没有给你打过电话?”

  “天地良心,真没打过,都一个多月了,你说他到底跑哪里去了?”

  “中国这么大,谁知道他会去哪里,我只知道他一定离开了江州。”

  “钟山也是,跑什么跑,跑了他爷爷也还不了魂儿,就在厂里待着老老实实上学,他还怕天塌了咱们不帮他扛着?”

  “别太高估自己了,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清楚?他家院子里那把火真是自己烧起来的?”

  “那咱们至少也要把幕后真凶找出来,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太他妈憋屈了。”

  “水落石出终有期,老账新账一块了。”

  “就看不惯你装逼一样的淡定。”

  ……

  沙猴子在看守所里喝了一碗稀饭,喝的满嘴沙,然后就被押上停在院子里的一辆大卡车,卡车两侧贴着横幅,写着严厉打击各种刑事犯罪。

  跟他一起被押上车的还有七个人,分别站两边,一边四个,双腿绑在卡车挡板上,不至于晃歪,脖子上再挂上一块大牌子,白底上书写着三个大黑字:抢劫犯。另外七块牌子上书写的各不相同,除了抢劫犯,还有杀人犯、强奸犯、投机倒把犯,五花八门,铃琅满目。

  “所有人犯不得抬头,违者禁闭三天!”

  卡车从看守所开出来,直接向沙猴子他们工厂的方向开去,每到一个镇子,就开进去慢慢转一圈,架在车头的大喇叭广播起来,宣传打击和预防各类刑事犯罪,胆敢对抗,车上这些就是榜样,以此震慑宵小。

  开到厂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照例在街道上转了一圈,然后停在黄桷树下,对面就是沙猴子和钟山摆夜啤酒的地方。大喇叭里一遍又一遍地广播着这些人犯的累累罪行,引来无数人在车下围观,大家的注意力多半在沙猴子和他的隔壁身上,沙猴子因为是厂里人而颇受关注,他的隔壁则单纯地因为是强奸犯而让大家分外想看清楚此人到底什么面目!

  冬瓜家近,钟山离开以后不得不自己做饭,才做好就听到外面的广播,赶紧将菜夹到饭碗里,端着碗出来看热闹。来到卡车近前,扫了一眼就看到挂着抢劫犯牌子的沙猴子在车上弯着腰低着头。

  “猴哥,猴哥......”冬瓜嚷嚷起来,“抢了十几块钱不至于吧,赔个礼道个歉再喝杯酒说不定还能做兄弟,怎么就落得如此下场......”

  沙猴子在车上动也不敢动,眼睛都不敢抬一下,心里窝了一肚子火,心说你个小胖子,老子在这里出丑免费让你看笑话,你他娘的还要说风凉话,兄弟做到你这份上,不要也罢......如果他此时敢抬头就会看到冬瓜说这些话的时候手里还端着个饭碗,满嘴流油,估计肺都要给气炸了。

  就这样晒了一个多小时,卡车终于又开动起来,来到俱乐部底下的老灯光球场,这里对面的一排平房正是沙猴子实施抢劫行为的地方。所有人犯在这里被押下车,每名人犯由两名警察摁着一直押到俱乐部的舞台上。

  台下已座无虚席,除了学校的学生,还有厂里不用干活的职工,两千多人填满了上下两层。舞台上也布置妥当,审判长、审判员、公诉人的席位和名牌一应俱全,八名人犯被押上台排成一排,老老实实地等待着接受审判。

  其实所有的案件审理过程都已经完结,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宣判,主要是起到警示和教育作用,公诉人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详细报告了八名被告实施犯罪的过程,台下的观众听的义愤填膺,这些社会败类真是害群之马,感觉每个人都是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猴哥厉害,站了这么久了,腿都没有抖一下!”冬瓜的观察点与众不同。

  “估计咱们明年都没有免费的夜啤酒喝了。”一丹戚戚然。

  “没关系,桥头又开了一家,烧鹅的味道真不错,现在小爷有钱!”

  “你说猴哥会判多少年?”

  “可能教育一下等会就当场释放,以后注意就行了。”

  “你做白日梦呢?”一丹吃惊地看着冬瓜。

  “那还怎么着,未必还真给枪毙了?”冬瓜一脸无辜。

  公诉人的苦差事终于干完了,下面进入了所有人期待已久的宣判阶段,就像一个谁也没有把握猜准的谜题,现在终于要揭晓谜底了。

  “沙世红,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

  尘埃落定,卡车没有开回原来的看守所,马上就要转移到监狱服刑,他们被带到临近服刑监狱的另一个看守所,沙猴子被投进一个房间,铁门在身后咣地一声关上了。

  “都别找我麻烦,谁敢动手,吃不了兜着,累了一天了,我不想动手,我要好好休息休息。”

  沙猴子知道自己是这间牢房里的新人,里面的人都在憋着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这已经是所有牢房的潜规则了,所以等狱警一离开,就赶紧申明了自己的立场,可惜他的威慑好像没有起多大作用,片刻之后,还是有人动手了。

  牢房大哥并没有亲自动手,只是一个眼神的授意下,就窜起一条身影,向沙猴子扑去,大哥要等这个新人多吃些苦头,自己再亲自出手收拾一下他的嚣张气焰,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沙猴子根本没有理会自己派出的手下,只格挡了一下,便转身向自己扑来。

  老大猝不及防被放到在地,之后沙猴子再不管不顾,只管抱着老大扭打,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重击,仍然死死不放手,力气耗尽了就用牙咬,足足十分钟之后,老大终于投降了,耍狠的怕不要命的,他还没遇到过沙猴子这般不要命的人。

  一脸的鼻血也懒得处理,沙猴子直接倒在老大的棉絮上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刚才被踢的气血翻涌,此刻有些想吐,他需要保持不动才能压制住呕吐的冲动。

  正在昏昏沉沉之际,沙猴子好像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睁开眼睛附耳细听,果然是有人在叫自己的外号,他半坐起来四处寻找,终于看到身后墙上有一个小洞。

  这个小洞通向的是隔壁的囚室,喊他外号的声音就是从这个洞里发出来的,他想透过洞口张望,却因为洞口太小,无法看真切,又只得贴着洞口细听。

  “谁,谁在叫我,我是沙猴子,浩阳,是你么?”听声音有些像是浩阳。

  “没错,是我,浩阳,你怎么在这里?”

  “我喝醉了抢了人,今天才宣判。”

  “怎么判的?”

  “抢了十三块,判了五年,两块六一年,你呢,你怎么在这里?”

  “我杀了人,死刑,明早就要上路,刚才已经吃过断头饭了。”

  “什么......”沙猴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机会转告一丹,张耀辉已经被我除掉了,让他们好自为之,公司送给陌陌和左罗了,好好打理,另外请帮我给陈瑶带句话,就说我下辈子一定还去找她。”

  “什么,你说什么......”沙猴子对浩阳所说的话难以置信。

  ......

  高墙外的路灯下停着一辆轿车,欣儿坐在轿车里愁眉苦脸,到底是什么事情可以让惺惺相惜的兄弟反目,看来男人的世界,还有很多东西是她不懂的......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香槟

小香槟

欢迎关注起点新作《末世终劫者》,本书大结局在新作提前小小剧透。

2021-04-08 12: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