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我穿成了血族大佬的新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男宠

我穿成了血族大佬的新娘 夏日宝贝 4072 2020.07.01 09:19

  针对新娘的培训课是由卓管家亲自上的。他慷慨激昂讲了一上午,从沙氏集团的早年辛苦创立,到后来的血族斗争,再到现在的世界由沙氏集团背后提供着财力支撑,整个一个沙氏家族的催泪奋斗史。

  他还讲了现在沙氏庞大的分支体系和所司职责,以及沙氏四兄弟是如何力挽狂澜稳定整个血族和谐发展的。

  奚月纳闷卓管家明明看上去已经很老了,精力怎么比她还要旺盛。

  不过卓管家讲的还是挺绘声绘色,奚月听进去了一大半。

  有点奇怪的就是,卓管家讲着讲着,就会看旁边的男宠一眼,讲词就会卡住,好像很惧怕他的样子。

  奚月琢磨,估计是这个男宠很得沙文的欢心,恃宠而骄。

  看来,她也应该多和这个男人接触,抱个大腿,顺便侧面了解下沙文的性格脾气,让自己好过一些。

  想到这里,奚月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便趁着卓管家收拾手中资料的时候,转过头去问他。

  一转头,却发现对方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漆黑的眼仁像是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般,仿佛多看一眼就会被吸进去,万劫不复。

  而对方被发现了,却毫不躲闪,目光反而更加放肆。

  奚月被看的浑身发毛,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个,你怎么称呼啊...”

  男人愣了一下,看着办公桌上的投影仪答道,“影衣。”

  奚月点点头,“那个,影衣,待会儿午餐要一起吃吗?”

  她嘴上虽然热情邀请,心里却在想,这个影衣看她的目光太赤裸,一会吃饭尽可能多套点信息,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好。

  “不了,我不饿。”影衣一口回绝。

  奚月:......

  奚月独自去了餐厅,刚吃了几口饭,影衣突然出现。

  奚月:......不是说不饿的吗?

  影衣一脸冷漠的坐在旁边,手里端了杯红酒,像个优雅的猎豹注视着她,迷人又危险。

  奚月:......同样是宠物,你咋那么拽呢?

  她吃着面前精致的食物,丝毫不受干扰。

  就在她伸筷子去夹一盘看起来就让人流口水的小炒牛肉时,影衣的鼻子动了动。

  “那是什么。”

  奚月的手陡然停止,“额...牛肉?”

  “辣的?”

  “...对呀。你也想吃?”

  奚月喜欢吃辣,可谓是无辣不欢,这满桌子的辣菜都是她和卓管家要求的。

  “请卓尔过来。”影衣扭头对守在一旁的男侍道。

  卓管家很快来了。

  影衣指着桌上的辣菜,“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撤掉。”

  末了还补一句,“不许再见辣。”

  卓管家连忙应声说好,奚月看着满桌子的肉菜撤的只剩下两盘清炒蔬菜,不由得奋起抗争,“哎别呀!我还没吃好呢!”

  影衣看着她,悠悠吐出一句话,“沙文先生不喜欢辣。”

  ?搞毛线?

  沙文不喜欢辣和她有毛关系?

  奚月正想反驳,突然反应过来。

  因为她的血会是沙文的食物,所以沙文不喜欢辣,她也就不能吃辣。

  奚月瞬间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她摸摸自己胳膊,想起来可以在影衣这里多套点信息。

  “那...他喜欢什么口味?”

  影衣皱了下眉头,没有作答。

  奚月其实也吃的差不多饱了,干脆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就往影衣这边凑了过来。

  凑的实在是太近了,影衣正送往唇边的酒杯一滞,浑身僵住。

  这小妮子闻起来...一股清晨阳光的味道,带有一丝花香....

  影衣的喉咙动了动,放下酒杯,“做什么。”

  奚月使劲在他身上嗅了嗅,像是不过瘾似的,凑的又近了些,脸都要贴上影衣的脖子了。

  奚月:“你好香喔...好好闻啊...”

  一旁的男侍默默的低下头。

  影衣冷眼看着奚月,却没有推开她。

  奚月:“唔...像是松木的清香...沙文原来喜欢这个味道啊,审美还不错喔...”

  奚月开始往影衣怀里拱,眼睛变得迷离起来。

  她感觉到浑身软软麻麻的,像是有一阵细微的电流穿过,皮肤也微微发红。

  她贪婪的抓住影衣的衣襟,像小狗一样扑到他身上,一边蹭一边闻。

  男侍红着脸,吃惊的看到奚月的口水糊到了影衣的脸上。

  奚月已经在扒影衣的衣服了。

  影衣黑着脸,一把抓住奚月乱动的手,对男侍训斥道,“看什么看?还不赶快叫医生?”

  奚月被送进了黑宅配备的医疗室,家庭医生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又抽了一管血说要稍后检查。

  她已经安静下来,脸却烧烧的。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情不自禁了。

  奚月想到自己租房对门大妈就养了一只小泰迪,每次遇到楼下大爷的大金毛就疯了似的跑过去。

  ...但她可不是小泰迪,影衣也不是大金毛啊...

  “医生,我这是怎么回事啊?”

  医生非常和蔼,“你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沙文先生,可能被他的血素影响了,不过不要紧,你们多熟悉几次,你就不会像刚才那样失态。”

  血素?奚月抓抓头发,是和信息素类似的东西吗?

  啊,这本书还有ABO的设定?

  等等,刚才医生说什么?近距离接触谁?沙文?那不是影衣吗?

  “医生,我刚才扑倒的...不是影衣吗?”奚月带着哭腔问。

  医生“咦”了一声,“奚月小姐,影衣是你对沙文先生起的爱称吗?”

  完了完了完了,奚月这才意识到自己误惹了什么。

  她回想了一下奇怪的地方,一下子就说得通了。

  就说嘛,哪儿来的男宠呢....

  奚月闭上眼睛,淡定,稳住,你还可以继续苟。

  重新睁开眼睛,奚月又问,“那个,血素是什么?您能解释一下吗?”

  她可不敢再对沙文做出那样饿狼扑食的举动了。

  医生很有耐心,“血素是血族独有的一种信息素,对心仪的人类会格外释放更多,人类通常会感到身心愉快,但也可能会一时承受不住而失态。不过奚月小姐,您倒也不用太担心,您会对血素有一个脱敏过程,多和沙文先生接触几次,您就不至于一接近他就失去自我意识...”

  心仪...多接触几次...

  所以,沙文心仪她的血,需要她可持续发展多贡献几次?

  可能是谈到了专业研究,医生开始喋喋不休:“在古早时期,未开化的血族会直接吸食人类,血素可以让人类变得乖巧顺从,方便整个进食过程。不过现在沙氏家族开辟了血族和人类的和谐文明共处时代,血素也就主要成为了血族和人类男、欢女、爱的增强剂...”

  奚月听不下去了,干脆躺回检查台上装晕。

  上午的培训其实还剩一点尾巴,本来计划下午讲完的,但奚月一直喊晕,也就取消了。

  这是卓管家前来通知她的。

  “沙文先生说了,让您好好休息。”

  奚月回到三楼卧室,觉得浑身软塌塌的,脑子也晕乎乎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吸了沙文的后遗症,迷迷糊糊很快睡了过去。

  醒来以后,发现屋里有两个人。

  奚月只是第一瞬间心骤然慌了一下,并没有没有吓得跳起来。她觉得经过这两天,心理素质已经磨练出来了,比以前要淡定不少。

  其中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手扶着额头,因为背着光,所以看不清表情,就觉得散发着一些萎靡的气息。

  奚月努力分辨了一下,觉得他应该是沙文,那个无聊冒充自己男宠的神经病。

  另一个在旁边立着,身着白大褂,应该是医生,手里还拎着一个小巧的工具箱。

  “沙...沙文先生?”奚月内心草泥马,面上还得维持礼貌。

  “嗯。”沙发里的男人站了起来,露出来漆黑如墨的头发和一张白皙的过分的脸。果然是沙文。

  只见他捏了捏眉心,似有不适,不耐烦的摆了下手。

  白大褂像是得到了命令,立刻走到床前,毕恭毕敬的鞠躬,“奚月小姐,我需要取您的一小管血,还请谅解。”

  “中午不是已经抽过了吗?”奚月以为还要给她做检查,想也没想就反问。

  虽然她有些怕沙文,但她更怕抽血这种眼前的疼哇。

  “我...我没有抽过啊...”白大褂满头问号。

  “你是医生吗?”奚月有些困惑,怎么不是中午那个人。

  白大褂立刻回答,“我是沙文先生的私人营养师。也...算是医生。”

  哦呵呵,私人营养师...

  奚月倏然坐直了。

  尼玛!这是来取食物来了!

  而她就是那个食物!

  而需要进食的那个人,就在旁边!

  奚月看了一眼重新坐回沙发的沙文,嘴角抽了抽。

  在抽一管血和直接被咬死之间,奚月当然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而且营养师让这个事情变得...够文明。

  奚月乖巧的伸出胳膊,看着营养师从迷你工具箱里拿出一个精密的仪器,放在她胳膊上操作着。

  不一会儿,他就收起了仪器。

  奚月根本没感觉到胳膊被扎。抬起来看了看,也没发现什么针眼。

  晃晃自己的脑袋,也不晕。

  所以,她到底有没有被抽血?

  奚月:“这就结束了?”

  营养师:“谢谢奚月小姐配合,明天大约这个时间我还会再来。您作为沙文先生的契约新娘,从今天起就不用再上缴每个月的血税了。”

  血税,这个上午的培训刚刚讲了,年满18岁的成年人每个月都要上交200毫升的血税,以供血族生存。而血族因为普遍寿命长,渐渐掌握了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权力,全面给予世界稳定和谐发展。

  营养师收好了迷你箱,沙文就站了起来,两个人很快离开了房间。

  呵,有本事在这里亲自监督做饭的过程,却没本事在这里吃。奚月冲关上的门吐了吐舌头,重新躺回了柔软的大床上。

  唔,还是困,奚月决定继续睡,睡到晚饭点再说。

  一直睡的后果就是,到了晚上,奚月失眠了。

  吃过晚餐,又被带着沐浴和spa后,奚月这回换上了一件白纱蕾丝及膝连衣短裙,整个人显得纯真无邪。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洋娃娃,穿的美美的往床上一躺,等着主人来找她。

  可是谁穿谁知道,这些漂亮的衣服哪儿比得上一件宽大棉质睡裙舒服啊。

  再加上下午的昏睡,一向好眠的奚月,就这么失眠了。

  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赶紧睡觉的话,第二天会有黑眼圈的。

  正数到不知道第几只绵羊的时候,奚月听到门锁突然发出声音。

  像是有人打开了。

  然后是一阵即便在静谧的深夜也几乎听不见的细微脚步声。

  奚月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脚步声在床前驻足。

  奚月紧闭着眼睛,维持睡着的样子,努力压制着尖叫的冲动。

  但很快,一阵熟悉的松木的香味传进她的鼻子。

  嗯...实在是太好闻了....奚月瞬间放松下来,感觉自己像是飘到了仙境,沐浴在一片温热的泉水中,身边还有风和鸟鸣声。

  恍惚之间,她莫名想到了一句诗: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沙文站在床边,看着床上装睡的白裙子睡美人。

  她的眼睫毛微微颤动,胸部随着呼吸上下起伏,看起来很诱人的样子。

  喝过了她那一管血,沙文感到全身放松,本来下午有些头疼,也减轻了很多。

  他素来有头痛的旧疾,之前靠药物减轻,而现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血好像是良药,比那些药物强百倍。

  而且,她的血真的好香,有阳光的味道。

  所以,这大概就是他被吸引的原因吧。

  沙文一向清心寡欲,从未想过有朝一日竟然会被美食给耽误。

  他投向奚月的眼神变得复杂。

  嗯...真香...

  沙文喉咙艰涩的动了动,准备转身离去,眼光却忍不住在床上流连。

  他瞥见奚月额前有一丝长发遮在了眼睛上。

  鬼使神差的,他俯身上前打算拨弄开。

  刚一凑近,奚月突然睁开了眼睛。

  她的眼睛染上了一层氤氲水汽,透着朦朦胧胧的美。

  沙文一怔,打算起身离开。

  一只纤细的胳膊忽然伸了出来,一把拉住了他。

  奚月虽然瘦瘦弱弱,此刻却出奇有力,她猛的一拉,沙文没有防备,一下子栽倒在了床里。

  下一刻,已经痴傻了的奚月抬起来一条大长腿,翻身骑在了他身上。

举报

作者感言

夏日宝贝

夏日宝贝

真香。   ———————   对不起暂停咯。近期在重新整文中......

2020-07-01 09: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