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葬心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沙华醒来

葬心骨 寒城玉 2337 2020.02.09 23:42

  浮殇城连连下了两日的雨,阴云笼罩,戚戚沥沥。直到夜晚十分阴云才慢慢退下,露出了久违的新月,明日就是孟南尘出殡的日子,今晚浮殇城内万家灯火,门前的白灯长明。

  月落雅舍,一片寒寂,窗外寒雅杂鸣,倒是扰了屋内的安宁。曼珠一直守候在沙华身边,恐怕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了。曼珠坐在床边,昏昏沉沉,眼皮已经在打架了。在朦朦胧胧间,曼珠的脸庞有温暖的感觉,她忽而睁开眼,抬起头。沙华正在温柔的看着她。曼珠瞬间开心的叫起来:“沙华,你终于醒了”。

  沙华看了看四周,就要起身,曼珠将他慢慢扶起来。

  “我睡了多久”,沙华的声音有些沙哑,

  “你都睡了两日之久了”。

  沙华看着曼珠有些憔悴的面容,眼中尽是怜惜,他轻轻的抚摸着曼珠的脸颊:“谢谢你,这几日让你受累了”。

  曼珠摇摇头,满眼欣慰的看着他。曼珠扶着沙华的肩膀问道:“沙华,你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拿些吃的”。沙华拉过曼珠,一把将她抱住,他摇了摇头:“不要走”。

  曼珠轻轻拍着他的背:“好,我不走”。

  “公子”,这时,子祁听到里面有动静。忽而推门而入,曼珠尴尬的推开沙华。

  子祁有些激动:“公子,您终于醒了,我都担心死了”。

  “城主”,跟在子祁身后的南一说出口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曼珠有些紧张的看了子祁一眼,子祁故意咳嗽一声,他冷冷瞥了南一一眼。可是南一眼神依旧坚定,他没有时间再等,明日将是城主出殡之日,既然他醒了,那他必须回去。

  沙华觉察到了不对劲,父亲的人怎么在这里。

  “你刚才叫我什么”,沙华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疑问。

  屋内的气氛安静的可怕,南一的眼眸深深的看着沙华,重重的再次叫了声:“城主”。

  “城主”,沙华眉头冷凝,他想到了什么,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曼珠的眼睛泛红,沙华的伤还没有痊愈,曼珠有些担心的看着他,低声而语:“沙华”。

  “珠儿,怎么回事”。这时,曼珠竟然从沙华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慌乱。

  曼珠长长的叹息一声,早晚都要知道的,不是吗。她紧紧攥起沙华的手,轻声说道:“城主与锁魂塔内的邪灵同归于尽了”。

  生死,可能对于曼珠而言早已是习以为常,可是对于沙华,他要承受的是至亲离去的痛苦。

  沙华听罢,愣在那里。当曼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心痛了一下。

  “不可能,不可能”,沙华不相信。

  “公子,这是真的”子祁低下头,哽咽着说道。

  沙华的眼睛变得冷冽,他的眼睛几乎可以杀人:“是谁杀的他,是谁”,沙华的身体颤栗,异常的激动。

  南一慢慢走近沙华,从身上拿出一个信件:“这是城主,让我交给您的”。

  沙华的手有些颤抖,慢慢靠近信件,将它拿过。

  “吾儿沙华,这封信,已在为父身边留了许久,你见得它时,为父已不在人世。华儿,不要哭泣,不要愤恨。为父是一城之主,为锁魂塔镇魔之司,生死皆是命数。现人界邪灵横行,世间动荡。浮殇又生于混沌之间。夜魔窥视着人界,只因人间邪气助其生长,还有在浮殇矗立百年的锁魂塔。百年前,天帝召唤出四道天雷消灭夜魔,可是他只受了两道天雷劫,第三道天雷只因有人闯入刑场,替他所受,夜魔的真身虽被两道天雷所毁,可是他的凶魂却趁机逃出三界,那第四道天雷便没有释放。天帝本想用这第四道天雷,杀死夜魔的三大护法,恶麒麟,雪山灵狐,地狱屠狼。这三大恶灵修天地之精华,可与日月同生,原灵之力可助夜魔修回真身,夜魔若想复出,必先寻这三大恶灵,故将这三大恶灵封印在锁魂塔之下。锁魂塔世世代代由镇魔司守护,人在塔在,人亡塔亡,是代代镇魔司的职责。消灭三大恶灵是镇魔司最终的使命。夜魔来锁魂塔之日,便是天雷降临之时。而镇魔司以魂祭塔可召唤那第四道天雷,与锁魂塔共亡。恶灵灭,使命终。为父死而无憾。

  华儿,今后你便是这浮殇城城主,统领墨麟,与玄门一起守护人界”。

  沙华的目光停留在纸上的字字句句,最后从沙华的手中滑落,就像沙华的眼泪悄无声息。此时,屋内更加的静谧了,窗外的寒鸦也不在鸣叫。

  南一也不想再刺激沙华可是时间紧迫,他还是忍不住说出来:“公子,明日是城主丧葬之日”。

  沙华听到后沉沉的说道:“子祁,备马,我们现在回城”。

  “咳咳”沙华此时的气息有些不稳,伤口又在隐隐作痛。

  曼珠急忙将他扶住:“沙华,你还好吗”。沙华摆摆手:“我没事,珠儿,帮我更衣”。

  “嗯”。

  已是子时许,雅舍外的一切都已睡意朦胧,今晚的月残缺微弱,那一点点月光,是暗夜中的希望。

  子祁备好了马车,没想到这半个夜晚将是在这路上奔波。沙华坐在马车内一言不发,这是曼珠第一次见沙华如此的沉默。这就是人世间的生离死别吗,只有在至亲真正离开的时候,才能体会到那种痛苦。曼珠垂眸,唏嘘不已,只是可惜,孟南尘连转世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孟府内亦无人有睡意。灵音,雪落,凛冬,芊凝,在灵堂守夜。泪早已是哭干。

  门外有下人禀报:“夫人,二公子回来了”。

  “沙华”,灵音擦了擦脸上的泪迹。

  沙华慢慢的向灵堂走进,泪抑制不住而下:“父亲”,沙华扑通一声下跪:“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您”。

  芊凝走过来,一把抱住沙华,大声的啼哭起来:“哥哥,父亲没了,没了”。

  凛冬也窜了过来,哇的一声哭起来。

  良久,沙华将妹妹扶起来:“我去看看父亲”。却被芊凝拉住,芊凝摇着头。沙华放开她的手“我没事”。

  沙华向父亲的灵柩走去,他想在看看父亲,可是当他看到时,却只是一件父亲的战衣。

  沙华吃惊的叫喊:“父亲那,父亲那”。

  “哥哥,父亲召唤的是天雷啊”凛冬上前将沙华拦下。

  沙华虚脱的跪倒在地,是啊,父亲在信中说了,以魂祭塔,召唤天雷,锁魂塔都没有了,那里还留得下父亲的身躯那。

  浮殇少了一座塔,没了一个人,第二天的清晨沙华带着父亲的灵柩走了很远,一路上,浮殇城内的百姓跪于两侧夹到相送。

  终于到了,在锁魂塔的废墟上,建起了一座衣冠冢,孟南尘的灵柩深埋在这个他守护了一生的地方。

  魔界,崆窿洞内,鬼月从外面走进,洞内的气息已不同往日。他对着石墙上的一个石像说道:“主人,浮殇城城主是孟沙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