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葬心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师尊归来

葬心骨 寒城玉 2456 2019.12.22 10:44

  “玄门师尊,他不是死了吗”。

  “师尊,这真的是师尊”。

  人群中一直有人议论纷纷。孟南尘迎上去,语气有些激动:“师弟,真的是你,”。

  “嗯”。

  两人相拥而视,不过孟修渊的眼中尽是苦涩。

  “师弟,这些日子,你去哪儿了”。

  “哎,一言难尽啊,这件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待我处理完这里的事,我们回去再细细谈来”,孟南尘看向沙华,他的脸色苍白,疼痛让他几乎昏厥。

  灵音一直在旁边低声的抽泣,沙华用虚弱的声音安慰:“母亲,孩儿没事”。

  “放开,放开我”曼珠挣脱开,跑到沙华身边:“沙华,我们必须离开,你的伤不能再耽搁了”。

  孟修渊看到沙华的样子,一声叹息,“师兄,沙华是我的徒弟,这些年一直跟随在我身边,他的脾气秉性我比你还清楚,沙华是绝对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的,这次定是魔印在作祟”。

  “可是昨夜并不是血月之日,怎么也会......”

  孟修渊打断孟南尘的话:“师兄,魔印是你的心结,亦是我的心结,这些年我用过许多办法,都不能将魔印消除,可想而知魔印的力量多么强大,好在沙华天资聪慧,天赋过人,再加之这些年的磨历,以他现在的能力,只要不在血月之日,他完全有能力控制魔印,除非有其他因素介入”。

  “那师弟可知原由”。

  “我想这件事与夜魔有关”,孟修渊忧心忡忡的说。

  孟南尘陷入沉思。孟修渊拍了拍师兄的肩膀,走到沙华身边:“徒儿”。

  “师傅,我不是要故意伤人的”沙华解释。

  “我知道”,孟修渊的眼神坚定,他的徒儿定是被人所害,继而转过身,望着台下的众人:“各位,我徒儿伤人有罪,但罪不至死,如今他已受到惩罚,这件事就不要再追究了”。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孟修渊看到:“怎么,还有人有意见吗”。

  终于有人开口:“没有,没有”,台下众人也纷纷响应。

  孟修渊看到人群中一些人的眼色暗沉,看向一个方向,他微微扭头瞥了一眼孟千轩,千轩被突如其来的眼神弄得一时紧张,不过很快他就安定了心神,恭敬的向孟修渊走过来:“弟子见过师尊”。

  孟修渊只是点了点头。

  孟千轩看向人群:“既然没事了,大家都散去吧”。

  待到众人四散离开。孟南尘走过来:“千轩,这里就交给你了,我与师尊有要事相谈”。

  “嗯,父亲放心”孟千轩点头。

  沙华执意要自己走回,曼珠搀扶着他回房。

  “咳咳咳”灵音的情绪刚刚缓解,突觉身体不适。

  “母亲,您怎么了”。

  “没事,可能受了些风寒”。

  沙华担心的看着灵音:“母亲,您回去休息吧,我没事”。

  见灵音执意不肯,曼珠劝道:“夫人,您就听公子的话吧,您放心,我肯定会把公子照顾好的”。

  这时,外面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推门见来人,子祁急切的扑向沙华:“公子,他们怎么把你打成这样了”。

  “子祁”曼珠惊讶的说道:“你怎么才来”。

  “我,我被他们关进牢房审问,方才放我出来”子祁懊悔的责备自己:“这个罪应该我替公子受的”。

  “子祁,这不怪你”。

  “啊”伤口的疼痛袭来。

  “华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很疼”灵音着急的大喊:“大夫,大夫怎么还没来”。

  “母亲,孩儿没事,伤口只要包扎一下就好”。

  “是啊夫人,我学过一些医术,可以为公子治疗,您放心吧”,曼珠说道。

  “子祁,你先送母亲回房休息”,沙华吩咐着。

  “是,公子”。

  屋内只剩下曼珠和沙华,曼珠仔细检查了沙华的伤口,不禁心酸:“太过分了”,沙华的背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沙华倒是习以为常,还半开玩笑的说道:“你还懂医术,我怎么不知道”。

  曼珠可没心思和他开玩笑,她轻轻擦拭沙华的伤口,泪滴落,沙华感觉到异常,想要扭身,却被曼珠制止:“别动,我给你上药”。

  “啊”。

  “怎么了,很疼吗”。

  “不疼”。

  身上渗出涔涔细汗,沙华咬紧牙关忍受着。曼珠将绷带缠绕在他受伤的地方,从背部绕过胸肌再到腹部,曼珠的指尖轻柔的游走在他身上,屋内异常的安静,只能听见曼珠的动作,和沙华深深的喘息声。

  曼珠绑好绷带,起身时,正好对视沙华的眼睛。曼珠瞪大了眼睛,尴尬的笑了笑,磕磕巴巴的说:“包,包扎好了”,就在要准备闪开之时,一个猝不及防的吻袭来,曼珠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沙华放开曼珠,有些坏坏的对着曼珠笑着。

  “你,你......”曼珠一时无语,等到反应过来时,她大声的叫喊:“孟沙华,你这个流氓”说着右手伸出就要打上去。

  沙华急忙装作虚弱的样子:“啊,好疼啊”,曼珠的手欲扬又止。

  “喂,你没事吧”曼珠有些无奈,没好气的说着。

  沙华却没有说话,曼珠担心的又问道:“很疼吗,哪里疼了”。

  沙华抬起头,眼眸深情的看着曼珠:“我喜欢你”。

  “什,什么”曼珠语塞,有些不知所措。

  “曼珠,我不能在忍着了,从我见你的第一眼起,就对你有感觉”,沙华深情的表述着。

  曼珠知道人间有情爱,却不知到底何为情爱,不过娘亲倒是跟她说过,人世间的情爱最是伤人。

  “公子,您为何突然这般”,曼珠轻声说着。

  沙华自觉有些冒失,他的眼眸低垂:“对不起,刚才是我唐突了,一定吓坏你了吧”沙华的声音温柔。

  “没,没有”曼珠说道。

  “那你,喜欢我吗”沙华期待的看着曼珠。

  “我......”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撞开,子祁不合时宜的进来:“公子,来喝药了,这可是夫人亲自熬制的汤药,特意让我端过来的”。

  子祁冒冒失失的站到他们面前,两个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尤其是沙华,眼神中好似还有些怒火。

  子祁紧张的吞了下口水:“怎,怎么了,你们怎么不说话”,空气仿佛凝固一般。

  曼珠赶紧打圆场,笑盈盈的端过汤药:“正好,把汤药喝了,会好一点,嗨嗨”。

  曼珠本来是拿着药勺准备喂沙华的,没想到被沙华一把夺过,一饮而尽。冷冷的说:“我有些乏了”。

  “哦”曼珠和子祁相识一眼,子祁识趣的说道:“那我们先出去”,两个人飞快的走了出去。

  轻轻关上房门,两个人转过身同时叹了口气,曼珠是因为刚才的事,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子祁,他更是摸不着头脑,他问向曼珠:“公子这是怎么了,生气了吗”。

  曼珠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子祁一脸问号:“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曼珠呆呆的说着。

  “你好好守着你家公子吧”。

  “那你去哪里”子祁问道。

  曼珠伸出双手,满手的血渍。“诺,我得去清洗一下”。

  “哦”。

  曼珠走了许久,终于看到前方有一处池塘,她走到台阶上清洗着双手,水中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黑色的倒影,那双眼睛,曼珠猛然回头:“你是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