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异闻事件收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中邪

异闻事件收录 舟子几粒 2013 2020.09.27 17:29

  陈墨下楼,发现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小区门口。

  ”上车吧。”

  车窗被摇了下来。说话的正是陈雨微。

  “不问问我想让你做点什么吗?”

  “没这必要,我尽我所能,你只要把约定好的报酬给我就行。”

  两人无言,车内的空气好像都凝固住了。

  陈墨闭起眼睛,思考该怎么找回父母。

  陈雨微偏过头看了陈墨一眼,发现陈墨仿佛是在闭目休息,叹了一口气就回过头去。

  ……

  大约四十分钟后,陈墨醒了过来。自从父母失踪后,他没有一次好的睡眠。这次在车上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休息的怎么样?”

  陈雨微递过来一瓶农夫山泉。

  陈墨接过水喝了一口,“快到了吧?”

  “马上到。”

  下车后,陈墨被眼前的别墅惊到了。自己是清楚陈雨薇家里有钱,但也没想到这么有钱。果然有钱人的生活自己想象不到。

  “走吧,先吃过饭然后再说这次的事情。”

  右耳传来的声音打断了陈墨内心的吐槽。

  “不用了,直接说事吧。”刚说完这话,陈墨的肚子就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陈雨微低头忍了忍笑,“还是吃完再说吧,要不然你也没精力。”

  ……

  这有钱人吃的就是好啊,正在擦嘴的陈墨默默在心里吐槽。

  “好了,现在我带你去见见我爷爷,他在半年前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

  每天太阳下山后,他都会大喊大叫,我们曾经试图听他在说些什么,但是他的叫喊一直都是语无论次。同时会出现类似于中风的症状。

  这半年来,我们试过很多办法,都没有效果。所以我想找你来看看,我爷爷是不是像你们说的那种中邪了。”

  微微撇了撇嘴,“合着你就把我当神棍?”陈墨带着有些讽刺的语气说道。

  陈雨微未作回答,走上楼梯后,她带着陈墨转了几个弯,接着推开了一间房间的门。

  “爷爷最近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平常累的一丝力气都没有,只能躺在床上。一旦太阳下山,就会出现我告诉你的症状,而且充满精力。”

  映入陈墨眼前的是一个躺在床上的老人,面容消瘦,颧骨突出。

  看来陈雨薇的爷爷被这病折磨的不轻啊!

  “把门关上吧,你要留在房间里还是出去等着?”

  “我就呆在房间里吧,你有什么吩咐我也可以及时办到。”

  “嗯……你爷爷的病,我不一定有办法。”

  “没事,你尽力就好。”

  陈墨开始有意识的利用自己的眼睛朝床上的老人看去。

  黑色,夹杂着鲜血的红色,宛如一缕缕条状物缠绕在老人身上。类似于木乃伊身上的白布,但四肢处延伸出来的条状物蜿蜒的伸入陈墨看不见的区域。

  看来这黑红色的条状物就是导致陈雨微爷爷目前这样的原因了,但是该怎么解决陈墨没有丝毫头绪。毕竟除了自己的眼睛,他没有任何超自然的力量。

  “我大概知道了你爷爷得病的原因,但我并没有办法解决。我对这方面掌握的情况也不多。”

  此刻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去,陈墨明显的看到从虚空中出现了更多的条状物,紧紧的勒在老人身上。

  与此同时,老人开始大喊大叫起来,并且,在别人看来是四肢抽搐的老人,在陈墨眼中是在奋力挣脱条状物的缠绕。

  两人只能去控制住老人,不让他掉下床来。

  “那你还有什么办法吗?”

  “我很好奇,你声称有和我同类人的线索,那你为什么不找他们试试呢?”

  “我上次参加一个聚会时听到有人在谈论这方面的事,所以我就留心听了一下,只听说在西区的一家酒吧可以找到他们。”

  “他们?”

  “听说是一个专门为人解决类似事件的团队,但我试过很多次,都没有能够找到。所以我只能先让你试试。”

  “知道了,现在我有个想法,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你说,我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就是我去找你说的那个团队,然后想办法解决你爷爷的事情。”

  “你确保自己能找到吗?”

  “我并不能给你保证什么,但我会尽我所能。”

  “嗯好,那这几天你先找。我再想想别的办法,我们双管齐下,希望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那暂时先这样,有什么新的情况你及时通知我,我先走了。“

  ”我送你吧,这边打车也不好打。“

  ……

  回到家后,陈墨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准备今天之内就去西区找找陈雨微说的那个团队。

  西区长时间是算比较乱的地方,鱼龙混杂,在西区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人,也是各种见不得光的人的藏身地点。

  自己的目标是西区的一家酒吧,目前可以知道西区共有五家比较知名的酒吧,陈墨决定先去这五家碰碰运气。

  西区斯福特酒吧内。

  陈墨点了一杯酒,然后仔细寻找起可疑的地方。

  他希望自己的眼睛可以给力一点,最近眼睛的表现实在不是很令人称心。

  坐了有四十分钟,确认了没有线索的陈墨起身离开。

  穿过舞池里狂欢的人群,陈墨换了口气,他自己内心里是不想来酒吧这些场所的,他很讨厌吵闹的环境。

  目前,为了自己的计划,陈墨只能强忍着不适。

  经过了半个晚上的找寻,陈墨进了四家酒吧,目前只剩下最后一家比较有名的酒吧,他拦了一辆出租,朝目的地行去。

  坐在副驾驶座上,陈墨点着了一根烟。司机说有规定,没接陈墨给的烟。

  陈墨按了按太阳穴,放松了一下思绪。

  “小伙子,你是来找清除者的吧?”司机看了一眼陈墨,问道。

  “清除者?是什么人或者组织吗?”

  “好像就是最近一两个月吧,有人说咱西区维特夫酒吧有人专门能解决一些特别的事,你懂吧,就是那种事。”

  陈墨点头,表示清楚。

  “这一个月来,光我一个人就拉了不少去维特夫酒吧的人,都是去找清除者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