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妙笔计划:月光之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海盗的踪迹

妙笔计划:月光之影 云芨 4537 2021.08.30 10:30

  数海里外,海都卫队的一艘舰艇正在执行巡逻任务。

  巡逻队的队长霍尔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将官,有着严肃的脸庞和锐利的眼神。

  他正在甲板上观测周围海域的动静。

  “队长!”船舱里快步跑出来一个士兵,“港口传来消息,寒星家族的船只出海了。”

  霍尔接过他递来的情报,飞快地浏览了一遍,表情诧异:“领队的居然是寒星家族那位新任族长?”

  副官想了一下:“是凯因唯一活着的妹妹?她这是出来护航的?”

  霍尔说:“也不奇怪,寒星家族的船队快被抢光了,这是她保住家业唯一的机会。”

  副官一脸怀疑:“以前从没听说过这位寒星小姐的事迹,她行吗?”

  霍尔叩了两下船舷,面露沉思。

  “凯因现在大概率在海盗船上。”

  副官跟他合作已久,很快领会过来:“你是说,她出海很可能为了见凯因?”

  霍尔继续说道:“凯因父母早逝,这个妹妹等于他自己照顾长大的,兄妹感情非常好。”

  副官若有所思:“这么说,族人都被他杀光了,只有这个妹妹活下来,可能是他有意放过?”

  霍尔一直就是这么想的,他转身吩咐:“传令,找到寒星家族船只的位置,我们跟上去!”

  “我有一个预感。”霍尔说,“跟着她,能找到凯因!”

  首战告捷,冲淡了船上紧张的气氛。

  这么大只的海兽值一大笔钱,如果这趟能够顺利返航,那么收获将是一个可观的数字,这让大家暂时忘记了海盗的威胁。

  安德斯吃过晚饭,到甲板溜达,看到露娜正在练剑。

  月光下,少女身姿轻盈,剑招利落,整个人仿佛和月色融为一体。

  杰克一脸仰慕地看着,时不时鼓掌叫好。

  安德斯走过去,一巴掌拍在杰克头上:“好什么好,你看得懂吗?”

  杰克冲他做了个鬼脸:“反正就是好。那天要是能用剑,露娜小姐早就赢你了。”

  安德斯撇撇嘴,懒得跟小孩争。

  看到他过来,露娜停下来,收剑回鞘。

  “怎么不继续练了?”安德斯坐下来,用牙齿咬开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休息一下。”露娜拿起毛巾,擦去脸上的汗珠。

  夜晚的海风习习,轻轻拂在脸上,正是一天里最舒服的时候。

  安德斯说:“明天就能进入那片海域了。”

  露娜抬头看着月色下的平静海面,郑重地点了点头。

  启航之前,她请安德斯放出消息,现在应该传到海盗耳中了吧?如果他的推测无误,那么前面那片海域危机四伏。

  “你做好准备了吗?如果你哥哥当了海盗的话。”安德斯问。

  露娜停顿了一下,答道:“我哥哥不会当海盗的。”

  安德斯抬杠:“你就这么自信?要是真的发生了呢?”

  露娜没有回答,但表情显露出固执。

  安德斯呵了一声,身体往后仰靠过去,懒洋洋地说:“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他连族人都杀,当海盗算什么?”

  露娜抿紧嘴唇,仍然摇了摇头。

  安德斯越发不以为然,想让她认清事实:“你亲眼看到他杀了族人,说明他本性就是这么凶残。要是你还一心把他当成以前的哥哥,到时候会吃亏的。”

  可露娜表情震动了一下,低声说:“我没有看到……”

  这是她第一次跟人谈起这件事。惨祸发生后,她一直不愿意相信,也害怕去面对。仿佛把它说出口,就承认了哥哥是个杀人恶魔。

  现在,也许因为安德斯是个陌生人,与他们的曾经毫无交集,谈论这件事似乎没有那么难了。

  “什么?”安德斯没听清。

  “我失去了当时的记忆。”露娜抬起头,“医生说,可能是受了刺激的原因。”

  安德斯没想到会是这样,愣了愣才说道:“所以,你并没有看到当时发生了什么?”

  露娜点头。

  “可凯因承认了不是吗?你为什么还会怀疑?”

  露娜垂下视线,没有出声。

  安德斯觉得这姑娘过于天真了,忍不住叨叨几句:“他是你的哥哥,我知道在你心里他肯定是个好人,但是在别人面前就不一定了。像我们这些佣兵,在外面打打杀杀,回到家里也都是好儿子、好丈夫。凯因是海都知名的战士,凭他的名声,这几年经历的战斗肯定不少,你真的知道他在外面是什么样子吗?”

  露娜握着剑的手一紧,答不上来。

  一旁的杰克看到她的样子,不高兴地说:“安德斯,你不要胡说八道。露娜小姐说不会,那就不会。”

  安德斯懒得搭理这孩子气的话:“你懂什么?一边去!”

  杰克不服气,叫道:“我怎么不懂?如果有一天米莉发生这样的事,我一定会相信她的。也许她遇到了困难,也许她正在被别人威胁,反正我会相信她、帮助她,你这种没有兄弟姐妹的人才不懂!”

  米莉是他的妹妹,露娜听杰克听过,他的父亲也是水手,但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去世了,后来母亲也病故了,留下他们兄妹俩相依为命。

  尽管两人的身份不同,但是有着相似的经历,杰克格外理解她的心情。

  安德斯不理会他,继续对露娜道:“就算你没看到事情的发生,可他逃走的时候想要杀你,这总是事实吧?你为什么还抱有期待?也许真正的凯因就是这样一个凶残的人,只是以前他掩饰得好!”

  露娜无法反驳。这几个月来,无数人跟她重复过这些,她知道自己应该去相信,但内心还是不能说服自己。

  她敬爱的哥哥,那个保护她、疼爱她的哥哥,那个骄傲的勇敢的哥哥,怎么可能会变成那样一个阴暗的残暴的人?

  安德斯被她的固执打败了,嘟囔着说:“行行行,你爱怎么想怎么想。”

  他喝完最后一口啤酒,回去睡觉。

  杰克安慰她:“露娜小姐,你不要听他的。那是你哥哥,你相信他是应该的。”

  露娜接收到他的善意,感激地笑了笑:“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那件事发生后,他们都认定哥哥是个坏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听他亲口承认了,我还是没有办法相信,内心总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哥哥不会杀人的,既然我没有看到,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隐情。”

  杰克抓了抓头发,思索道:“这样听起来是很奇怪。如果不是他做的,却又对你承认了,是不是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露娜想起了一件事。

  勇士酒吧那几个水手说的没错,寒星家族确实存在一个诅咒。家族血脉带来魔力的同时,也让他们背负着可怕的命运。

  当诅咒爆发的时候,他们会杀掉最亲近的人。

  正是因为这个诅咒的存在,他们必须从小和父母分开,由叔伯抚养。

  自从立下这条家规,就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以至于大家以为,诅咒已经破解了。

  难道哥哥受到了诅咒的影响?上一次诅咒爆发过去太久,而知道往事的叔伯们又都过世了,露娜无从查证它是怎么回事。

  但她内心还是认为,杀人的不是哥哥。会不会其中存在不为人知的力量,让哥哥没有办法说出来?

  夜已经深了,露娜回船舱休息。

  海浪轻轻拍打着船身,仿佛自然的催眠曲。

  不知道过了多久,露娜发现自己站在礼堂里,手里握着继承人的徽章。主持仪式的族长伯父,观礼的叔叔姑姑,以及兄弟姐妹们或微笑或羡慕地看着她。

  一抹月光从虚空垂落下来,照在她的身上。

  古老的魔道家族,血脉里带来的自然之力,在她身上觉醒了。

  她不由去寻找那个身影,想跟他分享这份喜悦。

  哥哥,我继承了月光之力,我一定会成为英勇的战士,就像你一样。

  但她还没找到,眼前的一切就模糊了。

  族人的脸庞像蜡烛一样融化,血液汩汩地从地上冒出来,到处都是尸体。

  露娜迷茫地站在那里,心里浮起慌乱。

  哥哥,哥哥在哪里?

  “快逃!恶魔,那是恶魔!”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凄厉喊声,将周围的迷雾推开。

  她看到倒塌的房屋,仓皇四散的人们。

  一个深重的黑影,提着剑缓缓走在他们身后,每次抬起手,都有一条人命消逝。

  鲜血四下喷溅,到处都是散落的肢体。

  无论那些人怎么跑,最后都倒在剑刃之下。

  终于,他转过身来,冰冷的金属面具下传出木然的声音:“轮到你了……”

  不!不要!露娜张开嘴,悲伤地看着他——

  剑锋无可阻挡地向她落下了。

  “噗嗤——”肉体切入的声音。

  但她身上一点也不痛,倒下的是她身后的人。

  露娜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被捆绑着,之前一直有人挟持着她。

  还很幼小的她。

  黑影在她面前蹲下来,金属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露出哥哥还带着几分稚嫩的脸庞。

  他伸出手臂,轻轻抱住她,温柔地说:

  “别怕,哥哥在这里。”

  露娜猛然睁开眼。

  舱房里一片寂静,只听得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她慢慢坐起来,擦了擦额上的汗。

  这个梦境非常混乱,开头是她的成年礼,也是家族惨剧的开始。但后面是年幼的她,曾经被人挟持的经历。

  那件事发生在五年前,当时她还只有十一岁。一伙不知来历的人挟持了她,似乎想向家族要什么东西来赎。

  “哥哥,哥哥救我……”她记得自己害怕极了,向哥哥求救。

  当时哥哥还很年轻,并不像后来那样强大,而对方准备得非常充足,来的都是强者。

  哥哥刚开始被打倒了。

  后来……

  露娜眼前闪过穿着重铠的身影。

  她不知道哥哥身上发生了什么,总之,那些人全都死在了他的剑下,那个样子的哥哥,看起来就像恶魔一样,强大而残忍。

  家族惨案发生后,她脑子里一片空白,缺失了那段记忆。

  有时候她会不受控制地想,哥哥是不是就像那天一样,仿佛变了一个人?

  可是久违的梦境让她想起来了,即使哥哥变成那样,也是为了救她。

  他从来没有背弃过自己的信念,一直都是那个真诚勇敢的哥哥。

  杰克说的对,哥哥一定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可能他遇到了困难,又或者受到了不为人知的干扰,害怕会伤害她所以远离。

  这些真相,只能找到他才能弄明白。

  露娜想起那则传闻,认真思考。

  “海盗……”

  第二天,天气晴朗。

  安德斯出来时,露娜正在和船长讨论航线。

  看到他,露娜过来说话:“我们已经进入你说的海域了,目前还没有发现。”

  安德斯四下张望,发现船上的气氛有点紧张。

  露娜问:“我们联系上了回航的船队,两天后就能会合。你真的认为海盗会出现?”

  “等两天不就知道了?”安德斯很光棍地说,“如果海盗真的要动手,一定在这两天内。”

  露娜想想也有道理。如果让他们接应到船队,抢劫的难度倍增,海盗真要动手,一定会各个击破,那就只剩两天时间了。

  正说着,瞭望台上传来水手的喊声:“有人,前方海里有人!”

  船员们纷纷涌到船头。

  他们已经进入深海,正常人没有载具到不了这里,海里有人代表着附近有船只出现了意外。

  “怎么回事?有船被海兽撞翻了?还是不小心落海的?”

  露娜抬头眺望,果然看到了抱着木板载沉载浮的人。

  那人也发现了他们,拼命地冲这边挥手。

  “先救人。”露娜下令。

  船长应了声是,让舵手开过去,而后放下绳索,将这个落海的人拉上来。

  这人皮肤黝黑,典型的水手模样,身上夹克破损,还有好几处伤口。

  他爬上来就喊:“快!快跑!海盗来了!”

  海盗!

  众人脸色大变,看向露娜和船长。

  终于来了!

  露娜心口一跳,很快稳住呼吸。

  船长神情凝重,问道:“这位兄弟,发生了什么事?你们的船遇上海盗了?”

  这水手手臂上还带着伤,一脸惊慌地说:“对!他们人很多,机关炮也很厉害……”

  在他结结巴巴的描述下,大家很快弄清楚了经过。

  他服务的船只前几天被暴风雨刮来这里,正准备返航,路上遇到了海盗。他运气好,掉进海的时候正好抓住了一块舱板,漂了半天遇到了他们。

  半天,也就说海盗就在附近海域!

  大家一下子紧张起来,一个佣兵问:“你们的船队在哪里?我们能不能避开海盗?”

  他们接到的委托是护航,寒星家族的目标则是接回自家的船队。如果能够避开,不用跟海盗面对面,那当然最好。

  大副回答:“船队就在前方,离我们还有两天行程。”

  也就是说,回航船队也进入了这片海域,随时都有可能遭遇海盗。

  那没办法了,他们只能尽快前行,与船队会合。

  船长很快下令:“加速前进!都准备起来,接下来我们随时都会遇到海盗。”

  那个被他们救上来的水手大惊,喊道:“你们干什么?都说前面有海盗了,赶紧跑……啊!”

  安德斯走过去,猛地按住他的肩膀,冷冷说道:“你没听到吗?我们要去接应船队。如果你害怕的话,也可以给你一艘小船,自己回去!”

  这里已经是深海了,只靠一艘小船怎么回去?再说他还受着伤呢!水手在心里嘀咕,又害怕安德斯,只能呐呐地闭了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