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妙笔计划:月光之影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需要佣兵吗?

妙笔计划:月光之影 云芨 5120 2021.08.30 10:20

  这出人意料的结果让酒吧短暂地安静下来。

  随后气氛炸开。

  “赔钱!赔钱!”这是仅有几个下注给露娜的客人,神气活现地冲到赌桌前。

  输了钱的酒客大声咒骂:“安德斯你这个软蛋,连女人都打不过!”

  “老实说,你是不是装的,故意骗我们输钱?”

  安德斯灰头土脸地爬起来,心情郁闷无比。

  不管这些赌鬼怎么骂,他自己心里清楚,之所以会是这个结果,是因为他轻敌了。露娜并没有力竭,她只是在寻找机会。他却忽视了这个可能,急着出手,结果就翻船了。

  “滚!自己下的注,赖到老子身上干什么?”

  “你的意思是勇士酒吧诈赌了?问问他们同不同意啊!”

  安德斯毫不客气地喷了回去。

  赌上头的酒客也不怕他,喊道:“所以你承认自己比不上女人了?”

  安德斯很想顶回去,但是刚刚输了比试的他没这个脸,只能默不作声。

  那酒客像是抓到把柄似的,大声笑话起来:“都听到了吗?安德斯承认他不如一个女人了!哈哈哈哈!”

  “不过,这位寒星小姐好像还挺厉害的……”

  安德斯懒得理会这些人了,看着走下擂台的露娜,闷闷说道:“老子说话算话,跟我来!”

  这是要把情报给她了?露娜心情轻快起来:“好。”

  两人刚刚进入走道,酒吧的门忽然被人重重推开,看清来人的模样,原本热闹的酒吧突然安静一瞬,然后,下注的酒客飞快地扑过去收筹码,引发了一阵骚乱。

  这是两个穿着海都卫队制服的治安官。在这个街区,治安官的到来往往代表着一些麻烦,冒险者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很难说完全没有问题,再不然还可以抓赌。

  但是这一次,他们对赌桌上的筹码一点兴趣也没有,直接走向吧台。

  “两位长官,有什么事吗?”保安客气地向他们点了点头。

  “来换通缉令。”其中一个治安官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纸张。

  保安看清上面的内容,脸色凝重起来:“好的。”

  这反应让客人们感到好奇,凑到告示牌前阅读。

  很快,有人叫出声来:“凯因?他就是杀人的海盗?!”

  露娜忽然停下脚步。

  有人问:“是那个凯因吗?寒星家族的凯因?”

  治安官懒洋洋地回答:“没错,就是那个凯因。经过我们查证,最后一次有人看到他是在海盗船上,我们怀疑他加入了海盗团伙。你们要是有什么消息,记得及时通报,蓄意隐瞒的话,当成同伙一并论罪!”

  客人们议论纷纷。

  “凯因出现在海盗船上?是被胁持还是当了海盗?”

  “肯定是当了海盗,他已经被通缉,除了当海盗还能干什么?”

  杰克感觉身边的人在微微地颤抖,不由困惑地抓了抓头:“露娜小姐?”

  露娜深吸一口气,转身回去。

  治安官已经走了,人们围在告示牌前交头接耳。

  露娜推开那些人,盯着通缉令。

  “露娜小姐?”杰克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地问。

  客人们意识到这位就是当事人,投来目光,窃窃私语。

  “就是她哥哥……”

  “哥哥是杀人恶魔,那妹妹会不会也……”

  安德斯走过来,将周围人群推开。

  “滚滚滚!别人的事你们知道得这么清楚?亲眼看到的吗?没亲眼看到?那说什么废话!”

  说完,他粗声粗气地问露娜:“情报你还要不要?还是说,知道你哥哥可能加入了海盗,打算放弃了?”

  这句话让露娜清醒过来。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只有亲眼看到了才是真相。

  “走。”她用力抹过脸颊,率先离开告示栏。

  两人一前一后上楼,找到了棋牌室。

  门有点坏了,安德斯推了两下没推开,最后一脚踹了过去。

  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屋里的人,露娜听到里面传出骂骂咧咧的声音。

  “谁啊!没看到在打牌?”

  “操!老子的好牌!”

  “哪个不长眼的小子……”这人骂到一半,看清来人,声音立刻软了下来,“安德斯?”

  安德斯冷着脸:“我有事,你们先出去。”

  那些赌徒似乎有点怕他,嘟囔了几句,最终一个个乖乖地出来了。

  安德斯招手让露娜进去,又叫杰克守着,“嘭”一下重重关上门,隔绝他们好奇的目光。

  露娜这才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黄头发的年轻人。

  他身材矮小,却安了一支硕大的机械臂。右眼上横着一条深深的疤痕,虽然没瞎,但显得很凶恶。整个人不修边幅,一脸暴躁地看着安德斯。

  “到底什么事?”

  安德斯没理会他的威胁,转头对露娜说:“你运气真不错,他刚好在这里。”

  露娜不解。他?是谁?

  安德斯已经拉了把椅子坐下来,问黄头发的年轻人:“听说你之前遇到了凯因?”

  露娜的眼睛骤然亮了起来。

  年轻人脸上立刻浮现出戒备:“跟你有关系吗?”

  安德斯指了指身后:“跟我没关系,跟她有关系。”

  这个凶恶的年轻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到露娜,明显愣了一下,说道:“寒星家族?”

  安德斯点点头:“她来买情报,听说凯因可能加入了海盗团,所以我就带她来找你了。”

  年轻人一脸不高兴,但还是压着脾气问:“身份证明?”

  安德斯向露娜抬了抬下巴:“不是想知道你哥哥的消息吗?快点,别错过机会。”

  露娜谨慎地问:“他是……”

  “他是谁等下再说,是你在求人!”安德斯催促。他一点也不想跟这个家伙打交道,赶紧把事情办完了走人。

  露娜想想也是,伸手从内侧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放到黄发年轻人面前,说:“这就是我的证明。”

  这是一块徽章,上面有着古朴繁复的图案。

  年轻人认出上面的徽记,审视着她:“你就是凯因的妹妹?”

  露娜回答:“是的。先生,你认识我哥哥?”

  确认了她的身份,年轻人的表情明显缓和下来:“我在海上遇到过他。”

  这是分开这么久以后,她第一次得到哥哥的消息。

  一瞬间露娜脑子里闪过许多画面,哥哥教她练剑,带她去海边玩耍,出海回来总是送她各种各样有趣的玩具,最后……拿剑指着她。

  “他还好吗?”她喃喃问。

  “很好。”年轻人知道她想问什么,“没有发狂,和正常人一样。”

  露娜的心情放松了一些,继续问:“海都卫队说他加入了海盗团,这是真的吗?”

  “什么海盗?”年轻人伸手摸了摸,似乎想抽根烟,又忍住了,“我跟他分开的时候,他只是在躲避海都卫队的追捕。”

  “那他现在去了哪里?”

  “这我怎么知道?他又没说。”说完,他意识到自己太凶了,有点别扭地放轻语气,“我们同行了一段时间,后来分开了,嗯,那是一个月前的事。”

  答毕,年轻人瞪向安德斯:“到底发生了什么?凯因怎么跟海盗扯上关系了?”

  安德斯翘起腿,用嘲弄的语气说:“海都卫队追查到凯因最后的出现地点是海盗船,所以怀疑他加入了海盗,刚刚换了通缉令。”

  “不可能!”年轻人毫不犹豫地否决了,“我们还一起杀过海盗,他不会加入他们的。”

  这句话让露娜好过了一点,她打起精神:“谢谢你,先生。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狂铁。”黄头发的年轻人又问,“你要买什么情报?”

  “关于海盗的情报。”安德斯答毕,接着问露娜,“你想知道什么?”

  露娜早就想好问题了,一连串问出来:“那些海盗是什么来历?有多少人?实力怎么样?一般出现在哪里?你知道他们的据点吗?我要怎么找到他们?”

  狂铁诧异:“你要去找海盗?”

  “是。”已经是这种情况,露娜没什么可瞒的,“从上个月开始,我们家族的船队接连被抢,欠下了巨额的债务。现在还剩下最后一支,看他们传回来的消息,大概率也被盯上了。这是我唯一能挽救家族的机会,只有赶在海盗之前把他们接回来,才不至于破产。”

  狂铁明白了。海盗贪得无厌,就像鲨鱼见了血,怎么可能收手?这种情况,除了面对别无他法。

  “行了!我答应给你情报,说到做到。”安德斯站起来,粗暴地撕下挂在墙上的海图,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支笔,在上面圈了几个点。

  “这几个地方就是他们抢劫的位置,大概率会在这片海域埋伏。”他说,“根据我打听到的消息,他们有两到三艘船,一般只出动其中一艘。每艘船大约五六十人,装备有火炮……”

  安德斯说了很久,最后道:“其实你不用担心找不到他们,这些海盗嚣张得很,如果他们已经盯上了你们家族的船队,而你又放出风声要去剿灭他们,只要你到了这片海域,他们肯定会主动找上门!”

  听他说完,狂铁补充了一句:“我之前听过风声,提醒一下你们。这些海盗不简单,他们的补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销赃途径我一直找不到线索,很可能背后有人支持。”

  背后有人支持?露娜想了想,没什么头绪。海都的局势很复杂,顶端三个家族明争暗斗,各大商会与冒险家协会都有着各自的势力与利益,再加上本身繁荣的商业难免会催生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很难确定目标。

  事情说完了,狂铁拿起那块继承人徽章,准备还给露娜。

  在递给她之前,他看到了背面。那里刻着细密的蝌蚪状的符号,看起来像是一段乐谱。

  狂铁想起传闻,问道:“这是阿尔卡纳乐章?”

  露娜点点头。每个阿尔卡纳家族手里都有这样一份乐章,这也是他们被称为阿尔卡纳家族的原因。一旦失去了,就不再被承认是阿尔卡纳家族。

  这是海都人都知道的事,但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只有各个家族内部清楚了。

  寒星家族前任族长,也就是她的伯父,死得太突然了,没来得及告诉她这些秘密,以后寒星家族也不会知道了。

  当然,现在的露娜还顾不上这些,对她来说,让寒星家族存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

  露娜先一步出了棋牌室。

  安德斯也要离开,被狂铁叫住了:“你最近一直在查海盗的消息?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没有。”这问题让他有不好的预感,安德斯矢口否认。

  狂铁咧嘴笑了笑,眼睛斜过去。

  安德斯被他看得心虚,只得承认:“有个朋友死在他们手里,所以……”

  “你要给朋友报仇,她要对付海盗,既然目标一样,干嘛不一起?”狂铁说。

  安德斯咕哝:“跟她?一个没出过海的新手,不出事就不错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狂铁不以为然,“她是寒星家族的魔道继承人,天赋很强的,你不要小看她。”

  已经小看过一次的安德斯:“……”

  守在门外的杰克欣喜地迎上前:“露娜小姐!”

  有了确切的消息,露娜的心情好转不少,向他道谢。

  杰克摆手:“我什么忙都没帮上……”

  两人下了楼,露娜去付了酒钱,问他:“之前好像听你说,要凑学费?”

  “嗯。”杰克回答,“我妹妹想去学机关术。”

  “需要多少?”

  “十枚银币。”

  露娜数出十枚银币递过去:“这是你的介绍费,如果没有你,我不会这么顺利拿到情报。”

  杰克有点不好意思:“我真的没做什么……”

  “这是规矩,不是吗?”露娜说。

  海都商业发达,交易的规则深入人心,不管是买卖情报或者别的什么,介绍人都有介绍费。

  杰克终于收下了:“谢谢。”

  露娜微微一笑,重新穿上斗篷,戴上兜帽。

  “再见。”

  当她踏出铁门,重新回到小巷,杰克追了出来。

  “露娜小姐。”

  露娜停下来,转身看着他。

  已经六点了,光线逐渐昏暗,看不到她的表情。

  杰克带着几分忐忑,说道:“我……听到了你们说的话。”

  “嗯。”露娜平静应了声。

  看她并不生气,杰克大着胆子说:“你想去找海盗对吗?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去?”

  露娜惊讶地看着他。

  “其实,我之前一直在船上学习,想要当一个水手。”杰克咽了咽口水,有点紧张,“那艘船回航的时候遇到了海盗,他们正在抢劫另一艘船,我们及时逃了出来。凯因出现在海盗船上的消息,应该就是从我们那艘船查问出来的。”

  露娜不由问道:“难道……你看到我哥哥了?”

  杰克点头:“我看到了,不过,海都卫队警告过不能泄露。”

  露娜默然,脑子里转过一些念头,但很快放弃了,说:“你运气很好,最近出海很危险,还是留在这里当服务生吧。”

  杰克追上去:“露娜小姐,你带我一起去吧!”

  露娜摇头拒绝:“我只是帮了你一个小忙,不用在意。”

  “可我想要帮你。”杰克目光坚定,“而且我相信露娜小姐,你那么厉害,连安德斯都打败了,一定可以消灭海盗的。”

  少年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信赖,这一刻,露娜忽然有些感动。自从家变以后,她每天面对的都是别人的质疑,觉得寒星家族会在她手里败落。这是第一次,有人完全相信她。

  她不怎么坚定地劝道:“如果海盗真的来了,会很危险……”

  杰克毫不犹豫:“我想成为水手,想成为真正的冒险家,怎么能怕危险?再说,露娜小姐也没有比我大多少啊,你能去,我为什么不可以呢?”

  夜色逐渐降临,路灯一盏盏点燃,照亮这座海岛城市。

  它充满了危险,却又有着人与人之间的脉脉温情。

  露娜几乎要被他说服了,就在她思索要怎么回答的时候,铁门再次传来响动。

  本以为是哪个客人要走,下一刻却听到了安德斯的声音:“你还在啊!”

  露娜向他看过去:“还有事吗?”

  安德斯摸了摸鼻子,像是有点不好意思,说:“介不介意再招个船员?”

  露娜不解。

  安德斯大声说:“我!你要不要?”

  露娜的不解变成了惊讶:“为什么?”

  反正都说开了,安德斯索性坦白:“我最近一直在查这些海盗,他们杀的人里有我的朋友。所以,要不要合作?”

  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他的情报那么详细。

  露娜并没有马上回答,弄得安德斯都不耐烦了:“到底行不行,给句痛快话!就你现在的处境,难道还嫌弃我?”

  露娜当然不是嫌弃,只是还有一些顾虑:“就因为我现在的处境,招人更要谨慎,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来捣乱的?”

  安德斯原本不情不愿,被她这样一推拒,反而来劲了。

  “你们家族的战士死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骑士大部分出去护航了吧?现在要对付海盗,难道你都不用招点佣兵什么的?”

  得到露娜肯定的回答,他拍着胸脯:“那你招他们跟招我什么区别?我,安德斯,海都大力士,就是最好的佣兵!”

  杰克忙道:“露娜小姐,我也可以当佣兵的!”

  被四只眼睛盯着,露娜想不出拒绝的话了,就说:“那,签个佣兵协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