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7章 也有理亏时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何时秋风悲画扇 2224 2017.09.23 16:30

  江秋房公衙,老铁罕见的没有穿短襟,而是飞鱼服。

  纵是飞鱼服也难掩他的市井气。

  翘着二郎腿坐在院子里看着落日灿晖,哼着蜀中川剧曲儿《红梅记》,身旁的石桌上放着一碟花生米,一坛子老酒。

  绣春刀被丢在脚下。

  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旱烟喝着酒,好不快活。

  哼着哼着,有些意兴阑珊。

  忽然间就沉默了下来,拿起旱烟杆,将里面的烟灰磕出来,填了些烟丝又停下,颓然的看着天边只剩下一丝的血红残阳。

  “也是一个这样的傍晚啊……”

  老铁的眸子里,映照出一片嫣红,如血。

  沉默了许久许久,老铁才拿起坛子猛灌几口,话匣子打开,愤懑的对空而语。

  “你说没事做什么木鸢,做也便罢了,为什么非得让它上天惊艳蜀中?”

  “你说没事做些谁也打不开的机关又有什么用,不愿意接受征召,最终还是被那位女帝亲自下旨格杀。”

  “死物成灵妙手如仙,可你只是个凡人,不是神仙。”

  “你终究死了,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你说不愿意死在北镇抚司其他人手上,说这辈子不后悔,可你知道吗,老子后悔,老子真的后悔……当年我应该和你一起杀出一条血路,大凉容不下你,那我们去北方蛮地。”

  老铁已泪流满面。

  “临死之前你还抱着那堆木头,说那才是你的命。”

  “说有一天,这天下会有更多的你。”

  “我当时不相信。”

  江秋房公衙后面的江秋州官署,传来马蹄奔驰的声音。

  老铁站起身。

  挑脚,绣春刀飞起,老铁伸手一抄,裂开嘴,满脸泪痕犹在,仰天望着,似在与人对语:“有一个少年不愿认输,他也很讨厌老子,就和当年的你一样。”

  “他虽然还没什么特异之处,但老子觉得他和你一样,是个异人。”

  “所以儿啊,我信了。”

  老铁提着绣春刀,走入黑暗里。

  曾经因为恐惧异人,因为恐惧未知和死亡,我选择了退缩,失去了你,失去了家。

  如今,我不会再失去一个徒弟。

  或者说,一个希望。

  一个实现你说过的话的希望。

  儿,爹等着你说的那一日,天下尽人才,举世大同!

  有老人骑马出城,身穿飞鱼服,腰间佩刀。

  刀狭长,名绣春。

  老人手提旱烟斗,星光点点闪烁,彷如薪火。

  ……

  ……

  李汝鱼吃饭很认真。

  用钱买来的饭菜,格外珍贵。

  小小喜欢他的认真,然而夫子却常说他迂腐,但也知晓李汝鱼养成这种习惯的缘由,是以只是偶尔提提,并不奢望他能改过来,只是心疼这个孩子。

  他这样活得很累。

  食不言寝不语,便失去了醉酒高歌的快意。

  这样的习惯,大抵会陪他一辈子。

  那对摘了斗笠露出真容的年轻男女窃窃私语了片刻,两人起身,来到李汝鱼桌前,游侠儿打扮的年轻男子笑如春风,“小哥儿,乡野寒凉,不弱凑一桌喝点小酒暖暖身子,在下请客!”

  话没说完,女扮男装的女子已在李汝鱼对面坐下,死死的盯着他。

  李汝鱼讶然抬头。

  环视了一眼,不做声,态度很明显。

  不欢迎。

  那么多空桌,非得来和我挤,不过看清楚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子后,李汝鱼心里咯噔一下,终于知道为何觉得熟悉了。

  因为见过。

  芳华录上悬名,江秋女子徐秋歌。

  虽然女扮男装不施粉黛,但只要不瞎,看过芳华录上她画像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另外……还有种不一样的似曾相识。

  李汝鱼思忖间,游侠儿也坐了下来,“相逢何必曾相识,三山五岳能相遇便是缘分,在下燕狂徒,大燕的燕,狂傲不羁的狂,徒然之徒。”

  这名字和奶油一般的相貌,以及飘逸中略带犀利的游侠儿气质,可一点不符。

  大燕的燕?

  李汝鱼多看了一眼,很确定他说的大燕,是前朝的大燕王朝,而不是那种筑巢房前檐后的燕。

  今时天下人皆只知大凉。

  竟然有人主动说自己的姓是大燕的燕。

  他们又意欲何为?

  转念一想,也许是看见了自己的绣春刀,所以想利用自己——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位芳华录悬名的大家闺秀被这游侠儿拐跑了。

  要不然徐继业会让他宝贝闺女女扮男装跑外面来丢人现眼?

  不耐的说了声,“随你。”

  正欲低头吃饭,桌上碗筷却倏然飞了起来,蓬的一声,饭桌轰然翻起,饭菜泼了一身,耳畔传来徐秋歌怒意沸腾的声音,“果然是你!”

  这声音徐秋歌化成灰都记得。

  李汝鱼安静的坐在那里,盯着衣衫上的饭菜,脸色阴沉。

  气氛凝滞。

  燕狂徒不明所以,愣在那里,不明白温柔可人的徐秋歌为何忽然间发怒。

  柜台后的杜老三慌忙给儿子杜春明示意,让他别去掺和。

  片刻后,李汝鱼缓缓起身上前一步。

  徐秋歌挺胸怒视,毫无怯意,刚张嘴,却见少年扬手。

  好快!

  这是徐秋歌燕狂徒心中那一瞬间的唯一感受。

  “啪!”

  很清脆的声音。

  而且悦耳。

  徐秋歌脸上迅速浮现出嫣红的五指印,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汝鱼,“你敢打我?!”

  李汝鱼冷眼乜视一眼。

  “你敢打我?我爹都不敢打我,你敢打我?!”徐秋歌瞬间爆发了,红着眼睛疯了一般就要冲上来撕咬,被燕狂徒慌不迭拦住,“秋歌别急,究竟怎么回事?”

  燕狂徒茫然着呐。

  实际上他是看见李汝鱼的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按在腰间绣春刀上,这可是绣春刀……

  李汝鱼漠然的盯了这对男女一眼,默默的上二楼。

  只是心中却没那么平静。

  终于听出来了,徐秋歌就是昨夜在徐府遇见的那个女子,难怪她会如此歇斯底里,貌似自己昨夜确实有些过分。

  于是忽然觉得自己理亏。

  不善交际的李汝鱼也不知道如何化解这种尴尬局面,只好不发一言的逃了。

  表面很淡定,内心很狼狈。

  好在徐秋歌被燕狂徒拦住。

  回到房间,楼下依然传来徐秋歌的喧闹和燕狂徒的安抚声,想来今夜这位游侠儿是没法芙蓉帐暖话巫山了。

  距离双鹿三里之处的高地上,数十人寂然无声的矗立在黑暗里。

  徐继业望着夜幕下的双鹿,蹙眉许久。

  回身吩咐道:“扎营过夜。”

  一群人迅速行动起来。

  背负双剑斗戴斗笠身穿短襟的汉子不无担忧:“二爷,小姐……”

  徐继业冷哼了一声,“他敢!”

  在更远处,有一马一人,老铁幕天枕地,吐了口痰,拿出旱烟杆点上,深呼吸一口,才吐出一句话,“读书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