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1章 迎山而撼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何时秋风悲画扇 2202 2017.10.14 16:05

  马蹄声哒哒。

  一行三十余人,人皆着飞鱼服,腰配绣春刀,静谧无声的踏步官道上,肃穆杀气如有实质,行人纷纷侧目避让。

  柳向阳坐在马背上,身体随之有节奏的起伏。

  在他面前,慢慢悠悠的走着一只小毛驴,毛驴上的老人鹤发童颜,闭目养神,腰间配了柄紫色鲨鱼吞口的长剑。

  柳向阳鄙夷的同时忍不住羡慕,六十来岁的人,还能日御三女,杀得三女丢盔弃甲,这等雄风,就是自己都自叹弗如。

  一只信鸽从空中翻落。

  柳向阳看了信笺,还没来得及出声,一直闭目养神的徐晓岚瓮声瓮气的问道:“异人跑了?”

  “没有。”柳向阳笑了起来,“众安堂树倒猢狲散。”

  徐晓岚睁开眼,拿出旱烟杆点燃,砸吧了几口,“一群乌合之众。”又道:“江秋房那个老铁动向如何?”

  柳向阳轻声道:“他准备出城,但先要过江秋州青龙会那一关。”

  徐晓岚吐出一口烟圈,唔了一声,可别死了,要不然老头子我就白跑了这一趟,又说那个老铁似乎嗜烟如命,倒是和老头子我几分臭味相投。

  柳向阳苦笑,高手都喜欢抽烟么?

  老铁如是,四爷……嗯,四爷似乎是永安元年才嗜烟如命。

  ……

  ……

  江秋城外,老铁随意的提着绣春刀,抽着旱烟斜乜了一眼前方的那个胖子,笑眯眯的吐出一口烟圈,“王大当头,青龙会何苦要搅进北镇抚司这缸浑水里呢?”

  飞鱼服上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却是别人的血。

  在老铁身后,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尸首,没有一个活口,青龙会江秋州分会,除了银钩赌坊大当头王吉,全军覆没!

  身体肥胖的王吉牙齿打颤,盯着貌似人畜无害的老铁,惊恐无比。

  一直听说江秋房的老铁是个高人,可不曾想高到这个地步,青龙会三十余精锐成员,就在这个贼眉鼠眼的老头子拔刀、归鞘,再拔刀、再归鞘中,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简单的拔刀归鞘,毫无花哨,只是快而准,如闪电。

  砍瓜切菜,一刀一命。

  没有任何人能让老铁出第二刀。

  这是什么刀术?

  王吉不知道,但知道自己也接不下这样的一刀。

  所以他死了。

  那些再度青春,娶个出身书香世家的闺秀当小妾的梦想,在他身体被一刀两爿,脏腑遍地的凄惨中随风而去。

  老铁上马,回首看了一眼遍地尸首,苦笑了一句老到老了,还跟着那小兔崽子疯狂了一把。

  然后仰首望天,儿子,爹这样值当吗?

  ……

  ……

  长坂坡下长坂桥。

  桥两畔,各有一片柳林,夏日溪水轻微,翠绿柳枝摇摆,美不胜收。

  梓州路毗邻山脉,从来不缺河溪,秋沙溪自此流过,逆西而上,绕一个大弯后汇入凯河,再曲曲殇殇东去奔入梓州路最大江流青柳江中。

  长坂桥西两百米,回龙县大令上任后修建了折柳亭,即简陋版的送别亭。

  此时亭中有人。

  一青年,神色落寞的望着长坂桥方向,腰间挂剑,身畔放了一杆丈八银枪。

  一少年,左刀右剑。

  一花狗,毛发如银。

  两人一狗都沉默了许久,终究是君子旗忍不住,“你究竟有什么计划,来的可是长陵府西卫十三所,柳向阳不提,数十缇骑就不是你我二人可以应付的。”

  李汝鱼有些没信心的道,“不是还有老铁么。”

  老铁有些身手,但这贼眉鼠眼的老头子究竟有多大能耐,李汝鱼心中没底。

  君子旗翻了个白眼,“没记错的话,你也说过,徐家那位致仕的兵部侍郎也会来,那老头子虽然无女不欢,但终究是昔年兵部第一高手。”

  北镇抚司未成立之时,兵部昭武司下豢养了朝廷鹰犬无数,徐晓岚能压过那些朝廷鹰犬成为兵部第一高手,剑道修为可想而知。

  后南北镇抚司成立,昭武司并入北镇抚司。

  今时的北镇抚司都指挥使赵信,当年在昭武司任职主事,南镇抚司都指挥使赵瑾,则是从枢密院调过去任职都指挥使。

  李汝鱼斜乜一眼,“怪我咯?”

  当前的困境,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异人搞不定众安堂那群江湖汉子?

  在来回龙县之前,李汝鱼和老铁合谋过,柳向阳有些身手,不足为惧,自己配合君子旗率领的众安堂对付其余缇骑。

  李汝鱼最担忧那位昔年兵部第一高手徐晓岚,但老铁拍着胸口豪壮的很,说区区徐晓岚,我老铁的刀还看不上,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李汝鱼并没有全信。

  老铁这人虽然消息灵通,也有那么点身手,但要说和能徐晓岚掰手腕,吹牛的成分比较大,他说曾和永镇开封的大凉枪神岳家王爷大战三日,可以看成笑谈。

  永镇开封的岳家王爷手中长枪,传承自大凉兵神岳精忠,民间传言,岳家王爷一枪挑动便生风雷,是一位无双儒将,昔年燕州一战,徐晓岚在澜沧江以三千步卒阻八千,就是为岳家王爷争取时间。

  燕州一役,岳家王爷三万破五万,身先士卒,一枪入敌阵,枪下亡魂不计其数,就连蛮人勇士耶律辽云,也被一枪穿胸。

  后有战场归来的老兵描述岳家王爷破耶律辽云那一枪的画面,简直如陆地枪神。

  一枪出,风雷生。

  枪身如龙,电光缭绕,天穹骤生云彩如漩涡,飞沙走石间不见天日,那一枪其间贯穿了七具重甲步卒的尸体,再贯穿敌将耶律辽云的尸首,再其后,耶律辽云的尸首炸裂成无数碎块。

  这当中多少有夸大的成分。

  但大凉谁不知晓,永镇开封的岳家世代用枪,兵神岳精忠当年便有枪挑连营的传奇美谈,这是开封岳家的底蕴,如今的岳家三世子,更是天赋异禀力盖山河。

  所以,老铁说他能和岳家王爷大战三日,只会笑掉天下人的大牙。

  事以至此,无可扭转。

  总不能就这样逃吧……那不符合夫子教导的道理,李汝鱼也不想让小小看不起。

  君子旗略显尴尬,“还能不能做朋友了?”

  李汝鱼想了想,一脸认真,“你这个异人不合格。”

  君子旗无语,老子差点被你忽悠得被雷劈了,还不合格?旋即哈哈长笑,轻抚腰间佩剑,“且待他日,若给我一万铁骑,我便还你半壁天下!今日又何惧跳梁小丑!”

  白衣胜雪,意气风华。

  李汝鱼亦按剑,没来由的被这货激荡起雄心壮志,“我等着看,今日且撼山!”

  折柳亭两人并肩,有一枪,两剑,一刀。

  迎山而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