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6章 从地狱回人间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何时秋风悲画扇 2124 2017.10.17 16:41

  花小刀口瞪目呆,不明所以。

  君子旗唇角笑意玩味,轻轻摇了摇头,不明白李汝鱼为何会在那一瞬间改变主意。在刺出那一剑时,李汝鱼身上只有凛冽的冷血杀意。

  不似少年。

  君子旗对这种气质再熟悉不过,或者说脑海里那个白袍陈庆之对此再熟悉不过。

  屠城者有之。

  纵然是陈庆之,也自认养不出此等杀意。

  但柳向阳没死。

  被巨大的力量掼倒在地,睁开眼一脸失魂落魄,愣愣的看着倒转剑身,以剑柄击倒自己的少年,沉默了一阵,才道:“为什么。”

  李汝鱼长剑归鞘,定定的看着他,说着不沾边的话,“老铁这人爱喝酒,爱吹牛,每月江秋房项款下来,总会屁颠颠的去醉香楼留宿小红的芙蓉帐,美其名曰休养生息好了才能更好的对付异人,我一直觉得他很……猥琐,嗯,就是猥琐,也觉得他是个没有灵魂的人,活着就是为了混吃等死。”

  “但就是这样的老铁,如今也提刀,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待柳向阳回答,李汝鱼继续道:“人活着,总得做点什么,证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来过,老铁想证明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应该证明什么。”

  柳向阳愣住,只是默默的看着脚旁的那柄绣春刀。

  我应该证明什么?

  李汝鱼看着这个心死了的男人,摇了摇头,“老铁给我说过你的事,不杀你,是因为想问一句,初心已不复,何不让天下人看看,柳州男儿柳向阳,在这世界轰轰烈烈来过,从未曾屈服,可敢?”

  从未曾屈服。

  柳向阳心中悸动,终于恢复了些许生气,抬头看少年,“你要借刀杀人?”

  “我只是想让天下人看看你的刀,听听你那些未曾说与徐州柳家,以及世人的道理。”李汝鱼没有否认,“当然,也借刀杀人。”

  听到如此光明正大的阴谋言论,柳向阳终究是个心死之人,并没有就此觉得愤怒,默默起身,上前拾起地上的绣春刀,握刀在手,定定的看着李汝鱼说道:“你不怕我再出刀吗,你应该清楚,不会再蹈覆辙的我,杀你不难。”

  李汝鱼望了一眼远处,自信的道:“你不会。”

  心里多少有些没底,不知道这一次自己有没有赌对。

  柳向阳沉默了一阵,绣春刀归鞘,转身,“你赌赢了。”至于李汝鱼想活着在这个世间证明什么,又想告诉这天下什么道理,皆无所谓。

  上马。

  牵着缰绳望着李汝鱼,“你果然是异人。”

  李汝鱼性格稳重,心智更是让人匪夷所思,以及先前爆发出的杀气,皆不是十四岁少年可有的,唯一的解释,他是异人。

  李汝鱼却摇头,“我不是。”

  一脸认真。

  柳向阳掉转马头,先至柳州,找回我那深陷泥泞里的心,再去襄阳,除我多年跗骨蛆。

  当年的纨绔公子,如今已是重镇襄阳府的一位通判。

  纵马而去,马蹄声哒哒里,年过三十的柳向阳,仿佛回到了少年。

  我欲一刀,地狱回人间!

  ……

  ……

  远离长坂桥的地方,老铁和徐晓岚相距十余米刀剑对峙。

  剑光广寒。

  刀未出鞘。

  执剑徐晓岚,衣衫猎猎,肩肘动了刹那。

  老铁手按绣春刀,浑身衣衫如三伏天午后无风的柳树林,一动不动,吹动徐晓岚衣衫的劲风,吹不近老铁的身影。

  于刹那之间拔刀。

  徐晓岚已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老铁身前一米,不见如山剑影,甚至不见剑光。

  而在先前站立的地方,依然有个执剑老头子。

  锵!

  锵!

  锵!

  三声铿锵脆响后,陷入寂静。

  绣春刀已归鞘,在片刻的凝滞后,方圆两丈内的尘埃漾起,如水中涟漪向四周扩散,地面十余道细微裂缝,从老铁脚下如蛛网蔓延。

  徐晓岚依然站在原地,仿佛从没动过,握剑手腕处,哧的一声,衣衫裂开,倏然涌出一片鲜血,裂出一道寸长伤痕,如一个孩童张着大嘴。

  徐晓岚没有看伤势,盯着老铁叹道:“拔刀术。”

  老铁默不作声。

  徐晓岚受伤,看似自己胜了,但先前那一刹那间,徐晓岚出了一剑,自己却拔刀三次,落在下风的是自己。

  兵部第一高手,异人徐晓岚,果然可怕。

  可怕的是,这剑道修为是徐晓岚自己的,与异人无关。

  否则此刻应有惊雷落下。

  徐晓岚缓缓动了动脚,不丁不八,淡淡的笑道:“我还想试试,拔刀术应该不止于此,若技尽于此,当接不下岳家王爷一枪。”

  老铁点头表示同意,坐镇开封北拒蛮人的岳家王爷,是当世无双武将。

  亦是儒将。

  岳家历代如是,每一位世袭王爷皆是经纬天地之才,否则又怎么能让大凉历代君王乖乖的让岳家世袭王位。

  不见今时岳家三世子明显是位异人,女帝麾下的北镇抚司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么。

  也不知道谁先动。

  又或者谁也没动,倏然之间,便起厉啸声。

  官道方圆十丈之内,剑气纵横,刀光闪耀,不断出现刀剑相互击的铿锵声,无数劲草被狂暴的气势死死的压伏在地。

  尖啸声不绝于缕,在方圆十丈内每一个地方响起。

  从地面到空中数丈,处处见寒光。

  官道上的尘埃一处又一处的扬起,两畔野地里被压伏在地的劲草如大风起秋叶,自地上激荡而起,混杂在尘埃里,漫天飞舞。

  然而老铁和徐晓岚仿佛不曾动过,两个老头子执剑按刀站在原地,连神情都没一丝异常。

  随着一声震响,一切归于寂静。

  老铁依然按刀站在那里,神色如常,只是衣衫不再如无风垂柳,鼓起如伞棚,许久才缓缓敛回如常,徐晓岚亦如是,过水无数次呈灰白的长衫扬起如华盖,猎猎作响。

  风渐止,衣衫垂落的刹那,碎草和尘埃飘飘洒洒,满地凌乱。

  “有点意思。”

  “早说了,老子可是和岳家王爷大战三日的绝世高手。”

  “有人信?”

  “再来!”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两个老头子忽然间相视大笑,旋即掏出旱烟杆,各自填上烟丝,走近来互相点燃,吐出一口烟后,徐晓岚惬意的道:“好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过,大凉有你我这样的人,女帝陛下又何惧异人?”

  谁的江山不是天下,盛世永安甚好。

  国泰民安,黎民之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