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刘星明我好看么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219 2019.04.18 19:32

  几个人坐的是靠窗的位置,方便韩洋来了能够及时发现。

  赵多宝也是好几顿没吃了,就点了不少东西。三人围着一桌子的包子馒头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动一下。

  窗外淡淡的薄雾在渐渐消散,似乎能露珠划过草叶投入大地的怀抱的声音。窗内食物热气腾腾的蒸汽,一遍遍的将大块的落地窗玻璃打上模糊的特效。大厅里放着温馨轻快的歌曲,店员打点着工具偶尔发出餐具碰撞的声音。

  陈铁柱耷拉着个脑袋,在桌子下面搓了搓手。

  “你怎么跟来的?”

  ‘陈铁柱突然被点名愣了一下,接着说道:“我说爷爷给你邮东西让你等着。其实根本就没有。是为了快你们一步先坐到车里。”

  赵多宝瞬间就懂了,以陈铁柱的尿性。

  八成是和司机说,你是来接赵多宝的吧!他一会儿就来了,我先上车。

  然后在给赵多宝打的那通电话,之后只要一直不出声就行。

  赵多宝又一个习惯性,不坐副驾驶。

  因为着急又没往那边看,便没有发现陈铁柱,自然司机就会误会。

  赵多宝突然觉得不对,他可能是因为心烦没有注意到藏在副驾驶的赵多宝,但是苏晏砚呢?

  气氛再一次降到了冰点,桌子上的食物不甘心的用蒸汽显示着自己的存在着。

  苏晏砚看着桌上的食物又看了看默不作声的赵多宝眉头一皱,旋即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小笼包。

  在苏晏砚拿筷子吃了第一个小笼包之后,一直沉默的赵多宝叹了口气也拿起了筷子。

  “吃吧。”

  得了赦令的陈铁柱这才小心翼翼的拿起筷子想要夹一个煎饺。可惜还没等筷子碰到香喷喷的煎饺,就被赵多宝夹住筷子。

  “一会韩洋来了,让送他的司机送你回去。”

  因为送赵多宝的司机被安排了别的事情,本来打算直接遣送走的陈铁柱才能够坐在这里吃饭。

  陈铁柱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蔫蔫的收回手。可他也知道赵多宝的脾气,撅着嘴答应下来。

  快吃完的时候韩洋也到了,带着陪着姜昕吃火锅的几个保镖。

  韩洋一进门就看见了坐在满桌狼藉前的赵多宝三人,便带着身后几人走了过来。

  “赵先生。”

  见韩洋过来,赵多宝擦了擦手说道:“现在什么情况了。”

  “刘星明的父母在赶过来的路上,绑匪约的地点就是那个冷库。小老板也没有再打电话过来,现在在用无人机监视。但是冷库封闭,没有太多可视部分。里面的情况尚且不明。”

  赵多宝看了一眼陈铁柱,陈铁柱迅速的往里挪了一下。

  赵多宝示意韩洋坐下,接着问道:“绑匪提了什么要求?”

  韩洋摇摇头表示不必,回答道:“没要求,唯一的要求就是夫妻俩必须到场。”

  赵多宝点点头没说话,见陈铁柱也吃完了。便对韩洋说道:“韩助理,麻烦你找个人把我朋友送回去”

  陈铁柱撇撇嘴,脑珠子嘀溜溜的乱转。

  路过店内收银台的时候,赵多宝突然对韩洋说:“哦,对了。韩助理把帐结了。”

  说罢便带着苏晏砚起身离开,留下韩洋在原地哭笑不得。

  韩洋来的时候开的三辆车,算上赵多宝和苏晏砚刚好十个人。可以挤一挤在两个车里,匀出的一辆用来送陈铁柱。

  临走的时候陈铁柱嚷着闹肚子非要上厕所,想到他平时什么都往嘴里塞的习惯赵多宝也没管他。便嘱咐开车的小哥把他看好,剩下的人便向冷库方向赶去。

  刘星明知道姜昕也曾被卷进了杜生妹妹杜敏的凶杀案之中,不过他记得姜昕是有不在场证据的。

  所以当杜生说出那句,你不是说自己不是凶手么?

  让他十分好奇,于是回头看看两人在说什么。

  现在他真的是万分后悔,眼前的一幕让他觉的有一块烧红的石头卡在喉咙里,炙热,干涩。灼烧着每一寸神经,发不出一丝声音。

  昏暗的节能灯还在闪烁,惨白的灯光下阴暗车厢的深处映着一个坐的笔直的少女背影。

  但她的脸却是面对着刘星明,就好像安反了人头的娃娃。

  那张惨白的脸上竟挂诡异无比的笑容,嘴角开裂的像是要开到耳朵一样。一双眼睛瞪的像是要突出眼眶,透过遮挡在眼前的黑色长发,正定定的看着刘星明的方向。

  仿佛是见到刘星明看向她,那扭曲的脖子竟然还努力的歪了歪头。

  咯嘣。咯嘣。

  骨骼因为不可思议的姿势发出的可怕的摩擦声,在这阴森封闭的车厢内回响着。

  刘星明只觉得每一次吞咽都夹带着难以言述的艰难,心脏也似乎在一瞬间停止了跳动。他张着嘴巴大口的吸着气,好像只有胸口强烈的起伏证明他还活着。

  姜昕听见声音,试探的将头抬起来。

  杜敏的尸体却像是预知到一样,将对着刘星明的头转向了姜昕。

  姜昕被吓得连滚带爬的来到了刘星明的身边,本如同木偶一般的杜敏却一瞬之间冲到了两人的面前。

  那张诡异的脸就在刘星明的眼前,距离近到刘星明只要动一下就会触碰到。

  “刘,星明。我,好,看,么?”

  那诡异的声音尖锐的如同是刀尖划在玻璃上一般让人鸡皮疙瘩爆起。

  刘星明只觉得本来靠着他的姜昕一软,连一声尖叫都没有就昏了过去。

  他现在痛恨自己是那种越害怕越精神的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杜敏还在刘星明的身边重复着那一句话,不停的问着,:“我好看么?”

  杜生坐在那无比愉悦的看着生不如死的刘星明,在他眼里只要刘星明的每一分痛苦都是他的快乐源泉。

  直到这辆车停了下来,外边的人喊了一句到了。

  车厢被打开,刘星明被外面的光刺的睁不开眼睛。

  杜敏的尸体躺在角落里,就好像车厢里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刘星明看了看躺在他身边的姜昕,他整片后背都已经湿透。

  杜生踢了一脚发愣的刘星明,让他下车。开车的男人拿着一根电线将刘星明的手绑了起来,

  那个男人十分魁梧,足有一米九还多。带着一个鸭舌帽,鸭舌帽压的非常低。

  不知道为什么刘星明总觉得这个绑他手的男人特别眼熟,总觉得在那里见过。

  刘星明下车才发现这个地方并没有比车厢好到哪里去。

  废弃的铁质大门,斑驳的墙壁,还有院子里枯死的植物。到处透露着死气沉沉的荒凉和寂静阴森的诡异。

  那男人绑好刘星明,将车厢里杜敏的尸体扛在肩上,又一把捞起了车厢里昏迷的姜昕箱向屋子里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