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刘星月是我妹妹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244 2019.04.19 22:56

  遮阳帽下一张少女如玉般的脸蛋展露出来。少女皮肤吹弹可破,鼻若悬胆,樱桃小口。尽管双目紧闭着,却也看的出是个玲珑精致的美人。

  除了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整个人都散发着宛如空谷幽兰的淡雅气质。

  隐身中的赵多宝点点头,倒真的个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王丽美眯着画着烟熏妆的眼睛,向前探了一步,想要仔细的看了看轮椅上的人。

  “刘星月?”

  显然王丽美只是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个名字,但当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整个人如同被抽走了灵魂一般瘫坐在地上。

  那沉重的身体将地上的灰土荡起,尘埃瞬间充满整个房间。阳光下可以看到飞舞的尘土,连空气也变得浑浊起来。

  赵多宝也是一惊,这居然就是刘星月?

  因为前一任市长的刻意隐藏,姜市长给的资料大部分都是关于姜昕与杜敏的。刘星月的资料只有寥寥几笔,甚至连张本人的清晰照片都没有。

  “刘太太,你怕什么?怕星月睁开眼睛看你一眼?”

  王丽美坐在地上快速的像后挪动着,那满是灰尘的地板被她画出一道曲曲折折的痕迹。粉色的紧身套装已经快要看不出颜色,脸上的妆也有些斑驳。

  “不可能,她不是死了么?她已经死了!死了!”

  尽管现在的形象已经全无,可王丽美的双手还紧紧的抓着她的帽子按在头上。

  杜生此时的样子比赵多宝第一次在医院见他还要恐怖,令人不寒而栗。

  鲜红的仿佛要泣血一般的双眼,扭曲的面部肌肉让冷笑看起来更下的阴森恐怖。杜生本就长得说过于消瘦,因为颧骨极高,看起来就会很凶。

  现在配着这蛛网遍布,阴森衰败的房间,就好像是从地狱而来的索命恶鬼。

  “不会的,她不会死的。她会好好的活着,永远陪着我。星月。”

  杜生的每一个字都说的无比沉重,就好像那每一个字都砸在你心头一样。赵多宝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爱到疯魔的人,说不上来是可悲还是可怜。

  但至少赵多宝觉得既然刘星月已经失去了生命,难道不应该好好的葬了?

  这种满足自己私欲的行为,这种所谓的爱。真的是爱么?

  不过现在的杜生应该已经不在是人,因为在进屋的时候赵多宝就将面罩带好了。

  从杜生身上散发的魔气已经不再是之前那浅浅的一层了,已经是由内而外的散发着。

  甚至你都可以闻到他身上散发的夹带着腐烂和腥臭的血腥味。

  更让赵多宝感到惊讶的还有刘景深的态度。王丽美摔在地上,刘景森却任由她在地上瘫坐着,完全没有出声,更没有伸手。

  甚至还面带鄙夷的看了看地上疯魔一般喃喃自语的王丽美,然后转头对杜生说道:“杜生,上次的事情我已经压住,放了你一马。如今你不但抓了星明,更是让星月不得安宁。你到底什么意思?”

  “让星月不得安宁的是你们!而你不过个道貌岸然的畜生。”

  杜生冷笑着,他蹲在刘星月的脚边,充满爱意的抚摸着她的脸。又将头枕在了刘星月的膝盖上,闭起眼睛痴痴的笑着,极其陶醉。

  整个过程看的一边的赵多宝毛骨悚然,必须得承认的是刘星月很美。至少是赵多宝见过的目前可以排得上第二美的。而第一是外边的巴啦啦小魔仙。

  可是,和一具尸体如此缠绵温情真的是,太变态了!赵多宝觉得他只能想出这样一个词了。

  “杜生,你到底想干什么?”刘景森显然已经被杜生的行为激出了火气,他下意识的转动着手上一枚朴素的戒指。

  赵多宝觉得这股气来的合情合理,毕竟赵多宝已经从刘星明嘴里得知两人的关系。你不放过人家儿子就算了,居然连人家女儿的尸体都不放过。

  “不干什么,你不是最宝贝你的儿子么?”杜生站起来转过身,抬着头俯视着刘景森。

  杜生不知道想着什么竟然笑出了声音,转身走向刘星明。

  “那我今天就让你最心爱的儿子给我最心爱的女人,偿命!”

  刘景森眉头深皱,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这件事的罪魁祸首不是星明。”

  “不是?确实不是他。是你,是她!”

  杜生此时状若疯癫,他对着刘景深吼叫着,像一只濒临死亡野兽。

  “是你个60岁的老家伙强行让星月给你做情妇,将她困在那个别墅里。”

  又指了指坐在地上恍恍惚惚的王丽美。

  “而这个女人找了一群畜生伤害了星月!这些都是你们的错!”

  “你特么的放狗屁!星月是老子妹妹!”

  赵多宝看了看从地上挣扎起来的刘星明,看样子是被杜生的喊叫惊醒了。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我说星月是老子的妹妹,那个老头是她爸爸!什么情妇?你放的什么狗臭屁!”

  “这不可能!”

  赵多宝急忙掏出之前在韩洋那里要来的录音笔,这可是个重要的证据!

  幸好苏晏砚将隐踪珠升级。原来的隐踪珠只能隐藏气息,现在仿佛是给赵多宝套了一个壳子,壳子内的所有都被隐藏起来。

  赵多宝本想离得近一些,可是那条血红色的长布条让赵多宝觉得有些不安。

  最后还是站在了刘景森的边上,倒也省得被歇斯底里的杜生在喊叫时不可自控的唾沫横飞。

  “那天为什么你和一群男人在星月的家里,?为什么星月衣衫不整?星月又为什么奄奄一息?”

  杜生此时已经将炮火转移到了刘星明的身上,他单手抓着刘星明的衣服将他抵在墙角。

  “我们是去救人的!我朋友正想把星月先抱到床上,就被你砍伤了。你特么的跟疯狗一样!我们能不反抗么?”

  刘星明梗着脖子,双眼因为激动也一样是血丝密布。

  不知道是不是赵多宝听错了,他竟然在刘星明的话里听出一丝哭腔。

  “不可能!你撒谎!你在狡辩。你不过是怕死,怕我杀了你。呵呵,对,就是这样。”

  杜生一只手抓着刘星明,一只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然后冷笑着,直到再也笑不出来。

  渐渐的,杜生没有了声音。

  他将刘星月推到了房间的角落,用手掌在刘星月的头上摸了摸。

  他低着头,看着紧闭双眼的刘星月。对着背对着他的刘星明和刘景森说道:“你们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不管你们说什么。今天,都必须留在这”

  杜生身上的魔气在一瞬间爆发,房间的玻璃登时碎裂。原本不过一米七几个子竟然暴涨到一米九还多,衣服下可怕的肌肉在叫嚣着。那原本猩红的眼白已经全部都是黑色的,黑漆漆像一汪死水。

  赵多宝心道,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