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深闺怨妇陈铁柱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178 2019.04.04 23:47

  赵多宝心情愉悦,连嘴角都忍不住上翘。

  一张帅脸从阳光开朗变成痞坏狡黠。

  活脱脱一只偷到鸡耀武扬威的小狐狸。

  “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事?”

  电话那头的姜天策,呵呵。你说呢?

  但还是维持着市长的风度:“我想小昕该说的都给你说的差不多了吧。我就不多说了,明天你和小昕一起来家里说吧。”

  “好的,我知道了。嗯,再见。”

  赵多宝将电话挂断然后还给了那个帅哥保镖,又看了看苏晏砚。

  幸亏今天他带着大魔头出来买衣服,不然,姜市长这趟车指不定什么时候能到站。

  赵多宝到寝室的时候,陈铁柱正在和杨飞还有提前回来的老三一起斗地主。

  赵多宝见本来说是明天才到的老三回来,便问道:“张斌?你什么时候到的。”

  “7点多。”

  赵多宝点点头,“这是我表哥,苏晏。有点事,在咱们寝室住两天。”

  苏晏砚见赵多宝这样说,冲着张斌点了点头。

  虽说张斌等人未必介意,但是赵多宝觉得该说还是得说一下。

  张斌这人长了一张花花公子的脸,笑起来越发的骚气。

  “没问题,话说表哥真的是帅啊!杨飞跟我说我都没相信!太帅了!老哥!”

  见两人忙着寒暄,陈铁柱甩出了手里的两张牌。力道大的扇走了桌子上的其他牌面。

  “哈哈,王炸。给钱!”

  杨飞把钱拍在桌子上,撇了撇嘴,又顺便翻了个白眼给陈铁柱。

  陈铁柱可不管他翻不翻白眼,拿着刚赢来毛爷爷钱就就奔向赵多宝。

  “嘿,苏爷,多宝,咱们去吃,”

  陈铁柱话没说完,却突然停下。然后在赵多宝身边使劲闻了闻。然后一脸顿悟,之后又如同深闺怨妇一般。

  赵多宝觉得都说女人的脸六月的天,说翻就翻。

  陈铁柱简直有过之无不及。

  “多宝!”

  陈铁柱突如其来的一嗓子惹的大家都愣在那看着他。

  “你居然背着我吃火锅!”

  赵多宝心说,我还以为我要你命了。你这么大声。

  “姜昕请的。”

  “这个小娘炮诶!”

  赵多宝给陈铁柱一拳头,“闭上你的嘴吧!”

  陈铁柱耸肩,脸上表情十分不服。说道:“那就只好吃宵夜了,我有江婶的电话。他们家的串串特别特此好吃,而且给送的。”

  “吃什么吃!”

  “串串为何?”

  赵多宝从火锅店里出来刚把吃撑的亚健康状态消化成吃饱的健康状态,完全没有任何进食的欲望。

  但是很显然,苏晏砚很感兴趣。

  陈铁柱见赵多宝没点头,瞬间就变成了泫然欲泣,梨花带雨的小白花样子。

  “可是我一直在等你和苏爷回来都没有吃饭,结果你们出去都不叫我。”

  赵多宝差点没把好不容易吃进去的这点火锅又吐出来,事实上杨飞和张斌已经是做呕吐状了。

  赵多宝想想也确实忘记叫陈铁柱了。

  苏晏砚没出现的时候,陈铁柱都是找赵多宝一起吃饭。从初中到高中。

  初中的时候还好,没分文理。所以在一个班级里倒也是没看出什么。

  后来到了高中分了文理科,也分了寝室。陈铁柱还是一直找赵多宝吃饭。

  赵多宝一度以为他在班级和寝室受到同学排挤,赵多宝出离愤怒了。自己家的宠物自己拳打脚踢都行。

  别人?你试试?

  后来去他班里旁敲侧击也没打听出来有人欺压他。也就放心了这个坑货在身边晃来晃去。

  今天也是着急,忘了叫他。

  “吃吃吃!收起你的贱样。”

  陈铁柱赶紧去给江婶打电话。

  “江婶,给我来20个肉串,2个猪腰子,”然后又转头问,“你们都吃什么?”

  “韭菜”

  “鸡头!要生烤的!”

  苏晏砚看了看赵多宝,赵多宝心领神会。

  “来一盘豆角,10个五花肉卷金针菇。”

  陈铁柱挂了电话,蹭到赵多宝身边。

  “多宝,你下次出去可不能不叫我啊,留我一个人独守空房。可怜,可叹,可悲啊!”

  赵多宝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就剩赵多宝自己一个人在那絮絮叨叨的没个完。

  几个人酒足饭饱,陈铁柱也回了寝室。

  赵多宝还在想着姜昕的事情,总是觉得怪。

  如果凶手不是姜昕,那么将尸体放在姜昕车上的人大约就是凶手。

  既然放到了姜昕车上,那目的就很明显了。

  嫁祸。

  与姜昕一起去农家乐的人里只有刘星明与镰刀哥有过节,其余人都不认识镰刀哥和他的妹妹。

  虽说陈铁柱打听出来的说几个人看中了镰刀哥的妹妹,甚至对其拍了裸照。

  可流言不可尽信。

  几个人都是富二代,什么样的女孩没见过?

  那得什么天仙似的人物能惹出这样的事情。

  而且这帮人不过是和赵多宝一样的高中生而已。

  尽管是纨绔。

  再者,姜昕是市长家的太子爷。

  以姜天策的手段,一起出来玩的几个孩子的家长必然是一条草绳上的蚂蚱。

  大家溜须拍马还来不及,怎么会在好不容易一起出来玩的时候找事?

  如果姜昕是凶手,那么他可真是藏的太深了。

  现在嫌疑人还是一大堆,中间又有修行之人的掺和。

  苏晏砚见赵多宝在上铺翻来覆去的折腾也睡不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他在手心画了一个安神咒,一个金色的咒语便漂浮于空中。

  苏晏砚缓缓地将咒语推入赵多宝的后背。

  没多久,赵多宝便睡着了。

  而另一个寝室本来打呼噜的陈铁柱此时呼噜声却戛然而止。

  陈铁柱一双眼睛骤然睁开,那一双眸子里竟有紫火闪动。

  之后整个人变瞬间消失在了寝室之中。

  没睡觉的蔺缘修瞬间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力的能量,本想查看,可那能量稍纵即逝。

  估计是有修为高阶之人路过没有收敛气息。

  而力量的源头正站在两个黑袍人面前。若是赵多宝此时在,必定可以认出。

  这二人正是仙人洞里的胖瘦黑袍人。

  “唤吾出来有何事?”

  那瘦黑袍人单膝跪地,头低的都快扎到地里了。

  “少主,蔺家确实有问题,却与血魔有瓜葛。但一直没抓到血魔露面。”

  陈铁柱眉头紧皱:“先不要轻举妄动,监视即可。这方世界有力量压制,注意分寸。”

  陈铁柱说到注意分寸的时候,那瘦黑袍人明显的抖了一下。

  “另外查一下姜天策这个事情。我先回去了。”

  “恭送少主。”

  陈铁柱说完便消失于原地。

  只剩两个黑袍人还跪在原地久久没有起身。

  那胖黑袍人擦了擦头上不存在的汗,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姜昕便过来接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