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至亲至重爷孙情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167 2019.03.28 23:57

  赵多宝见赵老爷子一直沉默,心里不免有些担心。

  爷爷平日对他那是真真的说是溺爱都不为过,可他却自认为是为了赵老爷子好而欺骗他。

  爷爷想必失望极了。

  “爷爷。”

  赵多宝的呼唤似乎将赵老爷子从往事回忆里拉了回来。

  赵老爷子看了看眼前的孙子,身姿风流,样貌俊秀。像是一支挺拔的翠竹,迎着阳光披荆斩棘的节节攀升。

  “多宝,到底怎么回事?”

  赵多宝见爷爷恢复过来,也不敢有所隐瞒便一五一十的说了那天的经历。

  赵老爷子听完赵多宝的话,表情严肃。虽说赵多宝注定与这仙人沟有着渊源,可谁又愿意自己的孙子与一个魔头每天生活在一起。

  哪怕,这魔头将会是赵多宝的人生转折点。

  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人生在世,十之八九不如意。

  见爷爷表情严肃,赵多宝只好想办法开解。

  “爷爷,你不用太过担心。苏晏砚虽是修魔之人,但他的魔气十分纯粹。”

  赵多宝没敢说,其实他跟这个大魔头还有契约的事。

  虽然他也不知道结的是什么契,但这些天对苏晏砚的了解。是不屑于做这种恶心人的事。

  而且这人不过是个没文化的死傲娇。

  听到赵多宝的话,赵老爷子总算松了一口气。

  赵多宝从小魔气过敏,对魔气的敏感程度不是一般人可比拟。既然赵多宝都这么说了,那应该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你怎么确定他是被封印的,而不是他自己愿意的?”

  “他当时躺的那张床底有一个怒仙阵。”

  怒仙阵,连仙人遇到都要愤怒的阵法。

  赵老爷子听到怒仙阵直接站起身来,连声调都变得高了起来,“你确定?”

  赵多宝没想到赵老爷子这么激动,楞着点点头。

  刚来仙人沟的时候,爷俩俩眼一摸黑谁也不认识谁。要不刚巧救了陈铁柱的爷爷,他俩那天晚上就得睡山洞。后来赵老爷子的医术渐渐被认可,找赵老爷子治病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金老头本名金炳天,在村里也是治病救人。不过治的是‘外科’,也就是很多人所说的癔病。俩人年龄又相仿,便是很快成了好友。

  金老头擅长阵法,家里有数不清的书记录着很多阵法和法器。

  小时候赵多宝就跟着比他还小的玉麒玉麟俩兄弟‘探秘过’。赵多宝本就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知识,加上自己又不能像玉麒玉麟一样修炼。倒是把金老头的书看了一个遍。

  所以当他在苏晏砚那张豪华大床下看到露出一角的阵法时,才会直接认出阵法。

  赵老爷子见孙子点头,重重的坐回椅子。

  “真的是命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赵多宝竟在爷爷的话里感受到了从心而发的颤抖。

  “爷爷。”

  “你知道,我为什么非要让你去曙光大学么?”

  赵多宝摇了摇头,他上学挺用心的。门门优秀,可是英语差到极点。拉低了一大截的分数,曙光是一定没什么希望。所以姜昕的事情他才上了心。

  “我一直没有跟你说过,你父母的事情。”

  赵老爷子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曙光大学是你父母失去消息之前最后去的地方,他们为了,为了拿到一样重要的东西。之后我再也没收到他们的消息,只在曙光后山山洞里找到了你父亲的佩剑,而那把剑就在怒仙阵里。”

  赵老爷子还是把为了你三个字收了回去,他不想给赵多宝太多的压力。

  赵多宝也是第一次听赵老爷子说起他父母的事情。从前,老爷子都是避而不谈。

  只要赵多宝问起,赵老爷子不是插科打诨,就是避重就轻?

  所以说实话赵多宝其实没什么感觉,并非他冷淡。而是他从小对父母并没有印象。

  小的时候见别人都有父母带着玩,他羡慕过,甚至要爷爷把爸爸妈妈变出来。后来越来越大,也知道了这些不切实际的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也就慢慢的不再想了。

  “爷爷,曙光我一定可以进的。”

  只要您想让我进。

  赵老爷子点点头,拉着赵多宝又说了一会话,

  赵多宝又将白天与苏晏砚所说的血魔之事说给了赵老爷子。

  赵老爷子也是第一次听说,问道:“这么说,蔺缘修妻子也有可能是血魔搞的鬼?”

  “也不一定,您今天不是去看了么?怎么样?”

  “没有,体内没有任何东西。如果真有魔血,确实可能诊不出来。”

  赵老爷子想了想接着说,:“明天你与魔,与小苏与我走一趟吧。能帮还是要帮上一把。”

  赵多宝点了点头,回答了一声知道了。

  爷俩推心置腹的说了半天,赵老爷子也累了。嘱咐了几句,便让赵多宝回去睡觉了。

  赵多宝回屋的时候,苏晏砚正坐在他那一尺三千金的被子上看月亮。

  都是十五的月亮比十六圆,古人诚不欺我。

  银白色锦缎在月光下好似一汪波光粼粼的池水,映得苏晏砚仙气逼人。

  赵多宝摇摇头,怎么就是个巴啦啦小魔仙呢?

  见赵多宝回来,苏晏砚说道:“说完了?”

  “嗯。”

  赵多宝也累了,就脱了鞋上炕。

  “爷爷说,让我们明天跟着去一趟蔺缘修哪里。”

  苏晏砚见赵多宝也上了炕皱起了眉,“难道你要与我同塌而眠?”

  赵多宝更是一惊,这大哥难道是让我打地铺么?

  “苏哥,你看。这屋里就这么这个睡觉的地方。你不能让我这个病号打地铺吧?”

  苏晏砚听了,倒想起来赵多宝的肋骨还没有痊愈。就没再说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累到了,赵多宝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苏晏砚看着睡着的赵多宝,心情有点复杂。这小子嘴皮子利索,又擅长观察人心。从仙人洞里开始,自己就吃了他好几次的亏。

  作为一个奴仆,竟然敢跟他同塌而眠,真是不知廉耻!

  等他醒了,合该立一些规律了!

  苏晏砚哼了一声,还是伸手附在赵多宝肋骨之上。

  睡梦中赵多宝嘤咛一声,翻个身接着睡。

  第二天一大早,还没睡醒的赵多宝就被赵老爷子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所以蔺缘修进院子的时候,赵老爷子和苏晏砚正在坐着吃点心,而赵多宝正在院子里扎马步。姿势及其标准,见他过来,还跟他招了招手。

  见蔺缘修来了,赵老爷子便招呼赵多宝收拾东西。

  赵多宝得了赦令赶忙去做准备,倒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主要就是带好大魔头蔺缘修。

  但是你总不能跟人家说,我找了一个终极大魔头给你老婆治病。

  十几分钟后,赵多宝三人便已经做上蔺缘修的车。

  赵多宝看了看正襟危坐的苏晏砚,忍笑到窒息。

  苏晏砚都不用看,就知道赵多宝在笑。

  这飞行法器虽说速度不够快,但胜在舒适。

  改天也要弄一个。

  不过上次赵多宝去医院坐的那个可不如这个舒服。

  来的时候是司机开的车,蔺缘修也没想到赵老爷子还带了其他人。就把司机赶到了后边的车里,自己亲自开车。

  蔺缘修看了看后边的年轻人,虽说看着不过是25,6岁。倒是身上的气势惊人。

  上位者的气势。

  蔺缘修可能不知道他眼里的上位者,这会惦记着他的奔驰汽车。

  仙人沟是个前几年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正经山沟,还没到蔺缘修家的时候。除了苏晏砚一个人精神亢奋,赵多宝都跟周公下了好几盘了。赵老爷子更夸张,咕噜打得震天响。

  蔺缘修也只能在心里安慰,高人么,都有点雅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