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三千副本加载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一丝魔气救妇人

三千副本加载中 卫聋大面筋 2264 2019.03.29 23:29

  快到蔺缘修家的时候,赵多宝就已经醒,打了个哈欠,拄着下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蔺缘修本来也是住在市中心的房子,妻子生病便搬到了城郊的庄园里。

  “诶呦喂,蔺叔。你们小区门挺酷啊!”赵多宝口中的小区门正是蔺缘修庄园的大门。

  “切,没见识。那是你蔺叔家的大门。”

  赵老爷子对孙子宠是宠,但怼起来也是格外卖力。

  他本人的话是,如果孙子不是拿来玩的,那将毫无意义。

  一旁的苏晏砚也在心里偷偷附和,果然没见识。如果是见到他家那不是会魂飞九天?

  苏晏砚抬手扶额,我家?在哪来的?

  赵多宝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傻子,我还不知道?不过装傻而已。

  “哇,真的么?爷爷你可真厉害。”赵多宝觉得他快被自己恶心吐了。

  赵老爷子的虚荣心被满足,“那当然。”

  蔺缘修看着赵老爷子一副没有我不知道的表情,都快忘了昨天赵老爷子刚看到这门的时候。

  赵老爷子说,“缘修啊,你们家小区大门不错啊!”

  也不知道蔺缘修的庄园圈了多少的地,总之从进庄园到别墅,开了整整15分钟。

  有钱人的生活,你想象不到。

  几人刚进屋,就听见‘砰’的一声。一个女人冲了过来。

  那女人30多岁,说话间带着浓厚的外地口音。

  “蔺先生啊,你可回来了。太太又发病了!要杀人啊!”

  蔺缘修一听,几步窜上了楼。

  赵多宝与赵老爷子对视一眼,也紧跟着上了楼。

  楼上的房门开着,屋子里一片狼藉。整间屋子里只有一张床,被子一半在床上,一半拖拉在地上。汤汤水水,碟碗碎片撒了满地。

  蔺缘修怀里抱着一个女人。一头长发挡住了脸,身上也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色吊带睡裙。因为被抱住,双手僵直的伸着,嘴里啊啊的叫着。

  一个40岁的女人缩在墙角里哆哆嗦嗦,肩膀上还插一把银光闪闪的叉子。

  想必是刚才楼下的那个女人又告诉了左青几人,没一会几个人也上了楼。

  “老板。”

  “夫人这安排的人呢?”

  赵多宝倒是猜到了这是蔺缘修的妻子,看这情况,确实是比家里那只二哈要严重。

  左青看了看赵多宝几人,没有说话。

  “说吧。”

  蔺缘修发了话,左青自然不敢怠慢。“刚发现尸体,就在楼下的假山后。”

  “你说什么?”

  屋里的温度仿佛骤降至零度以下,蔺缘修看人的眼神冰冷,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蔺缘修一个手刀劈晕了怀里的女人,然后将人抱了起来。

  “赵爷,麻烦您跟我去另一个房间替我妻子诊治。”

  蔺缘修抱着人出门路过左青身边的时候,停了一下,吩咐道:“把人都处理好。”

  又看了看缩在墙角的女人。接着说:“人送医院,之后处理交给你。别给我添堵。”

  “是。”左青立刻低头行礼。

  听到整个过程的赵多宝没什么意外,蔺缘修是个商人,还是个成功的商人。杀伐果断是常态而已。

  蔺缘修将人抱到另一房间的床上,起身请赵老爷子过去。

  赵老爷子给了赵多宝一个眼神,便负手而立,明显是不打算上前。

  “今日我虽然是来了,可是治病的却不是我。”

  赵老爷子伸手比划着苏晏砚的方向。

  “小苏有一家传之法,可以救你妻子。”

  赵多宝听了自家爷爷的话,只得上前请人,“苏哥?那个昨天跟你说的。你记得不?”

  苏晏砚觉得赵多宝要是个头矮点,最好有点驼背。俩手放一起搓搓,然后嘿嘿笑两声。再长一八字胡,妥妥一个藏奸卖俏的小人。

  苏晏砚日常甩眼刀子,没搭理赵多宝。但是还是去看了蔺缘修的妻子。

  这一次苏晏砚倒是没有大张旗鼓的魔气爆发,他将手指放在蔺缘修妻子的额头缓缓导入了一丝魔气。

  赵多宝倒是不担心露馅,因为蔺缘修的妻子现在已经是满身魔气,一丝魔气混在里面反而不显眼。

  赵多宝看了看蔺缘修,不知为何有些奇怪。

  一般人,会这么放心?苏晏砚不过是在他面前露过两回面。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是信任自己家老爷子,这会站的比他这个旁观的人还远?还有一手刀劈晕人的果断。总觉得哪里不对。

  一声嘤咛打断了赵多宝的想法。见苏晏砚收了魔气,赵多宝这才往前凑凑看。

  之前场面混乱,也没有细看。蔺缘修的这位妻子竟是长得十分好看,倒不是时下流行的网红脸。

  温润的鹅蛋脸上一双柔婉的杏眼,樱桃小口更显妩媚。尽管在魔心咒的折磨下,两颊都有些凹陷。却掩不住动人气质。

  人虽然是醒了过来,神志却好像没有立刻恢复。眼睛无神的望着天花板,渐渐才转过头来。

  蔺缘修急忙过去坐在床边,握住了妻子的手。

  可她却用尽全力狠狠的把手抽了出来。

  她望向赵多宝几个人,眼珠直直的,像是要说什么一样。

  许是因为之前的发病,一直在叫嚷。这会反而说不出来话了。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赵多宝看着这个场面,日常呵呵。

  这要是没事他就不叫赵多宝,叫陈铁柱。

  蔺缘修丝毫没觉得尴尬,将女人瘦弱的胳膊放到被子了。又仔细的掖好了被角。

  “苏先生,请问我妻子怎么样?”

  “无事了,但是身体亏损,五脏虚损弱。需要缓缓补之。”

  赵多宝倒是挺惊讶苏晏砚能说这么多,不过普通话还有待加强啊。几句话说的,文绉绉。

  蔺缘修叫来了一开始那个女人,并吩咐着如何照顾妻子的事,一件一件事无巨细,仿佛平时都是他自己在做。之后便带着赵老爷三人去了书房。

  蔺缘修在前边带路,赵老爷子跟在后面。赵多宝就苏晏砚在后边咬耳朵。

  “苏哥,我觉得很怪啊!”

  苏晏砚看了一眼赵多宝,就属他精。

  “回去再说。”

  一进屋,蔺缘修就说道:“今天真是谢谢您了。”

  赵老爷子坐在椅子上,点了点头。

  “不用谢我,这事是用小苏家里的独传之法解决了。你得谢谢他。”

  蔺缘修哈哈一笑,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锦盒。

  “您说得对,确实应该感谢这位小兄弟。小兄弟,今天谢谢你。这里是我的一点点心意,还希望你能收下。”

  苏晏砚压根没说话,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赵多宝伸手接了礼物,顺带也接过话茬,“蔺叔,苏哥估计是刚才累到了,还没缓过来。您让他自己缓一会就好。”

  蔺缘修见赵多宝给他递了台阶,忙点头称是。

  “缘修,如今人已没什么大碍,你没有忘记答应过我什么吧?”

  蔺缘修急忙说道:“怎么会呢?我这就派人去给您拿过来。”

  “左青。去取金简。”

  “是。”

  蔺缘修又请教许多关于食补疗养的事

  不过是几句话的时间,东西就送了过来。

  确实如蔺缘修所言。金简上的文字非任何国家所有。

  赵老爷子接过东西瞧了瞧,皱着眉将东西交给了赵多宝。并示意他交给苏晏砚。

  苏晏砚接过金简,翻了两下就直接扔回给了赵多宝。

  “假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